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跑路……福州市民林先生近日向FM全媒体《维权超给力》报料,福州爱美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美屋公司”)在与房东、租客签约后第二天,就人去楼空,疑似卷款跑路。2020年12月31日,FM全媒体记者军民、朗毅陪同房东和租客现场维权,并直播了整个经过。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jpg

房东未收到房租,爱美屋公司跑路了

2020年9月,林先生在“58同城” APP发布房屋出租信息。很快,福州爱美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联系上他,自称是第三方托管公司,可以将房子租下,然后再转手出租。

林先生:“当时图省事,也以为这种房产代理公司应该会比较正规可靠,就和爱美屋公司签订了合同。”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2.jpg

林先生房屋所在小区


2020年9月12日,林先生与爱美屋公司签署房产代理合同,将位于福州高新区高新大道1号的一套房子出租给爱美屋公司,交由对方使用,租期两年,从2020年9月15日起至2022年9月14日止,租金为每月3000元,付款方式为付一押一。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3.jpg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4.jpg

房东与爱美屋公司签订合同
按合同约定,签约次月的20日,爱美屋公司应向林先生指定账户支付第一次租金,以后每月20日支付租金。然而签订合同后,林先生至今只收到爱美屋公司支付的一个月房租。

林先生:“11月20日原本是爱美屋公司要向我交房租的日子,但我没收到,打电话过去,一直无人接听,后来我在微信群里看到小区业主称爱美屋公司法人施先生联系不上了。再后来,我们跑到爱美屋公司的办公室,到那里一看,玻璃门已经被锁,无人办公。”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5.jpg

爱美屋公司
2020年12月31日上午,房东林先生再次尝试尝试联系爱美屋公司法人代表施先生,显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随后,他拨打爱美屋公司业务员张先生电话,显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林先生怀疑爱美屋是有预谋的诈骗。

林先生:“我认为爱美屋公司是有预谋的,公司向房东以高于市场价的租金租下房子后,再以各种优惠活动吸引租客,比如一次性交一年房租免一个月等,拿出高收低租的房源,采用长租短付的方式骗取租客交钱。”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6.jpg

爱美屋公司营业执照
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可免一个月

据了解,林先生房子的建筑面积为41平方米,分上下两层,两室两厅两卫两厨,被爱美屋分别转租给租客卓女士和黄先生。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7.jpg

租客与爱美屋公司合同
租客卓女士与爱美屋公司签订的合同租期一年,从2020年9月21日起至2021年9月20日止,每月房租1600元。由于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可免租金一个月,卓女士便一次性实付17600元,取得一年租住权。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8.jpg

租客黄先生租住的公寓
租客黄先生于2020年9月27日与爱美屋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期为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1月31日,每月租金1800元,租金交付方式为押一付四。黄先生本来想逐月交房租,但爱美屋公司业务员张先生不同意,称按月付款方式只适用租期在一年或一年以上的,黄先生只租4个月,必须一次性全部交清房租。

黄先生:“我们租客被爱美屋公司骗了房租,押金也可能打水漂了,租客是受害者,其实房东拿不到房租,也是受害者。”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9.jpg

租客向爱美屋及法人转账记录
卷走装修款 留下一片狼藉

除了房屋出租,爱美屋还涉足装修领域。2020年7月19日,福州市民林女士与爱美屋公司签订合同,将名下一套翡丽湾小区的毛坯房交给爱美屋公司装修,金额五万元。双方约定装修好后,林女士将房子出租给爱美屋公司使用,收租期自2020年10月22日至2022年10月21日。该套建筑面积为49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为1800元。

林女士:“我预付了36000元装修款,爱美屋公司就派员工过来砌了墙,做了一部分水电,后面就停工了。我打电话发微信,他们都不接了,找到公司原来的办公场所,已经不在了。”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0.jpg

业主交给爱美屋公司装修款
据业主统计,截至目前,有16户业主被爱美屋公司骗走钱款,其中10户为租赁合同,6户为装修合同,合同金额累计达469150元。涉及寰宇天下、翡丽湾、三盛托斯卡纳、华润紫云府等小区。
部门建议当事人走司法途径维权

FM全媒体记者在福州市12345便民(惠企)服务平台上看到,2020年12月8日,仓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复:福州爱美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虽在仓山区,但未在注册地址经营,无法联系商家开展调解工作,执法人员已申请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建议诉求人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解决争议。但房东陈先生担心,走法律途径太耗时间。

陈先生:“法院有一个受理的过程,还有一个审判的过程,这样拖下去,公司法人都跑掉了,去哪里找?我很担忧。”



12月31日,FM全媒体记者也陪同房东陈先生等人向房屋所在地高新区长安派出所报警。但警方表示,此事不属于公安机关接警范围。这让房东们有些纳闷,因为他们发现,在合肥一起类似的长租公寓公司卷款跑路案件中,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以涉嫌合同诈骗对合肥梦岭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立案侦查,并对涉案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1.jpg

律师支招:避免一次性支付长期租金

那么现在房东能否要求租客搬离?租客又能否继续住在房东的房子里呢?《维权超给力》特约律师、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周林律师表示,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材料分析,爱美屋公司与房东形成租赁关系,且房东与爱美屋约定可以转租。租赁合同期满之前,应按照原合同履约,合同期满之前,房东不能赶走租客,期满之后,房东可以收回房子。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2.jpg

周林表示,房东与中介之间形成租赁关系且双方约定可以二次转租,则中介与租客之间的合同有效,租客可要求履行合同至期满。

周林:“租客租赁期内,房东不得以中介欠款为由对租客加租。租客缴纳租金的依据是与中介的租赁合同,该合同合法有效且经房东同意(房东与中介的合同中约定可以转租),租赁合同期满之前,应按照原合同履约。”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3.jpg

同时,周林认为,中介与房东之间形成租赁关系。房东可通过诉讼途径向中介追讨拖欠的租金,或者以合同违约为由解除与中介之间的合同,收回房屋。


就在2020年10月,《维权超给力》刚刚报道了城家公寓福州公司圈钱后失联的新闻。2018年起,一些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30%到40%的价格囤房,再降价出租,敢这样做是因为默认大城市的房租每年上涨5%到10%。而现实是,一方面,房屋租赁市场价格近两年趋稳并略有下降,另一方面,“二房东”模式下的盲目扩张加剧了恶性竞争。

人去楼空,福州这家公司疑似卷款跑路-14.jpg

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分析,“借鸡生蛋”势必增加了经营的风险等级,应该从政策层面要求企业有一定比例的自有资本。“从逻辑上讲,现在发生的事情是迟早要发生的,很多配套的制度都没有跟上,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很多长租公寓企业不是用自有的资本,它是借钱或者用租赁贷的方式筹集资金。因为你经营的是别人家的房,要有和它经营规模相适应的资金储备。”


2020年9月7日,住建部就《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要加强监管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在租金收取与管理中存在“高进低出、长收短付”违规经营行为的企业,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实践中,一些地方要求把长租公寓租金存入监管账户,这些探索对于长租企业借用各种“金融玩法”骗取租金“跑路”问题有望得到治理。
收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