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创业同路人 网站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忆慈母 | 老屋湾杯全国诗文大赛获奖作品(散文之二)

2020-10-16 18:17| 发布者: 忘不了情| 查看: 114| 评论: 0

摘要: 忆慈母(此文获“老屋湾杯”家国情诗文大赛二等奖)作 者 / 金莲玉 公元2006年6月18日,是一个黑色的星期天。当晚18时20分,一个晴天霹雳突然传来—— 生我养我30多年的母亲不幸离世!那一天,风雨交加,仿佛是风在 ...

忆慈母

(此文获“老屋湾杯”家国情诗文大赛二等奖)

作 者 / 金莲玉



忆慈母 | 老屋湾杯全国诗文大赛获奖作品(散文之二)

公元2006年6月18日,是一个黑色的星期天。当晚18时20分,一个晴天霹雳突然传来—— 生我养我30多年的母亲不幸离世!那一天,风雨交加,仿佛是风在哭、雨在泣,同悲伤;那一天,满屋亲属,追思逝者,我悲痛万分,泪如雨下,心在绞痛。我至亲至爱慈祥和蔼的母亲,疼我爱我勤劳朴实的母亲,就这样走完了她平凡而伟大、充满苦难与艰辛的人生!


难忘2006年6月9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母亲,单位安排我6月10日至20日到武汉学习。临行前一天,我到医院给母亲备好换洗的衣物和充足的食物,然后给她洗头、剪发、抹澡换内衣、剪指甲,这时的母亲早已病魔缠身,无力下床,她躺在老家医院的病床上,使出全身力气,朝我挥挥手,说有嫂嫂照料,叫我安心去学习,不要影响了工作。看着她躺在床上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就像一支支利箭穿透我的胸膛,母子连心啊!母亲的痛苦就是我的罪过!看到母亲痛苦万状的神情和只剩一副骨架的身躯,我实在不忍心离开,母亲突然老泪纵横赶我快走,我无奈狠心离开,哪知这一走,竟成了我与母亲的永别!我叩问苍天:为什么对一位苦命的母亲如此不公?为什么要剥夺一位善良母亲的健康,让她受尽病痛的折磨?我诅咒阎罗:为什么要将坎坷的命运和无情的病魔加给一位饱经风霜的母亲?为什么在母亲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过早的结束她的生命?老天啊,你昏眼无珠! 阎罗啊,你残酷无情!母亲在病魔面前不屈不挠、顽强抗争,艰难地度过了生命中最痛苦的时光后终于解脱了,她安祥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母亲,任凭您的儿女和亲人千呼万唤,再也唤不醒您!


母亲出生在一个几乎一贫如洗的家庭。小时候的她,和外祖父母、舅舅一家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在那个自然灾害频生、大闹饥荒的年代,正是母亲长身体的时候,她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在缺衣少食、忍饥挨饿之中活了下来。母亲嫁给父亲后,生了8个孩子,排在最前头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在出生后夭折了,这在母亲心里是终生难解的痛!我是家中的老幺,在母亲45岁生的。不料我9岁时,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留下年迈的爷爷奶奶和我们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母亲当时特别要强,手脚特别勤快,不管重活轻活、难事易事,她像男人一样拿得起、放得下,做的干净利索,干的漂漂亮亮。


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儿女成为有文化的人。母亲一辈子没有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她吃尽了亏,受尽了苦。我清楚的记得那年夏天,母亲披星戴月,忍着蚊叮虫咬,冒着酷暑高温,用耕牛拉着石磙在门前稻田里和泥做砖的情景。她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汗水,熬了多少通宵,才终于为我们盖起了遮蔽风雨、抵挡雪霜近30年的安身之所。在这间倾注着母亲希望和梦想的土屋里,她疼爱儿女,精心呵护,谆谆教诲。我最难忘的是到黄州上学的第一学期冬季,母亲念叨我初次出远门,怕我衣服带的不够,怕我冻着,居然坐熟人装货的小三轮车来学校看我,还给我送来一大包我最爱吃的——母亲煎的鱼和咸豆腐,特别是她连夜缝制的小夹心棉袄,红缎面子镶嵌着金边,好看又保暖,惹来了寝室同学的艳羡和惊叹!我不知母亲又熬了多少夜,我更不知年逾60岁的母亲坐着装货的小三轮车,是如何从麻城乡下到黄州城之间往返颠簸的?如今让我开车走高速从麻城到黄州往返一趟,我累得回家都要躺好半天呢!当时没有电话手机,也没能问问母亲回家后,天有多晚?后来忙于生计,也疏于再问及此事,等母亲过世后,再想问问她,已经来不及,永远无法得知,于是无数次猜想母亲那天坐小三轮车,从乡下家里往返黄州城去学校看我,该有多么不易啊!


母亲性格刚强,与人为善。在人民公社时期,母亲支撑着全家八口人的生活。她在生产队做事从不输人,不论大事小事,公家事、私人事,她都尽可能不让别人说三道四,做到问心无愧。即使在养育儿女最困难的时候,她也从不奢望旁人的怜悯与同情,而是把抚养儿女当自己的天职,默默地承受着巨大的负荷,含辛茹苦的带着儿女坚强的生活,节衣缩食也坚持要让我们都读完了书。当母亲看着儿女长大,远走他乡,进城谋生,各得其所,感到由衷的欣慰。儿女成家立业了,母亲应该享福了,于是我多次想接母亲来城里与我们一起住,可是她依然舍不得几亩薄田,离不开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农村老家。她在病重期间仍然掂记着家里的猪啊鸡的。平时在母亲康健的时候,村里村外只要有沾亲带故的老人或熟识的乡亲到了家门口,母亲总是端茶递水、热菜热饭盛情款待。哪怕是讨米的到了家门口,母亲也要热情的抓一把米递给人家;如果遇到家里正在吃饭,母亲还会让他吃饱喝足。农忙时节,左邻右舍忙不过来时,她总是不请自到,热心快肠主动帮忙。母亲正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积善成德,受到村里村外乡亲们的尊重和称道。


母亲待人仁慈温和,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感情的话。母亲从2006年初发病,仅仅几天时间,就发展到全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于是我们几个子女轮换陪护照料。我尽量每晚都赶到医院,仅仅在工作特忙时才让嫂嫂们轮换值夜班,怕嫂嫂们照料不耐烦甚至还有怨言,每当我对嫂嫂们的态度有意见时,母亲不仅毫无责怪嫂嫂之意,反而劝导我要多理解,还在我面前为嫂嫂们美言!自古婆媳关系最难相处,然而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母亲与几位嫂嫂红过脸,更别说吵嘴,我甚至觉得母亲待嫂嫂们比待我更亲、更好!母亲对孙子孙女们更是疼爱有加,她帮忙把一家家的孙辈们带大后,独自回乡下继续养猪养鸡、种菜做家务。到老来病重后,母亲看我们工作忙,主要还是怕花钱,她再三要求回到住院和医疗条件都十分简陋的乡镇卫生院进行保守治疗。母亲的内心该有多么的痛苦和矛盾!我猜想母亲当初是抱着一线生的希望的,如果我坚持让她在城里大医院治疗,也许能让她重新获得健康。特别让我无地自容的是,在母亲被病魔折得痛苦万状的时候,我没有果断决策并及时送母亲到大医院,让她得到较好的治疗以延续生命。乌鸦有反哺之义,羔羊有跪乳之恩,禽兽尚如此,人何以堪!然而,母亲想到的是决不能拖累儿女,宁可自己忍受病痛的煎熬,也绝不增添子女的负担。每当想起母亲日见沉重的病容、形销骨立的模样,我就自责、愧疚、悲痛至极!我没有想到母亲就这样离我们而去,我没有想到她就这样与我们阴阳永隔!母亲,您在天堂还好吗?您的儿女子孙都会勇敢生活的,您放心吧!


回想母亲的一生,是苦命艰辛的一生,是勤俭清贫的一生,是任劳任怨的一生。儿女们小的时候,家大口阔负担重,母亲一年四季忙里忙外,累得腰弓背驮,身体的能量只有付出而难有补养。她家里哪怕是一个鸡蛋、一碗荤菜,也要让我们大家先吃,轮到她自己往往是残菜剩汤、粗茶淡饭裹腹。每年寒冬腊月的夜晚,母亲默默为我们做布鞋的情景,让我今生今世刻骨铭心、永世难忘!逢年过节家里难得缝一回新衣服,因为请不起裁缝,也没钱买新布,母亲只好自己纺线织布、剪剪裁裁、拼拼连连做新衣。而她自己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那几年家里杀不起年猪,正是长身体的我们谗得要命,跟着杀猪的人村里村外跑东家吃西家。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多少年以后,母亲每每提及此事仍然长叹不已。母亲几十年如一日地含辛茹苦抚育儿女成人,在她年老体弱时,仍然没有安享清闲,仍然长年累月在田间劳作,自食其力。每逢节假日,我几乎都会买些排骨瘦肉、水果蛋糕等去老家看望她,我知道她总是舍不得买吃的,老人家特别怕浪费,特别舍不得花钱。可怜母亲满嘴的牙齿几乎掉光了,我好想带她去医院镶牙,但她坚决不肯,还说人老了是这样的,何必去花这个冤枉钱,还要让她受痛呢!我猜想周末时光一定是母亲最盼望的,儿女孙辈的到来,她喜出望外,每次都提前把种的新鲜蔬菜准备好,有时还有花生大豆之类的杂粮,等我们吃完饭再拎着大包小包的带走。母亲一贯节俭,舍不得吃喝,我给她的零花钱都积攒着舍不得用,我买给她的鞋袜衣帽舍不得穿戴,临终时有的还是崭新的。回想起母亲去世时留下的这些钱物,恍如昨日,我不禁泪流满面!母亲虽没法解读人生奋斗目标的真缔,尽管世界给予她诸多不公的待遇,而她无怨无悔!为了支撑一个家,为了养育我们儿女成人,母亲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勤勤恳恳默默耕耘,掸精竭滤呕心沥血,勤扒苦做操持家务,孝敬老人疼爱晚辈,左邻右舍、乡里乡亲都交口称赞!


为什么好人不长寿呀?我的母亲,她与亲人朋友都相处得很好,为人乐观友善。为什么说走就走了?那怕再多活10 年,好让我再尽尽孝呀!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刚强的母亲会一病不起,在她的心中还有责任没有尽到,还有使命没有完成。尽管她已力不从心,但她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儿女,多少个日子,母亲独自依门眺望,思念子女;多少个夜晚,母亲转辗反侧,担忧子女!母亲啊母亲,当您生命垂危时,您依然放心不下、割舍不开的还是您的儿女,而丝毫也没有想到自己!从此之后,想再喊叫一声母亲, 永远没有应答了。慈祥的母亲!对您的思念之情,叫我如何排遣?您也许不再孤独无助,黄泉下有父亲陪着。愿我的母亲来世做幸福欢快人!


母亲走了,留下了无穷的思念和报答不尽的养育之恩在我的心头!母亲,我永远的母亲!您走了,走的很彻底,连话都没给女儿留一句。女儿很后悔,在您临终时,我居然还在武汉外出学习?我应该陪在您身边的。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到武汉学习后的第三天,母亲突然病情恶化,昏迷中清醒后的母亲,大约预感到了大限将至,她强烈要求回家,哥嫂只好尊重了她不想死在外头的心愿。母亲的死,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我想着母亲发病之痛苦,一个人躺在床上孤独无助,与病魔做最后的挣扎,直到昏迷离世。也许她曾一遍遍地呼唤着我, 她肯定希望儿女们都围绕在她身边,母亲有太多的挂念······母亲,您在天堂不会再受病痛的折磨了,每天也不会再难过了。母亲,我知道您是不想再拖累儿女,您焦急您的病会耽误我的事,您还叫我放心地去武汉学习,哪知您竟没等到我归来!伟大的母亲,女儿真的很难过.想想您节俭一生,临走时连您最疼爱的小女儿都没法及时赶到,心中就痛悔不已!我太不孝,愧对于您!母亲走了,没有留下任何话,她肯定有很多的事要交代,有很多的话要留下,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猜想,都不能肯定。为什么人死不能复生?以至于给人世间留下太多的遗憾。母亲走了,人死如灯灭,母亲就这样走了,化为一坨黄土。或许,她困倦了人世间的烦恼,去另一个世界过安静的日子;或许,她和父亲分离的太久,想去天堂过他们的二人世界。愿母亲在天之灵能得到康宁;愿母亲在另一个世界不再有忧愁、不再有烦恼,过着安静祥和舒心快畅的日子!愿亲爱的慈祥的母亲,安心长眠吧!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往事历历在目,令我倍加思念!母亲陪伴了我30多年,让我终身受了她极大极深的影响。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晚福未享,子孙犊情未报,无限悲伤,难诉衷肠! 每每忆及老人家离世时的那段时光,做女儿的我总会潸然泪下,这是做女儿的我人生中最大的伤痛!我们的人生长河里,母亲是对我们最好的人,她总会无微不至的关心着儿女;但作为儿女的我们,又是如何做的呢?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真心希望天下所有儿女,别让饱经沧桑的老人独守空房,懂得及时惜福,珍惜健在的父母亲,及时孝亲敬老!“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让孝善美德在中华大地传承!

【作者简介】


金莲玉,女,麻城市文化馆辅导老师。先后有报告文学、群文理论、非遗论文、散文诗歌分别发表于《文化月刊》《荆楚群文》《艺术》《东坡文艺》《大别山文学》、“云峰诗社”、“品读麻城官微”等国家、省、市级刊物和媒体。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创业同路人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0-10-27 20:19 , Processed in 0.062842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