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安老故事」赵国城的传闻

2021-10-4 12: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69| 评论: 0



赵国城的传闻

毛树忠

在陈腐而美丽的文安大洼,有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大清河。清河两岸,居住着勤劳善良的劳动听民,他们祖祖辈辈在这里耕作、捕捞、生息繁衍,受儒家文化影响,久而久之,便构成一方浑厚的风土人情,留下了光辉的古洼文化。
在很早很早之前,文安是一片一望无边的水乡泽国,它东临渤海,西接太行、烟波浩渺,芦苇丛生,是一片自然的湿地。大雁、野鸭、天鹅、白鹤……各类鸟雀都到这里来繁衍生息,还稀有目众多的珍稀野活泼物。丰富的资本给当地的百姓生活带来了杰出的保存情况,真是“旱耕作,涝打鱼,野鸭下蛋到农家里”,一派如诗如画的水乡风光。
在这大清河边的农家里,有这么一户勤劳人家,老汉姓张,老两口终年打鱼为生,只要一个独生子,为了讨个家庭兴旺的口彩,给儿子取名为家旺。



图片
有一天,父子俩摇着小渔船又到清河以北的大洼深处去撒网打鱼。张老汉摇浆,家旺撒网,从早上到午时,爷俩一网接一网的撒下,天天这个时辰,早已一无所获。可是明天有点变态,不要说是鱼,连个小虾米也没逮着。父子俩感应疑惑,在大洼里打鱼多年,称得上是个里手内行,怎样明天海不扬波的,连个鱼崽子也打不着?父子俩把船停住,预备收网回家。就在这时,忽然在远处的一片芦苇塘里,发出一束金光,时隐时现,父子俩惊奇不已,立即驾船向金光冒出的偏向驶去,想看个究竟。可是船到了近前,苇塘却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
父亲对家旺说:“明天我们碰到的满是怪事,非常蹊跷,泰半天没有打到一条鱼,这苇塘深处又冒金光,看来明天命运欠好,我们爽性回家吧!”家旺说:“这么蹊跷的事儿,不查个内情毕露,实在是太让人疑惑了。我看咱爷俩就在这船上别动,静静地等着,也许金光一会儿还会冒出来。”父子俩为弄清真相,停下渔船,静静的观望。过了一刻,离父子俩停船不远处,忽然水中像开了锅一样翻滚起来,纷歧会儿冒出一团水柱,顿时水柱上升,金光四射。



图片
爷俩相互递了个眼色,父亲驾船,家旺在船头提起撒网,直奔金光冒出之地。说时迟,那时快,家旺的撒网飞向水柱,“唰”的一声,冒光的水柱被网牢牢罩住,水柱顿时消失,水面规复了安静。
父亲赶紧号召家旺收网,家旺一收网,只感觉网中繁重非常,不由喊道:“网到一条大鱼,好沉啊,快来帮手。”父亲赶紧跑过来,爷俩一路脱手,费劲的把网拉上船来。谁晓得网里的工具底子不是鱼,而是一团黑乎乎的大石头一样的工具,足有锅盖巨细。
父子二人吃了一惊,心说这是什么怪物?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只庞大的蚌蛎,紧闭的蚌壳在太阳照耀下闪着刺眼的金光。
父亲大喜,对家旺说:“我从小打渔,大鱼肥蟹,乌龟王八都捞过很多,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蚌蛎,听说蚌蛎壳子里有珍珠,这么大的蚌蛎,必定也有珍珠,弄欠好还会是夜明珠呢!这下我们发家了,先把它弄回家吧。”因而父子俩兴高采烈的摇着船回了家。
到了家后,老渔夫让家旺把大蚌蛎放在洪流缸里,倒满清水,自己吃过晚饭就回屋睡觉去了。
再说张家旺,从白天捕到大蚌蛎后,心里就犯嘀咕:明天为什么一条鱼也没捕着?而大洼深处的苇塘里怎样会涌出庞大的水柱?在水柱里怎样会隐藏着这么大的蚌蛎?一只大蚌能卷得起那末高的水柱?连续串的疑问使他怎样也睡不着觉。趁着月光,他披了件衣服,来到院内的洪流缸旁,看着缸内的大蚌蛎壳子上密密层层的纹路发愣。明天父亲必定会把这大蚌的壳子敲碎,把它体内的珍珠取出来。可是这么大的蚌,得长几多年才能长成?看这壳子上的年轮,没有千百年,是长不了这么多的。那它的寿命要比人大的多了,报酬了获得珍珠,敲碎蚌壳,杀生害命,太残暴了!
想到此,张家旺不由起了怜悯之心,后悔不应把巨蚌带回家来,害它丧命。不!不能等到明天,今晚就把它放回水中去!让它回到生它养它的地方。



图片
想到这里,他立即弄来一个背筐,从缸内捞出巨蚌,趁着怙恃熟睡之际,背着巨蚌奔向大清河滨。
八月的月色,十清楚亮,张家旺走在千里堤上,除了草虫鸣叫外,大洼深处静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甚至能听到自己严重的心跳声。
来到水边,张家旺放下背筐,将巨蚌搬出,自言自语地对大蚌蛎说:“你走吧,放你一条生路。实在对不起,今全国网捕到你,虽是偶然,实在也是缘份,否则我怎样能见到这么大的蚌蛎,可是我没有想危险你之意。”说到这里,忽然蚌壳“吱呀呀”响动,翻开了一条裂缝,一个纤细的女子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张家旺,你是个善良的小伙子,用不着反悔,既然你心地这么善良,我就真话对你说吧。”巨蚌忽然口吐人言,把张家旺吓了一大跳,吞吞吐吐的对蚌蛎问道:“你、你、你是人还是妖?”巨蚌渐渐地张开双壳对他说:“你不要惧怕,我是千年蚌仙,请你前进三步,转过身去,我会告诉你的。”
张家旺不晓得自己面临的究竟是什么工具,小心翼翼的依照蚌仙的说法,转过身去,向前方迈了三步,停了下来。就听蚌仙在他死后说道:“请转过来吧。”张家旺转过身来一看,只见亮如白天的月光下不见了巨蚌的踪影,却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仙女,一身雪白的衣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眽眽的看着张家旺,向他深施一礼,说:“你不要惧怕,我本是东海龙宫中的蚌蛎仙子,受龙王委派来凡间寻觅翻开赵国城的钥匙。原本天机不成泄露,真言不传六耳。可是明天你的善举感动了我,我就把真相告诉你吧,幸亏今晚夜阑人静,只要你我对话,没有第三人听到,否则我会冒犯龙宫的规矩。”



张家旺听了这一番话,稳定了情感,听蚌蛎仙子讲了起来。
蚌蛎仙子讲道:“畴前,在古洼深处的清河岸边,已经建过一座古城,人们称它赵国城,由于此城的地基建在海眼上,这海眼是龙王收支的专门通道,由一只巨龟伏在上面看管。赵国城建成后,梗塞了海眼,影响了龙王的出行,为此龙王大怒,将巨龟调走。海水从海眼涌出,一夜之间,地下水冒出数丈,将刚刚建成的赵国城沉没,沉入水底。这赵国城是赵国国都的陪都,里面囤积了无数的金银玉帛,乃是一座藏宝城。老龙王本想乘隙发点财,谁知昔时建城的时辰,有高人指导,赵国城的地基是依照八卦阵图建造的,虽然沉入水底,可是四门紧闭,大水底子就没法侵袭,城内之人照旧过着一般生活,底子没遭到影响,老龙王也一筹莫展。这座城日久年深通了灵,经常浮出水面显灵。老龙王只能在城外看看,没法进入城里,固然不宁愿,因而四周探问破阵开城门的法子。最初从昔时伏在海眼上的神龟口中得知,这赵国城一共四个城门,每个城门的钥匙都纷歧样,只要它晓得西门的钥匙是一磐石磨。赵国城一个甲子显灵一次,而且只要在夜间才会从水底冒出。谁获得开门的钥匙,谁便可以进入这世外天下,城中宝贝随你拿取,无人干涉。明天龙王在水晶宫召集水族会议,商议开城门取宝的工作,一切的水族全去加入,所以明天你父子俩才没有打到鱼。我受龙王之命,趁众水族聚集之际,无人留意,和神龟一路来寻觅开城门的钥匙,最初终究在苇塘内找到了这磐石磨。我俩正取埋在水下的石磨时,神龟搅动水柱,却被你父子发现,一网将我罩住,惊走了神龟。假现在晚没有你的善举,东海龙王一旦派兵来救援我,一定会大水暴涨,水漫千里堤,沉没左家庄,不知到时会有几多生灵遭难,让我于心何忍。多亏了你的善举,这些人材幸免于难,我也不必背负这繁重的罪名,为了报答你的仁爱之心,我把开门的小石磨留给你,老龙王和神龟何处我会遮掩好,等到赵国城显城之前,会有人来找你取此石磨,趁此机遇,带你父子同去探城取宝。可是有一点你一定要记着,万万不要贪心太重,否则会遭报应。”
说完今后,蚌蛎仙子化为巨蚌沉入水中不见,地上留下了一盘脸盆巨细的石磨。张家旺生在大洼长在水乡,对赵国城“显城”的传闻早有耳闻,一向将信将疑,可是今晚见识了蚌仙,又听了一段底蕴,终究相信,这传闻是真的。可是这脸盆大的石磨,怎样看也不像是钥匙的样子,这要怎样才能翻开赵国城的城门?
张家旺百思不得其解,眼看天快亮了,为了避免天机外泄,他只好把石磨放进筐里,赶紧跑回家,把石磨藏在水缸里,便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刚亮,老渔夫早夙起来,预备叫醒儿子,一路取珠。可是到水缸一看,大吃一惊,缸里的巨蚌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磐石磨!他急忙把儿子叫醒,问他晓得不晓得是怎样回事?
张家旺假装不知情的样子,到水缸近前看了一眼,伪装惊奇的叫起来:“哎呀!大蚌蛎怎样酿成小石磨啦?看样子它的灵性很大,逃走了,丢下这盘小石磨来糊弄我们,多亏了咱没有危险它,否则会招来灾难呢!”
老渔夫从缸内捞出石磨,随手丢到一旁,对儿子说:“咱家又不磨豆腐,要这玩意有啥用?抽暇你把它搬进来扔了吧!”家旺的母亲在一旁插话说:“扔了怪惋惜的,恰好咱家猪圈被猪拱了一个洞穴,堵在那儿恰好。”
因而爷俩儿一人搬着一扇石磨堵在了猪圈上,今后这件事就渐渐地放下了。蚌蛎仙子与张家旺说的工作,他缄舌闭口,历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只是经常想起蚌蛎仙子超凡脱俗的风姿,心中向往不已,惋惜人仙殊途,张家旺晓得自己只是痴心妄想而已。
冬去春来,寒尽暑往,转眼又是一年曩昔了。有一天,顺着清河堤岸来了一个羽士,看样子年事不小了,个子不高,胖墩墩的,走路一撇一撇的,肩上背着一个褡裢,一进村就高声呼喊:“买石磨,买石磨,大的不要,小的拼集,不要新的,专挑老的……”有多事的人问他几多钱买?他说:“只要看上货,代价好商量。”
老羽士穿街走巷,挨门询问,恰好来到张家旺的家中,张家旺父子进来打渔未归,张家旺的母亲一小我在家,见是个买旧石磨的,便想起自己猪圈内的那盘小石磨,因而将老道叫进家中,让他看货给价。正在讨价讨价之时,张家旺父子返来了。老羽士一眼看到张家旺,走上前,口中念念道叨地说:“不错,是个好人选,就是他……”一边说着一边拉住张家旺的手高低端详。张家旺的怙恃问这盘旧石磨给几多钱?羽士摆摆手说:“代价好说,只是得先试用一早晨。”老两口问他怎样试用,老道说:“明天是八月十五,早晨月亮升起的时辰,你父子二人带上石磨,为了获得你们的信赖,由你父子驾船跟我走一遭,天亮返来付钱给你,要几多给几多。”
老两口商量了一下,感觉这盘小磨必定是宝贝,这个南蛮子打扮的老道,矬墩墩的,长得怪里怪气,说不定是来“憋宝”的呢!既然他想试用一早晨,又让爷俩随着同去,倒不如答应他的条件,到时辰看看这盘小磨有什么用处。老两口商量好了,转身跟儿子商量。实在张家旺心里早就大白,只是不能批注,因而逆水推舟的赞成怙恃的定见,决议明晚父子俩在河滨带着小石磨与羽士会面。
第二天,正是八月十五,家家户户欢庆中秋节。张家父子因与老道有约,没有进来打渔,将小石磨从猪圈里弄出来,洗擦清洁,专等早晨赴约。
转眼太阳西落,玉兔东升,家家起头赏月聚餐。张氏父子简单吃了点工具,就抱着小石磨来到河滨,只见矬羽士早已在河滨等待,死后还随着一个白衣女子,手提食盒,怀抱一坛酒,恰似仙女下凡一般,她正是蚌蛎仙子。
张家父子看了,一个大白一个糊涂,老羽士看出他俩的心机,将手一招,对张家父子说:“快上船吧,待会我会给你们解开谜团。”
张老汉稀里糊涂,怎样半道上冒出个美男来?正迷惑不解之时,被矬老道推了一把上了小船,还没等张老汉站稳脚,矬老道亲身驾船,直奔水洼深处的苇塘驶去……
月亮圆滔滔的像个大冰盘一样挂在天空,星星一闪一闪的眨巴着眼睛,安静的水面上偶然有一尾调皮的小鱼跃出水面,翻个跟头,又坠入水中,六合间是如此的恬静美丽。
随着浆声的升降,小渔船驶入苇塘深处的一座孤岛,羽士把船靠岸边停下,转过身来对张氏父子说:“天意让我们在这里相聚,请你们下船上岛,同在岛上饮酒赏月。”说着四人下了船,白衣女子翻开食盒,摆上佳肴,四人一路坐下饮酒赏月。酒过三巡,张老汉不由得心中的迷惑,因而问起了老道,究竟想要干什么。
老道哈哈一笑,说道:“老人家不要急,实在这件事您儿子晓得的一览无余,只是不方便告诉你而已。既然工作到了这个境界,那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工作就是这样的……”



图片
本来这矬老道,就是昔时弹压赵国城海眼的神龟,他把赵国城的来历详具体细的讲给张老汉听后,老汉这才恍然大悟,本来这小石磨居然是翻开赵国城的金钥匙。他不由的对这不起眼的小石磨另眼相看,走曩昔高低端详起来,可是左看右看,怎样看也看不出这小石磨有什么奇异的地方,不由问道:“这么一盘小石磨,怎样会这么奇异?”
神龟哈哈一笑,说道:“你别看不起这小石磨,这可是件宝贝,它的神通可不小,关于它的来历,还得重新说起……”
本来,在六合初开的时辰,海水并不是咸的,而是跟普通的水一样,甜美清冽,间接便可以饮用。那时辰,在太行山上,住着一位得道的高僧,他手里有一块昔时女娲补天时剩下的石头,用这块石头,凿了一盘手磨,这小磨非常奇异,用手正转三圈便起头磨出盐来,倒转三圈手磨会自动停下。
那时辰,盐的产量很少,只靠稀有的盐矿来供给。可是市侩们为了攫取暴利,把持盐行,肆意抬高盐价,经常激起民变,致使暴乱。高僧用小石磨天天按时磨出盐来,免费发放给劳苦公共食用。后来这事被一伙强盗晓得了,便四周探问磨盐的手磨在那里,俗语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念,虽然高僧对小磨看管的很严,可是经年累月,还是让几个盗贼给偷到了手。这伙贼人得手后,兴奋的不得了,租了一条大船,逆流而下,筹算将宝贝运到外洋去出盐,卖个大代价。在船上几个贼人拿出石磨,想试一下怎样出盐,因而依照传闻,用手正转了三圈,公然小磨自己便飞转起来,红色的盐粒“哗哗”的流了下来,转眼就流了一船板,贼人们兴奋的载歌载舞,拿出酒来,纵情狂欢起来。
可是这伙贼人只顾饮酒了,却忘记了一件事,小石磨还在不停的出盐,等到了渤海口,小磨磨出的盐已经装满了船舱,还在不停的出盐,负载越来越重,船体起头逐步下沉。几个贼人这才晓得欠好,想把石磨停住,可是等把石磨从盐堆里扒出来才发现,他们底子就不晓得要怎样办才能把石磨停下。最初用尽了法子,也没能阻止食盐涌出,最初一个大浪打来,船翻了,这伙贼人全被淹死喂了王八。
小石磨沉入水底,还在不停的出盐,食盐遇水即化,融入到了海水里,渐渐的把海水变咸了,盐水越来越浓,海中的水族吃不用了,纷纷报告给老龙王。老龙王派巡海夜叉把小石磨打捞起来,可是也没有法子停止小磨出盐,这时辰恰好南海观音菩萨途经,老龙王乞助于菩萨。观音菩萨施法,这才停止了小磨的转动。
老龙王让神龟把石磨送回太行山高僧处,神龟背着石磨逆水而上,成果半路上由于多喝了几杯渔民祭奠的水酒,失慎喝醉,将石磨丢失在文安大洼里。老龙王晓得后盛怒,怕石磨被人拾去再磨盐,因而把神龟贬去堵海眼,以防万一石磨再磨出盐来,咸水倒灌入海。
后来,赵惠文王派高人在大洼里修建陪都,偶然间打捞出了石磨,虽然那位高人不晓得它的真正用处,可是小石磨是女娲补天石做成,乃是天材地宝,因而把它炼成了弹压城门阵法的钥匙。
神龟羽士的一番话,把张氏父子惊了个目瞪口呆,本来这其中居然还有如此奇异的故事。
神龟羽士讲完了往事,蚌蛎仙子也开口措辞了,她慎重的对张氏父子说道:“赵国城六十年一显城,按照我的推算,今晚子时就是显城的日子!如此天赐良机,被你们父子有缘遇上,真是莫大的缘份,不外有几点规矩,等会进城取宝的时辰,你们一定要遵照,否则取宝取不成,还会凶多吉少。”
张氏父子赶紧颔首称是,因而蚌蛎仙子把进城的规矩告诉二人:“等用石磨把赵国城翻开的时辰,我们四小我只能进去两个,剩下的两个在城门外接应。进城后,时候不要太长,喜好什么工具可以随意拿。这赵国城乃是一处世外桃源,风气浑厚,与世无争。那边的风俗是买工具倒找钱,就是你拿了他们的工具,人家还会赠予你一些钱,大概还送给你一些工具。乃是世上第一等的仁善之地。”
蚌蛎仙子描写了一番赵国城的风尚,别的三人听了,不由心驰向往。四小我坐在孤岛上,兴奋地期待着子时的到临,好一睹赵国城世外桃源的风采。
月亮越升越高,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四周万籁俱寂,时候过得很快,转眼间子时已到。这时辰,在孤岛的不远处,淀水恍如开了锅一般,哗哗的翻滚起来,渐渐地,一座宏伟的城堡从水里露了出来,越升越高。功夫不大,赵国古城完整的浮出水面,放出万道金光,与月光相接,气冲斗牛,照的四周白天一般。
神龟羽士见此情形,立即让张老汉驾船,直奔古城西城门。到了城门处,神龟羽士一弯腰抱起半扇石磨,用力往城门上一磕,“吱呀呀”一声响,城门顿时翻开了半扇,神龟羽士不敢怠慢,又抱起另一扇石磨,往另一扇城门上一磕,又是“吱呀呀”一声,城门完全翻开了,顿时金光四射,刺眼生辉。
四人一路往城中旁观,只见城中人来人往,热烈非凡,富贵异常,那情形酷似官方会议。只是来往的人群穿着打扮皆是现代装束。里面推车的、挑担的、卖米的、卖面的、卖葱的、卖蒜的、剃头的、开店的、烧香的、许愿的……各行各业,五花八门,包罗万象。
神龟羽士表示张家旺和蚌蛎仙子二人先入城,他和张老汉守在门口,以防城门封闭。
张家旺和蚌蛎仙子试探着迈进了城门,却发现虽然城门口有兵士把守,可是对二人却不管不问,因而二人安心大胆地进了城中,在街上转来转去,看得二人头昏眼花。二人怕走散了,相互手牵动手,倒像一双新婚的小夫妻,前往市井上游玩戏耍。
张家旺看罢多时,问蚌蛎仙子想要什么。蚌蛎仙子说道:“我虽然修炼羽化,可是却从没有享用过人世富贵,我晓得人世男耕女织才是幸运的源泉,惋惜却没福消受。明天陪你在赵国古城游玩一番,见识到了大家间的气象,已经是心满足足,这些工具虽好,可是我却不奇怪。假如你喜好什么,我可以帮你挑选。”
张家旺闻言心下兴奋,心想看来这位美丽的蚌蛎仙子对自己也成心机,因而说道:“我和老爹打渔多年,捕捞了无数水族,害了无数生命,实在对这样的生活早就厌倦,早就想换一种生活。只是家境清贫,没有钱购置农具家什,采办种子。我看这城内有很多卖种子的,不如我去拿点,等回去后,我就转业种地。”
因而二人便向道边一个卖黄豆的摊位走去。张家旺见那黄豆种子个个浑圆饱满,手指肚巨细,跟小枣一样,越看越是欢乐,因而问卖黄豆的几多钱一斤。可是那卖黄豆的却不措辞,见张家旺想买黄豆,立即扛起一袋送给了他。张家旺想给钱,可是那人死活不干,相互拉扯了几次,张家旺想起来的时辰蚌蛎仙子说过的话,心说看来这赵国城真的是买工具不单不收钱,还要倒找,因而也不再推延,扛起麻袋,拉着蚌蛎仙子出了城。
神龟羽士见他俩返来,扛了一麻袋黄豆,不由笑笑,说张家旺不识货,城里玉帛无数,居然只弄了一麻袋黄豆,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张老汉也埋怨儿子太年轻了,什么也不懂,好工具都没拿,天大的机遇也不妥回事。埋怨了张家旺一顿,看看时候不早了,神龟羽士留下张家旺和蚌蛎仙子看门,自己拉着张老汉仓促进城寻宝去了。
神龟羽士和张老汉进了城,恰似饿死鬼投胎,那是见到什么拿什么,不单没人阻止,还不住的有人往他们怀里塞工具,乐得二人开了心花,什么都往怀里搂。怀里塞满了,还一人拿了一条大麻袋往里装。等连麻袋都装满了,神龟羽士看看天快亮了,因而对张老汉说道:“天不早了,你还有想要的工具没有?没有的话,我们就进来吧,否则天亮了,城就沉入水底了,要六十年后才会重新浮出来。”
张老汉说:“我儿子说明年想转业种地,我看工具都全了,就是还缺一头牛,转了半天,也没见到卖牛的啊。”
神龟羽士哈哈一笑,说道:“我当什么好工具呢,牛好说,你跟我来。”说完,带着张老汉在城里四周踅摸,看到不远的地方“咕噜噜”的来了一辆大车。这辆大车满载货物,拉车的正是一头膘肥体壮的老黄牛,神龟羽士一见这情形,顿时大喜,对张老汉说道:“太好了,这可真是打瞌睡碰到了枕头,我正愁背着工具太沉,这下好了,人家连牛带车都给送来了。”
说完神龟羽士大步向前,走到牛车跟前,一把就把赶车的车把势推下了车,自己跳了上去,然后号召张老汉上车,二人赶着牛车就向城门赶去。赵国城的风气历来是与报酬善,买卖倒贴,所以那被抢了牛车的车把势也不焦急,就那末眼睁睁的看着二人抢了牛车,还在后边呼喊,说等会还有好几辆牛车要过来,假如二人需要,等会还可以来拿。
神龟羽士和张老汉却顾不得回话,由于迟误了这么一会儿,眼看着天气发白,二人拼命的抽打拉车的老黄牛,想要早点赶到城门。可是这老黄牛却渐渐腾腾的,而且由于两人又在车上放了两个大麻袋,大车更沉了。老黄牛累得口吐白沫,听凭两人抽打,却越走越慢。两人舍不得满车的货物,只是拼命地打牛,忙了一身汗,眼看天要亮了,没有法子之下,俩人只好跳下车来,一人扛着一个车轱辘,拼命的推车。好不轻易快到城门了,天也要放亮了,忽然城门“吱呀呀”一声响,居然起头渐渐地起头封闭了。
神龟羽士和张老汉见此情形,赶紧呼喊张家旺和蚌蛎仙子来帮手。张家旺二人让两人别要牛车了,赶紧出来,可是神龟羽士两人那里舍得,只是拼命的推车,舍不得放弃。无法之下,张家旺和蚌蛎仙子二人只好跑过来,两人拉住牛缰绳,拼命的向外拉。
就这样,两人推,两人拉,好不轻易把牛车拉进了城门洞,眼看牛头都要出了城门了,这时辰忽听一声宏亮的鸡叫,神龟羽士“唉呀”一声惊叫,城门“咣当”一声,牢牢的封闭了。老黄牛把头一缩,嘎嘣一声响,牛缰绳被夹断。神龟羽士和张老汉被关在了赵国城里。然后一阵水响,赵国城起头渐渐沉入水底。
张家旺和蚌蛎仙子见此情形,顿时急坏了,二人各自抱起一扇石磨,拼命的敲打城门。可是时辰已过,听凭二人怎样敲打,也没法把城门翻开。气得二人狠狠一摔,只听一声巨响,石磨碎成了碎片,赵国城变得一片黝黑,沉入了水底。
二人无法之下,只好跳上小船,眼睁睁的看着翻滚的水面重新归于安静。很久,蚌蛎仙子拉了拉犹自觉愣的张家旺,叹息一声,说道:“回去吧,贪心不敷蛇吞象,这是劫运。假如他们两个不是那末妄想牛车上的玉帛,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了局。现在开门的钥匙也毁了,就算是六十年后赵国城再次显城,也没法再翻开了。除非找到别的三把开城门的钥匙,否则他们两个只能永久困在里边了。”
张家旺闻言大哭一场,可是也毫没法子,最初只好驾着小船回家。等小船靠岸的时辰,天已经亮了,这时辰张家旺忽然发现自己从城里扛出的那袋黄豆,居然放出金光来。他抓起一把黄豆一看,居然轻飘飘的,本来满是金豆子!再看丢在小船上的半截牛缰绳,在阳光下居然也酿成了金条。
张家旺看的眼睛都直了,捧动手里的金豆子,一时候兴高采烈,大呼道:“发家了,我发家了!”
这时辰,蚌蛎仙子忽然叹息一声,说道:“报酬财死,鸟为食亡。黄金的光芒这么光辉,照花了人眼,让人们只能见其利,却不见其害。就像鱼儿只能看见食品,却看不见鱼钩一样。”说完蚌蛎仙子转身对张家旺说道:“原本我想留下来跟你过日子,感受人世的生活,可是看到适才的情形,我已经是意气消沉。人世虽好,可是人和人之间却钩心斗角,贪心非常,我喜好的是赵国城里那样的生活。与世无争,同等自在,你父亲和神龟被关在城里,也许是最好的归宿。我现在要去南海修行,希望你好自为之,凡事恰到好处,不要被金钱晃花了双眼。等你什么时辰大白了这个事理,再找到别的三把钥匙的时辰,再来南海找我吧。”说完,蚌蛎仙子跳进水里,飘但是去……
张家旺这时辰禁不住追悔莫及,他一时候被金豆子迷了心,没想到却是以落空了蚌蛎仙子。无法之下,张家旺变卖了金豆子和金条当做盘缠,四周察访赵国城别的三把钥匙的着落,惋惜终其平生,也没有找到。到了晚年的时辰,张家旺完全死了心,把剩下的钱财在左家庄村南的高处盖了一座菩萨庙,教化众生积善性善。这座庙人称“南庙”,至今香火仍然很兴旺。
听说,从那次今后赵国城再没有出现过,只留下了无数的美丽传闻,在古洼里传播。也许只要等人再找到那三把开门的钥匙,那座世外桃源般的美丽古城才能够重现人世……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响水桥两路口……主城173个地名故事听过哪些

下一篇:偃师地名故事|张园的来历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20 , Processed in 0.288621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