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 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散文:小雪是初冬的琴音

2020-11-26 13:37| 发布者: 向往草原403| 查看: 532| 评论: 0

摘要: 郜辰辰 雪小禅说:“这世间的美意原有定数,这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莲花,也寂寞,也淡薄,也黯然,但多数时候,它惊喜了一颗心。”小雪蹁跹而至,像拨动初冬的琴弦,在素白的世界里,谱写着尘世的轻音。 ...
郜辰辰

散文:小雪是初冬的琴音


散文:小雪是初冬的琴音


散文:小雪是初冬的琴音

雪小禅说:“这世间的美意原有定数,这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莲花,也寂寞,也淡薄,也黯然,但多数时候,它惊喜了一颗心。”小雪蹁跹而至,像拨动初冬的琴弦,在素白的世界里,谱写着尘世的轻音。

从冬天敲门的那一天起,我便盼望着小雪到来。它像冬日里的精灵,漫步在天空下,踢走脚边的落叶,摘下成熟的柿子,卷着鸟儿的羽毛站在月色里,不需要太近,便早已曼妙动人了。我喜欢简明的清寒里,几笔山寒水瘦,便勾勒出一个明媚的冬天。而活灵活现的传神之笔,自然是婀娜起舞的雪花。它们从厚重的云彩里长出来,越长越大,跌落在树枝上,惊扰了时间和睡梦,未能铺天盖地,却也声情并茂。一场歌剧魅影俨然已经上映,洁白的雪花扮演着主角,在来来回回的穿梭里,浅唱低吟,回眸时,我的身旁早已泛白。

“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初冬晕染了寒事,寂静的大地上,只有雪花在欢乐着。它们神态自若,干净怡人,在随心所欲的飘散中,传递着最深情的豁达。小雪没有绚丽的外衣,没有俊俏的容颜,只用玲珑剔透的眼睛看着大地,在落叶早已无迹可寻时,晕染想念,等待相逢。小雪,一个空灵而隽秀的闺中少女,在这初冬的河畔,一身白袄白裙,低眉顺眼地等待被倾听,那些欲语含羞的故事里,我屏住呼吸,凝望这遗世独立的柔情。

小雪是含着暗香的。它不浓不淡、不近不远,没有繁花艳丽的妩媚妖娆,又少了朔风萧飒的冷漠决绝,它是淡然的,沁人心脾、清澈入骨,仿佛拈一份淡泊的禅意,在超尘脱俗间,暗香浮动。掬一捧清凉的雪,在雪地上印满足迹,推着远处的山崖行走,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听心海深处雪花纷飞,“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诗句便会跳上心头。

原来,尘世的小雪,总是温柔得如同窗边的月亮,包容世间所有的寂寞,装起人间的苦难,收藏大地的黑与冷,还给万物一片净土。素心若雪,落雪听禅,在洁白的世界里,煮一壶况味的小雪,在初冬浅唱低吟。黄昏里,我等待一朵雪花的盛开,它的心里,洁白如初。




《巴蜀文学》出品

主编:笔墨舒卷

达州广播电视报(达州新报)《凤凰楼》副刊选稿基地。

凡在“巴蜀文学”平台上同期阅读量较高优质稿件,将被达州广播电视报刊用。

投稿邮箱:gdb010@163.com

特别说明:作者投稿时,须标明“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字样,如没标明或不是原创稿件一律拒用。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