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时候充足你爱选自《读者文摘》

2021-9-17 19: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28| 评论: 0

那是40多年前一个酷热的薄暮,大人们都在里面摇着扇子聊天,家里只要我一小我在流着汗看书,那是我看的第一本科幻小说——凡尔纳的《地心游记》。正读得如痴如醉时,书从我手中被拿走了,是父亲拿的。我那时有些严重,但父亲没说什么,冷静地把书还给我。就在我火烧眉毛地重新进入凡尔纳的天下时,已经走到门口的父亲回头说了一句:“这叫科学空想小说。”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决议了我平生的名词(“科幻”这个简称则要到十几年后才出现),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自己那时的惊奇,我一向以为书中的故事是真的!凡尔纳的文笔非常写实。“这里面,都是空想的?”我问道。
  “是,但有科学按照。”父亲回答。
  就是这3句简单的对话,奠基了我今后科幻创作的焦点理念。
  之前,我都是把1999年颁发的第一个短篇小说作为自己科幻创作的初步,到现在有20多年了,实在,我自己的创作过程要再向前推20年。我在1978年写了第一篇科幻小说,是一个描写外星人拜候地球的短篇。在结尾,外星人送给仆人公一件小礼物,是一小团软软的可以攥在手中的薄膜,外星人说那是一个气球。仆人公拿回去后向里面吹气,起头是用嘴吹,后来用打气筒,再后来用大功率鼓风机,最初把这团薄膜吹成了一座比北京还大的宏伟城市。我把稿子投给天津的一份文学刊物,然后如杳无音信没了消息。刘慈欣
  早在20世纪80年月初,由我和父亲那3句对话所组成的传统科幻理念已经起头被质疑,然后被抛弃,出格是在前面的那10年中,新的看法大量涌入,中国的科幻创作则像海绵一样吸收着这些看法。我感受自己是在单独苦守着一片已置之不理的国土,盘桓在空阔的荒原中,那种孤独感,我至今记忆犹新。在最艰难的时辰,我也曾想过曲线救国,写出了像《中国2185》和《超新星纪元》这样的作品,试图用边沿化的科幻赢得颁发的机遇,但在认识深处仍苦守着那片国土。后来我放弃了长篇小说的写作,重新起头写短篇,也重新回到自己的科幻理念上来。
  起头在《科幻天下》上颁爆发品后,我欣喜地发现,本来这片边境并不像我设想的那样空阔,还有此外人存在,之前没有相遇,只是由于我的呼唤不够固执。后来发现这里的人还很多,他们三五成群地出现,再到后来发现,他们不单在中国,在美国也有很多,大师配合撑起一片科幻的天空,也组成了我科幻创作的后15年。
  科幻文学在中国有着不服常的位置,作为一个文学范例,它所获得的理论思考,所遭到的深入研讨和分析,所承载的新看法、新思惟,都远多于其他范例的文学。新的话题和课题在不竭出现,不竭地被研讨和会商,没人比我们更在意理论和理念,没人比我们更恐惧“落后于前卫”。
  已经有一位著名作家说过,以托尔斯泰和巴尔扎克为代表的古典文学,是一块砖一块砖地垒一堵墙;而现代和后现代文学则是一架梯子,一会儿就能爬到墙头的高度。
  这类说法很好地描写了科幻界的心态,我们总想着要超越什么,但忘了有些工具是不能超出的,是必须履历的,就像我们的童年和青春,我们不成能超出这些光阴而间接走向成熟。最少对科幻文学来说,一塊砖一块砖地垒一堵墙是必不成少的,否则即使有梯子也没地方架。
  我后来意想到科幻小说有很多种,也大白科幻小说中可以没有科学,也可以把投向太空和未来的眼光转向红尘和现实,甚至只投向自己的心里。每一种科幻都有存在的来由,都能够出现典范之作。
  但与此同时,那3句对话所组成的焦点理念在我心中仍固若金汤,我仍然以为那是科幻文学存在的根本。
  虽然走了近百年,中国科幻文学至今也是刚出发,但来日方长,时候充足你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读者》卷首语精选《没有书不好过日子》等 3篇,精品美文(22)

下一篇:忧愁上身选自《读者文摘》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6:43 , Processed in 0.177375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