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鬼眼

2021-10-3 22: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31| 评论: 10

忻州的谢道安带着妻后代儿去岳父家,路上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独安闲一座孤坟前抽泣,不由动了怜悯之心。让一个仆妇去把小姑娘带来问话,筹算赠予小姑娘一些银钱。
小姑娘被带了过来,谢道安一看,小姑娘样子一般,但那对眼睛分外黑亮,似乎能照见人的影子。
谢道安问小姑娘坟中埋葬的是她什么人,她的亲人在那里,为何会让她一个小女孩儿独安闲坟前抽泣。
小姑娘施礼后才回答,她名叫谢锦娘。坟中埋葬的是她的爹爹。爹爹一归天,她就没有什么亲人了。想起自己今后无依无靠的,不知若何生活下去,便来爹爹坟前抽泣了。说着,锦娘又抽泣起来。
谢道安便道,他也姓谢,有一个和锦娘差不多大的女儿叫海棠,问锦娘愿不愿意和她的女儿作伴,权当谢家多了一个干女儿。
锦娘喜出望外,赶紧给谢道安跪下,道,不敢做老爷的女儿,希望能给海棠蜜斯做个丫鬟就心满足足了。
谢道安把锦娘带给夫人杨氏和女儿海棠看,杨氏和海棠也是心善之人,对锦娘很是热情,没有一点厌弃的样子。



图文无关
锦娘感激涕零,便跟在了海棠蜜斯的身旁。虽然谢家高低从未把锦娘当做丫鬟看,但锦娘却勤劳能干,细细致致地服侍着海棠蜜斯,令谢道安非常欣喜。
路上又行走了十来天,这日来到了青龙山前。谢道安正要吩咐穿过青龙山,锦娘拦住了谢道安,非常恳切地请求谢道安绕过青龙山,不要穿曩昔,说是有危险。
谢道安非常不解。这条路他少说也走了三五回了,虽说是山路,但宽广平展,从未碰到过什么危险。假如绕曩昔,路欠好走不说,还会多花很多时候,那就赶不上给岳父道贺生辰了。
谢道安皱着眉头,问锦娘绕道的缘由。锦娘嗫嚅了半天,不愿说缘由,只是哀告谢道安一定不要走青龙山。
谢道安有些不耐心了,没有理睬锦娘,吩咐出发,就走青龙山。他带了十来个会些技艺的随从,自己又有一身好功夫,就算碰到山匪也不怕,况且,这青龙山一向没有山匪的。
锦娘又拦在了谢道安的马头前,犹豫了半天,让谢道安屏退了下人,才告诉谢道安说,她的眼睛分歧平常,能看到人的生死。
见谢道安一脸思疑,锦娘诠释道,一般人有三道真命之火,头顶一道,肩上两道。若人走霉运时,火势便会变暗,若人快要归天时,真命之火便会一道一道地熄灭。她的眼睛能看到人的三道火,所以能预知人的生死。
她看到谢道安头顶的那道火已经熄灭,肩头的两道火也渐渐地昏暗起来,便知叩谢道安将未几于人世,因而凝聚心神,细看谢道安的命势,发现谢道安过青龙山时会死于横死,所以力劝谢道安不要过青龙山。
谢道安将信将疑,问锦娘他会若何死于横死。锦娘道,她只能看见谢道安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夫人和蜜斯在一旁抽泣,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她看不到。
锦娘话刚说完,忽然非常疾苦地捂着肚子倒了下去,嘴角竟溢出血丝来。
谢道安问锦娘怎样了。锦娘挣扎着告诉谢道安说:“我只是忽然肚子疼,一会儿就行了。”
但过了一会儿,锦娘并没有好,反而疼昏了曩昔。谢道安忙让随从去请郎中来给锦娘看病。
随从去了好一会儿,没有请来郎中,却带来了一个老羽士。



图文无关
老羽士笑呵呵地对谢道安说:“郎中可救不了锦娘,只要老道我才有法子救她。”
谢道安一脸思疑地看着老道,私下里问随从,从那里带来的老道。
随从告诉谢道安,半道上碰见的,老道自己要随着来的。
谢道安加倍不相信老道了,吩咐随从把老道赶走,再去找郎中来。
老道不愿走,说他晓得锦娘一切的事,特地为救锦娘而来,绝没有害人之心。
谢道安也晓得锦娘的肚子疼得蹊跷,而锦娘的话也令他心上心下的。见老道说得那末必定,就让老道说说锦娘的眼睛是怎样回事,她说的话可不成信。
老羽士告诉谢道安,锦娘的眼睛叫做鬼眼,能窥测人的生死。而锦娘的眼睛会酿成鬼眼,还和他有关系。
老道说自己叫李玄,修习茅山道术,会赶尸。半年前,他赶了尸身过一座山头时,一时疏忽,有一具尸身跑到了锦外家门口,恰好碰到阴年阴月阴时诞生的锦娘三更起来上茅厕。
为了捉住逃窜的尸身,他动用了茅山道术当中的秘术,谁知一不谨慎移动了锦娘的灵魂,使得锦娘开通了阴阳根,酿成了鬼眼,能窥测人的生死。
不外锦娘每窥测一次人的生死,就是泄露一次天机,她就会蒙受一次反噬。
李玄那时急着把尸身找回去,也怕锦娘的爹爹找他的麻烦,就含含糊糊地没有说清楚,只是告诉锦娘她的眼睛很特别,能看到人的三道真命之火。凝思细看,还能看到人三天之内的命势。不外假如锦娘看到什么分歧平常的,一定不要随意说出来,否则会遭到祸患。
李玄盘算了主张,半年以后赶尸的事一了结就来找锦娘,给她想法子让她的灵魂归位,消除鬼眼功用,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谁知前些日子,锦娘和爹爹一路去卖货时,见到收货的刘商贩会溺水而亡,心急之下,便说了出来。
阿谁刘商贩起头并不相信锦娘,后来有点小事耽搁了,他便顺势留了下来,没有上船。
后来船到江心公然翻了。船上的几小我虽然都没有被灭顶,但也被吓得够戗,江心的水太急了。
几人一登陆就告诉刘商贩,假如他在船上的话,必定会被灭顶。刘商贩不单人很瘦削,而且不会水。船上的几小我虽然会水,但谁也没有本事救他登陆。
锦娘帮阿谁刘商贩躲过了一劫。谁知刘商贩没事了,却反噬到了锦娘的爹爹身上,令锦娘落空了唯一的亲人,是以锦娘才会成为孤儿。
现在锦娘又把谢道安行将碰到的灭亡危险说了出来,此次便反噬到她身上了,谢道安无事,锦娘却一定会死去。
谢道安这下相信李玄了,忙问李玄若何救锦娘。
李玄说:“你走青龙山,应了劫,锦娘就会没事了。”
谢道安目瞪口呆,他和锦娘竟一定要死一个,这叫他若何决定。
这时杨氏和海棠也过来了。得知工作的后果结果后,也是半日欠好开口。她俩心里是希望谢道安活下来的,但让锦娘被反噬而死,又怎样对得住锦娘?
李玄也不敦促谢道安,只是给锦娘喂了一颗药丸,让锦娘睡了曩昔,然后静静地等着谢道安做挑选。



图文无关
谢道安单独一人坐在一旁,想了半日,决议还是走青龙山。
杨氏眼泪模糊地看着他,嘴巴张了又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晓得假如用锦娘的命换谢道安的命,谢道安将一辈子城市活在惭愧和不安当中。但那是他的良人啊,今后他不在了,让她若何度过那些没有他的日子……
海棠也哭。她舍不得爹爹,但她只是吐暴露了一点点绕道而行的意义,就被爹爹痛斥了一顿。海棠不晓得怎样办了,她只要哭……
谢道安让大师都留在原地,等会儿再进去给他收尸,说着,谢道安不由得流下泪来……
李玄非常佩服地看着谢道安,让他把身旁的健仆随从都带着。
谢道安说不想让大师随着他去送死。李玄道,其他人都没有人命之忧,只要谢道安有,所以可以随着去。
杨氏更是泪如泉涌,和海棠哭成一团。



图文无关
谢道安两眼通红,深深地看了杨氏和海棠一眼,回头就走。他怕自己再不走,就改变主张了。
谢道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杨氏忽然昏了曩昔,海棠又急又慌又悲伤,抱着杨氏哭得死去活来。
见此情形,李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爱莫能助地摇点头。
一旁伺候杨氏的婆子禁不住生气地怼李玄道:“老道,听你说得头头是道,还以为你有什么真本事呢!现在看来,不外如此,还不是不能救老爷!”
“天命不成违啊!”李玄也不生气,只是感慨道,“即使我阻止了这一次,下一次谁又来阻止呢?”
却说谢道安带着二十几个随从进了青龙山,起头一路上都没有什么消息,有随从就劝谢道安转回去。
谢道安有些犹豫,很想转身就走,出了青龙山就带着妻后代儿去绕道。正在这时,忽然他的马被一道绊马索给绊倒了,马受惊而立,谢道安被摔下马来。
谢道安赶紧随地一滚,躲过了马碗口大的蹄子踏在胸口。他站了起来,后怕不已,要不是自己提早有了警戒心,说不定会被马踩成重伤。
这时,从双方树林里呼啦啦跑出来一群黑衣蒙面之人,一声不吭,就向谢道安等人杀来。
谢道安一面迎敌,一面纳罕不已,这青龙山从未听过有山匪,而且,这些山匪见了他们十来小我,手里都拿着兵器,身旁又无财物,也掉臂一切地杀了过来,必定是寻仇而来。
可自己和谁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呢?谢道安一边想着,一边和蒙面人打架,还不忘吩咐随从们要留几个活口,不要都杀了。
这群蒙面人看似来势汹汹,实在就是些乌合之众,底子不是谢道安等人的对手,没多久战役就竣事了。
有几个蒙面人被杀了,谢道安吩咐把尸身抬到一边去,省得等会儿吓到杨氏和海棠,被抓到的蒙面人就捆起来,等他审问。接着,谢道安顿时又派了一个随从去给杨氏送信,报平安。
杨氏得知谢道安没事,“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叩谢菩萨保佑。海棠也跪在一旁,喜笑容开,脸上还有没擦干的泪珠。
李玄笑道:“不要谢菩萨,要谢就感谢老爷自己。”
一行人高兴奋兴进了青龙山,找到了谢道安。见到了杨氏一行,谢道安也是非常兴奋,一脸劫后余生的高兴。
谢道安告诉李玄,那些黑衣蒙面人都是一个叫陈林的人派来的,但他并不熟悉陈林。
李玄道:“带着他们去找陈林,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谢道安带着蒙面人找到了陈林,陈林被吓得瑟瑟发抖,不用逼供就把一切都招了出来。
本来刘商贩被锦娘所救以后,就打起了锦娘的主张。锦娘居然有预知人生死的才能,假如把她献给达官朱紫,自己的繁华富贵不是唾手可得吗!



图文无关
不外等刘商贩找到锦外家一看,发现锦娘已经随着谢道安走了。刘商贩晓得以自己一己之力是带不走锦娘了,就把锦娘的事告诉了他熟悉的王员外。
王员外一听,也很是动心,就让陈林花钱请了很多混混,加上他贵寓的家丁,匿伏在了青龙山,得知谢道安骑着马,又给他预备了绊马索……
刘商贩和王员外、陈林都被抓到了官府,被判了放逐三千里。李玄当着一切人的面,给锦娘施法,让她的灵魂归了位。锦娘醒来以后,眼睛不再那末黑亮,她已经没有了鬼眼窥人生死的才能了……
谢道安当着众人的面,立了文书,认了锦娘做干女儿,和杨氏一路,把锦娘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爱,锦娘也对谢道安和杨氏孝敬有加,和海棠姐妹和睦,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了一辈子。
(图片来自收集,侵删)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心头鬼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23 , Processed in 0.171617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