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历史传闻故事《战国演义》第41回 诱真凶齐国悬赏 秦丞相张仪弃世

2021-10-10 11: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86| 评论: 0

第四十一回 诱真凶齐国悬赏 秦丞相张仪弃世


(一)
齐国,正在轰轰烈烈地做一个活动,这个活动很像是一个庆典活动,但它不是庆贺御敌成功,也不是庆贺谁家帝王大寿,而是由于六国丞相苏秦遇刺。在齐国大殿外的点校场上,有齐王亲身操手的庆典,正在轰轰烈烈地举行。这一个活动,看似喜庆,但齐王自始至终也没有笑过一次。这是由于,这个活动极为出格,正是苏秦闭眼前对齐国大王的一个奥秘交接。
有了齐王亲身操手,齐国高高攀憋足了一股劲,处处搞张灯结彩,广为宣传,期待刺杀苏秦的义士出现,在点校场上,仅是嘉奖刺杀义士的各类玉帛,就足足堆了一大堆。就在这时,月忌日和三煞也已经到了点校场上。这一次,是他们亲眼看到齐国高低的喜庆劲,没有半点思疑。二位魔头近前旁观,也看到了一大堆的金银玉帛就堆在台上,期待着嘉奖义士,月忌日扭着头问三煞说道:“哎老弟,你说那红袖真是个傻蛋。”三煞咧着嘴逢迎着问:“啊啊啥傻蛋?”月忌日说:“你看,这么多的玉帛居然不要就走了,这不是个傻逼吗!”三煞也说道:“也也,也真是个傻蛋,这么多的玉帛,啊叫谁见了啊啊,啊不眼馋!”这时月忌日眯着眼说道:“老弟呀,我看啊,就不如我俩来个随手牵羊吧,哎,把那些玉帛弄来若何?”三煞一瞪眼问道:“啊啊要它何用?”月忌日说:“送给那楚国的王妃呀,啊哈哈哈哈!”三煞咧嘴笑道:“你他娘的,啊还还,还惦念着阿谁骚娘们呢?”
月忌日说罢,就和三煞上前想着问个究竟,被执勤的兵将拦住问道:“干什么的?”月忌日说:“领重赏的。”执勤兵将面色一愣地看看他们二位,问道:“领重赏是吧?”月忌日说:“对呀,领重赏的。”兵将问道:“那你可晓得这是什么重赏呢?”月忌日一瞪眼说道:“不是嘉奖刺杀义士吗?”兵将再次一愣神地看着月忌日,问道:“真是你们刺杀的苏秦?”月忌日点颔首说:“没错啊。”兵将问道:“那你们叫什么名字?”月忌日一瞪眼说道:“我是月大爷,他是濮大爷。”兵将频频问道:“问你们叫什么名字呢?什么大爷大爷的!”月忌日瞪着眼说:“哦,我是月忌日大爷,他是濮三煞大爷,这哪能错得了!”兵将再次问道:“你叫月忌日,他叫濮三煞对吧?”看到兵将这样盘问,月忌日有些不耐心地说道:“对呀,哎呀,咋这么烦琐,快把那玉帛拿来不就得了。”
现在,兵将围着月忌日和濮三煞转了一圈,反频频复的旁观着月忌日和濮三煞,然后说:“领玉帛?领玉帛要大王亲身颁布。”就在这时,台后的齐王听得逼真,齐王急仓促从前面走出来,他手指月忌日和濮三煞问道:“你叫月忌日,他叫濮三煞对吧?”月忌日点颔首说:“是呀。”齐王问道:“真是你们杀了苏秦?”月忌日说:“不错,就是俺俩干的。”
听到这话,齐王忽然转身挥手,点校场四周的军人和弓箭手早已预备安妥,齐王大喝一声:“领赏者死!”瞬间,大殿外箭如雨下,各类梭镖一路刺向月忌日和三煞。二位魔头大吃一惊,慌忙之下狼狈地化风而逃。眼看着刺杀苏秦的凶手逃走,齐王高声喊道:“快,不要放过他们!”早已十面匿伏的齐国兵将,闻听齐王呼吁,一个个嗷嗷叫追逐月忌日和三煞,齐王抽泣着说道:“丞相啊,你临终定计,要我们给你报仇,现今这恶人公然来了,可是我们也没有捉住他们呀,我们实在能干啊。”
这时,孟尚君走来说道:“大王不要哀痛,丞相临终定下一计,要我们捉住凶手给他报仇,我们虽然没有捉住凶手,可我们已晓得了凶手是月忌日和濮三煞。”正在抽泣的齐王就说道:“爱卿啊,晓得了有何用啊!你没见那凶手来无影去无踪吗,捉住他们谈何轻易啊,我们齐国,底子就没有这样的强人啊!”孟尚君说道:“大王安心,这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今朝,最少晓得了谁是杀戮丞相的凶手啦,这只要晓得了仇人,我们就有机遇给丞相报仇啊,就有机遇领会杀戮丞相的动机呀!”


(二)
一片云雾围绕的山林中,正在闭目打坐修道的王禅,忽然展开眼睛,面色一愣,紧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欠好,苏秦遇难也!”这时,王禅忽然感悟到了苏秦被杀,面色一惊,马上起家,剑指一竖,纵身一跃就在一阵烟雾中跳入土遁。
王禅刚刚钻出来土遁,昂首望去,见已经来到齐国,拍打了身上的灰尘,然后大踏步的奔向城中。正在行走,路上恰好碰见了红袖,王禅见到红袖,受惊的问道:“是红袖,你咋在此?哎红袖,这些年你都去了那里?”冷不丁的碰见了王禅这个熟人,红袖也是感遭到意外,红袖听到王禅问话,面色繁重的说道:“去了北极。”王禅说:“你自是去了北极,怎样也不奉告我一下,让我好担忧啊!”这个时辰,自以为报完大仇的红袖,见到王禅还是没有半点兴奋的脸色,只是下认识的看看自己的腿。这时王禅才发现,红袖已没有了残疾。看着红袖的腿,王禅大白了,问道:“哦,你是去寻觅北极的不老上人治疗残疾去啦?”红袖不兴奋的点颔首,王禅问道:“红袖,你这是怎样啦?是谁欺侮了你?”这时红袖抽泣着说道:“我的命好苦哇!”王禅更是不解,问道:“怎样回事?”
这时,红袖就将苏秦杀戮其父亲元神,自己又杀戮苏秦的经过讲了一遍。王禅大吃一惊,扑腾一声坐在地上,面色煞白地说道:“是你,是你杀戮了苏秦?”红袖问道:“怎样了?你熟悉苏秦?”王禅说道:“我来问你,你怎样就晓得是苏秦杀戮了你父亲的元神?”红袖见王禅愤怒,受惊地问道:“难道你熟悉苏秦?”王禅摇点头说道:“咳,那苏秦,他怎会杀戮你父亲的元神啊!”红袖问道:“你安知到苏秦不会杀戮父亲的元神呢?”王禅无法地摇点头说道:“咳,那苏秦是我门生,其天性我怎会不知!”红袖受惊的问道:“啥?苏秦是你的门生?”王禅繁重地说道:“走吧,我相信,现在你和我一路去了齐国,一定就会晓得真相。”
王禅和红袖来到齐国大殿,齐王见到了鬼谷子王禅,一边哀痛地哭诉,一边道出苏秦对六国的进献,齐王抽泣着说:“鬼谷师长,高徒苏秦,不可是齐国的元勋,更是全国百姓的元勋,他死的好冤枉啊!”此时现在,王禅繁重地说道:“我就想晓得,苏秦能否是危险了金千阁他老人家的元神?”齐王抽泣着说道:“咳,怎样能够是苏秦所为,那苏秦一向忙于六国事务,哪偶然候去干涉别的呀!”王禅问道:“那苏秦临终前,可有话交接?”齐王说:“苏秦为了弄清究竟是哪个要他人命,临终前交接我利用一计,公然将真凶引出来了。可我们齐国,眼看着真凶出现,底子没有才能捉住凶手哇!”
一旁的红袖真的受惊了,王禅问道:“凶手是谁?”齐王说道:“苏秦为了弄清,究竟是谁想要他死,我们就依照苏秦放置以计而行,成果来了一个叫月忌日的,和一个叫濮三煞的恶人,他们二位虽然冒出来了,可他们,像是一阵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啊!齐国戎马,底子没有才能缉拿他们,由于那两位是刀枪不入,行走如风,这样的凶手,我们齐国事不足为奇啊!”听到此言,王禅面色一沉说道:“哦!本来是这两个孽障啊!”齐王满面差别,不解地问道:“师长你晓得他们?”王禅点颔首,叹息说道:“咳!他们就是三界著名的魔头哇,看来这苏秦是为我而死呀!”红袖听到这话,受惊地问道:“什么?这么说是我上当啦!”王禅摆摆手说道:“咳,红袖啊,你好冒失啊!”红袖面色加倍繁重,她无颜面临王禅,满面的惭愧脸色,转身离去。这时,王禅一阵摇摆,接着扑腾一声坐在了凳子上。


(三)
六国丞相苏秦死在了齐国,消息不知去向,全国各个诸侯国都是举国发丧。再说那秦国丞相府中,此时的秦国丞相张仪正在伏案念书,他忽然就感遭到心里深处一阵心乱如麻,一阵心有余悸的样子,随行将手中书卷扔在了桌子上,然后站起家来,一小我在大厅内往返不停地走动着。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有兵丁一路跑来喊叫着:“报!启禀丞相,据探马回报,那六国丞相苏秦在齐国遇刺身亡!”这冷不丁的听到这话,张仪面色大吃一惊,然后就将信将疑地渐渐地问:“你说什么?”兵丁再次说道:“启禀丞相,六国丞相苏秦在齐国遇刺身亡!现在齐国高低,正在举国发丧,其同友邦皆是如失父母!”
这一回张仪听清楚了,张仪真的如同五雷击顶,先是身材摇摆了一阵,然前面色受惊的问道:“啊,那情报牢靠吗?”兵丁点颔首说道:“情报牢靠!”张仪肯定了苏秦遇刺后,身材又是蓦地间摇摆一阵,然后渐渐地坐在了凳子上,随即,张仪摆摆手,表示兵丁退下。那兵丁走后,张仪怎样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忽然高声哭叫着说道:“老天哪!师父哇!这是谁危险了苏秦师弟呀!”
张仪忽然在大厅嚎叫着大哭起来,此时有下人张安吃紧忙忙赶来,张安闻听丞相这么悲伤的抽泣,大吃一惊,张安上前,不解地问道:“老爷,你怎样啦?这是为何啊?”张仪悲痛地摆摆手说道:“张安啊,天已断柱!苍天断柱哇!”张安受惊地问道:“啊?老爷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啥大事啊?您可不要恐吓我们啊!”张仪抽泣着说:“张安啊,六国丞相苏秦,他,他在齐国已遇刺身亡啦!”
对于这样的消息,张安了解是好事,但见到奴才这样悲伤,就受惊的问道:“老爷,他不是您的对手吗?这他死了,咱不是少个对手吗老爷?”张仪说道:“张安啊,你是不晓得哇,我与那苏秦同是鬼谷子王禅的门生呀!”张安受惊的问道:“啊?这么说你们是师兄弟?”张仪说:“当初,师父叫我俩下山,其专心,一是叫我们稳定全国大势,只管削减百姓的战祸之苦;二是给我们供给一个平台,以展现我们的所学,可现在,没有想到,苏秦师弟居然先我而去呀!”
张仪在秦国丞相府一边哀痛欲绝,一边忖量着同门师弟,哭的是死去活来。张安就抚慰张仪说:“咳,老爷,这人有旦夕祸福啊,这全国奇才苏秦忽然遇刺,这不是明摆着吗,全国就少了一位治国安邦的大才呀!”下人张安说到此,张仪说道:“张安啊,你是不晓得啊,这战国全国大戏,原本就是我与师弟同台竞技啊。你说,这同台既然没有了,我还厚着脸皮唱个什么!”张安问道:“老爷此言何意?”张仪寻思片刻,然后摆摆手说道:“我意退出秦庭,隐居山林,今后后,你就另寻高门去吧!”张安忽然抽泣着说:“老爷,我张安知恩图报,当初,不是你收留我,生怕我也没有明天,这个时辰,张安绝不能分开你呀老爷!我张安虽是下人,但受老爷恩德多年,岂能忘本,老爷你既然决议退出秦庭,那你预备到那里,我张安就到那里伺候你!”
深夜,此主仆二人商议停当,吃紧忙忙地打理着行囊。趁着一个黑夜,张仪率领张安已是静静地退隐了山林。临行前,张仪给秦国大王手札一封,手札中,张仪既是婉言辞去了丞相之职务,又说了然全国同台既然少去了苏秦,张仪的存在已经没成心义。就这样,一个秦国的时任丞相,凭同门之豪情,一纸辞书就不告而别了。
秦国大王见到张仪手札,嘲笑着说道:“张仪,乃是一介墨客义气,说什么念及同门之情,就愚蠢的退出秦庭,真是可笑至极!”有臣下问大王:“那张仪,听说苏秦遇刺就要告退,他能否是有难言之隐啊?”大王说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看他简直是愚蠢透顶啦!哦,是我秦国慢待与他,还是他自作多情!”臣下说:“他有什么自作多情的?这不明摆着就是乱说八道嘛,说什么没有了同台!启禀大王,我看,不如派人把他找返来问个大白!”
大王寻思片刻,然后摆摆手说道:“不用了,天上白云自飘去,地上起风是常情,我看这秦国分开他张仪,一样是日出东方来,朝霞西回去。这张仪不辞而别了,我们秦国能够会有王仪大概李仪出现的,哎,本大王还真不信他这个邪性啦!”臣下说道:“启禀大王,这全国诸侯国,自从有了苏秦和他阿谁六国同盟,的简直确给我秦国带来了不快,臣下是这么想的,我们如果趁着六国给苏秦治丧的机会,一举出兵灭掉他们咋样?”大王听到此言,实在一惊,但他紧接着就说道:“现在出兵还不是时辰,现在那六国正在结合给苏秦治丧,我们这儿一出兵,顿时他们就抱成一团的与我们死拼,等些光阴吧!”
一座大山当中,张仪主仆跻身于一间茅舍内,相依为命。张仪自从自动退出了秦王朝,今后不问世事,但由于落空了苏秦这个师弟,全日里寡言少语的过活如年。张仪有一种自责,他是在想,虽然不晓得苏秦为何被人刺杀,但惟恐全国会把苏秦之死,联系到他这个与苏秦唱反调的政治对手的头上,也许有人以为,是秦国派人刺杀了苏秦,由于这样推理更是符合道理当中。所以,张仪在苏秦被人刺杀后的第一时候,就决议退出了秦王朝,同时张仪还四周探问师父鬼谷子王禅的着落,张仪希望有一天可以见到师父,亲身把真相说给师父。可不管张仪何等尽力,就是找不到师父的着落,因而张仪就黑暗观察苏秦究竟是何人所杀,可是还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就这样,张仪一天天郁闷寡欢的在世,终有一天,张仪忽然大病,而且是一病就卧床不起。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张仪一口气没有上来,闭目而去!忠厚的张安抱着张仪痛哭一番后,将张仪埋葬在山林。
林间的一条小路上,王禅一边快步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治理全国战乱,又是刚刚有了一些起色,苏秦就被魔头借刀杀人取了人命,这难道是天意如此吗?怨不得九天玄女娘娘说,治理诸侯国任重道远,说是全国诸侯国都能够与一些魔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看来,九天玄女娘娘此言不虚!下一步我该怎样办?是继续寻觅治国安邦的奇才,还是动手整理风险三界的魔头呢!我看假如真是什么定数的话,与其说照这样把门生一个个冤死在治国安邦的路上,还不如就此脱手,整理魔界更加现实!”王禅想着想着,已是酿成了须发皆白,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王禅自己也没有推测,自己为什么会在一瞬间酿成了老态龙钟的样子,这也许又是有着什么玄机。
y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精心整理】上古神话故事60篇!记得收藏讲给孩子们听!

下一篇:小小年纪担任丞相,还流传下来一个,皇帝想吃公鸡蛋的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28 22:26 , Processed in 0.177252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