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创业同路人 网站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散文:河之故乡

2020-11-13 14:44| 发布者: forregistuse| 查看: 117| 评论: 0

摘要: 邹娟娟岁月赠我清波如许,我赠自己满心欢喜。这条河一路向东,奔腾入海。临至故乡,分流渐少,如巨龙汇聚,半清半浊,半淡半咸。河之大,渺渺茫茫,横跨十多个乡镇,坐标似的横卧。与河遥遥相对的,是一座塔。当地人 ...
邹娟娟


散文:河之故乡


散文:河之故乡


散文:河之故乡

岁月赠我清波如许,我赠自己满心欢喜。

这条河一路向东,奔腾入海。临至故乡,分流渐少,如巨龙汇聚,半清半浊,半淡半咸。

河之大,渺渺茫茫,横跨十多个乡镇,坐标似的横卧。与河遥遥相对的,是一座塔。当地人都清楚,高高耸立的塔是古代海上的灯塔。如今,塔周围是一片绿地和锦绣家园,只有蜿蜒的大河保留着曾经辉煌浩荡的痕迹。碧水东流至此回。水流滔滔,冲击沙泥,犹如偾张的血脉,强而有力地起起伏伏。塔身依旧坚固,塔边用青砖铺地,栽种繁花茂草,显得古朴盎然。

就像赴一场约会。冲着美好的那段,日夜不休。沿途经过的,都是好景致。鸟鸣欢唱,花团锦簇。迎风接雨,映日纳月。一段草木,一段屋舍,一段明媚,一段幽静。天地一澄澈,豪迈在心间。理不清拉网似的支流,只管收拢来,齐齐往东流。

大河依附大地,又喂养大地。鱼虾多矣,水草茂矣,一代代的庄稼人靠河吃河。闲时,人们或撑小船捕鱼,或用虾笼捕虾,或悠闲地钓鱼,或直接下水摸河蚌。

大河也撩动着村里的孩童。夏季的中午,趁着大人午休,专拣阴凉处走,直走到河边。男孩胆大些,拿根长竹竿使劲一戳,再一挑。本想逮条肥鱼,结果三下两下,把河底的淤泥捣鼓出来了,河面的波纹顿时如花四散。鱼儿呢,早逃得不知所踪了。女孩们揪着狗尾草,乐呵呵地看着,笑着。

白天的大河喧闹,时有船只鸣响而过。船身压得很低,哗哗哗,挤出一条条水道。水鸟从河面飞过,和蓝天白云一起映入清凌凌的水里。成群结队的鸭鹅在河里捕食。它们曲颈扭身,边拨弄羽毛,边跳着优雅的水上华尔兹。河边的农田和树木长势极好。桃红柳绿,菜花金黄,麦浪稻海,均在河水的滋润下鲜活迎展。

日暮时分,日沉红有影,风定绿无波。捕鱼的小船搁浅在岸边,潮湿的空气一点一点地溢出,偶尔,会有一两只白羽红嘴的飞鸟从河面掠过,撩起的涟漪如黑夜前的序幕,漾到乡亲们的心里。河边的各种植株染上了日沉时的静谧,芦苇、菖蒲、芦竹、长茅草静静靠拢,重新吐露隐士的气息。

夜里的河,继续匍匐向东。暗涌的浪花,在水里细细密密地窃窃私语。草木已入梦,和着夜色,安然沉寂。遇到繁星或明月的夜晚,大河会显出独特的韵味。水面莹莹静静,一个波纹一点亮,那是清凉的粼粼波光。小虫在浅吟低唱,微风拂过四野,房屋、草垛、树木,是黑色的剪影。

冬日的大河最安静。最好是严冬,三九天的寒冰包裹着河面,鱼虾安静,水草寂寥。放眼望去,河面平滑如镜。丢一粒小石子,能在冰面上遛很远,很远。

从喧嚣到寂静,从奔腾到休憩,大河一直散发着慈爱的母性光辉。山石土粒、花草树木、鸟兽鱼虾会记住她,每一个在河边长大的人会记住她!

此河安处,即是故乡。它永远在我们心底汩汩流淌!



作者简介:

邹娟娟,江苏东台一教书匠。爱读书,喜旅行。写过一些散文、随笔、小说、诗歌,参加征文比赛获过小奖,作品散见报刊、微信平台、网站,在《工人日报》《农民日报》《散文福地》《东台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200多篇次。

《巴蜀文学》出品

主编:笔墨舒卷

达州广播电视报(达州新报)《凤凰楼》副刊选稿基地。

凡在“巴蜀文学”平台上同期阅读量较高优质稿件,将被达州广播电视报刊用。

投稿邮箱:gdb010@163.com

特别说明:作者投稿时,须标明“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字样,如没标明或不是原创稿件一律拒用。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创业同路人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0-11-27 11:14 , Processed in 0.050758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