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噬魂伞

2021-10-11 16: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94| 评论: 9

一品香酒楼空无虚座、人声鼎沸。大堂里小二的招待声、划拳的呼喊声、各类话题的议论声、不停于耳!二楼包厢的雅间里,隔断了一楼的各类喧闹之声。
“还是樊爷讲求,宴客吃饭都是雅间,这莫不是发大财了吧!有什么好门路,带带哥几个?”瘦高个张老三一脸奉迎地说道。
“好说!好说!”被称为樊爷的男人名叫樊二,长得有些微胖,笑着拱手说道。
“撅人宅兆损阴德,快乐到头了,这饭不吃也罢!”算命的张瞎子说着,起家便分开了。
“樊爷别往心里去,这张瞎子十算九不灵,一天神神叨叨的,就不应把他带来找晦气,走了也好!”张老三看氛围差池,赶紧开口说道。
“就是,樊爷本日可贵兴奋,我们哥几个起家敬樊爷一杯!”
三五人你一言我一语,排场顿时热烈了起来,那些不快的小插曲,很快就被人所忘记。
集会上樊二被接连敬酒,喝得有些高了。大伙散去时,他走路都有些踉蹡。他身材虽有些不由自己控制,可是脑子还很苏醒。
他祖父就是专门干倒斗的,虽然他给家人带来了不错的生活,可是在他父亲才满十岁那年,他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从那今后他的祖母在樊家立了家规,明令制止不能再干倒斗的谋生!
他的父亲穷了一辈子,一向固守规矩,不曾动过半分动机!三年前樊二的父亲走了,他无意中翻到了祖父留下的小册子。他便偷偷地研讨起来,按耐不住猎奇心,他背着家人,初次出山就收获满满!
这三年倒斗,让他收获了无数的玉帛。每一次他都在心里,劝自己这是最初一次,做完就该罢手了!可是已经沉迷于此的他,早就没法停手了!
直到半个月前他去倒斗,碰到了一件怪事。那墓看着明显已经时代久远,里面的墓仆人却如睡着了一般,身材一丁点都不曾腐臭,是个貌美如天仙的女子。她的怀中还抱着,一把看起来很鬼异的红伞。
他发现墓里很空,并没有什么值钱的陪葬品。他想着总不能白跑一趟,因而他大着胆子,把女子头上戴着的珠宝拿了下来,可是最初耐不住色心,还乘隙伸手摸了她的脸一把。
自从那日返来,不晓得为什么,他的心里一向感觉很不安,也不敢再去倒斗了。闲来无事,他便花钱处处请了解的人饮酒吃饭,为的就是让日子过得热烈一些,安宁一下自己的心神。
樊二一边走着,一边还在回忆那日碰到的场景,没成心想到自己越走越偏。凉风一吹他的头,便起头晕乎乎。他看见一座庭院的门是翻开的,他抬脚便走了进去。
红色纱幔在微风中舞动,屋内的女子拿着一把红伞,昂首冲进门的樊二看了一眼。樊二眯着眼睛,只觉女子有些面善,他用力拍了拍头尽力回忆着,脑中跳出的答案,吓得他酒都苏醒了一泰半。



他不成能会认错,这女子就是躺在墓中被他轻薄过的那具女尸。他吓得赶紧跪下说道:“姑…姑娘,请恕罪!饶…”还未等樊二说完话,只见一阵红光闪过,他的脖子被飞来的伞划破,血让伞变得加倍艳丽,樊二的魂也被伞所吞噬掉。
缥缈峰之巅,坐着一位正在打坐的白胡子老者,他忽然吐出一口血。
“师尊您怎样了?”一旁的风瑾站起来扶着老者问道。
“噬魂伞临世了,毕竟还是封印不住她!瑾儿可曾记得,为师之前对你说过的话?”白羽真人看着门生风瑾道。
“徒儿一刻也不敢忘,师尊曾说过我是世上,可贵的纯阳之体,是唯一能禁止噬魂伞的人,若它有一日临世,让门生不管支出任何价格,都要将其毁掉!”
“很好!为师老了现在又遭到了反噬,今后全国的安危就交给你了,瑾儿快快下山去吧!”
“门生一定不负师尊所托!”风瑾叩别老道,下山去了!
城郊一处地方,长着很多的地涌金莲,墨染抚摩着怀里变小的噬魂伞。她坐在亭中,看着盛开得非常美丽的地涌金莲,微微有些出神。她打破封印后,发现一切早已经事过境迁。
那人不远千里,为她移来地涌金莲。在她被封印时为救她送了命,现在都不知他已循环了几世,而他已不再会记得她了。想昔时这些地涌金莲刚移过来时,由于天气欠好很难赡养,可是费了他好大的一番苦心。现在它成片发展,可他却早已经不在了!
若不是被人轻薄过分生气,她原是不想打破封印的,她一点也不想来单独面临,没有他的这个人间!
“姑娘请交出,你手中的这把噬魂伞!”一声清冽带着磁性,好听的男人声声响起来。
墨染昂首看着来人,有些呆停住了!还如宿世初见一般的边幅,他身穿白衣墨发飞扬,轻皱着眉头就怎样盯着她手中的噬魂伞。



“可以给你,只不外我与伞已合二为一了,你肯定要拿着它?”墨染收起心神,一脸调笑地说道。
“即是如此,那姑娘怕也已经酿成了,杀人噬魂的魔物,看剑!”风瑾拔出佩剑,预备脱手。
“等一下!这长得这么姣美,怎样一言分歧就要开打,真是没有风采。我说这位令郎,你能否是对噬魂伞有什么误解,它虽然噬魂可也挑嘴,只吞噬心术不正极恶之人!”
“巧言如簧,师尊说过噬魂伞若吞噬过量,便会日渐强大,成为无人能把握的魔物,然后风险百姓!现在你与它一体,必是一丘之貉,留你不得!”
“你师尊是谁?”
“白羽真人是也,少空话看招!”几招事后,风瑾惨败!
“这怎样能够,师尊明显说过,只要我才能禁止噬魂伞,为什么我会打不外你,真是有辱师命!”风瑾沮丧自言自语地说道,一点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
“白羽老头居然还在世!算了!看他把你送来的份上,且让他多活些光阴!你师尊确切说得没错,你真能禁止噬魂伞。不外不是和我打,而是需要跬步不离地守着我才行,这样你的纯阳之体,就能禁止住我不会魔性大发,这样我便没有机遇,风险百姓了,你可得跟紧一点!”墨染浅笑着挑眉,靠近风瑾的耳边说道。
风瑾感受自己的耳朵和面颊有些热,他不大白这一切究竟是怎样回事,只好跟从着墨染走了!
经过量日的相处,他们相互晓得了相互的名字。这些日子墨染也并没有,让噬魂伞再去害人。风瑾却总是感觉,墨染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像是在透过他看此外什么人,这让他的心里隐约地有些不太舒服。
这日墨染带着风瑾来到他们初识的地方,指着那一片地涌金莲问道:“风瑾花谢了来年虽还会开,花还是一样的美,但再也不是同一朵花了,实在人又未尝不是呢!”
风瑾看着有些伤怀的墨染,他晓得她一定又是在怀念他人,他有些置气地说道:“万物新旧替换,本就是恒古稳定的法则,干嘛让自己一向堕入在对曩昔的追思中,往前看真有那末难吗?”
“是呀!能忘了曩昔真好!风瑾我们明日便出发去缥缈峰,去寻你师尊白羽真人,我有法子毁掉噬魂伞,从今往后你就不必再委屈随着我了!”墨染起家抬脚快步离去,风瑾毕竟不是宿世她所熟悉的他了。她是该罢休了,泪水划过她的面颊。
风瑾看着墨染的背影,让他感觉有些莫名的伤怀。他呆愣了片刻,也起家朝着墨染分开的偏向走去。
在去飘渺峰的路上,墨染不复昔日那般,对着风瑾经常调笑。从出发起头,她就一句话都不曾说过。缥缈峰云雾围绕,让人看不逼真它的全貌。



“你来了!”白羽真人看着出现在山巅的墨染,开口说道。
“白羽老头,昔时为了阻止我与你徒儿相爱,不惜一切价格也要封印我,还失手杀了他,这些年半夜梦回你可睡得平稳?”
“人魔殊途,他死不敷惜!错就错在,他不应恋上了你这个魔女,自毁前程!”
“你们自诩的邪道之士,大多却做着丧尽天良之事。我生来为魔,却从未摧残过无辜人命,为什么你就是容不下我?”
“狡辩!凡人生死自有定数,死在你噬魂伞下的亡灵不成胜数。虽说他们有的无恶不作,但一切自有天道来收。还轮不到你打着为民除害的名义,实在就是想吞噬掉他们,用来增强你的魔功,魔就是魔不分黑白,等到你魔性大发,一样风险百姓!”
“真是可笑!你所谓的天道,那有闲功夫管这些凡夫俗子的事,算了与你多说无益。本日我就是来了结,你我之间的恩怨,不外看你虚弱的样子,也快命未几矣了,还真是有些无趣!”
风瑾听了他们的话,赶紧跑曩昔扶着白羽真人,担忧地看着他。墨染看着这一幕,复说道:“白羽老头我记得你有一把除魔剑,单用它是危险不了我。但它如果抹上风瑾的血,再刺入我的心口,我与噬魂伞就会真的消失不见了!”
“你居然把噬魂伞,与你融为了一体!你还把自己的死穴说出来,这不成能!一介魔物,怎会如此,你一定是有什么诡计!”
“还真是老固执,就你现在这副残躯,那边还值得我费心骗你,你能否是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外是活得腻了,想追求一个摆脱而已,若非我自愿,这凡尘谁能奈我何!”
“风瑾还在,你为何?”
“你这老头公然是老了,费话太多了,一切如你所愿,还不快把除魔剑拿来!”墨染打断白羽真人要说的话,敦促着说道。
“瑾儿去把除魔剑取来!”白羽真人按耐住疑问,吩咐着说道。
“你为什么要一心求死,我不准!”风瑾听到墨染话后,落空了冷静。他没有听白羽真人的话,第一时候去取剑,而是用力握着墨染的肩膀说道。
“你倾慕我?”墨染盯着风瑾的眼睛问道。
“我…我不是…我不晓得!我就是不想…”
“那就别空话了,快去拿剑吧!”墨染挥开风瑾握着她肩膀的手,撇开首说道。
白羽真人看着风瑾,落漠手足无措的样子,他闭上眼睛说道:“瑾儿去吧!放剑的地方有一颗丹药,你先吃了再把剑取来,为师有话叮嘱你!”
风瑾虽然各式不愿意,可是他还是向放剑的地方走了曩昔。看到放丹药的瓶子,他想都不想间接翻开吞了下去。由于直觉告诉他,这颗丹药他非吃不成。
吃下丹药后,风瑾很快感遭到头起头出现胀痛,那些早已被埋葬的前尘往事,又一点一点被强迫唤起。
曩昔好大一会儿,还不见风瑾返来!墨染等得快没有了耐心,她便往返起头踱步。
又过了一会儿风瑾拿着剑,渐渐悠悠地走了过来!他道:“已经有个女子,对我说只要地涌金莲开遍地,她便嫁给我与我共白头!现在地涌金莲开遍了,她却一心想求死,墨染你能否是想毁约?”
墨染听到风瑾的话,是她的风瑾返来了!她张了张嘴,发现嗓子干涩得说不出话了!她摇了点头,顿时泪流满面。
“瑾儿昔时是为师对不住你们,这些年我虽然嘴硬不愿认可,可心里早已经后悔了。我费尽心机找到你的转世,又给你取名为风瑾,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填补返来对你的一切亏欠。拿着除魔剑带着墨染下山去吧,现在她的死穴握在你的手中,为师再也不怕她会魔化了!现在只想一小我恬静地,度过生命最初的日子。为师也许真的错了,六道当中一心向善者皆为邪道,不应按诞生来分别善恶!”白羽真人说着,冲风瑾与墨染挥了挥手。
墨染心里的那些伤口,似乎在这一刻全都获得了治愈。她看着白羽真人行迁就木的样子,走曩昔摸出一颗极品的灵石道:“老头子把这拿着吸收了,它能让你最最少多活二三十年。你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廉价你了,好幸亏世等着今后调教徒孙!”墨染把灵石塞在白羽真人的手中,拉着呆愣的风瑾下山去了。
几年今后风瑾与墨染,处处游山玩水。他们把五岁的儿子丢在缥缈峰,让白羽真人带着他习武,而他被这古灵精怪的孩子,一天逗得乐呵地合不拢嘴。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于收集侵删)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魂交易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8:15 , Processed in 0.161392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