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分手半年后,在好友婚礼上,他撞见了挺着孕肚的初恋女友

2021-10-5 23: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55| 评论: 11



本故事已由作者:叫我静静静静静,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侵权必究。
1
和时醒剖明的第二天,谢承川就后悔了。
他想来想去,决议装失忆,不见她,也不联系她,对那晚的剖明和拥抱,更是只字不提。
每次手机一响,他就随着心一紧,生怕是时醒来找他要下文了,可常常发现不是她,心底又漫过一种说不出来的空落感。
半个月后,他还是见到了她,仍然是在朋友组的饭局上。她穿了一条法式复古红色小香风连衣裙,暴露一截都雅的锁骨,没有佩戴任何金饰,气质却碾压在座任何一个穿金戴银的女人。
他和她别离坐在长桌两头对角线的位子,隔着人群、鲜花、烛光,也隔动手里半举着的红羽觞,他一早晨都在偷偷看她。
她侧身和白桃会商着什么,时不时点颔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偶然伸手将额前一缕垂下来的散发别至耳后,有人给她敬酒,她总是浅浅一笑,暴露一对都雅的梨涡,然后端起眼前的高脚杯,悄悄抿上一口。
自始自终,她都没有看过他一眼,谢承川有些坐不住了,有那末一瞬间,他甚至都思疑,那一晚的剖明,能否是他喝多了做得一场梦?
还是他装失忆,而她,是真的失忆了?
邻近序幕的时辰,一股莫名的气血不知怎的就冲上了脑门,谢承川猛地一会儿站了起来,高脚杯重重地落在灰色的大理石桌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引来了一桌人惊奇的眼光。
他顿了两三秒,伸手从长桌中心的花瓶里,抽出几支香槟玫瑰,摇摇摆晃地走向长桌的那一头,途经拐角的花架,他又随手折了几根尤加利叶掺进花束里,一路塞给了时醒。
一桌人都愣愣地看着他,没人起哄,也没人尖叫,好半天,白桃才率先反应过来,一把夺过期醒手里的花,气地扔还给他:“老谢,你什么意义?”
“哎哎哎,没事没事。”江一龙站了出来,将谢承川拉到死后,笑着打圆场:“老谢一看就是喝多了,你跟他较什么真?”
“我没喝多,我喜好她,我想跟她在一路。”说着,谢承川又将怀里的花束塞进时醒手心里:“这话我说过了,对吧?”
时醒“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冲他点了颔首,这一笑,让谢承川更懵了。
白桃见状推了谢承川一把,挡在他和时醒中心,满脸的怒意挡都挡不住:“老谢,你的私生活我管不着,可时醒是我最好的朋友,你霍霍她就是不可。”
“我没有。”
“你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
“谁有女朋友了?”谢承川想了想,一拍脑门:“那女的就家里放置的相亲工具,我这就把她删了。”
说着,他真的取出了手机,当着一切人的面,删了阿谁连名字都记不清了的相亲工具,胀得鼓鼓的心口恰似划开了一道口子,“呼啦啦”地直往外排气,整小我也随着莫名轻松了很多。
“那又怎样样?”白桃仍然不依不挠:“你能娶时醒吗?”
谢承川顿时无言,只感觉心口的那股气,似乎放得有些过了,整小我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似的,一会儿瘪掉了。
娶时醒,他没有想过,也不想去想,由于他晓得,大要率他是不会娶她的。
从他第一次谈恋爱,他就晓得,这个天下很大,可他的择偶圈子很小,他可以和圈外的任何一个姑娘谈恋爱,可只能和圈子里的女孩成婚。
这个圈子里有阿谁记不清名字的相亲工具,也有白桃,可就是没偶然醒。
时醒本身条件很是优异,长得好,性情好,进修也好,年仅27岁,就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
半年前随着团队一路来京都研讨所,努力于纳米制造、光电集成等范畴的研讨,已颁发数篇SCI论文,是科研界泰斗李教授最自得的门生。
也许,凭她的聪明才干,经年以后,她也能跻身于这个圈子,可当下,她能被白桃拉进来,却并不能真正融入到里面来。
就连视她为知己的白桃也深知,这个圈子里的汉子,不会跟她来真的。
谢承川有力辩驳,心底又打起了退堂鼓。
他想,也许他明天又做错了,但是,时醒悄悄浅浅中透着一抹笃定的声音打破了这一份尴尬的为难。
“那就先好好谈恋爱吧。”她冲他又笑了笑:“我也喜好你,这话我也说过了。”
2
谢承川第一次见到时醒,是在白桃的生日会上,快切蛋糕的时辰,她才仓促赶来,带着一身的风雪,白净的脸蛋冻出两片绯红,更添了一抹娇憨。
谢承川的眼睛一会儿亮了,这姑娘,从脸蛋到身段,从气质到一颦一笑,统统都长在他的审美上。
他献了一早晨的周到,到人群散尽,白桃才将他拉到一旁,瞪着眼睛警告他:“少招惹时醒,她跟我们不是一类人,她挺不轻易的。”
后来,谢承川才断断续续探问到,时醒来自北方一偏僻的小县城,那边连高铁站都没通,时醒每次回家要先坐十一个小时的火车,再坐三个小时的汽车,最初还要搭半个多小时的电动三轮车,才能到村口。
这让可贵挤回地铁只是为了好玩的谢承川惊诧不已,更让他没法设想的是,时醒的怙恃都没有一份端庄的工作,全靠门口的几亩地步和父亲偶然的体力活,居然赡养了四个孩子,真不知这四个孩子是吃什么穿什么长大的。
时醒有两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大姐委曲念完了大专,刚要工作,身材不知怎样就垮了,现在天天离不了那些瓶瓶罐罐的药。
二姐高中结业后就嫁了人,嫁得不太好,老公没什么本事,脾性却不小,一言分歧就吹胡子瞪眼睛骂爹喊娘的。
小弟更是连初中都没念完,时醒却是一口气读到了博士,其中艰辛,远比白桃口中那句“她挺不轻易”的要不轻易很多。
她十七岁被破格保送到哈工大,就再也拿过家里一分钱,全靠奖学金和勤工俭学,最穷的时辰,吃了一个月的水煮挂面,还是超市里最廉价的那种。
一路头,由于没有成年找不到合适的兼职,她躲在餐馆后厨,洗了一年的碗,还在隆冬里的清晨三四点,蹬着三轮车帮菜估客买过菜,以致一双手至今都又红又肿的。
谢承川听了啧啧称叹,真是个狠人,这样的姑娘,让他打心眼里服气,也心生过怜惜。
只是,那份浅浅的心动,到底被吓退了。
从小到大,他被灌输的理念就是门当户对,京户配京户,二环娶三环,商家嫁官家,强强结合,代代传承,永享权贵。
小家碧玉固然引人怜爱,可到底也比不上大师闺秀上得了台面,更况且时醒的原生态家庭,底层到他的认知之外,他和她,是完完全全两个天下里的人。
那晚回抵家,他狠下心删掉了花了一早晨从时醒那软磨硬泡来的那串数字,他对自己说:“谢承川,做回人吧。”
他本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招惹她,可偶然辰,必定要交集的两小我,即使将他俩别离扔到两个荒岛,海水位也会忽然暴涨,沉没荒岛,然后荒岛上的两小我,终会顺着水流再次重逢。
有一晚,谢承川喝多了,恰恰肠胃炎又犯了,他按压着胃坐在路牙子上等代驾,没想到等来了时醒。
他眼睁睁看着她翻开后备箱,熟稔地折起折叠车就要往里塞,终究回过了神,忍着疼上前帮她把折叠车塞进了后备箱,眉头蹙了蹙:“你现在都博士了,还做代驾?”
时醒没回他,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你能否是哪不舒服?”
后来,时醒开车送他去了医院,陪着他打点滴,听护士说总共要挂完四袋水,谢承川催她先回去,时醒摇点头拒绝了,催很多了,她冲他眨了眨眼睛:“都这么晚了,你安心我一个女孩子回去?万一碰到犯警份子呢?”
谢承川被逗笑了:“做代驾就遇不到犯警份子了?”
时醒没再措辞,用一次性杯子给他接了杯温水,坐一旁从包里翻出本书很认真地看了起来,隔一会儿昂首看一眼他头顶上方的盐水袋。
到最初一袋的时辰,时醒靠着椅背侧头睡着了,她很白,不知能否是没化装的原因,连嘴唇都有些泛白,浓密颀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看着怪繁重的。
谢承川的手不自觉地伸了曩昔,在将将要碰到她面颊的时辰,时醒膝盖上的书滑到了地上。
她蓦地惊醒,他实时发出了手,行动有些大,还扯到了打着点滴的那只手,疼得他龇牙咧嘴。
时醒眨着一双惺松的睡眼,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她又昂首看了一眼他头顶上方的盐水袋,含混的声音里透出几分抚慰:“再对峙一下,快了。”
打完点滴已经清晨四点了,谢承川要送她回去,她对峙从后备箱取出折叠车,冲谢承川挥了挥手。
谢承川走近两步,做最初的争取:“大早晨一个女孩子回去,万一碰到犯警份子呢?”
她笑了笑:“代驾是遇不到犯警份子的。”
3
后来,谢承川才辗转得知,做代驾的是时醒的弟弟时胜,那晚,时胜有急事,时醒只不外帮他顶个班。
他一向想找个机遇跟她道个谢,可她到底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的,后来几次朋友组的局,她都没来。
他有些后悔那晚一时感动删了她的号码了,不招惹不就行了,干嘛做那末绝呢?
他也不敢找白桃要她的联系方式,一想到白桃瞪着他的那双杏眼,他就瘆得慌,似乎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好事一样。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和时醒之间的关系,还是白桃推了一把。
那天,他刚睡下,白桃便急切火燎地打了电话过来,时醒做尝试忘了时候,被门卫大叔反锁在尝试室里,她电话向白桃乞助,白桃恰巧在外出差。
谢承川还没听完,便随手捡起一件外衣,拿起车钥匙敏捷赶了曩昔。当他和门位大叔翻开尝试室的门时,时醒早已冻得瑟瑟发抖,谢承川脱下外衣给她披上,她很客套地说了声:“麻烦了。”
谢承川笑了:“为什么不是感谢?”
她仰脸看向他:“你上次也没跟我说感谢。”
谢承川想说没找到机遇说,可又怕被她晓得自己厚颜无耻要了她的号码,回头又给删了,更说不清,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片刻,岔开了话题:“要不要去吃夜消?”
后来,他们就熟稔了,他重新记下了她的号码,但并没有经常联系她。偶然辰途经尝试室楼下,会叫她下来一路吃顿夜消,偶然喝多了,他会借着找时胜故意打给她:“时胜在不在?能不能让他来接我一趟?”
他希望时胜不在,那样她便可以和那晚一样替他顶个班,惋惜的是,大多时辰时胜都在,谢承川剖明的那一天,恰巧就是时胜可贵不在的那一次。
那天,时醒开车把他送到楼下,刚要下车,谢承川拦住了她:“等等,大早晨你一个女孩子回家不服安。”
时醒愣了几秒,轻笑了一声:“不是你把我叫出来送你的吗?”
谢承川在酒精的冲撞下,认识虽然还算苏醒,可到底有些不受控制,措辞也有些大舌头:“我那是想见你,我不管,你再开,开回你家去。”
“开回我家?”时醒只感觉可笑:“那你待会儿怎样返来?好了,别闹了,上去好好睡一觉吧,你喝多了。”
“我明天喝得是有点多,可我没有醉,我晓得我在说什么。”他顿了顿,忽然握住了她的手:“时醒,我喜好你,我想天天都见到你,想天天等你一路吃夜消。”
他记得他抱了她,还拉着她的手,絮罗唆叨说了很多,她说了什么,他一句也记不起来了,只晓得第二天醒来的时辰,躺在自己的床上,身旁空无一人。
床头柜上放着半杯已经凉掉了的蜂蜜水,水杯旁边是他的车钥匙,车钥匙下搁着一张便签纸,就四个字:我回去了。
4
谢承川没想到,和时醒谈恋爱,居然是一件这么让人欢畅的事。
她清清凉冷的皮囊下,包裹着的除了一颗酷爱科研的心,居然还有一个额外风趣的灵魂。
她会被鬼屋里的鬼吓得走不动路,像八爪鱼一样挂在谢承川身上,却会在玩密屋逃走的时辰,追着NPC满屋子跑,完全掉臂谢承川的死活。
她还会在谢承川拉着她shopping的时辰,边试着鞋,边眨巴着眼睛问他:“川哥,你又给我买这么多工具,你妻子真的不会生气吗?”
然后明显是她拉着谢承川去苍蝇小馆吃工具,却又戏精上身:“跟了你十来年了,你能带我吃得起的,还是这里,唉!”
她做尝试的时辰六亲不认,有一回谢承川不外给她连发了五六条微信,她居然嫌他烦,拉黑了他,气得谢承川差点买“呼死他”软件报复回去。
可早晨躺在床上的时辰,她又像只猫一样缩在谢承川怀里,不吵也不闹,就那末温温柔柔安恬静静地看着他打游戏,偶然辰睡着了,还牢牢搂着他的胳膊。
在一路半年后,她闹着要谢承川的人为卡,谢承川在自家公司上班,身上除了信誉卡,哪来的人为卡,可还是特地去办了张卡,装腔作势地每个月十号往卡里打一笔钱。
谢承川发现,每个月十号此日,时醒总是出格高兴,对他也周到了很多,不做尝试的时辰,还会亲身下厨给他做满满一大桌子的菜。
开初,他以为是由于他往卡里打了“人为”的原因,后来才发现,她压根就没有查过里面的钱,好几次他忘了打,她还是高兴得不可,他忽然感觉心里酸酸的。
他们在一路的第二个春节,谢承川送她和时胜去车站坐车回故乡过年,在车站,时胜看着他俩藕断丝连的样子,笑着说:“承川哥,要不你跟我们一路回去吧,我妈可想见你了。”
时醒一巴掌拍在时胜背上:“妈最想见的是你这个宝贝儿子,你都多久没回去了?”
时醒生日的时辰,谢承川送了她一条钻石手链,白桃半恶作剧地问道:“什么时辰送钻戒啊?”
谢承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时醒抢了先:“我这手红肿成这样,还是戴手链都雅。”
有一年中秋,所里给每人发了一盒阳澄湖大闸蟹,时醒兴冲冲地抱返来想和谢承川一路吃,谢承川一脸的为难:“对不起,家里放置了中秋家宴,尊长都在,我欠好不回去。”
时醒微微一怔,眼底的失落转眼即逝,她挑了挑眉:“看来你是没这口福了,这阳澄湖的大闸蟹满是我一小我的了,我一只都不给你留,馋死你。”
谢承川笑笑,摸了摸她的头,叮嘱她螃蟹性寒,少吃一点。等他吃完家宴返来,她已经抱着抱枕睡着了,那一箱大闸蟹,她一只都没吃。
还有一个周末,谢承川说回家陪母亲,却被时醒和白桃撞见在餐厅和此外姑娘相亲,白桃气得立即就冲要曩昔,被时醒死死拉住了。
早晨十点多,谢承川才拖着繁重的步子,耷拉着脑壳返来,时醒盘腿坐在沙发上等他,谢承川没有等到她的负荆请罪,却等来了她的离别。
她说:“这边的研讨告一段落了,团队筹算回哈尔滨,我想随着一路回。”
谢承川停住了,张了张嘴,挽留的话好几次滚到唇边,又被他生咽了下去。
他想起父亲决绝的侧脸,想起母亲冷冷的说话,她说:“谈恋爱我们没干与你,成婚绝对不可,我们谢家的门,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进的。”
江一龙也劝他:“兄弟,听哥的,时醒这姑娘是好,可不合适你,别说你爸妈那关就过不了,就算过了,她那一大师子也有得你受的,大姨子小舅子的一大堆,有一个粘上你就够你头疼的了,加上你妈本就不待见她,婚后婆媳冲突只多很多。
等今后你就会大白了,门当户对的婚姻,除了也许不够爱,其他的,真的哪哪都合适,哪哪都让人安生。”
那晚,时醒还同平常一样,伸直在谢承川怀里,抱着他的胳膊。黑黑暗,谁也没有措辞。
临睡前,谢承川微微侧身,给了她一个吻,她转过身子,面向他,脸埋进他的胸膛,声音也变得闷闷的。
“明天,你送我去车站,好欠好?”
“好。”
谢承川忽然感觉嗓子眼似乎被什么工具堵住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明显有那末多话想说要说,可统统都被堵住了,连嘶吼呐喊都发不作声。
他想,如果然哑了也好,今后如果后悔了,也有来由了。
5
第二天,谢承川开车把时醒送到车站门口,时醒最初抱了抱他,对峙不让他送进站。
谢承川只好隔着车窗玻璃,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推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离自己越来越远,一颗心渐渐地一点点地往下沉。
一个穿着灰色格子衬衫的汉子迎了曩昔,接过期醒的行李箱,谢承川认得他,他是时醒的师兄,和时醒一个团队的。
从谢承川的角度望曩昔,只能瞧见时醒的侧脸,可他还是看出来了,她在冲他笑,似乎还同他说了什么,他冲她点颔首,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安检。
这一刻,谢承川才感遭到心底什么工具坍塌了、破裂了、破坏了、消失了、不见了,不疼也不难熬,就说不上的无措感,手脚都不晓得该若何安置了。
他忽然意想到,他终究彻完全底落空时醒了。
这个认识让他一时惊惧不已,满身不成抑制地颤抖了起来,他颤抖着抽完半包烟,整小我才渐渐冷静下来。
他本想再次删了时醒的联系方式,到底没舍得,想来想去屏障了她的朋友圈,将她的消息设备成了免打搅形式。
他搬回了谢家别墅,没再回过他和时醒住过的那套公寓,只吩咐保姆定期去扫除,但屋内安排一应保持原样。
没多久,他在怙恃的放置下又相了个姑娘,这个姑娘叫马妩媚,一个很看起来很明媚娇柔的姑娘,和时醒有三分神似,笑起来嘴角都有一对标致的小梨涡。
他很快就对她剖了然:“你真都雅,我挺喜好你的。”
马妩媚听了,也羞羞涩涩地说:“你也是我喜好的范例。”
因而,一个月后,双方怙恃笑声朗朗地坐到了一路,谈婚论嫁搞得跟拍卖现场似的,一个说把祖上传下来的四合院过户给小两口,一个说给他们预备了三环的大平层,一个问七位数的礼金少很多,一个问陪嫁要保时捷还是卡宴。
最初,一辆崭新锃亮的迈巴赫霸气地停在了谢家别墅门口,谢承川看着看着,忽然就失了神。
他想起有一回,他血汗来潮骑了单车去尝试室接时醒,没推测返来的时辰下起了大雨,时醒不但没生气,还不让他躲雨,两小我就像傻子一样骑着单车在雨中驰骋。
汽车擦过的时辰,总能溅得两人一脸水花,溅得狠了,谢承川会不由得飙两句脏话,然后时醒就不由得咯咯直笑,还不忘高声问谢承川:“你就说爽不爽?爽不爽?”
马妩媚扯了扯谢承川的胳膊:“发什么呆呢?走了!”
鬼使神差的,谢承川就冒出了一句:“要不咱骑单车去吧?”
“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马妩媚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呵斥道:“骑单车陪我回门,亏你想得出来!”
说着,她率先钻进了车里:“要骑你自己去骑,我可不陪你疯,我这花了一个小时做得发型,回头吹乱了可不值当。”
6
趁着马妩媚和外家人互诉衷肠确当档,谢承川没忍住点开了时醒的朋友圈,这是自分隔今后,他第一次偷看她的朋友圈。
她也成婚了,公然是和她阿谁师兄,看得出来她现在挺幸运的,朋友圈里一片光阴静好,他翻到几张师兄的照片,笑得满眼是光,就像畴前的他。
他还翻到了他们婚礼的照片,比不上他和马妩媚奢华的排场,但也看得出来是花了心机的,结构、配色、装潢、包括酒桌上的香槟玫瑰,都是时醒喜好的。
回去的路上,马妩媚要去商城买衣服,谢承川感觉疲累得很,他跟马妩媚商量:“你自己去逛,喜好什么就买,我有点累,在车上等你行不可?”
马妩媚没说什么,面色冷冷地下了车,谢承川晓得她不兴奋了,却没想到,她逛完了不但没回到车里找他,反而一言不发地又回了外家。
新婚三天,两人冷战了足足九天。
第十天,在母亲的再三敦促下,他硬是挤出一丝奉迎的笑踏进了丈母外家的门,在丈母娘古里古怪地劝和之下,接回了马妩媚。
早晨,他伸脱手臂自动揽过马妩媚,马妩媚也配合地靠近他的胸膛,可三更醒来,他发现两人不晓得什么时辰已经松开了相互,背对着背各自切近床沿,中心的空地,大到还可以睡下一小我。
黑黑暗,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泰半年后,马妩媚怀孕了,百口人都很高兴,两小我当事人却一个眉头深锁,一个苦衷重重。
怀孕后的马妩媚性质更骄纵了,连续气跑了好几个保姆后,起头没日没夜的折腾他,他陪着她时,她嫌他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她头晕,他不在她身旁时,她又疯狂给他打电话,打到他出现在她眼前为止。
有一天三更,她忽然哭着醒来,非要吃她中学黉舍门口阿谁卖臭豆腐大爷炸的臭豆腐,谢承川哄了半天,也来了气:“你也不瞧瞧你现在几岁了,阿谁大爷还在不在都说不定呢。”
马妩媚一听,哭得更凶了:“我阿谁时辰就想吃,我妈不让,说脏死了满是细菌,现在我想吃,你又不让,都说我会投胎,生来就是蜜斯的命,可我就想吃块臭豆腐,想了快三十年了,还是吃不上。”
谢承川只感觉心头被什么工具一撞,微微有些疼,他从马妩媚晶莹的瞳孔里,看到了一脸苦涩的自己。
他忽然有些大白了,得偿非所愿的,也许不是他一小我,而是他们这一类人。
他伸脱手,温柔地拭去马妩媚眼角的泪:“今后,我们都好好过日子,好吗?”
马妩媚点颔首,哭着扑进他的怀里,痛愉快快地哭了一回。
那晚今后,他和马妩媚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两小我说不上耳鬓厮磨,倒也相敬如宾。
他对峙每晚给她肚皮上抹防妊娠纹油,偶然瞒着尊长偷偷带她去美食街吃臭豆腐,还会特地托人给她买最新款的包包。
马妩媚也温柔了很多,谢承川打游戏入了神没听到她的叫喊,她也不生气了,外家特地重新西兰给她买的猕猴桃,她发现他爱吃,就谎称自己现在不喜好吃了。
见他们小两口越来越恩爱,双方怙恃欣喜地百感交集,连一向不给他好脸色的父亲,也破天荒地喊了他一声“小川”。
谢承川一抬头,灌下泰半杯红酒,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他对自己说:“嗯,挺好,挺好。”
7
直到再次见到时醒,谢承川忽然感觉,整小我又都欠好了。
时醒返来是为了加入白桃的婚礼,她也怀孕了,还不显怀,师兄就已经严重得不可了,全程圈动手臂护着她,她笑着几次推开她,他的手臂又圈上来。
分手半年后,在好友婚礼上,他撞见了挺着孕肚的初恋女友
入席之前,她还是看到了他,她侧头和师兄说了什么,师兄冲她点颔首,一脸不安心得目送她拨开人群,款款向他走来。
他们之间隔得不远,十来米的样子,走过来不跨越十秒,可谢承川却感觉,那十来秒的时候,慢得像过了平生。
她还像畴前那样,抬头冲他笑笑,暴露那一对都雅的梨涡:“很久不见。”
他也笑,只是忽然不晓得说什么,隔了会儿,指了指她的肚子,问了一个奇希奇怪的题目:“男孩女孩?”
“啊?”时醒愣了两秒,笑得更欢了:“孩子爸都没问过这个题目呢!”
正说着,马妩媚走了过来,谢承川做了简单的先容,两个女人也心照不宣的客套地打了声号召。
忽然,几个熊孩子追打了起来,人群随着一种涌动,上菜的办事员队伍也被冲散了,离他们比来的一个办事员被撞了一下,一时没站稳,端着厚重的盘子直直朝时醒和马妩媚两个孕妇扑来。
那一瞬间,谢承川脑海里满是师兄圈护时醒的画面,鬼使神差地,他对时醒做出了一样的行动。
那办事员到底稳住了自己身材,没有摔下来,盘子掉到了地上,碎在马妩媚脚边,也碎在她心里。
一个月后,马妩媚生了个女儿,她又变回了畴前的样子,骂走了保姆骂月嫂,骂走了月嫂骂谢承川。
后来,她连婆婆都骂上了,谢承川的母亲强势了一辈子,看在她坐月子的份上忍了两回已是极限,等到第三回的时辰,婆媳俩甩开膀子痛愉快快地吵了一回。
马妩媚只是骄纵,并不泼辣,哪吵得过下过乡、插过队、听过乡下孀妇骂街的婆婆,气得哭着打电话叫来了外家人,没一会儿,整间月子中心被他们吵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走。
谢承川发现,人在极端愤慨的情况下,大户人家和市井小民实在是一样的,一样面红耳赤、声大如雷,一样失了教化,丢了体面。
他想起母亲曾说,底层人是上不了台面的,蓦地就笑了。
他又点开了时醒的朋友圈,她月份大了些,弯腰有点费劲,她婆婆就蹲下身子给她系鞋带。
她还学会了剪头发,婆婆做了她的小白鼠,平心而论,她剪得真丑,可她配的文案是:婆婆说真都雅,下次还让我给她剪。
他抬眼看了看几个吵得唾沫横飞的女人,没忍住又笑了笑。
“谢承川,你还笑得出来?”谢承川晓得自己逃不外,烽火终归会烧到他身上来,他听到马妩媚歇斯底里地冲他嘶吼:“疯子,你们谢家都是疯子!”
他又听到了母亲中气实足地咆哮:“你才是神经病,神经病,你有狂躁症!”
8
马妩媚出轨了。
谢承川亲眼看到她和此外汉子相拥走进了五星级酒店,扭头叮嘱江一龙:“走吧,是兄弟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没多久,马妩媚便自动和他分房睡了,他也乐得安闲,他思疑他真疯了,他现在偷看时醒的朋友圈看上了瘾,一天不看都满身不安闲。
天天早上醒来看一眼,临睡前看一眼,她更新得很勤,天天最少一条,都是些平常噜苏或和家人的互动,俭朴而又温馨,让人看了心里暖洋洋的。
有一天到早晨十点了,时醒都没有更新朋友圈,谢承川坐不住了,找了个由头拨通了白桃的电话,他晓得,她和白桃一向联系得勤。
电话刚接通,白桃焦灼惊慌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有什么出格急的事回头再说,时醒难产,大出血,我这边忙着呢。”
说完,白桃就掐断了电话,谢承川听着“嘟嘟嘟”的忙音,脑子里“嗡嗡嗡”直响,吵得他头晕眼花,猛地一路身,眼前一黑,狠狠栽倒在地。
那晚,他像木偶似地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任磕破的额角排泄汩汩血迹,机械般地抽着一支又一支的烟,抽了整整一早晨,抽得客厅里烟雾围绕,恰似仙境一般。
直到听说时醒离开了生命危险,这才靠着沙发安心睡去。
时醒也生了个女儿,听说她在手术台上时,师兄吓得号啕大哭,边哭边抽自己,还说要去结扎,再也不让时醒受这份罪了。
白桃把这些讲给谢承川听的时辰,谢承川只是笑,眼珠里星星点点,盈盈亮亮,发自心里得为她高兴,也推心置要地怜悯自己。
马妩媚出轨的事还是被怙恃晓得了,他们把他叫回谢家别墅,问他有什么筹算。
他“呼哧呼哧”吃完一大碗面条,心满足足地打了个饱嗝,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们脸上的震动、愤慨、无措、耻辱,惟独不见疼爱。
他想起他的初恋,阿谁由于他被迫远走异乡的的姑娘,走之前哭得眼睛都肿了,还强颜欢笑地抚慰他:“我就是换个地方工作,你别难过,你一不兴奋就会抽很多烟,对身材欠好的。”
他嘴角划过一丝戏谑:“我没什么筹算,看你们的,你们假如担忧丢了谢马两家的体面,我和马妩媚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关起门来还是过日子,假如你们感觉无所谓,我们就找个时候去换张仳离证,一拍两散。”
母亲立即痛哭出了声,父亲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一脸的愠怒:“你什么态度!什么看我们的?这是你自己的婚姻!”
谢承川笑了:“我有过自己吗?”
9
一个月后,他和马妩媚还是离了婚。
是马妩媚自动提出来的,她铁了心的要离,谢承川听说老丈母娘用绝食的方式搏命阻止,马妩媚也没松口,由衷地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仳离后,有了恋爱滋润的马妩媚又变回了畴前阿谁娇娇羞羞的小女孩,她和女儿穿一样格式的裙子,随着女儿一路学起了古筝,人也胖了些,显得活跃心爱多了。
有一回,谢承川去见女儿,和她闲谈了几句,竟发现她还学会了撒娇,他讽刺她,她先是羞红了脸,末端,面上暴露几分歉意。
她说:“实在我是欠你一句对不起的,可是你相信我,我真的尝试过好好爱你,对于我们的婚姻,我也尽力过。”
谢承川摇了点头,冲她笑笑:“我也是。”
他实在一点儿都不怪马妩媚,相反的,他还挺感激她的,感激她勇敢地打坏了这段荒谬的婚姻,救赎了他没有灵魂的后半生。
马妩媚搬走后,谢承川也搬了,时隔经年,他终究又踏进了那套他和时醒住过的公寓。
一翻开门,恍若隔世,环视一圈,又感觉这几年的离离别别,悲悲欢欢都恰似昨天刚刚发生的工作。
鞋柜里粉色的拖鞋是时醒的,时醒买的卡通情侣杯无缺无损地搁在茶几上,书桌上放着他和时醒一路拼的乐高,就像刚刚拼好一样,一尘不染。
他还在床头柜里找到了昔不时醒问他要的“人为卡”,还偶然醒留下的纸条,她说:“我晓得我们结不了婚,但这张卡给过我婚姻的错觉,里面的钱我没动,留给真正陪你走进婚姻的人吧,好好过日子。”
谢承川收起卡和纸条,又抽了整整一早晨的烟。
后来,他在朋友组的饭局上碰到白桃,白桃也问他今后有什么筹算。
他喝得有点多,借着酒意纵容自己的情感,油腔滑调道:“等时醒仳离。”
白桃又瞪圆了她那双杏眼:“老谢,你什么意义啊!你舍得看到她跟你一样,也过得不幸运吗?”
谢承川收起一身的纨绔,眼底的迷离也散得干清干净,眼珠里,闪灼着从未有过的清澈和温柔。
他微微地笑:“舍不得。”(原题目:《错过:门第》)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候看更多出色故事。
(此处已增加小法式,请到本日头条客户端检察)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读了101个爱情故事,眼泪再也止不住

下一篇:你与初恋的故事,你还能记得多少?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28 22:49 , Processed in 0.328116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