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鬼 皮

2021-10-9 11: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01| 评论: 11

连续打了两次败仗,将士们死伤惨重,年轻的将军舒容感觉自己憋屈得要疯了。一定是军队里面出了内鬼,而且这个内鬼还隐藏在将领当中。由于每一仗,敌军都晓得他的具体摆设。要不是舒容临阵机变的才能强,他都已经做了敌军的俘虏了。
怎样才能揪出内鬼呢?舒容愁得头都大了。虽然他现在退守的云北城墙高水深,易守难攻,但只要抓不住内鬼,云北城失守是早晚的事。
临时没有战事,可舒容也睡不着。他静静起床,巡查了一圈营房岗哨后,来到了空阔的演练场,坐在地上,抱着头,苦苦地思考着,揣度着,到底谁才是内鬼……



这时,有个黑影忽然悄无声息地飘了过来:“容儿,别急,这段时候驻守好云北,不要轻易反击,爹去给你找个好帮手来。”
舒容大惊失容。他的爹舒广早就马革裹尸好多年了,虽然由于他把媳妇杨采青弄丢的事,有好一段时候,频仍入梦责骂他(后果结果请看故事《鬼红娘》),可历来没有现过身。现在,这飘来飘去的黑影……是爹的鬼魂?
舒容正又惊又怕,那黑影已经飘走了,远远地传来了一句:“臭小子,听你老子的话,别轻易反击啊,等着老子返来!”
是爹的语气,舒容禁不住百感交集。
过了十来天,舒容见到了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人——杨采青。
杨采青是舒容已经归天的爹舒广费尽心机做红娘给他找的媳妇,惋惜舒容太任性,采青被他气走了。舒容后悔莫及,现在采青肯返来帮他,舒容冲动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媳妇……哦,不采青……”见杨采青把脸一板,赶紧转口,“杨姑娘,你……你来了……”
杨采青还是女扮男装的样子,对着舒容抱拳施礼:“鄙人黄青,前来助将军落井下石。”
虽然杨采青一脸严厉,公务公办的样子,但舒容还是高兴极了,脸上的笑脸遮都遮不住。
“不要笑得那末兴奋,我可不是为了你而来的。”杨采青白了舒容一眼,“舒伯特地去找了我,说了这里的情况。舒伯说军营里的内鬼不是一般人,能够会什么魔法,是以很难把他揪出来。我师从峨嵋山的玉真师太,对这些方面有一些领会,是以就来了。”
舒容笑得更光辉了,连连颔首:“感谢媳……黄青兄弟,查出内鬼,一定会给黄兄弟记上一功的。”
杨采青摆手道:“不用记过,等工作一了我就会走的。”
舒容的笑脸凝固了。



为了方便干事,杨采青还是担任了舒容的亲兵一职。操纵身份之便,在军营里明里私下观察了好几天,什么都没有发现。可这时天子又派来了天使斥责舒容,“避而不战,何以扬威”,逼着舒容立即出战。
杨采青和舒容商议怎样办。没有查出内鬼是万万不能出战的,一战必败。可一向拖着不出战,天子派来的使者还虎视眈眈地坐在军营里,等着舒容拿出作战计划出来,立即翻开城门迎战敌军呢!
实在,一向不出战,舒容也拖不起,城里的粮草并不多。舒容向上面要粮草,上面答复他,敌军围城,粮草不像天使,可以鬼鬼祟祟地进城,运粮的大车没法子掩人线人,运进城来。
实在由于有内鬼,舒容也不敢冒险运粮草,怕被一锅端了。
舒容和杨采青商议了半天,决议设一个“引蛇出洞”之计。
舒容召集列位将领,一路制定了作战计划,摆设了各项使命后,就令各将领分头行事。
天刚断黑,舒容、杨采青就别离守在了军营两处保卫较为疏松的地方。其他的地方则派了战士严防死守。舒容亲身前往,公开里下了死号令,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哪怕是他舒容自己都不可。
三更的时辰,舒容忽然出现在一个出口处。他随意地走到了出口,忽然一群兵士拿着枪冲了出来,指着舒容:“将军,请止步!”
舒容生气道:“我要进来巡查一下城头保卫情况,顺便观察一下敌情,还不让开!”
“将军,是您亲身下的死号令,任何人不得从这里进来,就是您也不可。所以,将军,请止步!”
舒容忽然一笑,俊美的脸庞让兵士们禁不住心神一晃,赶紧把眼光移开,不敢多看舒容。
“实在我是特地来试探你等的,你们做得不错!”舒容表彰道。
“不敢当将军嘉奖!”一群兵士非常兴奋,更是精神奋起了。
舒容又转向了其他几处出口,均有兵士严防死守。他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向一个平常大师都不怎样留意到的角落走去,那边由因而兵士上茅厕的地方,臭气熏天的,历来没什么人保卫……
已经大三更曩昔了,杨采青捂着鼻子,忍受着熏天的臭气,还在精神奋起地盯着前方。舒容已经公布了号令,第二天迎战敌军,内鬼必定会在今夜把舒容的摆设放置送进来。而她所守的茅厕,则是内鬼最能够进来的地方。
这时杨采青忽然看见舒容走了过来。杨采青心里一喜,难道内鬼捉住了,舒容是来报信的。
杨采青正要现身和舒容打号召,忽然心里一凛,那不是舒容。今晚杨采青的眼睛特地抹了师父玉真师太特制的牛眼泪,她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月光下,阿谁舒容的影子,胸部挺拔,腰肢纤细,清楚是个女人的影子。
杨采青静静地站在阴晦处,等“舒容”从身旁经过期,一掌拍了曩昔……
阿谁假舒容也有功夫在身,惊慌之下,反手就是一掌回手杨采青。接着拔出一把剑来,凶恶地向杨采青的咽喉刺了过来……
杨采青一边使剑抵抗住假舒容,一边大呼起来:“抓奸细!”
一小队巡查的兵士闻声赶了过来,阿谁假舒容见了,并不慌张,诡异地一笑,忽然剑指杨采青:“奸细在此,还不速速拿下!”
兵士们手持蛇矛,围攻起杨采青来。杨采青暗自懊恼自己失察。她的眼睛抹了特制的牛眼泪,可兵士们没有啊!他们看见的就是自己和舒容在打架,都不用假舒容喊,必定以为奸细是自己。
杨采青被兵士缠住了,以她的功夫,完全可以几招打死几个兵士以震慑其他人,自己好脱身。
但一来杀死了兵士,只怕等会儿欠好交接;二来,杨采青也不忍心杀死这些不明真相的兵士。
杨采青心急如焚,只怕假舒容就此逃走,她拼着受伤也要留下她,否则让她藏匿起来,祸不单行。
杨采青不管掉臂地向假舒容扑了曩昔,后背却表露在了兵士们的蛇矛当中。
有个兵士身手分外灵活,加上立功心切,他大喝一声,挺着枪,猛地向杨采青刺了曩昔……而劈面的假舒容看到了这一幕,残暴地一笑,不再回避,而是挥剑盖住了杨采青……
杨采青只感觉后背似乎一凉,但稍纵即逝之间,忽然有个身影扑了过来,替她受了一枪,而假舒容也被别的几个飞扑过来的身影截住了。杨采青一看,是舒容的几个亲兵过来了。死后,忽然传来了惊呼声:“将军……”
“怎样有两个将军……”
“天啊,将军受伤了……快喊军医……”
“阿谁将军是假的,捉住他……”
杨采青转身一看,舒容手捂着胸口,正摇摇欲坠,但还在竭力给她绽放一个笑脸,似乎在抚慰杨采青,不要担忧,不用惭愧……
杨采青鼻子一酸,把剑一扔,扑了曩昔,扶住了舒容。舒容渐渐地闭上了眼睛,昏迷了曩昔,嘴角还挂着笑脸……
第二天,经过救治,舒容终究醒了过来。一醒来,他就用眼睛在寻觅杨采青。杨采青无法,只得上前服侍他,省得舒容连药也不愿吃。
“阿谁假舒容捉住了,能否是现在审问她?”杨采青问舒容。
“不急着审问她。我要先肯定一件工作……”舒容的眼睛牢牢地看着杨采青,乞求道,“采青,嫁给我好吗?我是推心置要地向你提亲的。我向你立誓,我舒容今生今世绝不纳妾,若有违誓,死无葬身之地。”
杨采青的脸一会儿就红了。实在,在舒伯去找她时,杨采青得知舒容一向是单身一人,连他母亲给他预备的通房都不愿收的时辰,杨采青就已经动了心了,否则她也不会赶来帮助舒容。
现在经过了昨晚舒容的舍命相救,本日的不纳妾的誓词,杨采青已经再无挂念了,她羞答答地址了颔首。
舒容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一动,牵动了伤口,胸口一阵疼痛,脸都白了,但他还是喜笑容开的,满心的欢乐似乎要溢出来。
杨采青心里甜蜜蜜的,娇嗔地瞪了舒容一眼,让他谨慎点伤口,先去了审判室。
杨采青肯答应嫁给他了,舒容一想起来就会不自觉地笑起来,连被扶到审判室去审问假舒容时都是一脸笑脸。
审判室里,几个将领都惊奇地看着舒容。
舒容也不瞒着,笑嘻嘻地说:“我要请大师喝喜酒,我有媳妇了,今后带大师去见她。她可好了……”
几个将领都大笑起来,起着哄要舒容立马宴客。舒容高兴奋兴的,逐一答应。
审判室内,杨采青一酡颜晕,假舒容却一脸苍白。
进了审判室,舒容让将领们都进来,只留杨采青和他两小我在里面。
在进审判室之前,舒容和杨采青分析过了,既然这个内鬼不是将领之一,那末内鬼就还没有抓清洁。由于,舒容的摆设和放置只要几个将领晓得。
为了避免消息外泄,阿谁内鬼狗急跳墙,舒容一边公开里放置了人牢牢地盯着几个将领,一边抓紧时候审判假舒容。
“假如我没有猜错,你是戴了人皮面具,易了容吧?”杨采青问假舒容道。
假舒容没有理杨采青,却定定地看着舒容:“你告诉我,你要娶妻子了能否是?”声音柔嫩委婉,是女子的声音。
“你是女子?”舒容惊奇极了,接着敏捷冷静下来,“我娶不娶妻和你有什么关系?”
“谁说没有关系?”女子忽然站起家来,戴着枷锁的双手在身上一阵扒拉,一张完整的皮子掉落了下来,暴露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



杨采青上前把皮子捡起,惊呼起来:“鬼皮!”
见舒容一脸的不大白,杨采青诠释道:“从活人身上扒拉下来的一整张皮子,操纵妖术把被扒皮之人的灵魂定在皮子里面,皮子就能为所欲为,酿故意中想要变化的样子。这类妖术非常残暴,使人不得超生,必须找到是谁会这类妖术。”
“你是何人?”舒容仔细端详这女子,“从何学会的这类妖术?”
女子没有回答舒容,却扭动着腰肢,巧笑嫣然地看着舒容,问道:“舒容,你说是我美一些,还是你要娶的妻子美一些?你娶我做妻子,我把什么都告诉你,还可以保你舒家繁华富贵……”
“我晓得你是谁了!我认出你来了!”舒容忽然惊呼起来,“你是宜阳公主!你怎样会来到这里的?你为何要做奸细?”
那女子一愣,忽然大笑起来:“舒容,你终究认出我来了。我为何来到这里,固然是为了嫁给你。我为何要做奸细,还是由于要嫁给你啊!”
宜阳公主一脸柔情地看着满脸不解的舒容,笑道:“你母亲不是总担忧你功高震主吗?本公主来这儿帮你打几个败仗,你就不会功高震主了……等父皇惩罚你的时辰,本公主再替你求讨情……到时辰,你还不应当娶本公主吗……”
“可由于你……我们牺牲了几多将士……”舒容悲痛地说。
“不是由于本公主,是由于你。当初你如果一口答应娶本公主为妻,那里会有这样的事。本公主一向等着你来求娶,可你就是不愿……你说怪谁?”宜阳公主咬着牙说。
“一派胡言……”舒容气得要拔剑了,杨采青赶紧使眼色制止舒容。宜阳公主究竟是皇室,不是舒容能杀的。
“难怪都城传来消息,说宜阳公主生了病,不宜见人……我总算大白了。”舒容咬牙道。
“怎样样,娶了本公主,本公主把什么都告诉你,若何?”宜阳公主笑得分外肆意。
舒容气得牙齿咬得牢牢的,瞪着宜阳公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要焦急,我有法子。”杨采青笑着抚慰舒容。她把手中的鬼皮拿给舒容看,“这鬼皮里锁着鬼魂,待我想法子把它放出来,问它即是。想来它一定恨极了这位宜阳公主,定会各抒己见。”
宜阳公主惊惧地看着杨采青,忽然道:“我说,我都说,不要把它放出来……”
杨采青没有理睬宜阳公主,施法把鬼皮里的灵魂放了出来。
阿谁灵魂一副宫女打扮,见了宜阳公主,恨意滔天,不用舒容问就把工作全都说了出来。
本来宜阳公主一心想嫁给舒容,但舒容及舒容的母亲都不愿答应。宜阳公主便想来边关,找机遇和舒容形成究竟,到时辰舒容不娶也得娶。
但父皇再溺爱她也不准她来边关。因而宜阳公主找到了一个会魔法的老道,活剥了两个宫女的皮制成了鬼皮,一张给了宜阳公主的心腹,装成宜阳公主,一张给了宜阳公主,来到了边关……
进了军营后,宜阳公主发现想和舒容形成究竟的机遇是一点都没有,因而想着让舒容打败仗,受惩罚,今后她再去讨情,这样,舒容就会感激她,愿意娶她……因而,宜阳公主或化成舒容的样子,或化成某将领的样子,欺骗情报,再化成敌军探子去送情报……本来,内鬼只要宜阳公主一个,其他将领都是被蒙蔽了,舒容浩叹了一口气。



得知工作的后果结果后,舒容便和杨采青商量若何处置宜阳公主。二人正在商议,忽然传来宜阳公主的惊呼声。二人回头一看,宜阳公主已经被阿谁宫女的阴魂给索了命了……
那宫女道:“大仇得报,现在可以去投胎转世了,多谢二位!”说着,不见了。
“这样也好……”舒容道,杨采青也点了颔首。
内鬼已除,舒容连打了几个败仗,终究可以办丧事娶媳妇了,舒府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热烈非常。
舒容的母亲见了杨采青分外亲热,偷偷地告诉杨采青,不知怎样的,那宜阳公主整小我都变了……杨采青笑了。
舒容火烧眉毛地进了新房,见杨采青和母亲笑嘻嘻地在措辞,忙过来问,笑什么。
母亲瞪了他一眼,说,笑你终究懂事了……说完,“扑哧”一声,又笑了起来,杨采青也笑了。舒容摸摸脑壳,也傻乎乎地乐个不停……
新房的屋顶上,舒广也笑了,他终究可以安心地去投胎转世了……
新亲事后,杨采青再上峨嵋山,请来师父玉真师太,把会魔法的老道给整理了,揭穿了假宜阳公主,才安心地和舒容去驻守边关去了。
有了杨采青的帮助,舒容如虎添翼,边关无人敢犯,一向平安了几十年。
(图片来自收集,图文无关,侵删)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红娘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51 , Processed in 0.184649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