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青年文摘》美文《青春的彩百合》等3篇,笔墨美、意境美!

2022-5-21 03: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0| 评论: 2



青春的彩百合

那是一堂心理课,教员带我们做了一个游戏:一张报纸,最多能包容几多人。二班的男孩女孩围成一圈。我们班却别开生面——班上四个高高峻大的男孩手臂穿插而挽,结成一个方朴直正的齐心圆,看上去铁骨铮铮,恰似雷击都不会穿。然后叫道:“姑娘们上!”班上四个看似最轻盈的女孩谨慎地抬起脚穿过手臂,像儿时玩儿做花轿。随着一声号子似的呼喊,四个女孩腾空而起。我也坐在上边。霎时候,我看见了全部课堂,看见围绕的笑脸,还有站在角落里的同学。课堂的门口,也挤满了猎奇的眼睛。四个女孩都笑着,坐在上边有些手足无措。我们和教员、同学都晓得,一切的份量,都需要四个男孩来支持。瞬间,一切的人都喝彩起来!

         我相信,只要手握动手,尽最大的力,就能凝聚成庞大的气力。就像一棵树,生满枝丫,长满了响亮的叶,那是一棵布满活力的树。我想,同学们把手伸展开以连结身材平衡的时辰,一定很像一朵百合。那末灿艳、那末纯洁,那末充溢活力。在课堂的角落,里面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进来,每一个花瓣都在笑——是青春的男孩女孩们,凝成的一棵树,开出的一朵花。

         教员深深地为我们感动。他讲起了大学时的一次全班春游。在一个很峻峭的小山口,班长先爬上去,然后把一个一个把同学们都拉上去。教员说,那时班长伸脱手,握住他她的手,那感受至今犹在——那是最有力,最踏实,最敞开自己的一种帮助。教员已是人到中年了,她由衷地说:“真恋慕你们哪,特别是坐在上面的女孩。”

         我是坐在男孩手臂上的女孩之一,我尽力体味着教员画中的意义。在一切的进程中我都有一种直觉,而且相信每一小我城市有——实在我们每小我心里都有最大的热情、最真诚的投入。当每小我真诚相互照应的时辰,那是无可顺从的气力,有谁会说“不”呢。而教员之所以感慨,是由于,一群天真天真的幼稚之心在大黉舍园已不多见了。在社会,在日渐成熟的今后,它仅仅只能是一种含泪带笑的记忆了。我却想问,难道一切走过青春的人们在回首时,都只能以感慨去怀念这份青春的美丽吗?

         年轻的我们,在现在,却那末有自傲,心里却有这么多的笑脸。我们相信百合花一定会开,颤抖着的花瓣中,每一根神经都出自心里最天真的笑脸。

         现在,在普通的生活中;在源于生活的文学和艺术中,似乎只要苦闷,只要无法,只传递出荒诞合荒诞的眼光,只要失望和挣扎。而年轻的我们啊,是一朵灿艳的花,在还未驱逐风雨攻击之前,我相信,一切都还是美丽的,一切都还有无穷的希望。(亚岚)



落空声音的鸟

一群鸟在天上飞。

它们的队伍包括十八只麻雀、三只乌鸦、两只喜鹊。

它们飞着。没有偏向,没有目标。飞,只是由于它们还能飞。只要飞着,它们 才晓得自己还在世,生命还没有像遗落的阴影一样弃它们而去。

这里是灭亡之海—罗布泊无人区。

没有人晓得这群鸟是什么时辰飞进来的,只晓得,它们从飞进来,就没有吃过一点食品,喝过一点水。由于罗布泊无人区底子没有食品和水。

在鸟儿们的字典里,“天高任鸟飞”这句话永久是正确的,它包括了人类的经历和它们自己的体味。哪儿有鸟不能飞的地方呢?直到自在的同党将它们带进罗布泊。这是个陌生的天下,没有它们所熟悉的任何工具。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由于树,也只不外是死了多少年的枯桩而已。

它们飞着,相互抚慰着,喊着,直到完全发不作声音,只是依靠生命的本能,机械地飞。

直到一群探险者来到罗布泊,它们才看到一线朝气,随着探险者的车队一路飞着。一位有经历的探险者喊:停车。他晓得,鸟儿们对自己将要飞往那里已经不关心,它们最需要的是水和食品。

探险者们停下来,拿出随身带的水和食品放到地上,鸟儿们敏捷覆盖过来。鸟儿们温顺极了。喝着水,吃着工具。探险者把它们一个个捉住,放入纸箱内,他们大白必须用这类法子才能把它们带出无人区。

有四只麻雀在他们的手中死了。它们已飞到了生命的极限。假如没有遇上探险者,它们能够会在翱翔途中掉落下来,同自己的影子一路在阴森森的大地消失。

探险者给我讲这段故事的时辰,我问他:“在罗布泊无人区,水是最珍贵的工具,你们为什么要拿出有限的水给鸟儿们喝呢?”

探险者回答:进入罗布泊无人区以后,人和鸟的命运是一样的,面临未知的恐惧和各类能够的危险,我们也已临时失语。那时,鸟已成了我们的同伴,救济它们,就救济了二十三条人命。也似乎是在救我们自己。

后来,探险者和鸟儿们一路出了罗布泊无人区。在库尔勒,探险者们还举行盛大的放飞仪式。

听说,现在也常有一些小鸟,如同探险者的闯入一样来到罗布泊,而探险者也无一破例地想法子把它们带离无人区。

只要在罗布泊,人材学会了器更生命。由于人和鸟在彼时已并无区分。(哑樵)



你不能恩赐给我同党

        在蛾子的天下里,有一种蛾子名叫“帝王蛾”。

        以“帝王”来命名一只蛾子,你也许会说,这不免太夸张了吧?不错,如若它仅仅是以其长达几十公分的双翼赢得了这样的名号,那简直是有夸张之嫌;可是,当你晓得了它是怎样打破命运的刻薄设定,艰难地走出长久的死寂,从而具有翱翔的欢畅时,你就一定会感觉那一顶“帝王”的冠冕真的是非它莫属。

        帝王蛾的幼虫期间是在一个洞口极为狭窄的茧中度过的。当它的生命要发生质的奔腾时,此日定的狭窄通道对它来说无疑成了鬼门关。那柔嫩的身躯必须拼尽尽力才可以破茧而出。太多太多的幼虫在往外冲杀的时辰力竭身亡,不幸成了“翱翔”这个词的悲壮祭品。

        有人怀了悲悯怜悯之心,诡计将那幼虫的生命通道修得宽广一些。他们拿来铰剪,把趼子的洞口剪大。这样一来,茧中的幼虫不必费多大的气力,轻易就从阿谁牢笼里钻了出来。可是,一切因获得了救济而见到天日的蛾子都不是实在的“帝王蛾”————它们不管若何也飞不起来,只能拖着损失了翱翔功用的累赘的双翅在地上拙笨地匍匐!本来,那“鬼门关”般的狭窄茧洞正是帮助帝王蛾幼虫两翼长大的关键地点,穿越的时辰,经过用力挤压,血液才能顺遂送到蛾翼的构造中去;惟有两翼充血,帝王蛾才能振翅翱翔。报酬地将茧洞剪大,蛾子的翼翅就落空充血的机遇,生出来的帝王蛾便永久与翱翔绝缘。

        没有谁可以恩赐给帝王蛾一双奋飞的同党。

        我们不成能成为总揽他人的帝王,可是我们可以做自己的帝王!不惧怕单独穿越狭长墨黑的地道,不期望一双怜恤的手送来廉价的帮助,将血肉之躯铸成一支勇敢无畏的箭镞,带着咆哮的风声,携着永不坠落的胡想,拼力穿透命运设备的重重险阻,义无返顾地射向那寥廓美丽的长天!

(张丽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如果你总是缺乏自信,建议你点开看看

下一篇:我想要的爱情模样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8-16 18:49 , Processed in 0.257132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