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表妹素兰 (实在初恋故事)

2021-10-4 06: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95| 评论: 2


文/程金州(安徽南陵)

再次见到表妹素兰,是在一位亲戚娶儿媳的喜宴上。我们两别复联,时候已曩昔三十多年。现在的表妹,仍然留着独辨,只是将辨子盘起来扎在脑后。记得我阿姨的头发生前也是这样的。
表妹素兰有副瓜子脸,边幅与身段都很美丽,在她姐妹四人中,就算她智慧。她与我同岁,是我阿姨的二女儿,阿姨是我外婆领养的,我与表妹没有血缘关系。
在我年少时,外公就病逝了,外婆成了村里的“五保户”。我与表妹童年时代陪伴外婆最多,出格是过年。正月头几天,我与她给外婆贺年时就会被外婆留下住几天,也只要那几天,外婆两间低矮的草屋里有了家的气味。可是,母亲静静告诉过我,外婆留我们吃住会遭到村里人讲闲话,缘由是生产队里每年分派给外婆的粮草是六百斤稻谷、六百斤稻草、五块钱现金、一丈布票,两条番笕票,除了逢年过节,队里还时不时给外婆送点肉票等。有人嫌给外婆分派多了,外婆用来养了我们外孙。实在,外婆的柴禾是不够烧的,老人经常在里面捡些枯树枝背回家,我也挎过竹篮帮外婆捡过树枝、扫过落叶之类的柴禾。
渐渐地,我与表妹在外婆家住得少了。再稍大点,给外婆贺年后当天就会返回家。外婆心里虽然想挽留,但我们对峙要回家时,外婆只能抹着红红的眼睛,靠在门框上看我们走掉。
我读小学的黉舍离外婆家很近,上学下学要经过外婆家门口。表妹则在她村里的一所黉舍上学,但仅念了一学期就停学了,回抵家里做着百般的活计:打猪草、放鹅鸭、做针线、帮阿姨采桑养蚕…
再后来,外婆年龄大了,一双小脚为过年忙活很费劲,常被我怙恃接到我家过年。
我与表妹就这样渐渐地疏了碰头。
我念完高中,高考落榜,家里没钱供我复读,到村部小学做了一位民办教员,那年我十七岁。记得表妹还到黉舍看过我一次,由于害臊、严重,怕人笑话我,也没美意义留她多坐一会。
表妹分开时,我拿着课本进了课堂给门生上课,她在窗外听了一会,用眼瞅了我一下才依依不舍走出黉舍的。现在想起当初没勇气送她一程,心里很是憋得慌。在后来不多的碰面里,表妹一开口就夸我文化高,能当教员讲授生。我看出她的眼里藏着恋慕的成份,也有幽幽的怨屈。表妹不止一次地给我讲:“小姨真好,硬是把你教出了有文化,不像你阿姨,舍不得花钱让我念书…”
实在,阿谁年头像我这年龄的,能一般念完小学的都少。我之所以能念到高中,也是由于有残疾不能干农活,怙恃希望我多念点书,未来找一份不用干农活的事,好赡养自己。怙恃最揪心的就是我今后怎样挣到一碗饭吃。
我印象最深的是念书时的饥饿。由于家里贫困,在小学那几年很少吃午饭,大多是在黉舍饿着肚子捱到下午下学回家吃晚饭。黉舍虽离外婆家近,但外婆也只能偶然地拄动手杖送一碗饭到黉舍给我果腹。
我忘不了表妹阿谁雨天给我送午饭的情形…
班上有个叫夏秀兰的女生,大我五、六岁,幼时患过脑膜炎,胖嘟嘟的一身膘肉,念书不可,但蛮劲不小。她仗着气力大,总让他人替她造作业,不听她的话,就会挨她打。下课时她打不到此外同学,就常无缘无故地把我打一顿,好屡次她把我的头捺在课桌上,两只大奶子抵住我后脑勺,我感受两坨肉球在脑勺上蹭来蹭去,让我又难熬又害臊,是以,我心里很是惧怕她。
春季雨水多。此日,放午学了细雨还沥沥下着,此外同学都一溜烟冲出课堂冒雨跑了。课堂内仅剩夏秀兰与我,我心里不由自立地发慌起来。正惧怕着,只见她拿着作业薄向我走来,先用力将曲折并拢的手指用力在我头上叩了一把,然后要我替她写作业,我用手捂着疼处,泪水溢了出来。她见我无动于衷,扑上来,将我拽倒在地,骑在我身上,挥拳就打。我不敢抵挡,也欠美意义喊叫,含着屈辱咬牙忍受着。
忽然,表妹素兰捧着碗进了课堂,见我被人打垮在地,她将饭碗放在课桌上,冲上来从前面揪住夏秀兰头发用力拖拽,将猝不及防的夏秀兰拖翻在地,头叩在课桌腿上“呯”地一声。
我的腿被夏秀兰粗笨的大屁股压着爬不起来,表妹揪着她头发用力拽着,嗷嗷叫的夏秀兰翻身时,我摆脱着爬了起来,望着躺在地上抽泣的夏秀兰,我心里非常快慰,想着她平常总欺侮我,真想上前打她,但终因惧怕而不敢。我高低学要经过她家后门那条路,表妹又不能天天帮我。
本来那天是表妹家宰了一只大麻鸭,阿姨让早已停学在家的她送几块烧熟的鸭肉给外婆吃,外婆就分拨了一份让表妹送到黉舍,恰被她撞见了夏秀兰打我的场景。表妹此次勇敢的行为让我异常佩服与感动,且感动了好些年头。在我童年的天下里,头上扎着一条独辫,身材瘦俏的表妹,是我感觉最标致最可亲的女豪杰,也就自然地在心里非常喜好她。
外婆生前出格疼我与表妹,直光临终前还想着把我与表妹撮分解一对人。老人不但当着我与表妹的面屡次讲过,也给我的母亲与阿姨讲过亲上加亲的益处。但终因我家境差,又有残疾,阿姨始终没有赞成。
随着我们年龄渐长,到了青春期时,我反而欠美意义见到表妹了。
大表姐出嫁那年,我已在黉舍教了半年的书。母亲领着我去阿姨家吃喜酒,并定下在阿姨家歇一个早晨。此次与表妹相见,中心仅隔了几个月。我想借此次碰头的机遇,向她暗示那次没有送她的歉意。
表姐出嫁的那天早晨,阿姨家门前的屋场上,泄满了深秋夜月清凉的光辉,一些贪玩的孩子还没散去,在树影婆娑的屋场上游玩打闹,我一小我在旮旯处静静地看着。忽然,表妹走过来悄悄地喊了我一申明字:“明全国午我带你去弋江看电影!” 说完即跑开。听她说去弋江看电影,我心里一阵欣喜,我历来没与同性零丁进过电影院,虽然心理很害臊,但我晓得弋江是个富贵热烈的集镇,还有一座宏伟的大桥,离表妹家不远,我很是想去走走。我向着已跑开的表妹背影,说:“好呀!”,可声音轻得像被人捏住喉咙一样。
那晚,我是在甜蜜的幸运中入睡的。想着明天可去弋江的街上玩,可去大桥上看弋江的水、水里的船,还可与表妹一块看电影…
午饭后,表妹换上一件崭新的淡花格子褂,领着我从田间小路抄近走上通往弋江的大堤。大堤两旁有很多坟茔,阴森森的,每个村落都离大堤远远的。虽是午后,但行人稀少。我腿狂奔不快,表妹偶然就牵着我的手用力拉着我走。这让我很是震动:几年不见,表妹不但出完工一个美丽的大姑娘,而且勇于在同性眼前袒露青春期灼热的感情。是的,表妹除了没文化,但做家务、干农活,里里外外都是出挑的一把妙手。
弋江电影院就在大堤的坡下,一口清澈的大塘与影院一路之隔。影院外聚满了看电影的人,售票窗口处挂着一块黑底木板,上面用粉笔写着朝鲜战役片《一个护士的故事》。我满身被汗水湿透了,表妹让我到水塘边去洗个脸,她去买票。



好大一会儿,表妹额头汗涔涔地从人流中挤出来,手里捏着两张电影票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下午一点半的票已卖完了,我们看三点半进场的吧!”
看着表妹那兴奋而满足的样子,我心里又感动又不安,我一个汉子,却要表妹去挤票,同时,心里也怪怨阿姨不应让表妹停学。我回忆起小时辰听阿姨与我母亲谈心的话:女孩子念书多了没用,能认自己的名字、能认得数目字就够了。现在看着表妹连电影名也不熟悉,真替她惋惜和难过。
我们在等着电影散场。昨晚想去看弋江大桥的动机,因实在走不动了而放弃,虽然电影院离大桥不外非常钟的路。
一位老农挑着一担甘蔗走来。表妹见了,赶快曩昔拦下要买,这让我自惭不已,与表妹出来时一分钱没有预备。
啃着鲜甜的甘蔗,表妹含情眽眽地看着我说:“我也会栽甘蔗,我家的地是沙土,栽的甘蔗出格甜”,她看着我,咯咯地笑着说:“明年我也栽一垅地甘蔗,到时我送到黉舍给你吃!”
下午第一场电影散场了,观众从里面涌出时,便有人急着往里面挤。表妹拽着我,生怕我丢了似的,在人流里往影院里挤进。
我们的座位近处有两扇大门,是为观众中途上茅厕开的。落座未几,顶上灯光熄灭,电影在黑私下起头放映。我喜好看兵戈的电影,自始至终都全神灌输着荧幕。表妹偶然小声找我讲话,我就故意将耳朵偏僻点,当炮弹在那护士死后炸起后,表妹严重地将手伸过来要我牵着,见我没有反应,她干脆握住我的手,而且越握越紧。我感受她的手心汗津津的发烫,一股少女的气味在我鼻下满盈开来,眼睛盯着银幕,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正当表妹欲将头靠入我胸前、而我却想抽出被她握住的手时,一位观众推开门进来,一道亮光忽然照进来,我们本能地正襟危坐好,表妹绯红着脸朝我莞尔一笑,接着将头埋下前排的椅背前面。我的脸也发热发烫,心如小鹿腾跃,再也没心机看电影。
等我们回到她家,天已擦黑。晚饭早己起头,阿姨虽笑嘻嘻地问我饿了没,但还是指责了表妹几句…
在我辞去民师工作,四周流散时,表妹嫁给弋江大桥另一头的一位木料商。我已经去看过她一次,但明显感受她木料商的老公不怎样接待我。
几十年仓促曩昔,我老了,表妹也老了,再相见时,说的大多是孙辈了。当我问她能否还记得在弋江看电影时,表妹说:“丢死人了,你还记得呀!”



现在的表妹生活很好,女儿修完药理学博士,在浙江一制药厂工作,她已随女儿生活在一路,帮女儿料理一些家务,带带外孙。表妹告诉我,昔时阿姨没让她念书,让她后悔了一辈子,所以,她下定决心,就是乞食,也要让自己的女儿多念书。
表妹安好,我很幸运。

故事:村落小故事4:比富故事:山君谢恩(官方故事)故事:黑狗 (村落故事)傻婆娘的故事(官方故事)故事:掰叫(官方故事)故事:孩童品三国(故事)故事:村落小故事10:特别人物(诙谐故事)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读了101个爱情故事,眼泪再也止不住

下一篇:故事:分手半年后,在好友婚礼上,他撞见了挺着孕肚的初恋女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28 22:35 , Processed in 0.164986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