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创业同路人 网站首页 民间笑话 查看内容

民间故事:神算子《上》

2020-11-17 08:30| 发布者: 刘晨阳1| 查看: 99| 评论: 0

摘要: 青石城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神算子,据传上可算天地变幻,下可算人生死。然而其人行踪诡秘,轻易也不给人卜卦,附近人都称他为孙半仙。这孙半仙早年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三十岁那年在深山中迷路,想不到因祸得福,遇到一 ...
青石城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神算子,据传上可算天地变幻,下可算人生死。然而其人行踪诡秘,轻易也不给人卜卦,附近人都称他为孙半仙。

这孙半仙早年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三十岁那年在深山中迷路,想不到因祸得福,遇到一位高人,授给他三十六般神算法,一朝得道,成为日后的半仙。半仙出山之后,于闹市之中设摊卜卦,不出三日,全城震动。此后关于他的传说不绝于耳,传说某年天下大旱,是他算出有妖孽作祟,除了妖孽,得到皇帝的赏赐。又传说某地的一个乞丐,找半仙卜了一卦,便寻到了一座金山,成为豪族,至今仍在。

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孙半仙名气越来越大,可也越来越少给人卜卦。相传孙半仙因为早年泄露天机,引来上天不满,使其升仙受阻,所以半仙要静心修炼,以求飞升,世间的事也无心管了。

但事情总有例外,京城来的胡公子,这次就打听得,半仙近来会在石城外的耳山讲修仙道果,如有有缘人,还是可以卜上一卦。如果这次机会错过,又不知要等多少年。

胡公子祖上封了个侯爵,世代为官,无比荣耀。只因上一代追随的一位王爷失势,被朝廷抛弃,如今家族在京城连三流都不是,更有随时被豪族鲸吞的危险。胡家人想要搬离是非之地,可胡公子心性极高,无时不想重振家族,哪里肯搬走。但此时面临困境无计可施,因而胡公子时刻想着寻到高人指点,指点迷津。

胡公子打听得清楚,便拿了家中宝物,带了一个叫小五的仆人,来到了耳山。耳山之下却早已积聚了无数慕名而来之人,他们都被挡在山下不得山上,只因来人太多,半仙不想被太多俗人打扰。因此只有有缘人方才允许上山。

胡公子寻思,这是要交入门钱,想来半仙也是要生活的。他命小五拿出黄金百两给守门之人,守门之人却面露怒色,说道:“半仙是修仙之人,哪里看得起金银,俗人快走吧。”

胡公子想要再加金银,却被一旁知情之人提醒,原来半仙沉迷修道,不爱金银,爱的是玄门之物。胡公子在其指点之下,重金买下了一堆什么老子用过的茶杯,张天师手书的经文,葛贤炼丹的丹炉,那看门人才转怒为喜,让胡公子上山。

半仙讲经在明日,这一晚,胡公子独自在山中凉亭望月,耳中隐约听得玉佩叮当。回头望却看到一个美丽女子款款而来,胡公子心中纳闷,此处怎么会有这女子,莫非是半仙的弟子?

女子笑语盈盈对胡公子说道:“公子看上去心事重重,来到这里莫不是有事求半仙?”

胡公子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容貌秀丽,心生仰慕,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夜半在此”

女子道:“我叫玉竹,也是修仙之人,你来这里求半仙,倒不如来求我,半仙不过是欺世盗名的骗子罢了,贪了你的钱财,却不能助你,求了何用?”

胡公子心中嘀咕,莫非她是山中的妖仙,心中踌躇,不知该如何应对。

玉竹见公子不答,轻轻走了过来,胡公子才发现她双脚并不沾地,确是妖邪无疑。

眼看她越靠越近,正在此时,胡公子听闻不远处一声尖啸,一道寒光已经到达面前,仔细看才晓得是一把飞剑,落在了两人之间,险些击中自己,胡公子不禁大骇。

玉竹笑了笑,转身飞起,留下一句话:“本以为今日有缘,却不想被老道破坏了。”

胡公子抬头一看,飞剑来处,隐约有个人影隐在寒光之中,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眼前的飞剑也消失不见。直到小五闻声赶来,胡公子才从恍惚中回到现实。

第二天,半仙开坛讲经,座下有十几人,看上去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半仙身穿道袍,白须白发,一派仙风道骨。他所讲的是一些玄门道果之谈,胡公子因昨晚之事,心神恍惚,半仙讲得全没听进去。

讲经结束,按规矩,只有一位有缘人可以得到半仙的指点。半仙点到胡公子道:“这位道友颇有仙缘,可是现在却被俗世缠身,老道可与你参悟一下。”

胡公子顿时精神起来,才想起自己这番来的目的,这个机会正是求之不得。

到了后堂,胡公子忍不住讲起昨夜之事,哪知半仙摆了摆手道:“此事先休提,公子次来目的为何?”

胡公子便将自己复兴家业的愿望说了出来,半仙沉思片刻,说道:“我观公子并非池中之物,只是还未摸到时机。也罢,老道可以帮公子卜上一卦,给公子指点迷津。”胡公子听后大喜,连忙拜谢。然而半仙这一卦却非同寻常,需要斋戒沐浴闭关七日才可。

胡公子心中虽然急切,但也不在乎这几天,就在山上住了下来。小五对胡公子道:“公子还是要小心被骗。”胡公子却不以为然。

七天后,半仙出关,将卜卦的结果写在纸上给了胡公子,纸上写了胡公子需要结交朝中的某几位大臣,半年内他们中会有人得到皇帝的赏识,到时候连带胡公子也会被重用,然后再需一些运作,不出二年就可以位列三公。

这天晚上,胡公子心情激动,不能安睡,在山上散步。一阵香风飘过,胡公子直觉眼前一亮,一个人影迅速飘过,原来是玉竹。只见她远远站住,对胡公子道:“公子明天离去,祸福难料,我把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你,危急时刻或许可以帮到你。”说罢转身离去。胡公子才发现自己手上有一块青色玉佩,不禁心神荡漾。

第二天胡公子和小五启程向京城赶去,一路快马加鞭。十天后两人回到了胡府,但是却发现家中一片狼藉。原来几天前一个人拿着胡公子随身的物品,谎称是被胡公子所派,有要事相告,骗开了府门,十几个贼人将家中洗劫一空。胡家人去报官,只因自家势败,无人想管,求告无门。

胡公子只觉眼前发黑,原来自己真的被骗了,不光白白花费大笔银两,连仅存的家产都被劫走,只觉天地之间已无自己容身之处。

小五劝道:“公子先别灰心,我们既然已经知道那帮贼人的底细,他们必定要回耳山和贼道汇合,我们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胡公子如梦初醒,便派家中几个年轻的家仆沿着去耳山的几条道路打探,一发现他们的行踪便立刻报官。

这一晚,胡公子和小五沿着一条小路来到了一座荒废的寺院,这里距离耳山只有几十里,两人决定在这庙里歇息一宿,明天就上耳山。

民间故事:神算子《上》

哪知世事难料,那伙贼人却也在这寺院歇息,原来他们带着劫来的财物,行动略迟缓。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胡公子忍不住就要去将自家的财物抢回来。小五急忙拦住公子,却不想已经惊动了贼人。

贼人出来,为首的正是半仙其中的一个弟子,他们将胡公子围住,说道:“正想着怎么把你灭口,你却送上门来了。”说着几个壮汉抄着大刀朝胡公子砍来。

小五和胡公子急忙拿出佩剑招架,两人略有些武艺,一开始还能支撑,却也难以持久。危急时刻,小五自己奋力阻挡贼人,让公子寻机逃走,小五被贼人乱刀杀死。

胡公子抢出一条路,本有机会逃走,却在野外迷失方向,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破庙。这下自己必死无疑了,胡公子心说。

贼首将胡公子一脚踢翻在地,却有两件东西从他怀中飞出,落在了地上。其中一件是胡家的传家之物,黑色的一小方块,非玉非金,不知是什么材料,中间有四个圆孔,四角有些奇怪的纹饰。据说是胡家的先祖在征战时所得,后来作为传家之物。而另一件,就是玉竹送给他的玉佩。

贼首也看到了这两件东西,伸手去拿,却不想一个女子的身影从玉佩中出现,正是玉竹。

玉竹看到狼狈的胡公子,笑道:“公子不听我的话,果然落得现在的地步。”

胡公子惊讶地问道:“你,你怎么会…”

玉竹道:“我将自己一半的元神附在玉佩上,一直陪伴着公子,只是不到危急时刻,我不方便现身。”

贼人眼看一个女子凭空出现,心中疑虑,不知该怎么办。贼首却挥着刀砍向了玉竹,刀却从玉竹身体穿过,没有伤到她分毫。玉竹说道:“现在还执迷不悟,不配活着。”话音未落,贼首的脑袋便被玉竹摘下。剩下的贼人顿时四散逃去,玉竹将贼首的刀往空中一抛,一把刀片刻间将剩下的贼人尽数杀死。

胡公子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说道:“承蒙姑娘救我一命,不知为何救我?”

玉竹道:“因你我有夙缘,我也有事要求公子帮忙。我本是一个狐妖,正在成仙之际,却被一个妖道封印了我的躯体,而我的元神也被困在了耳山,不得自由。这次多亏公子携带,我一半的元神才能逃出来。只是还需要公子帮我逃出妖道的封印,若我获得自由,必定以身相谢公子大恩。”

胡公子不解道:“你说的妖道是孙半仙?而且我有什么本事可以帮你?”

玉竹微微一笑道:“半仙不过是江湖骗子,不值得一提。妖道法号无忍,数百年前就开始在耳山修行,后因他觊觎我美貌,想与我一起修行,被我拒绝后怀恨在心,便将我封印。只是将我封印后他也元气大伤,不久也死去了。可他的魂魄却还纠缠着我,让我不得自由。而至于公子,你的这件宝物,却可以帮我。”

胡公子拿着传家的黑方道:“你说的就是它?”

“不错,这件宝物相传是当年玄奘法师从西域带回的佛宝,可以驱散邪灵。妖道将我的身躯封印到了他的墓地,墓地外布下符咒,一般人无法进入,而公子只要有这件宝物,就可以进入,只要能打破符咒,我另一半元神自然可以将躯体解封,获得自由。到那时,我必然会知恩图报。”

胡公子端详着黑方,自己佩戴了这么多年,想不到竟然是稀世宝物。既然如此,何不帮助玉竹,他当下答应下来。

第二天胡公子将自家的财物安顿好之后,便启程前往耳山,玉竹的元神则留在此地守候这些财物。

胡公子心中怨恨孙半仙,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他悄悄上山之后,发现山上却没有几个人,才想起来那些人去抢劫自己家的财物,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山上贼人少,此时正是良机,胡公子只身潜到半仙的道观。发现那半仙正脱下装束,露出本来的面目,哪里是什么得到的真人,活脱脱是一个凶狠的匪人,他和一个弟子数着骗来的财物,说道:“只等着京城那一宗买卖的财宝到手,我们就可以躲起来快活一阵子了。这半仙的招牌果然是好用。”

胡公子气得火冒三丈,原来这半仙的身份都是假的。但是他这次没有冲动,而是等他们吃酒后睡去,确认周遭无人,才踢开房门,先将惊醒的弟子砍倒,再把假半仙一脚踢倒在地。

假半仙一看到胡公子,顿时酒全醒了,结结巴巴道:“我,我知道你恨不得杀死我,但是我有一件秘密,你肯定想要知道。”

胡公子一愣,说道:“你有什么秘密?”

假半仙缓了缓气,说道:“你且跟我来,一切就会明白。”

胡公子便拿着刀跟在假半仙身后,来到了内堂一间密室,这里到处布满符咒,诡异异常。

正在胡公子愣神之际,假半仙却从手边的花盆中抽出一把尖刀,刺向了胡公子的咽喉。”

正在生死之间,胡公子却看到假半仙的手腕被一道寒光齐齐切下,掉在地上。假半仙顿时哀嚎起来,胡公子从窗外看去,看到了玉竹的身影,她只在窗外不能进入,看来是那些符咒的作用。

玉竹道:“公子以后不要太轻信,不是我及时赶到,性命危矣!我不能在此久留,公子不要忘了约定,不要节外生枝。”说罢便消失了。

胡公子被刚才的局面吓出一身冷汗,冷静之后,他将想要逃走的假半仙一刀杀死。假半仙临死之时,仅剩的那只手指向室内唯一的那张桌子。

胡公子知道这其中一定另有故事,思虑一番之后,胡公子终于还是决定追查下去。他发现那桌子下的地板有些不一样,敲了敲是中空的,下面一定另有密室。

胡公子搬开桌子,桌子靠着的墙面有一个小孔,用手一扣,当中有一个拉环,轻轻一拉,那块地板便被打开,下面有一间密室,有楼梯通下去。

胡公子走下楼梯,只见密室正中有一个大瓮,瓮上有颗人脑袋。仔细看,那人却还活着,只是被折磨得不人不鬼。那人见有人来,先是惊恐不已,发现不是那些贼人,又激动地求救起来。

胡公子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那人虚弱地回答:“我,我姓孙,排行第三,后来人称孙半仙。”

“你竟然是孙半仙?”

“是,是的,我被贼人困在了这里。我原本隐居在山中,不问世事,却不想一群强盗偷袭道观,杀死观中之人。之所以留着我,是他们想要借助我的名号骗取更多钱财,需要我的配合才能做到。等他们做完了这一单,恐怕我也要丧命。我知道你,你是胡公子,贼首向我问过关于你的事,我无奈只能配合。想不到今天会被你救下。我在朝廷有些人脉,以后会对你有些帮助……”

胡公子面对孙半仙,心情有些复杂,这个人帮助贼人骗自己,应该惩罚他,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想来想去还是救下他。但是胡公子又有些疑问:“孙半仙,你修行多年,怎么会被区区贼人制服?”

孙半仙叹气说道:“我只是擅长卜卦,雕虫小技罢了,怎么会是强人的对手?”

“你在耳山多年,那你可知道无忍道士和玉竹的事?”

孙半仙吃了一惊:“你怎么会,知道他们的事情?”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你且说你知不知道?”

“唉,这件往事我原本是要带到棺材里去,今天不说也得说了。你可知我原本只是一个农夫。后来却成了一个神算,却是为何?在我三十岁那年,我到耳山之中,却不小心迷了路,被无忍道士所救,可没想到出现了一个女妖玉竹想要吸食我的精气,无忍为了救我和玉竹斗了起来,最后将玉竹封印,但是无忍却也耗尽了法力。

后来无忍打算将衣钵传与我,我资质愚笨,只学了些术算之术,无忍就死去了。之后女妖还想要兴风作浪,幸亏无忍的元神未散,将女妖困在了耳山,守护一方平安。我也将所学去普渡世人,后来我意识到自己道术浅薄,就又回到耳山潜心修行。却不想又遇到贼人袭击……”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创业同路人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0-11-27 10:40 , Processed in 0.066050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