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狐仙抵命

2021-10-6 15: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67| 评论: 0

出自空如幻《观山海志怪故事》

良三遭受变故后,心情郁闷来到荒山自杀了,濒死之时见一老妇将他的尸身从树上取下,醒来后看到一位美丽的女子。
“别动,令郎颈部的伤阿婆已为你缝合好,只需静养七日便会规复。”女子眼眸温柔,像是装了漫天的星斗,良三求死的心都被眼前的女子融化了。
女子掩面轻声笑道:“不知令郎手轻脚健,怎会被挂树上?”
良三晓得女子在苛笑他,刚想作声诠释,却发现喉咙使不上劲没法爆发声音。
“芍药,快将令郎抬到院里。”屋外传来一位老太婆的声音。



芍药两只手将良三用床褥裹住,提着来到院中水井旁边。
老妇等待多时,地上铺了厚厚的草席,芍药将良三放在草席上。
本是夏日,草席却丝丝冰冷,良三躺上去,感觉一股冷流从体内流淌,顺着脊柱来到脚底,再从脚底排挤。
良三睁着眼,四周起了雾,从井中涌出红色的泉水,叮咚叮咚地敲打着磁器,如琼酿般醉民气脾的味道,渐渐飘入鼻中。
芍药接过老妇从井中舀起的一杯泉水,一口一口给良三灌了下去。
这那里是泉水,入喉清楚是琼酿,辛辣中透着一丝甜美,喝下后灼热之火从腹部熄灭,似火球在体内爆破,熊熊熄灭的火焰让身材的每一处器官、骨骼、皮肤活了起来,良三感觉满身渐渐有了知觉。
又是几口琼酿灌入,此次没了辛辣的酒味,而是甘露一样的丝润,如股股清泉冲洗着身材病气。
良三的手动了动,腿也动了动,眼皮落下又展开,他完全活过来了。
“令郎可曾记得几年前在猎户手中买下的狐狸?”
良三点颔首。
“我就是那只狐狸,这是我的狐女,当日幸得令郎相救,鄙人感激涕零。”
“本该早一刻钟来到,只因那日小女受伤迟误了时辰,恩公莫要见责。”
良三坐起来,摸摸自己的脖子,伤痕已完病愈合,一点上吊的痕迹都没有了。
“你们虽然救了我,可我却不知该怎样活下去。”
“王氏在茶水中下了药,魅惑我对她做出违反伦理之事,父亲盛怒将我毒打,我好不轻易爬到山上,只盼了结生命去阴间见母亲,可现在我仍活在这人世天堂。”
芍药叹息道:“恩私有所不知,自杀之人是去不了阴间的。”



说罢,井口的雾气中忽然显现宫庭楼阁的气象,一位富丽打扮的少女坐在苑中刺绣,粉色绸缎的羽衣上,绣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冬梅。
良三惊呼道:“是母亲,这个绣梅的少女,是我母亲啊。”
“你母亲心地善良,生前又乐善好施,现在被北辰星君收为义女,成为天人了。”
“没想到母亲早已转生了,难怪这几年我日日忖量,却从未梦到过她。”
画面一转,现出另一气象:良三自杀的枯树旁,树枝上有只乌鸦扑腾着同党击打着他的尸身。
纷歧会,尸身腐臭,出现一个丑陋的吊死鬼,天天在同一时候反复在枯树上吊死的进程,他逐日都疾苦万分,却没法离去。
“令郎请看,这即是自杀后的际遇。”
良三吓出一身冷汗:“我从不知晓,自杀会有这么严重的结果啊。”
见良三身材规复,三人兴奋地回到屋里,女子预备了一桌美食。
三人边吃边聊,良三身为官宦之家的嫡子,父亲在众多女人世周旋,母亲失望于父亲的滥情而抱恨病死后,他被王氏视为争取产业的眼中钉,屡次设想加害于他,可亲生父亲不但不知情不信赖,还要赶他走。
“身材发肤不但受之于怙恃,更受之于六合,哪怕怙恃让自己失望,我们也不能是以不爱惜生命,这是对六合的不孝啊。”
芍药快慰道:“琼酿之所以救活了令郎,也因那井通了六合,井水得六合灵气酿成灵泉才获起死复生之效,令郎现在的命,更是和六合分不开了,得此厚爱,切莫再做傻事了。”



林中逐日云雾围绕,从未有过黑夜,良三就这样日日喝着芍药送来的琼酿,吃着阿婆做的清新茶饭,渐渐淡忘了红尘的伤痛。
“令郎现在已规复得差不多了,可有其他筹算?”
良三寻思好久,说:“三往后我预备分开,去洛城投靠舅舅,不再惦念王府的产业。”
芍药听闻良三要走,轻声抽泣起来,阿婆呵斥道:“令郎自是要分开的,难不成留这一辈子?”
芍药昂首,与良三面面相觑,人妖殊途,即使心中万分不舍,狐女也只是抽泣,并不张口挽留。
三往后,二报酬良三送行。
“令郎此次分开后,不管若何都不得将此处的见闻,包括灵泉之事流露给他人,否则上天降罪,谁都帮不了你了。”
“好,我绝不告诉他人。”
良三连夜前往洛城,来到舅舅张将军的府邸,张将军听闻良三的遭受,要去王府找他父亲算账,良三拦住舅舅,暗示不想和家人有任何牵扯。
张将军驯服了他的志愿,又在军营给良三放置了差事,让他在洛城安宁下来。
良三全日忙于军中事务,不知不觉忘了山中之事。
军中男人豪放,常在公务竣事后畅怀畅饮,每逢酒后,良三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去做,可就是记不起来。
这日张将军从大唐皇宫获得一瓶从西域进贡的佳酿,将良三叫去一同品味,良三喝了一口,就起头头晕,脑海中显现出一幅画,画中是一位身着白衣的裸体女子,这位女子很是眼生。
尔后每次饮酒,那副画便会显现出来,白衣女子文质彬彬,弯腰坐在地上,两只纤细的手握在膝盖处,只是她双目微闭,似乎正遭受什么。
良三想走进画中,看看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次宿醉后,他闭目躺在床上,画面果然又出现了,他看清楚了,女子是蹲在地上用手擦拭膝盖上的血迹。
他走曩昔,想帮女子包扎伤口,忽然狂风高文,女子被卷入风中不见了。
远处走来一支军队,军旗上写着闽字,居然是舅舅的军队,张将军骑在顿时,拿起弓箭朝自己射来,良三缓慢地跑起来,跑着跑着酿成一只白狐。
“嗖”的一声,弓箭射中白狐,白狐在地上滚了滚,从身材内滚出来两小我,良三和画中的女子。
女子膝盖中箭,良三抱着她滚落山崖,坠落在一座小村落前面。



“令郎,前方有一处灵泉,能治我的伤,你带我去吧。”
“灵泉?什么灵泉?”良三感觉一阵眩晕。
“你曾去过的,你不记得我了?”
良三蓦地记起山间两位狐仙,和自己被救的履历。
难道它是芍药?可她吩咐过不得流露灵泉的着落,怎样还会反过来问我?
“你究竟是谁?”良三冷冷问道,随后起家朝远方奔去。
跑着跑着,忽然从梦中醒来,此时已满头大汗。良三记起了那件重要的事,是回到山林,再会芍药一面。
“难道他们遭受了什么工作?”阿谁频频在酒后出现的画面让良三难免担忧起来。
三更,他凭着记忆骑马来到灵泉地点处,夜色中一片黝黑,此处并不似印象中白天的仙境。
“怎样会这样?难道都是梦吗?”良三困惑极了。
回军营后,张将军见他举止怪异,不停诘问缘由,良三杜口不提,只是浩叹短叹。
午后,张将军突发奇要去山林狩猎,良三跟从前往,没想到将军狩猎的山林正是灵泉地点地。
“将军,快看!一只白狐!”
一只小小的红色身影在林间恍然出现,良三朝白狐飞奔曩昔,张将军拔箭射向白狐。
他掉臂将士们呼喊,目睹弓箭就要射中它,良三腾身跃起将白狐从地上掠走,抱在胸前朝山林深处飞奔。
山间吹来阵阵清凉又夹开花香的微风,白雾徐徐升起,灵泉在雾中影现出来。
来到那儿庭院,白狐落地后变成女子芍药,她弯腰称谢道:“恩公又救我狐家一命。”



"怎样不见阿婆?"良三问。
芍药留下眼泪,说:“令郎,你那日自杀是射中定数,是阿婆向阎王讨情,告诉他自己曾被你救下,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做交换,一命抵一命,阎王这才许你用灵泉还阳。”
“阿婆在你走后未几,在林中碰到山石崩塌,被砸死了。”
“你为何不让阿婆饮下灵泉琼酿,也让她起死复生呢?”良三欷歔不已,感动得泪如泉涌。
“万物有因才有果,阿婆既已以命抵命,就算喝了琼酿起死复生,也会遭受其他变故的。”
“令郎走后,我二人担忧你保密遭受危难,便抹掉了你的记忆,谁知那些精怪想得知灵泉的位置,居然幻化成我的样子去迷惑你。”
“本来酒后看到的画面,真与此有关。”
芍药点颔首。
良三后悔极了,没想到自己想不开寻短见,居然惹出这么多事,还害死了狐仙,真是愚蠢至极。
他告诉芍药想与她一路长居此处,但她却拒绝了,劝他回到现实中,余生多积德积善,就能削减射中灾难。
一番情义后,良三在房中不舍地睡去,隔日醒来,芍药、灵泉都不见了,山林又规复了平常的样子。事后良三又来过几次,却还是没有变化。
履历此事后,良三心胸全国,悲悯百姓,昼夜为保家国平安奔赴于疆场,于世事中从不怨天尤人。
频频立功后,他成为了受人敬佩的上将军。
他经常想起狐仙的话,深知余生是他人以命抵命换来的,他要对得起她们和六合的厚爱。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 皮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23 , Processed in 0.150763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