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 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2020-11-24 13:43| 发布者: 海鑫木业| 查看: 373| 评论: 0

摘要: 开箱怀喜,柚子橙黄。去岁几尝玉环文旦柚,甘美清香,令人唇齿留香而难以忘之。今日此柚则来自金华,其因了古代美食家张岱《咏方物》而成记忆中的美食佳地,更因了金华友人多好客之故,让人心生另一份好感。 开箱怀 ...

开箱怀喜,柚子橙黄。去岁几尝玉环文旦柚,甘美清香,令人唇齿留香而难以忘之。今日此柚则来自金华,其因了古代美食家张岱《咏方物》而成记忆中的美食佳地,更因了金华友人多好客之故,让人心生另一份好感。

开箱怀喜,柚子橙黄。去岁几尝玉环文旦柚,甘美清香,令人唇齿留香而难以忘之。今日此柚则来自金华,其因了古代美食家张岱《咏方物》而成记忆中的美食佳地,更因了金华友人多好客之故,让人心生另一份好感。

那次因山洪突发被困金华山,最终有惊无险得到救援,由此结识金华警署民安救援队盛副队长。他于今年开辟了一个颇有规模的家庭农场,名曰“孝顺博哥家庭农场”,那柚子便是产自该农场的果园。得讯,脑海中由此而想象的场景,是“园林垂橘柚,门巷落楸梧”“蒹葭淅沥含秋雾,橘柚玲珑透夕阳”,是“庭柚有垂实,燕巢碧潇湘”“露浴梧楸白,霜催橘柚黄”,更是“橘柚园林熟,蒹葭径路迷”“笙夜送芙蓉醉,羽盖晴翻橘柚香”……

两箱柚子,分长两树;一份心意,共寄八果。粗观此柚外形,个头不大,皮色略糙,暗沉中凸显几处斑点,尤为不耐看;用手掂其份量,又着实有些轻飘,并没有好柚该有的厚重。见此,竟于心内暗自带出一份微小的失望。

柚子尝多了,剥皮取瓤手法娴熟:只需一把不锈钢汤勺,一段细细的线,汤勺沿缝走一圈去皮,细线则能轻易分割瓣状果肉。对于午后出门运了几筐土泥的重体力者我而言,这款柚肉自然格外诱人——其肉鲜嫩,饱含汁水,入口即化,没有一点纤丝,更无一般嵌入柚肉的丝丝经络,其如水果罐头一样饱含蜜汁的果肉,仿佛似曾相识呀!灵光一闪间,忽然就此忆及临海的涌泉蜜桔,同样的水润,同样的多汁!也许是之前写的文章一度传出,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涌泉蜜桔现在价格瞬间变得金贵——幸亏还有这款金华柚子,尚可让我等囊中羞涩之士一饱口福!幸哉!

低头轻吮果肉中富含的柚汁,更觉犹如果冻般嫩滑,又另有一种爆浆的过瘾感。这柚肉,因为水分实在过于充足之故,因此并不像他柚那样丰满堆叠,而是薄薄一片紧贴膜壁,品尝时只需以唇相吸,入口即化的描述丝毫没有夸张。——这是我所吃到过的最好吃的柚子了,然而其果肉实在也是“少而精”!

这款柚子,名不见经传,但完全可以与涌泉蜜桔相提并论。更何况,自古橘柚不分家呢!《周书》有句:“秋食栌梨橘柚”,《吕氏春秋》曰:“果中美者,江浦之橘,云梦之柚。”《韩非子》中亦有“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史记·苏秦传》则有记载“齐必致鱼盐之海,楚必致橘柚之园”,由此看来,橘柚相提,实乃非吾之首创。据说西安有位学者,也曾一言以蔽之:橘柚,橘柚,小个叫橘,大个称柚。你看,这不同归一属!

柚不可貌相,金华柚小巧且轻,绝不能凭经验据分量论英雄。其果肉虽不充盈,但胜在幼嫩甘甜而又汁水爆浆,口感甚佳矣!严格意义上,它应该与玉环楚门文旦一样属于文旦柚吧?不知张岱昔日在金华时,是否有尝此款美味?反正我自觉幸运无比矣!

想不到金华“一劫”,神交一位好友,另加一个好果园,也算值了!品着柚果,咂着鲜汁,李白的那首诗竟兀自从脑海中跳出:

秋登宣城谢脁北楼

唐·李白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此诗创作时间应在安史之乱爆发前不久,当时李白在长安为权贵所排挤,政治上一度处于失意之中,弃官而去之后,被动飘荡四方、流浪各处。其独自在谢朓楼上临风眺望、吟赏的山川时,与平素仰慕之前代诗人谢眺虽然今古相隔,但精神却遥遥相接。此时的李白,前路茫茫,孤独仿徨,精神压抑,找不到出路。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怎一种凝然,更一重苍凉!

《唐诗别裁》评论:—联俱是如画。人家在橘柚林,故“寒”;梧桐早凋,故“老”。《唐诗直解》则一语中的:“寒”“老”二字孤清。

《艇斋诗话》认为,自从李白“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一句出,杜云“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气焰盖相敌。陈无己云“寒心生蟋蟀,秋色上梧桐”,盖出于李白也。足见李白“寒橘柚”一句之影响!

有我之境,倘若心苦,境何其寒凉!

对此,杜甫不同时期的两首《放船》更表现得淋漓尽致:顺境时,他咏叹“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江流大自在,坐稳兴悠哉”;逆境时,其则感慨“江市戎戎暗,山云淰淰寒。村荒无径入,独鸟怪人看。”

而李白另一次登谢眺北楼,曾写下《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与此首《秋登宣城谢脁北楼》相比,虽亦有怀才不遇之愤懑,但却更多一份慷慨激昂: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他更在结尾给自己找出了一条精神出路: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而今,吾意正合“弄扁舟”之际,又有佳柚与友人相伴,倘若让吾执笔,自然一改其诗凄冷基调,而试图为之增加些许暖意:人烟暖橘柚,秋色染梧桐。

(钟意此柚者,亦可直接联系孝顺博哥家庭农场盛战军13867988378。)

关于作者:

稚吟秋声,原名姚丹华,1970年生于上海。溯源教学法创始人,独立写作人。

那次因山洪突发被困金华山,最终有惊无险得到救援,由此结识金华警署民安救援队盛副队长。他于今年开辟了一个颇有规模的家庭农场,名曰“孝顺博哥家庭农场”,那柚子便是产自该农场的果园。得讯,脑海中由此而想象的场景,是“园林垂橘柚,门巷落楸梧”“蒹葭淅沥含秋雾,橘柚玲珑透夕阳”,是“庭柚有垂实,燕巢碧潇湘”“露浴梧楸白,霜催橘柚黄”,更是“橘柚园林熟,蒹葭径路迷”“笙夜送芙蓉醉,羽盖晴翻橘柚香”……

两箱柚子,分长两树;一份心意,共寄八果。粗观此柚外形,个头不大,皮色略糙,暗沉中凸显几处斑点,尤为不耐看;用手掂其份量,又着实有些轻飘,并没有好柚该有的厚重。见此,竟于心内暗自带出一份微小的失望。

柚子尝多了,剥皮取瓤手法娴熟:只需一把不锈钢汤勺,一段细细的线,汤勺沿缝走一圈去皮,细线则能轻易分割瓣状果肉。对于午后出门运了几筐土泥的重体力者我而言,这款柚肉自然格外诱人——其肉鲜嫩,饱含汁水,入口即化,没有一点纤丝,更无一般嵌入柚肉的丝丝经络,其如水果罐头一样饱含蜜汁的果肉,仿佛似曾相识呀!灵光一闪间,忽然就此忆及临海的涌泉蜜桔,同样的水润,同样的多汁!也许是之前写的文章一度传出,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涌泉蜜桔现在价格瞬间变得金贵——幸亏还有这款金华柚子,尚可让我等囊中羞涩之士一饱口福!幸哉!

低头轻吮果肉中富含的柚汁,更觉犹如果冻般嫩滑,又另有一种爆浆的过瘾感。这柚肉,因为水分实在过于充足之故,因此并不像他柚那样丰满堆叠,而是薄薄一片紧贴膜壁,品尝时只需以唇相吸,入口即化的描述丝毫没有夸张。——这是我所吃到过的最好吃的柚子了,然而其果肉实在也是“少而精”!

这款柚子,名不见经传,但完全可以与涌泉蜜桔相提并论。更何况,自古橘柚不分家呢!《周书》有句:“秋食栌梨橘柚”,《吕氏春秋》曰:“果中美者,江浦之橘,云梦之柚。”《韩非子》中亦有“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史记·苏秦传》则有记载“齐必致鱼盐之海,楚必致橘柚之园”,由此看来,橘柚相提,实乃非吾之首创。据说西安有位学者,也曾一言以蔽之:橘柚,橘柚,小个叫橘,大个称柚。你看,这不同归一属!

柚不可貌相,金华柚小巧且轻,绝不能凭经验据分量论英雄。其果肉虽不充盈,但胜在幼嫩甘甜而又汁水爆浆,口感甚佳矣!严格意义上,它应该与玉环楚门文旦一样属于文旦柚吧?不知张岱昔日在金华时,是否有尝此款美味?反正我自觉幸运无比矣!

想不到金华“一劫”,神交一位好友,另加一个好果园,也算值了!品着柚果,咂着鲜汁,李白的那首诗竟兀自从脑海中跳出:

秋登宣城谢脁北楼

唐·李白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此诗创作时间应在安史之乱爆发前不久,当时李白在长安为权贵所排挤,政治上一度处于失意之中,弃官而去之后,被动飘荡四方、流浪各处。其独自在谢朓楼上临风眺望、吟赏的山川时,与平素仰慕之前代诗人谢眺虽然今古相隔,但精神却遥遥相接。此时的李白,前路茫茫,孤独仿徨,精神压抑,找不到出路。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怎一种凝然,更一重苍凉!

《唐诗别裁》评论:—联俱是如画。人家在橘柚林,故“寒”;梧桐早凋,故“老”。《唐诗直解》则一语中的:“寒”“老”二字孤清。

《艇斋诗话》认为,自从李白“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一句出,杜云“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气焰盖相敌。陈无己云“寒心生蟋蟀,秋色上梧桐”,盖出于李白也。足见李白“寒橘柚”一句之影响!

有我之境,倘若心苦,境何其寒凉!

对此,杜甫不同时期的两首《放船》更表现得淋漓尽致:顺境时,他咏叹“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江流大自在,坐稳兴悠哉”;逆境时,其则感慨“江市戎戎暗,山云淰淰寒。村荒无径入,独鸟怪人看。”

而李白另一次登谢眺北楼,曾写下《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与此首《秋登宣城谢脁北楼》相比,虽亦有怀才不遇之愤懑,但却更多一份慷慨激昂: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他更在结尾给自己找出了一条精神出路: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而今,吾意正合“弄扁舟”之际,又有佳柚与友人相伴,倘若让吾执笔,自然一改其诗凄冷基调,而试图为之增加些许暖意:人烟暖橘柚,秋色染梧桐。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稚吟秋声:人烟暖橘柚(原创散文)

关于作者:

稚吟秋声,原名姚丹华,1970年生于上海。溯源教学法创始人,独立写作人。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