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淫僧

2021-10-11 14: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44| 评论: 15

固安寺的小沙弥惠明偶然听到了香客们的群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去找师父悟真:“师父,他们……他们骂你是淫僧,还说……还说要把你赶出固安寺去……”
悟真摸摸惠明的头,笑了笑:“惠明别哭,过些日子他们就会晓得他们错了,会来跟师父道歉的。”
惠明安静了一些,但仍然很担忧地问悟真:“师父,他们为何要骂你是淫僧啊?你为何反面大师诠释呢?”
悟真非常平高山说:“当人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时辰,你怎样诠释都是枉然的。还不如静静地期待,等着水落石出的时辰,你不用诠释,自然会有人替你洗清委屈。”
见惠明还是一脸的担忧,悟真又道:“不要担忧,这世上有喜好往他人身上泼脏水,以显现自己高尚的人,自然就会有喜好揭穿分歧平常的真相,以彰显自己侠义的人!”



惠明半懂不懂地进来了,悟真长叹了一声,对着眼前说:“这下,你满足啦?”
只见悟真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又娇又媚的女子,撅着嘴,责怪道:“不满足,除非你答应和我结婚,跟我走,那我就满足啦!”
“阿弥陀佛,女檀越,贫僧……”悟真刚要开口,忽然被女子一把捂住了嘴巴:“不准念阿弥陀佛,不准叫我女檀越,也不准自称贫僧!”
悟真只要苦笑:“阿蛮,且不说咱俩人妖殊途,即使你是人类,我们也不成能啊!我是僧人,是了然大师亲身主持,让我受的戒律,我怎样能和你结婚?”
阿蛮跺了跺脚,嘴巴撅得更高了:“我不管那些,我只问你,你——悟真,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假如你愿意,什么戒律,什么大师,我统统不放在眼里,一切都帮你扫平。”说着,阿蛮一跃而起,扑到了悟真怀里,看着悟真的眼睛,悄悄地问道,“你……愿不愿意?”
悟真艰难地闭上了眼睛:“阿弥陀佛……”
阿蛮调皮地去掰悟真的眼皮,这时,门外传来叫悟真的声音,是固安寺的方丈了然大师来了。
阿蛮素来怕了然大师,在悟真脸上亲了一下,消失不见了。



了然大师走了进来,见悟真俊美的脸上尽是红晕,暗自叹了一口气:“悟真,阿蛮又来了是吗?”
悟至心里非常忸捏,低着头,悄悄地应了一声“是”。
“悟真,阿蛮故意让你……得了一个‘淫僧’的名声,你怪不怪她?”了然让悟真抬起头来,看着悟真的眼睛,婉言问道。
悟真眼神怅惘,好一会儿才回答道:“门生不知该不应怪她……”
一年前,悟真外出,看见一只雪白的狐狸被兽夹夹住了后腿,哀鸣不止,心生怜悯,帮狐狸掰开兽夹,还找来草药给狐狸疗伤。
这时有个老道走了过来,见悟真已经把狐狸放了,仔细地看了悟真好几眼,才呵斥狐狸道:“今后不得复兴杀心,要多积德事,否则雷灾难避!”
那狐狸瞪了老道一眼,竟忽然跃起,在悟真脸上吻了一下,才跑入了林中。
悟真隐约感觉自己好心办了好事,忙向老道询问是怎样回事。
老道说,那只狐狸名叫阿蛮,修炼了快一千年了,已经成精,可以化为人形,藏匿妖气。
那阿蛮非常多情,为了一个叫陈瑜的墨客,支出了一切,不惜用自己的内丹为陈瑜拯救。谁知被陈瑜得知她是狐妖后,竟起了嫌恶之心,不但敏捷另寻新欢,还请人降她。
阿蛮悲伤之下,要索回拯救之恩,欲置陈瑜于死地。老道怕阿蛮造杀孽,万劫不复,才设下法力加持过的兽夹,制止阿蛮。
“那阿蛮脱了身,阿谁陈瑜岂不是很危险?”悟真急得汗都出来了。
“不会,陈瑜已遭天谴,酿成了个傻子。而阿蛮,她是心中有情之妖……”老道说着,看了悟真俊美非常的脸庞一眼,“却是你……生怕考验你修佛的时辰到了,只怕你……”老道没说完,摇点头,走了。
悟真回到了固安寺,不时回忆起老道的话,总有点不安的感受。公然,前未几,固安寺来了一个妩媚至极的女子。



女子一走进寺庙,众人的眼睛都不由自立地看向了她。连正在大殿上敲木鱼念经的僧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木鱼,呆呆地看着女子。
女子目中无人,径直走到了悟真身旁,忽然身子一歪,倒进了悟真的怀里。
悟真温玉暖香抱了个满怀,手足无措,但隐约的又有点舍不得罢休。
女子忽然一把搂住悟真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面颊,娇声道:“你这僧人,既然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就得对我负责,娶我回家做你的娘子。”说完,女子便笑着跑出了大殿,消失不见了。
众人哗然,以后悟真便有了淫僧之名,而且愈传愈盛,什么版本的都有。
听悟真说不晓得要不要怪阿蛮“送”给他的淫僧之名,了然大师忽然笑了起来,说:“悟真,你带着阿蛮分开固安寺吧,三年后,你便可以决议是回寺庙修佛,还是在红尘中修佛了。”
悟真赶紧点头:“门生不能分开固安寺……”
“你必须分开固安寺,这不可是为你着想,也是为固安寺着想。难道,‘固安寺有个淫僧’这句话很好听?况且,一个寺庙里居然有只狐妖在进收支出的,太影响其他门生们的修行了。”了然大师忽然把脸一板,严厉地说。
悟真只好答应带着阿蛮分开固安寺,三年后再返来。
“至于你回不回固安寺,到时辰再说吧,不要先忙着许诺,落发人不打诳语,阿弥陀佛!”了然大师道,“只不外,悟真你要记着,心中要有佛,你和阿蛮在没有获得师父答应之前,必须发乎情,止乎礼。”
悟真慎重答应了了然大师。
悟真和阿蛮走在山中的一条小路上,阿蛮一脸的欣喜,悟真却有点心旷神怡。
“悟真,悟真,你把法衣脱了,穿这个吧!”阿蛮拿出一套墨客服要悟真换上。
不知怎样的,悟至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不穿,我是僧人,不能穿俗家衣服。”
“不穿就不穿吧!”阿蛮把衣服一扔,“悟真,悟真,明天早晨我要和你睡一张床。”
“不成,不成,阿弥……”看着阿蛮嘟起来的嘴,悟真把前面两个字咽进了肚子里,满脸绯红,声音越来越小,“就算……要……也得获得师父的答应,拜审问后……”
可早晨住进了堆栈后,阿蛮赖在了悟真的床上,不愿走了。悟真念了一夜的清心咒,阿蛮睡得又香又甜。
以后,只要歇宿,阿蛮都赖着悟真,要跟悟真睡一张床。
悟真起头不敢上床睡觉,夜夜打坐念经。有一晚,疲累至极,伏在桌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旁是阿蛮舒适的睡容。
后来,悟真就和阿蛮睡一张床了。后来,悟真就发现是自己想得太多了。阿蛮说的睡一张床就是睡一张床,底子没有此外任何意义。
有一晚,悟实在在抑制不住心中的悸动,试探着问阿蛮:“你和陈瑜也是这样睡一张床的吗?”
“是呀!陈瑜说夫妻都要睡一张床的。”阿蛮睁着干巴巴的眼睛,天真地看着悟真。
悟真好想亲吻一下阿蛮的眼睛,但他忍住了,心里念了几遍“阿弥陀佛”才又问道:“那陈瑜就没说夫妻还要做点此外什么?”
“说了呀!他说夫妻可以亲脸,还要我脱衣服,还想帮我脱,被我一巴掌拍飞了。我……我还有尾巴没有炼化,不能让他人看到……”阿蛮红着脸说,“后来他就不敢了,看见我就跑……”
难怪陈瑜连拯救之恩都掉臂念,难怪老道说考验自己修佛的时辰到了,难怪了然大师再三吩咐自己要心中有佛,还说那什么必须获得他的答应……这阿蛮底子就是白纸一张,什么都不懂,端看自己要不要在上面画点什么……
悟真又在心里念了几遍清心咒,再看阿蛮那美到极致也纯到极点的脸,忽然什么绮念都消失了,只感觉心里一片洁白,和阿蛮一样,安然睡去。
转眼三年就要曩昔了。在这快要三年的时候中,阿蛮带着悟真走过了无数美丽的山山水水,见识了各地的风土人情,也做了不成胜数的善事。
悟真只感觉心胸越来越坦荡,对阿蛮也越来越喜好。他想着就这么过一辈子也好,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说他是淫僧也不怕,只要能和阿蛮在一路就行。
可此日阿蛮却哭着告诉悟真,他们俩要分隔了。狐妖千年一次的大劫将至,她不能扳连了悟真。
悟真也流泪了,怎样也不愿答应分开阿蛮。
阿蛮凄美地笑着,忽然伸手一拍,悟真昏了曩昔……
悟真是被老道和了然大师叫醒的。见了二人,悟真有点含混,但他一会儿就苏醒了过来:“我要去找阿蛮,她有危险……”
老道一笑:“阿蛮有福,碰到了你,只要你才能救阿蛮。”
了然大师却是一脸担忧。
老道和了然大师带着悟真来到了田野一个空阔的草地上,阿蛮已经现出了真相,化成了一只雪白的狐狸,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快去,护着阿蛮,雷劫将至,她受不住!”老道急忙对悟真道。
悟真飞奔而去。但雷声隆隆,已然响起,阴云密布,闪电嘶嘶,可悟真离阿蛮还有比力远的间隔。
悟真急得心神俱裂,恨不得肋生两翼,立即飞到阿蛮身旁。
老道似笑非笑地看了了然大师一眼。了然大师低声念经,一挥手,悟真居然飞了起来,一会儿抱住了阿蛮。这时,一声巨雷响起,一道水桶粗的闪电打在悟真身上,激起一阵火花……
老道笑吟吟地看着,气定神闲。了然却是一脸严重,连呼吸都屏住了。
一会儿,悟真抱着承受雷劫事后,已然全数化成人形,尾巴也已经炼化了的阿蛮走了过来。虽然悟真衣服焦黑,光头上的戒疤都已经全数被烧没,但二人都平安无事。
老道嘲笑了然大师道:“连自己的徒弟都信不外!贫道早就说过,悟真和阿蛮必定会发乎情,止乎礼,二人有情无欲,悟真一定会固守心中佛念,必定能抵抗住这千年一次的大雷劫,你这个老僧人还不信……”
了然大师非常欣喜地一笑,问一向抱着阿蛮,忘了罢休的悟真道:“现在三年以致,你是和师父一路回固安寺,还是留下来,陪伴阿蛮?”
看着阿蛮一双尽是情义的眼睛,悟真放下阿蛮,给了然大师磕了几个头:“师父,门生愿意陪伴阿蛮。门生心中有佛,红尘中也可以修佛。”看了一向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的阿蛮一眼,悟真补充道,“心中有阿蛮也能修佛!”
阿蛮笑了,像一朵盛放的花。
了然大师和老道相视一笑,颔首道:“雷劫把你的戒疤都打没了,这也是天意如此啊!”
老道一旁笑道:“从悟真救了阿蛮起头,你俩就有缘了!”
因而,撮土为香,老道为媒,了然大师做主,悟真和阿蛮拜了六合,正式成为了夫妻。
老道和了然大师乐和和地走了,阿蛮一把抱住了悟真,幸运地笑了,她在悟真耳边静静地说:“我的尾巴已经炼化了,我不怕……了……”
悟真的脸一会儿成了一块大红布,他想,他能够要成为实在的“淫僧”了……
几年后,老道和了然大师一人收了一个古灵精怪的男孩做徒弟,是阿蛮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



问兄弟俩他们的怙恃哪去了。兄弟俩众口一词地说:“处处游玩,处处管闲事,碰到什么不服事都要管一管,还美其名曰‘修佛’,阿弥陀佛……”
老道和了然大师禁不住大笑起来……
(图片来自收集,图文无关,侵删)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散不了的鬼戏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08 , Processed in 0.159533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