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同路人 首页 诗词散文 查看内容

「今日作家」 梁行 ‖ 诗与酒(散文)

2020-12-31 13:07| 发布者: WYJ| 查看: 743| 评论: 0

摘要: 诗与酒文/梁行说到诗与酒,很多人自然就会想到唐诗宋词。的确,可以说,诗与酒都是中国的国粹。几千年来,诗与酒相生相伴,诗因酒而豪放,酒因诗更醇香。在历史的酒窖中,诗词和书法绘画一起发酵,形成了中国独特的 ...

「今日作家」 梁行 ‖ 诗与酒(散文)

诗与酒

文/梁行


「今日作家」 梁行 ‖ 诗与酒(散文)

说到诗与酒,很多人自然就会想到唐诗宋词。的确,可以说,诗与酒都是中国的国粹。几千年来,诗与酒相生相伴,诗因酒而豪放,酒因诗更醇香。在历史的酒窖中,诗词和书法绘画一起发酵,形成了中国独特的诗酒文化。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诗只是言志抒情的韵文。是发自内心的情感,是心声,是韵文。说粗鄙一些,诗的入门也就是古人的“口嗨”,就是顺口溜,打油诗。而酒是激情之物,代表着真性情,是文人骚客喜欢畅饮,暂时脱离世俗的媒介。喝到酣畅淋漓,似醉非醉时,便吟诗作赋,自我陶醉。

诗与酒就像是孪生兄弟,结下了不解之缘。饮酒想起诗,赋诗想起酒。璀璨的诗词篇章里,时时都有酒的踪迹,酒的典故。而酒文化中也包括着无数的诗词歌赋。也因为有了两者的存在,我们的诗词,我们的酒文化才那么的香醇醉人,那么沁人肺腑。

诗与酒,似乎代表着古代文人的两种精神,浸润着古诗文化。千百年来,诗与酒,以其非凡的生命力和穿透力,穿过历史,走过岁月,如形似影,始终伴随着人的左右。

在古代,那些文人墨客大多是满腹文采的性情中人,他们因为读书多,对环境的观察与人生感悟更加深刻,情感也更加敏感与丰富。酒是一种释放情怀与放松身心的催化剂,所以对文人来说,借酒抒怀与用诗句表达自己的情感是一种很痛快的表达方式。

因此,诗与酒,便成了文人骚客们一直钟爱的创作题材。诗是酒之花,酒能催人兴奋动情,酒喝高了,平日沉默寡言的人都免不了要多说几句。而在文人的脑海里,更会有豪迈的想象,有奔放的激情,有飘逸的思绪,有浪漫的情怀。

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怎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陶渊明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以平淡之语,写秋日晚景,叙归隐之乐,道生活哲理,既富于情趣,又饶有理趣,达到了情、景、理的统一。饮的又岂止是酒?

到了唐代,正逢诗歌创作鼎盛时代,诗就蓬蓬勃勃地渲染了人们的生活。唐诗作为典型代表,在古代文学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诗的韵味也是如琉璃般绚丽、清澈豪迈、超凡脱俗。

诗来自人的思想,诱导出空谷幽兰的智者灵性;酒来自粮食谷物,抒发出诗情画意的诗人情怀。诗与酒的交融,演绎出一曲冰与火之歌。启迪着世人的觉悟,丰富着世人的生活,陶冶着世人的性情,锤炼着世人的心灵。

诗与酒,虽说他们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诗与酒,与文人墨客自古就有着不解的渊源。一个是心理上精神的愉悦和满足,一个是生理上腹腔的浸润和享受,但两者在最终目的的享受上,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诗能让人宣泄情绪,直至物利两忘,如痴如醉,得到智慧的养成和思想的升华;酒则能让人充满激情,祛困解乏,飘然如仙,得到食欲上的满足和生理上的愉悦。其作用虽然不一,但感觉在一些地方有着相似之处,都是自然流露出内心真实情感,令人满足,叫人心驰神往,欲罢不能,让人久久回味。

饮酒赋诗,诗配酒,酒生情,情系生活。生活如酒,酒如生活,且饮且作诗,且饮且陶醉。如果说,柴米油盐酱醋茶,犹如散装酒,大碗酒,入心入肺,久喝不醉。那么,琴棋书画诗酒花,则如瓶装酒,情趣酒,入神入骨,怡情养性。

一首好诗,就如同一瓶好酒,需要细品慢酌,方能体会其中的芳香韵味。一瓶好酒如同一首好诗,其贮藏经历的时间越漫长,其芳香越清醇甘怡,诱惑迷人。因为,能够穿越时空而存在的诗,经受住不同人心情检验核对的诗,才是好诗,才能称之为经典。

诗与酒,一个如智者,超脱淡然,与世无争;一个如侠客,慷慨豪放,快意恩仇。归根结底,诗与酒,并不是饮酒消愁,也非单纯作诗,所寻求的,应该是一种和酒相关的生活趣味和精神意境。

如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是一个欢乐的盛宴,那场面和意境决不是一两个人在那儿浅斟低酌,借酒浇愁。它那明快的语言、跳动跌宕的节奏所反映出来的情绪是奔放的,狂热的;它展现出的是一种激动和向往的艺术魅力。

如果说,酒燃烧了文人的激情,那么,诗澄澈了文人的灵魂,它们都被才子佳人们所钟爱。就像古人歌颂酒的热情一样,他们也同样喜爱诗的飘逸与洒脱、浪漫和雅致。

说到诗与酒,就不得不提唐代诗人李白,既是出名的“诗仙”,又是“酒仙”,常常在豪饮后挥墨写出豪迈的佳句。他的很多诗,读起来让人暂忘尘俗,忘记自己可怜可悲的处境,是高段位的心灵鸡汤。他好酒作诗,有“斗酒诗百篇”的传奇。他的一生,将诗和酒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李白的《月下独酌》(其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这就很得其情趣,佳肴是肉体的美味,一首好诗却是心灵的美食,苟得其趣,一首好诗用以下酒,便见其韵味。

而李白的《月下独酌》(其二):“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简直就是李白的自画像。他用诗句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千古不移的鲜明形象:那持酒对花,舞步凌乱的姿态。明明是那样落寞,却有着君临天下的潇洒。明明是那样清醒,却要长醉不醒佯狂。

现代生活中,我们推行的是一种诗意的生活。所以,我们现在提倡的诗酒文化,不仅是诗与酒,也是包罗了书画、音乐、摄影甚至茶道、花道等各种艺术。而了解诗和酒,也是传承发扬这种诗酒文化,让诗词书画这些老酒在新时代发出醉人的芳香。

人的一生,穷也好,富也罢,得到的、失去的,都在生命消亡的同时烟消云散。人生的意义,应该是心灵的富足,灵魂的怡然。所以,只要有一壶浊酒,再将诗的丰厚、诗的魅力、诗的博大精深放到浅斟慢酌中,在酒的醇香和底蕴中,品味得淋漓尽致,舒畅愉悦,那才是诗与酒所达到的最高境界和情感超越。

世间美好,其实都藏在诗里。以诗下酒,酒也沾上了诗意的芬芳;把酒作诗,诗也能和酒一样醇厚绵长。这浮生半日,有佳酿一瓶,知己三五,饮酒赋诗,夫复何求?

作者简介:

梁文礼,笔名:梁行,梁某。曾在多家网络平台发表散文,随笔,小小说等文章。业余时间偶尔写写文字以自娱自乐。

本文来自“今日作家”微信公众号ID:jinrizuojia001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
分享到: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同路人 ( 湘ICP备190118941号-1 )

GMT+8, 2021-8-2 10:53 , Processed in 0.076346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