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同学亲家(小说)

2021-10-6 18: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1| 评论: 17



图片来自收集

五月的一天,我从南方出差回红州的火车上,与一个女孩同坐一个卧铺包厢,我在顺偏向下铺,她在反偏向下铺。
开初,她与上铺戴眼镜的小伙子并坐鄙人铺,两人聊得很欢,我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人。待小伙子途中上茅厕时,我和这位姑娘接上了话头。
我对她道:“你男友爱有学问啊,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哪啊,叔叔,你别误解,我和他素昧生平,能够是年龄相仿吧,有配合话题。”
一会功夫,小伙子返来了,坐在她旁边继续聊起来。就听小伙子一向跟她交换大学轶事,小伙子不时显摆自己英语口语若何了得,说是自己可以和老外无障碍交换;这位姑娘脸色上信以为真,频频笑着颔首,暗示相信小伙子的口语水平。
从他们的扳谈中,我听出这位姑娘是到红州大学停止博士论文辩论的。我饶有爱好地插话问姑娘,“哎,你博士读的什么专业?”
姑娘笑着说:“农学,生态农业技术。”
我恨之入骨道:“哎呀,了不起,姑娘。你和大都女孩挑选纷歧样啊,这个专业有前途。”
“嗯,结业了,我可以留在红州,在几所大学自荐,也可以去南方成长。”
由于我是红州人,便对她说:“留在红州也不错,工作大学或研讨所,都很好。”
“也是,”姑娘笑着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小伙子这时插话道:“你不如去我们梅州成长,虽不如南方发财,但梅州是著名的宜居城市;你若想去,我有很多人脉可以先容给你。”
“感谢,再说吧”,姑娘笑吟吟地看着小伙子道。
下午两点多,列车到了新的站点,小伙子从行李柜上取下自己的拉杆包,他浅笑着向我们打了一声号召,道:“再会啊!”





图片来自收集


列车重新启动时,姑娘跟我闲谈起来。能够经历不深的原因,在我说起现今年轻人找工具都很挑剔时,她对我叹道,“现在的怙恃催婚很多,我爸妈就这样,我才二十七,我爸妈就生怕我嫁不进来似的,成天逼着我相亲,头疼死了!”
我笑道,“你就伪装顺着他们,去见一见,就说看不上,不就完了?”
“唉,我见过几个,一点感受没有,可我爸妈非说眼光高,频频警告我,错过黄金年龄,这辈子就完了。”
“你爸妈的话,也不是没有事理,”我笑道。
“可他们总拿我跟妹妹比,说‘你看你妹比你小两岁,都成婚两年,当妈了;你这当姐的,连个工具都没有,你一点不急吗?’他们就这样没完没了地催我,整得我现在都惧怕回家了。”
“哈,你确切有点难,我能了解你的处境,姑娘,”我笑着对她道。
“唉,我爸妈如果有您开通就行了。”
“年轻人丰年轻人的想法,应当尊重,让年轻人自己做主,开通的怙恃本该如此才是;可是,一触及自己的孩子,有的怙恃就心急了。当爸妈的,总想看着后代早成家,这类心情也可以了解。”
“叔,不介意的话,能问一句吗,您孩子成家了吗?”
“我啊,儿子跟你同岁,也正忙着找工具呢,大学结业工作也快五年了,还没着落呢;不外,我倒不急,他究竟是小伙子嘛,随他好了。”
在我们聊天时,列车经过了六七个站点,不知不觉已到下午五点。再有十多分钟,列车就将到达红州站了。
伴着行将到站的列车广播,我起家欲向上铺上方取行李时,姑娘自动帮我将两只箱子提了下来;随后,她将自己的一个玫瑰红箱子也取了下来。
下了车,我们将要分手时,我向姑娘笑道:“姑娘,祝你辩论顺遂经过啊!”
“感谢叔叔,我姓冯,希望我们有缘再会啊!”
“好的,小冯,再会。”





图片来自收集


早晨回抵家,吃完晚饭,我向儿子秦锋报告列车上碰见一个冯姓姑娘的经过,感慨这姑娘长得娴雅娴静不说,居然还读了博士,选学的还是农学专业,真是不简单。
儿子说:“这有啥希奇,她选学偏门专业,就是为了好失业呗!”
“为了失业,有啥差池吗?说明这姑娘有脑筋。”
“有脑筋的多了去了,别恋慕他人了,爸,等我给你找一个有脑筋的媳妇吧。”
“你光是嘴,找了四五年了,也没见你带回一个抵家来。”
“好事多磨嘛,爸,相信我,你儿子打不了光棍。”
“我希望你用究竟措辞。”
“别不自傲,爸,这一天不远了!”
听着儿子自傲满满,再一看儿子一张阳光的脸,我也感觉儿子找上一个姑娘,应当也是不太难的事。
一晃就曩昔了一年,儿子还是没能带回一个工具来,让我看看。我大白儿子自有自己的主意,也就没有催问他找工具的事。
春季的一天早晨,我去加入一个朋友老沈的宴请。老沈是我的小学同学,二十多年前,我跟他一块从农村故乡来红州打拼,他成就比我大很多,现在少说也有五六万万的资产。
此次晚宴,我本不想去的,就问老沈都请了什么人,他说都是老熟人,你安心来好了。早晨六时多,我推开红州饭馆三O三包厢的门,见圆桌四周根基坐满了人,大都熟悉,但有一个穿米色风衣的姑娘,瞪大眼、半张着嘴,看向我;老沈起家向我先容道:“老秦啊,这是我们小学同学冯亚勇的大女儿茹茹,台甫冯娴茹,这姑娘可是博士呢!”
“叔叔,是你啊?”茹茹姑娘看着我笑道。
老沈眨着眼道:“怎样,老秦,你和茹茹熟悉?”
我哈哈笑道:“前年春季,我就熟悉了,不外那时我可不晓得他是老冯的女儿,那时我俩在火车上坐一个包厢。”
“就是,就是,我和秦叔叔真是有缘啊!”茹茹笑道。
我问她:“哎,茹茹,你的博士学位拿上了吧?”
“拿上了,秦叔叔;我现在就在咱红州大学农学院工作。”茹茹不无自得道。
“好好,茹茹有志向啊!”众人和我一块称赞茹茹。





图片来自收集


开席后,一桌人边吃边聊时,免不了忆起茹茹的父亲冯亚勇。问起冯亚勇的现状,茹茹向我们先容道,她的父亲现在在故乡县城开了一家修车行,手下有十多个工人;问她父亲一年的支出若何,茹茹笑着说不晓得。
席散时,老沈边走边小声对我说,“半年前,老冯打电话告诉我,她女儿留在红州工作了,让我看护看护她;你说,我一个做买卖的,咋看护啊,只能闲时请她来家里坐坐,有合适的饭局,叫上她。”
“你老沈有面啊,老冯就没想起让我看护他女儿。”
我们刚说到这,茹茹从后前走过来了,她对我笑道:“秦叔叔,我才晓得,你也是我爸的同学啊,方便给我留个电话吗?”
“好好,茹茹,我这就告诉你。”
我告诉了茹茹的我的手机号,她向列位叔叔伯伯打过号召,就要回黉舍;老沈要开车送她,她笑着说:“沈叔,我打车很方便的,不用麻烦你了,到黉舍我给你打电话,安心吧。”
茹茹走后,老沈对我叹道:“老冯这个女儿是真懂事,措辞干事都叫人感受舒服,唉,我儿子沈航要不是成婚了,一定娶她当儿媳。”
我开老沈的玩笑道:“娶了富豪的千金,你还不满足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是看这姑娘像自家人,质朴不造作,说不出的好感。”
“好了,你到此为止吧。”我笑道。
我和老沈分手回家的路上,一向在想,茹茹这姑娘看着真有一种亲近感,真的像老沈说的,看着她就像自己的女儿。
想归想,我也大白,像茹茹这样的高知青年,眼光高招呢,一般人她是瞧不上的,还不知工作今后,找没找得上工具呢。
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上午十点多,我接到茹茹的电话,听起来,她的四周很喧闹,她问我:“秦叔叔,我想来看看你和阿姨,不晓得方便不方便?”
“方便,茹茹,接待你来啊!”
我随即把我家的地址,发给了茹茹。茹茹说,“秦叔叔,一会面啊,我到你家小区门口,再给你打电话。”
挂了茹茹的电话,我忙吩咐妻子去买些新颖的菜返来,午时好好招待茹茹。





图片来自收集


十点四非常左右,茹茹到了我家。她提了两个礼盒,客套道,她不会买工具,希望我和妻子不要介意。
我对她道:“茹茹啊,你来叔叔家,还拿工具,见外了啊!”
“这是我爸妈的情意,那天早晨我们一块吃饭后,我告诉了爸妈,他们让我一定过来看看你和阿姨。”
“前些天,你爸也给我打电话了,她还夸你呢;不外,听他说,你似乎还没有中意的工具是吧?”
茹茹抿了一口茶道:“单是今年,他人先容的,我见了好几个,都没有眼缘啊;总不能为了成婚而成婚吧,你说是吧,秦叔?”
“对对,婚姻大事,不能委曲。”
妻子买菜返来,一进门,茹茹忙上前接过她手中的两个装菜的布袋,妻子道:“你就是茹茹吧?快去坐,陪你叔叔措辞。”
“阿姨,辛劳了,我午时在您这蹭顿饭,给您添麻烦了啊!”
“你这闺女,阿姨兴奋还来不及呢,还说客套话。”
妻子一进厨房,茹茹也跟曩昔家长理短说起了闲话。趁这当儿,我走进儿子秦锋的房间,关上房门,拨打他的电话。秦锋接了电话,不耐心道:“爸,啥事啊?”
“你顿时返来,十万急切,越快越好!”
“到底啥事啊?爸。”
“赶紧返来,抵家再说。”
十多分钟后,儿子一进家门,就气喘吁吁道:“爸,啥事啊?”
我忙表示他小声点,对他私语道:“一个贤慧的姑娘来看你了,一会好好表示啊!”
说罢,我冲厨房喊道:“茹茹,茹茹,你来一下。”
茹茹走过来,我笑着向他先容道:“茹茹,这是我儿子秦锋,没前程,在区委机关上班;才是本科学历,你这个博士生,好好帮助他啊!”
“秦锋哥,你好!”茹茹笑着,大风雅偏向秦锋伸出了手。
秦锋怔了一下,脸色有点为难,略略犹豫地握了一下茹茹的手道:“你好,你好。”
我对儿子道:“茹茹就是我在火车上碰见的,我跟你说过,你还记得吧?她也是我们老乡。”
“噢,有印象,有印象,想起来了,我爸都有点崇敬你了!”儿子的神气自然了,他望着茹茹笑道。
“哥,你太夸张了,”茹茹抿嘴一笑。





图片来自收集


一见两个年轻人搭上话,我忙对茹茹道:“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我去给你阿姨打打动手。”
一进厨房,我关了门。妻子火烧眉毛对我道:“哎呀,这姑娘真招人喜啊,跟我聊天就像多年的熟人似的。”
“就看你儿子的造化,看看能不能把握住此次机遇了;这姑娘学历高不说,人也纯真,不圆滑,一看就是过日子的人。”
“嗳,你看儿子对这姑娘成心机没?”
“你没见,他刚见人家茹茹,都停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凭我直觉,这小子必定看上人家了。”
“好好,就看茹茹姑娘能不能看上咱儿子了。”
吃饭时,我和妻子都留意到,茹茹一点不造作,一会替我们盛汤,一会递给我们抽纸,还不时跟我们说一些她在单元的趣事,惹得我们哈哈大笑。
饭后,茹茹跟我们一家三口,又聊了两个多小时的闲天。快到四点了,她起家告别,我和妻子都说,希望她周末常来家里玩,她说偶然候一定会。
出门时,我忙表示秦锋去送送她。早晨,儿子回抵家,我问他对茹茹姑娘的印象若何?他笑道:“我是看上了,聊起来,真投缘,就是不晓得,人家看不看得上你我啊?”
“可贵啊,你也有自大的时辰啊!”我讥讽儿子道。
过了三个多月,有天早晨,我接到老冯的电话,他道:“老秦啊,茹茹对你家秦锋成心机啊,你咋想的啊?”
“我啊,老同学,说真话,求之不得啊!”
“那你家秦锋呢?”
“他呀,和我一样啊,一向担忧高攀不上你家茹茹呢!”
老冯哈哈大笑,道:“老秦,这么说,我们结结婚家,你没定见喽?那就说一是一啦!”
“说一是一!”我欣喜道。





图片来自收集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校园的感人故事,希望传达给你们流动着的温情

下一篇:(续篇)我的同学好兄弟---老蔡 文/雕哥·王学信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56 , Processed in 0.168339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