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创业同路人 网站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散文:岁月印痕——我与海宁师范

2020-11-13 12:36| 发布者: hj9666| 查看: 78| 评论: 0

摘要:   文:吴建昌  图:来源网络  写在前面的话:  一个偶然机会读到了冯关林先生的关于海宁师范的文章----《灵与血的奉献----我与海宁师范》,作为海宁师范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的中师生的我,不禁感慨万千。校园 ...
  文:吴建昌

  图:来源网络

  写在前面的话:

  一个偶然机会读到了冯关林先生的关于海宁师范的文章----《灵与血的奉献----我与海宁师范》,作为海宁师范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的中师生的我,不禁感慨万千。校园可以从地面上拆除,但在师范的学习生活、师范里接受到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诲在记忆是永远抹不去的。两年的“海师”生活奠定了我几十年与讲台为伴的基石,所以也想借这6行键盘敲打出我作为“海师”复校后首届学生的峥嵘岁月,以不忘来时之路。关先生主要讲的是1980年8月后的海宁师范,而我要讲得是1978年10月到1980年7月这两年间的海宁师范的学习生活。

  肩负期望到学校

  1978年10月,我带着父母与兄妹的祝福与期望,平生第一次远离家乡到我考取的师范学校读书,从那时起自己就正式成了人们所说的城里人了。

散文:岁月印痕——我与海宁师范

  1977年冬季,我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首次高考,可惜考得不理想,没到录取分数线。1978年大中专招生考试报名开始,规定“民办教师”只能报考师范类学校。由于1977年考试的失利,所以到了1978年报考时胆子就小了,生怕再考不好,就有了先考取、走出农门再说的想法,就报考了当时的平湖师范。

  说实在,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上中师,当教师,意味着跳出龙门,成了国家吃商品粮的人,对许多家庭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当年参加大中专招生考试,据说我是全公社最后一个报名的,原因嘛,因为我在西塘参加第二次初中教师培训,这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是当时公社教育办公室的张老师带口信给我父亲的,说再不报名要过错过了。于是我就向培训班请假报了名。

  1978年7月的大中专招生考试,我考得很顺利,据说我的考分在全公社同类考生中是最好的。我最初报的是理化专业,因为参加培训的理化专业,只因招生考试中文科(语文、政治)考得比数理化要好,据说政治考了119分,满分为120分,就被录取在中文专业里了。报考的是平湖师范,录取的却是“海宁师范”。后来到了海宁师范才知道,当时百废待兴,缺少大量的农村初中教师,当时嘉兴地区为了要培养大批的农村初中教师,就恢复了原有的海宁师范,将1978年嘉善、海盐和海宁考生中报考师范学校的考生全部划拨到海宁师范就读。就这样,我们便成了海宁师范恢复学校后的第一批中师生了,后来又变成了唯一的一届中师生。原因是后来根据形势的需要,海宁师范从1979年起开始不招中师生,只招普师生了,以培养小学教师为主了,真是计划跟不上变化啊。就这样我们这批学生成了海宁师范首届也是最后一届两年制中师生了。

散文:岁月印痕——我与海宁师范

  记得,我是坐火车去海宁硖石的,买了学生票,半价的,这个待遇现在仍然在的。报到时是凭录取通知书,后来凭学生证,每学期开学与期末两次。那天,到了嘉善火车站,在站台上碰到了好几个考取海师中文班的同学。其中有蔡同学,记得当时他携带着一个自制的木箱子,这个箱子很是显眼,后来大家熟悉了,才知道他会木匠活。我师范毕业工作后的第一套自制沙发的底座就是他来给做的。于是大家就结伴而行。

  嘉善到海宁,那时坐火车大约要一个半小时,乘坐的是绿皮慢车。车到硖石,下了火车,走出检票口,抬眼一望,就看到了“欢迎海师同学”的横幅。原来是学校担心我们不认得,就专门组织海宁的同学到硖石火车站来接这些外县来的同学。当然所谓的迎接,不是像现在有中巴、大巴啊等车子,只是骑了几辆三轮车而已。但那时这对我们而言已经是相当于今天的豪华中巴了,心里非常高兴----上师范好啊。

  出了硖石火车站,三轮车向西走了约半个多小时的路,穿过了当时硖石镇最繁华的工人路(据说现在仍然是繁华的商业街),就到了我们就读的学校----海宁师范了。

  校园坐落在人民路南侧,塘桥北岸,是原海宁一中高中部旧址。东西两幢红砖黛瓦的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苏式两层四开间教学大楼,楼的两头向外延伸一间教室成匡字状。海宁师范大门朝东,门面简单。两扇大铁门,边上有扇小门可通行。离硖石塘桥轮船码头不远,与当时硖石乡下仅一桥之隔,桥北为镇上,桥南为乡下。到了学校门口一看,心里有点嘀咕了:这是“海宁师范”吗?海宁的同学证实这就是我们的学校,而且还是跟海宁一中借的。

散文:岁月印痕——我与海宁师范

  我们进了校园门,海宁同学把我们带到了学生宿舍。所谓宿舍就是教室。我们男生宿舍是教学楼底楼东面的一间大教室,女生的宿舍在二楼。床铺是木制的上下铺,这跟读高中住校时睡的床铺是一模一样。我们中文班的男同学都住在一起,大约有近30个吧,具体的人数现在记不清了,硖石镇上的同学时通校的。因为学校是刚恢复招生,所以基础设施建设一下子跟不上,只能借人家的教学楼用。教学楼底楼的教室用作学生宿舍(因为只有3个班级,中文专业一个班,数学专业两个班,约150多人),二楼的作教室。教师们的宿舍则比我们学生的还要简陋,他们住在教学大楼北侧临时建造的矮房子里。

  记得报到的当天晚上,我们中文班的同学就集中在教室里开了个临时会议,内容是大家自我介绍,先认识一下,便于第二天上课。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名叫萧枫,是学校的语文教研组长。

  刚开学,学校的学习条件十分的艰苦。上面已经说到教学大楼简陋,学生宿舍简陋拥挤。学校里面还没有接通自来水,教师学生生活用水全都靠校内的一眼大水井。开学初,学校食堂是用蒸笼蒸饭的。学校发粮票,发学生津贴。学生拿粮票到硖石镇上指定的粮店里去买米,米买回来后,就自己保管。每天早上上课前须将米自己淘洗后,再把饭盒放到食堂。有时候人多拥挤,一口井容纳不了那么多同学,我们男生就到学校食堂西墙外的一条小河里去淘米。那条小河连通洛塘河,说是河其实它的大小宽窄只相当于我们老家的大的垄沟(水渠)。记得当时我给父亲的第一封信里就讲到了那条小河及我们用小河里的水淘米的事情。好在当时那条小河的水是十分的清澈,河中小鱼,清晰可见。

  就这样,在这简陋的校园里开始了我的师范学习,开始了我的人生梦想。​​

  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收录乡土、乡情、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愁文学公众号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公众号:xiangchouwenxue,关注我们。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创业同路人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0-11-27 10:26 , Processed in 0.054186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