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 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陈俊散文诗精选

2020-11-23 11:32| 发布者: 用户5592359840| 查看: 304| 评论: 0

摘要: 作者简介陈俊,男,笔名梅蕾、少屏、零一。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散文诗创作委员会委员,桐城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曾在《安徽日报》《诗歌报月刊》《诗人》《清明》《安徽文学》《散文诗》《青春诗歌》《芒种》《 ...

陈俊散文诗精选

作者简介

陈俊,男,笔名梅蕾、少屏、零一。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散文诗创作委员会委员,桐城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曾在《安徽日报》《诗歌报月刊》《诗人》《清明》《安徽文学》《散文诗》《青春诗歌》《芒种》《作家》《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诗潮》《星星》《散文海外版》等上发表过组诗、散文诗、散文。散文诗作品曾入选《中国散文诗》《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2017年散文诗选粹》等选集。曾获1993全国青年短诗大赛二等奖、第四届“中国曹植诗歌奖”三等奖、甘南电力杯正气甘南廉政题材全国征文二等奖等。已出版诗集《无岸的帆》,散文集《静穆的焚烧》《风吹乌桕》,散文诗集《行吟与雕冰》。


陈俊散文诗精选

查干湖冬捕(外二章)

陈 俊 [安徽]


北风凛凛,一块鲜活的呼吸成为漏网的昨天。鱼的往事和水底的私情在钢钎下塌陷,一块浮冰是上岸前梦想的方舟。湖水有翅膀,有羽毛,唯你看见,唯你知道,它的翅膀和羽毛扇动大湖的万类生长,物竞天择的轮回,自我繁殖,膨胀,游动,消亡以及神的照顾。

然而轮回的风轮转起来了。

翅膀和羽毛被网索束住。没有一片湖水愿意追随你跃起,而你看着天空的镜子,以为是一只鸟的复古,却是玻璃的陷阱。

跌下是整个身心扑过去的自由落体,网里兜着一地碎玻璃和万千个碎影,血在无数个碎片里闪烁。查干湖那个呲牙裂嘴的大窟窿,是天空的大镜子生出的小镜子,晃一晃权杖的光,然后让无数蝼蚁奋不顾身照自己,有的被镜子扣住成为镜子,有的被拖到千里之外,成为镜中物。

把自己关进一块冰里,用水草扎紧腰身,你大叫一声查干湖,莫把自己玷污了,莫把洁白的衣裳玷污了。你说你的身子是冰做的,像镜子一样能照见人。冬天多么美丽,雪堆积在湖面上像无边无际的羊群,风吹雪低,你虽跌落凡尘,但你还是像仙间一样怀着梦,雪花铺地,你无法下脚,你怕踩痛了那些捕鱼人的饥渴。

你的嘴上有一张网的织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唧唧复唧唧,像你每年冬日里对着水里的影子茕茕独语,你把辽金以来历代帝王的“巡幸”和“渔猎”都织到网里,上演千古绝唱的鸿门宴,在汤里举着火把和星光,把他们的额头照亮,把它们的江山和美人带进美味中,蒸,熬,煮,煎。一场盛宴里汤水沸腾,骨头远离血肉,远离亲人。鳞片舞蹈,天空陷于一场大火。

抽烟的指头上刀剑插入了冰块的喉咙。无边无际的光阴从网眼里穿越,一滴水冻在网沿的浮子上,凝结成一颗珠子似的悲凉,冰冷彻骨。

风吹查干湖,风一吹到你,湖水就落了,湖就空了。


在兵马俑一号坑


他们抺去脸上的尘土,走出时光黑洞。

无声。冷峻。威武。从大地里伸出脑袋,出土绝世的仗阵。但刀锋没有醒来,寒光没有醒来,冷酷没有醒来,所向披靡寸草不生的凶狠没有醒来。

仅用站姿描画着一支帝国部队的强大。

肥硕的夏天脚步茫然,奔跑无法突围,真相罩在一室钢梁之内。

前世的泪水生出青藤缠绕。

一只蚂蚁爬到尘埃之上,已是一座孤峰。

生命的风景只在对面的窗外打开或关闭。

所有的脚力赶不上尘封的陷落。战争,流血,吶喊都被封埋地下,即使挖开,历史已面目全非,今日之气势绝非昔日之称皇霸道。

一滴汗水从额头上从容离去,它滴向一粒尘埃,抱紧并融化。


柴 草


沉默。面若寒霜,视线里夹着冰雪,其实我只是用冷面孔掩盖内心的荒凉。其实我的冰层下面洋流暗涌,其实我的坚硬的壳下面埋着一座火山,奔涌着岩浆。

收集了过多的荒柴野草,我已经懒得说出,多数时像一块上了锁的石头。

感觉无需表达,表达已显多余。黄昏的前方,火焰落向心底。

茫然失措的光线纷纷撤离,黑夜一寸一寸地到来,蚕食内心的光亮。

内心堆满岁月的柴草。柴草沉默。只需一根火焰的舌头。

把自己放空,从无大用的困惑中挣脱出来。

逼出自己身体里的光和热。

逼出自己身体里烟的翅膀。

柴草的味道得以袅袅升起,得以飞翔。

在光阴里,填满每一天,填满每一道皱纹,填满风霜、寒夜及归途,填满晴天阳光的缝隙,填满雨天雨点的缝隙。

从燃烧开始,完美柴草的一生。

热能转换,让一堆灰烬在内心诉愿。

无关快意恩仇,无关飞黄腾达。无关一个人快速穿过冰层,到达暖意。

春风已远。独守回家的梦。

举到高处的光焰和梦想,也许最终和一缕夕光一样,开在天空,落回民间。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