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拘魂道长

2021-10-3 21: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76| 评论: 8

明代成化年间,有一个财主名叫白允,有一个女儿芝彩,年方二八,边幅美丽,加上能歌善舞,白允疼爱有加。
不外近几日芝彩有些变态,天天做什么事都无精打彩,似乎很是疲累似的。白允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休息欠好而已。可是芝彩一向这个样子,不但精神委靡,身材也起头日渐消瘦,面上一片阴霾之气。白允起头担忧起来,问了几次,芝彩只说是休息欠好,但为何休息欠好也说不出来。
白允心里焦急却也没有其他法子,找了郎中来给瞧病,开了点有助就寝和补气补血的药也就是了。
在一次集会上,同席的人见白允闷闷不乐,各式诘问下他才讲出缘由,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堕入沉默当中,似乎都有难言之隐。





本来不可是芝彩一人有如此症状,而是很多人都有,朋友们的妻子、小妾、女儿、下人,只如果年轻标致的妇人,比来都是这个样子。大师内心不安之下,又实在没法对外人性,一时之间大师都没了主张。
酒席散去的几天后,白允正在家里品茗,忽然下人来报,当地另一个财主的妻子归天了,派人来送个信儿。白允一惊,这财主是当日一同集会的人之一,是一个年轻人,客岁娶的媳妇,是一个官宦之家的女儿,大师很是恋慕。但是,他媳妇得了和芝彩一样的病,全日懒洋洋的没有精神,没想到这个病还会死人?
白允立即起家前往怀念,实在怀念只占一半,主如果想打探一下情况。年轻财主说这个病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疲惫;第二阶段就是笑,没事坐在那边不晓得想起什么就偷笑,可是并不胡说八道大概有什么怪僻行为,你和他措辞,他的对答一切如常:第三阶段就是睡,睡着了怎样都叫不醒,在某一天就睡曩昔了。
白允失魂落魄的回抵家里,心情很是繁重,由于女儿芝彩正在第二阶段,什么时辰病情会向前成长一步他不得而知,但毕竟很是危险。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白允的朋友当中,好几个朋友家里都因这个病而死了人,具体一问,症状都差不多,只是每一个阶段可长可短,最快的是一个使女,第三阶段和灭亡就在一天之内。





这下不但白允内心不安,该病也不但在有钱人家才出现,只如果年轻女子都有能够染上这个病,一时候大家心惶惑都很是严重。
不外,白允比来获得一个最新消息,他朋友圈里有一家的小妾得了此病很久都没事,她终究说出了缘由。说是天天早晨,城市有几个羽士样子的人来接她走,她稀里糊涂就随着去了一个地方,和众多羽士和女子昼夜饮酒狂欢,天亮时再将她归还,夜夜如此。
白允几次三番询问芝彩,芝彩只是不答,可以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获得了这样的答案,而且有传言说有人在饮酒取乐时,碰到过熟悉的人。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的是大师患得是同一种病,而且跟那些羽士有关。
这下好了,全部城里各类高人聚集在一路,被各类人请来请去,去你家烧香去他家作法,好不热烈。
白允没有那末做,只是冷眼旁观,他大白,瞎忙活没有用,还是得想一个行之有用的法子。
白允决议去西山的广荫寺上一柱香,跟主持方丈聊一聊,请他给拿个主张。主持普智禅师与白允是多年得好友,听了一番论述便说,这是恶道捣蛋,用的是拘魂之术,他们能够就在当地,也能够远在千里之外,想要找到他们难如登天,只能等普济师兄返来,让他想想法子。





这普济僧人白允没有见过,只能回家等着。据普智僧人先容,这普济僧人是一个孤儿,要饭到十六岁与空门结缘,平生无忧无虑,没有世俗的牵绊,而且很有慧根,已经算是得道高僧了。
这一等又是半个月,忽然有一天,下人来报白允,说是门前来了一个僧人,问能否是需要做法除妖?白允以为是普通的除妖高人,便让下人回了他。还没等下人传话,门外响起洪亮的声音,道:既然不需要,为何去我师弟处哭诉啊?
白允一惊,本来是普济僧人来了,慌忙出迎,虽然心里有预备,但还是差点吓了一个跟头。
这普济僧人个头矮小面黄肌肉,脸上满是黑泥,身上僧袍又脏又破,一双鞋露着脚趾头,走路也没有僧人该有的稳重,而是晃晃荡悠,给人蹦蹦跳跳的感受,没有一点得道高僧的气象,手还不老实,摸摸这蹭蹭那的,不笑不措辞,一笑露黄牙。
不等白允开口,普济僧人道:什么都不用说,你的事我都晓得了,明天早晨我就走一趟,现在给我整理个房间出来,派小我伺候我,现在,给我弄点吃的。说完大刺刺往客厅主位上一坐,脚还翘起来蹬着椅子,拿起白允喝过的茶水一口干了,抹了抹嘴。





白允被弄得一愣一愣的,忙吩咐下人备饭。吃完了饭,普济僧人去芝彩的房间看了看,告诉芝彩,早晨去玩时辰给我做个记号返来。芝彩居然答应了。白允心里有了点底,看来还是有些手段。
当晚无事,第二天早晨,普济僧人和白允来到芝彩的房间,芝彩说在一个屏风上留下了手印,普济僧人当晚就睡了曩昔。伺候普济僧人的人说他睡得很死,就像死了似的,只是还有微小气味而已。
转天一早,普济僧人醒了过来,有些疲累,吃了早饭后稍微报告了一下经过。他梦中去了一个道观,见了一群羽士带着一帮女子正在饮酒作乐,这些女子常日里被要求太多大概被管得太严,到了那儿可以纵情狂欢自然很是高兴,是以虽然疲累却乐此不疲。原本他也是个狂放不羁的僧人,并不受什么约束,顺便也在一路狂欢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普济僧人又讲道,昨晚他见到了羽士的头,晓得他是去解救众人,羽士头提出了斗法的要求,普济僧人立即应允。那羽士头凭空变出了二斤梨子,分给大师吃掉。普济僧人大笑不止,伸手拿起眼前的火盆,在手中把玩起来,忽然向那羽士头上扣曩昔,把羽士闹了一个灰头土脸,很是狼狈。
第三天,普济僧人说羽士又要和他辩说,羽士们声泪俱下的焚香祈祷,希望各路仙人保佑,而他则精通因明学,辩才了得,羽士们不是对手。羽士们不服,最初普济僧人又小露身手,飞到半空当中,一会儿喷水一会儿喷火甚至在空中逗留,暗示对方空门广大神通安闲。
白允也不晓得这些消息是好是坏,只能听着。





第四天早晨,普济僧人吃过晚饭又走了,到了三更,伺候他的下人跑过来叫白允曩昔看看。
白允忙跑曩昔,普济僧人躺在床上已经气若游丝,见白允来到张口说道:我从小孤苦孤立无亲无故,靠乞食为生,一十六岁落发后一心修佛,本以为在这红尘俗世中了无悬念。但是,在我十五岁时曾有过一段孽缘,也是个乞食的女子,后来女子父亲发现我俩的事并带走了她,大要一年后听闻她的死讯,我意气消沉决然落发为僧。但是,那乞食女正是由于难产而死,死宿世下一女,我刚刚见到了她。说到此处,普济僧人声音颤抖,狠恶喘息一阵,瞪大双眼续道:那是我的女儿啊!是以我决议,不再返来了。
说完,普济僧人闭紧双目,两行眼泪从眼角流下,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
气绝身亡。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眼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7:10 , Processed in 0.132556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