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心头鬼

2021-10-3 23: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14| 评论: 10

傅远正要去探望母亲王氏,远远地看见父亲傅文礼走了过来,赶紧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给他施礼。
谁知傅文礼看见了他,竟咆哮着走了过来,一边痛骂傅远,吼着要打死他,一边随手夺过一旁扫地丫鬟手中的扫把,冲着傅远劈脸盖脸地打了过来……
傅远的脸上没有暴露怨恨的神采,也没有跑,站在那儿被傅文礼打了好几下。
王氏听到消息,从房里跑了出来,既疼爱,又愤怒,扑到儿子身上,替傅远挨了好几下。
傅远赶紧把王氏推开,转过身去,抱着头,用背盖住傅文礼劈脸盖脸地击打……
傅文礼更是暴怒起来:“你们母子俩却是母慈子孝得很……”,扫把绝不包涵地打在傅远的身上、头上,傅远被打得踉蹡几步,跪到了地上,头上有血流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裳……
王氏再也不由得了,猛地扑了曩昔,死死地抱住了傅文礼的胳膊,大哭起来:“远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打死他不成?”



傅文礼眼睛通红,青筋直暴,掉臂王氏阻止,挣扎着还要去打傅远。
王氏大呼站在一旁的家丁赶紧上前来拦住老爷。
李管家从小视着傅远长大的,早就疼爱傅远无缘无故又被老爷殴打了。闻声主母发话,赶紧上前阻止,把傅文礼手中的扫把夺了下来,又号召着几个男仆把傅文礼的腿牢牢抱住,拦住他再追打傅远。
傅文礼咆哮如雷,暴怒非常,好几个男仆才委曲把他拦住。半个时辰后,傅文礼没有气力了,才渐渐安静下来,然后忽然就睡了曩昔……
看着傅远头上的伤口,王氏泪流满面:“远儿,你的伤口怎样样了?快让娘看看!”
傅远忙笑着抚慰母亲:“娘,儿子没事,这伤口看着严重,实在没有什么。”
王氏还是哭:“远儿,你怎样那末傻,站在那儿让阿谁……阿谁忘八打,你跑啊!”
傅远诠释道:“爹爹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我如果不让他把怒火宣泄出来,他的病会更严重的。”
王氏更是痛哭失声了:“你爹究竟是得了什么希奇的病啊,怎样一会儿就像变了小我似的,一见你就发怒,恨不得……恨不得要打死你?”
傅远也难过地摇了点头:“似乎是年前往金叔家喝了一场酒,返来后,第二天就酿成这样了。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无凭无据的,又欠好去问金叔。”
傅文礼原本是本性情开畅,脾性不算差的人。他和妻子王氏的豪情也比力好,两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在外地为官,女儿也已远嫁,只要小儿子傅远刚满十六岁,还未结婚,在身旁尽孝。
客岁冬季的时辰傅文礼到好友金大川家去饮酒,返来后的第二天,脾性忽然就变得急躁易怒了,见不得傅远,一见他就生气。起头是无故责骂,后来居然碰头就打。
王氏疼爱儿子,便吩咐家丁们把傅文礼关在房里,不准他进来打骂傅远。
谁知傅文礼的肝火没有获得宣泄,他竟憋得满脸通红,拿头去撞墙,直到把自己撞昏了曩昔才罢休,以后他倡议脾性,打骂起傅远来就加倍残暴了。
王氏赶紧请郎中来给傅文礼治病。谁知几个郎中来看了以后,都说傅文礼脉象一般,不像得了病的样子。
王氏感觉傅文礼能够是中了邪,便又请了羽士、神婆来给他驱邪,可仍然一点感化都没有。傅文礼仍然是见了他人没有事,但见不得傅远,一见到他就非要打上一顿才行。
哭了一会儿,王氏把眼泪擦干,拉着儿子的手,果断地说:“远儿,你还是赶紧去找你的年老吧。一来你可以避开你爹爹,省得被那忘八活活打死;二来,万一你年老熟悉什么人,有什么法子治你爹爹的病呢?”
傅远道:“娘,我不安心您。我走了,就只剩下您一小我在家里,我怕爹爹拿您生机,到时辰都没人能替您挡一下。”
如果傅远长时候躲着傅文礼,不让他看到自己,傅文礼就会冲着王氏生机。虽然不至于打人,但那须发皆张的样子也使人非常惧怕。
“远儿,你要不赶紧进来想想法子,说不定我们娘儿俩城市被他打死的。”王氏又流起泪来,“我常日里多躲着点你爹爹,多带几小我在身旁就是。”
王氏不止一次把傅文礼关起来过。可每次傅文礼被关了起来,不发脾性时,就会泪如泉涌,不幸巴巴地向王氏和傅远反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苦苦请求王氏放了他。
如果倡议脾性来,就会自残,不是撞墙,就是要拿刀抹脖子……逼得王氏都不敢再关他了。
又不能把傅文礼关起来,他一发脾性又难以阻止他。傅远想了又想,点了颔首,答应了母亲,第二日一早就出了门,去找他年老去了。



却说傅远走了以后,傅文礼的脾性就加倍急躁了。王氏简直是过活如年,天天盼着傅远可以早日找到大儿子,带个名医返来,给傅文礼治病。
傅远一去就是两个月,这日终究返来了,不外他没有带返来什么郎中,死后却是跟了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那少年穿着平常,样子却非常俊美,且举止自若,落落风雅,看了就叫民气生欢乐。
傅远告诉王氏,少年随着他师父姓柳,名叫永生,是他特地请来给爹爹治病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能懂什么治病,王氏非常迷惑,把傅远拉到了一边,问他是怎样熟悉柳永生的。
傅远笑了起来,眼里闪灼着欢乐的神采:“说起来也真是巧,那天我走到余桥镇时,偶然听到有人群情,有个屠夫忽然发了疯,症状和爹爹的差不多,是柳永生治好的。我赶紧找到柳永生,求他来给爹爹治病。柳永生很是爽利,一口答应,这就来了。”
王氏还是不太相信柳永生真的会治病,便拐着弯问柳永生给屠夫治病的事。
柳永生很是聪明,晓得王氏这是不信赖自己,便把给屠夫治病的工作如数家珍地说了出来。
柳永生道,那屠夫原是吃了有毒的菌子,才激发的疯病,他给屠夫解了毒,屠夫的疯病自然就行了。
王氏一听,眼睛一亮,她怎样没有想到,傅文礼也许是在金家吃了什么不应吃的工具,才得了怪病的呢?
听了柳永生的话,王氏对他一会儿就热情起来。
这时,傅文礼听说傅远返来了,瞬间就暴怒起来,脸孔狰狞,两眼通红,青筋暴起,怒骂着,拿着一根棍子,老远就要对着傅远的脑壳砸过来,似乎傅远是他的生死仇人一样。
王氏大惊失容,赶紧叫傅远快躲开。傅远却是一脸的哀痛,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和爹爹有几个月没碰头了,想不到爹爹还是那末恨他,一碰头就恨不得要打死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虽说傅文礼是得了怪病,可他对傅远分外的悔恨,总是一碰头就要打杀他,这由不得傅远不悲伤。
眼看棍子就要砸到傅远的头上了,这时,柳永生忽然飞了过来,一掌拍飞了棍子,又一掌拍在傅文礼的后颈上。傅文礼一会儿就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傅远赶紧伸手扶住傅文礼,把他放到床上。
柳永生给傅文礼把了脉,皱眉道:“傅老爷不是中毒,倒像是被下了什么符咒。这个我不是很擅长,得请我师父来。”
傅远便随着柳永生去请他的师父。
两天后,两人把柳永生的师父请返来了,是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僧人。
僧人自称法号惠明,本来在白马寺落发,后来带着永生四周游历,才来到了这里暂住。



惠明把傅文礼的眼皮掀开看了看,又吩咐把傅文礼的衣服脱了,暴露胸膛给他看。
惠明仔细看了一会儿,便问傅文礼是什么时辰酿成这个样子的。
傅远便向惠明师父说了自己对金大川的思疑。
惠明颔首道:“这事绝对和阿谁金大川有关,我们得去造访一下他。”
傅远便带着惠明和柳永生来到了金大川家。
见到了傅远一行,金大川非常惊奇。傅远少年气盛,间接绝不客套地问金大川:“我爹到底和金叔您有什么仇怨,您为何关键我爹爹得怪病?”
金大川原本还想狡辩几句的,见惠明僧人眼光炯炯地看着他,似乎可以看到他的心里去,便低下了头,长叹一声道:“实在我已经后悔了,可又不晓得若何化解……”
本来傅文礼得怪病简直是金大川给害的。
金大川从古书上学到了一种符,只要下到某人身上,就能让民气头生出一个鬼来,至于生出什么鬼,则一视同仁。
若有人好色,则生色鬼,会让报酬了美色掉臂廉耻伦理;若有人好财,则生利鬼,会让报酬了财掉臂生死;若有人好酒,则生酒鬼,会让人全日泡在酒坛子里不用吃饭,若有人吝啬,则生抠门鬼,会让人连点了三根灯芯都不愿咽气……
傅文礼概况上性情开畅,脾性不大,实在心眼并不大,脾性也不算是很好,只是平常没有什么能让他大发脾性而已。
昔时王氏因弟弟结婚,已经回外家住过两个月,返来就怀了傅远。恰恰傅远又早产,而且生得和哥哥姐姐又不是很像,傅文礼心里便一向有个疙瘩,黑暗思疑王氏不贞。
只不外傅文礼和王氏豪情一向不错,且什么证据都没有,况且,这类工作又不能说出来,徒引人嘲笑,傅文礼便把思疑一向深藏在心里,从未表暴露来过。
被金大川下了符,把心头的谨慎眼鬼催生了出来,那谨慎眼鬼还越长越大,是以傅文礼才会焦躁异常,一看见傅远就喊打喊杀,一看见王氏就生气……
“金叔您不是由于猎奇才给我爹下符的吧?”傅远希奇地问道。
“实在这事说起来,是我的差池,但你爹也得负一定的义务……”金大川道。
本来,金大川妻子归天以后,他便娶了二十岁还未出嫁的姑娘瑾娘为后妻。
瑾娘进门后,把金家打理得层次清楚,把金大川及其后代照顾得非常细致,又加上瑾娘容颜秀美,还有一把好嗓子,唱起歌来可谓绕梁三日。这让金大川非常自得,经常向傅文礼炫耀自己续弦的小娇妻。
傅文礼心生妒忌,便故意和金大川恶作剧道,三年前他在高衙内贵寓做客时,曾听到过一样的歌声,也不知能否是瑾娘的姐妹。
高衙内是出了名的好色如命,家里的丫鬟、媳妇就没有他不染指的,而瑾外家里并没有任何姐妹。
傅文礼的话让金大川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过,但又不能和傅文礼掰扯这句话,因而他就给傅文礼下了符,让傅文礼心头生鬼,家宅不宁……
后来金大川晓得瑾娘是由于接连替祖父祖母守孝才迟误结婚的,而且从未见太高衙内,这才放下了心中猜疑。不外,这时傅文礼心头的鬼都已经长大了,金大川并不懂化解之法,只要悄悄后悔。
得知后果结果后,惠明便从金大川的指尖取下了三滴血,持经念诵以后,念了三遍“解铃还须系铃人”,然后把血放到了昏迷不醒的傅文礼鼻子下面。
一会儿,只见一团黑影从傅文礼的鼻子里飘了出来,化成了一个小小的傅文礼的样子,一头栽进了那三滴血里,不见了……
一会儿,傅文礼悠悠地醒了过来,见了王氏和傅远,一脸的茫然,片刻以后,苏醒了过来,却是满脸的喜好,一手拉着王氏,一手拉着傅远,笑得极是亲热……
傅文礼非常惭愧地告诉王氏和傅远,那天他从金家喝了酒返来后,心里就有个声音不时地在对他说“王氏不忠,傅远不是你的儿子……”,让他寝食难安,见了傅远就想打骂,见了王氏就要生气,以宣泄心中的愤慨……现在他的心里已经清了然,今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王氏和傅远非常感激惠明和柳永生,预备了一大笔谢礼送给师徒二人。
惠明只要了二两银子的谢礼,其他的果断不收。
出了傅家,柳永生笑着问师父,为何只要二两银子,多拿一些,他俩便可以好几天不用那末辛劳了。
惠明笑道:“实在,每小我心头都有鬼,只是有人能禁止住,那鬼便不成天气,不能左右人,使人疯狂;有人不能禁止,那鬼便会越长越大,使人做出匪夷所思的工作来……师父心头有个贪鬼,师父不能让它长大……”
柳永生大白了,他师父一身本事,要想发家垂手可得。但师父志不在钱财,也借此在教育他,不能把心头的贪鬼养大……
师徒二人说说笑笑,已经远去了,傅远一家人一脸感激,还在望着师徒二人的身影……
(图片来自收集,图文无关,侵删)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无用之鬼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7:18 , Processed in 0.167022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