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鬼魂买卖

2021-10-11 18: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17| 评论: 6

元代末年,全国大乱,群雄并起,逐鹿华夏。可苦了百姓,流浪失所者、妻离子散者不成胜数。有一人名叫匡离,原一个普通农民,娶妻张氏,二人恩爱有加。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伙人,将匡离抓去从戎,一走三年,杳无消息。
匡离临走时曾静静在张氏耳边留下一言:“变鬼当回”。张氏贤慧,虽然是一个农村妇女,却深明大义、聪慧贤慧,加上夫妻豪情很是深厚,所以始终深信匡离的许诺,在家尽心伺候公婆,期待丈夫的归来。





匡离从戎的队伍,带头的名叫陈友谅,刚起头打了几年败仗便开国陈汉,后来在鄱阳湖与朱元璋的决战中头部中箭身亡,60万雄师瞬间灰飞烟灭,匡离也死在军中。

鄱阳湖畔顿时鬼影森森,一到晚间无数冤魂四周游荡,还有人曾能听到喊杀声、战鼓声、鸣炮声。

有一天,湖边来了一个老道,专门找鬼魂停止鬼魂买卖。交的易条件有三个,第一,虽然老道不需要恶鬼,是以不能怨气太重;第二,要有悬念,最好是美好感情的悬念,这样才有助于后续的驱使;第三,每年七月,要被老道驱使一个月,助其修炼永生不老之术。买卖刻日位三年,期满后可以重新做人。
鄱阳湖边虽然有着数万鬼魂,但要末没有神志只会东游西荡,要末感觉自己死得委屈,怨气太重。老道寻觅了很久,已经要放弃的时辰在草丛中发现了瑟瑟发抖的匡离。匡离生前就是敦朴之人,什么事都看得开,死后也只是一心想见媳妇,并没有其他想法,从没感觉自己死得委屈,更没有恨谁。





老道一见匡离的样子就晓得他正合适,便将与之买卖的想法和条件说了。只要能见到媳妇让匡离做什么都行,所以听说有机遇复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因匡离的尸身不知去向,老道将用神通让匡离的鬼魂操纵另一具躯体,三年后将借助这个身材还阳。
匡离找了一个刚死未几,比力完整的身材,让老道做法。做完法后,匡离不能进入这个身材,只能飘他的死后,但一切行动和各类感知是同步的。比如身材吃了工具,匡离会感觉饱,假如身材的手断了,匡离也会痛不欲生。





匡离很是兴奋,谢了老道就要走,老道笑着挥了挥手,匡离右耳前面多出一颗痣来,然后说道:你耳后的痣即是这买卖的标志,每年的七月,我自会来接你。匡离摸了一把脖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氏在家喂鸡,院子里忽然来了一个陌生人,口中称号她为娘子。匡离离家的几年,不是没有登徒子明里私下地来试探张氏,都被张氏言辞拒绝。本日这人实在过度,彼苍白日之下竟敢如此猖獗。张氏阴冷静脸,刚要措辞,这人说道:变鬼当回,娘子可还记得吗?张氏一愣,这是临走时匡离静静在她耳边说的,没有第二小我晓得,包括公婆们谈起这段往事时,张氏也没有说过这四个字。

匡离见张氏瞪大双眼,眼泪扑簌簌流下来,感应非常可笑,一把抱住了她。张氏拿起手中的盆给了匡离脑壳一下,匡离只得吃痛放手。张氏气得胸口升沉,眼前这人虽然晓得属于二人的奥秘,但举止轻佻,而且边幅完全与丈夫分歧,张氏难免生疑。由于老道曾警告匡离,操纵身材以及鬼魂买卖之事决不能让第三人晓得,所以匡离又是难于开口诠释。
张氏说要考验一下匡离,匡离晓得自己样貌的变化,只能应允。张氏问了几个题目,触及到匡家和张家的私事,匡离全数回答正确。张氏又问了一些夫妻俩的小奥秘,匡离也都说对。张氏放松了下来,但心里还是隐约有些不安,想了想说道:你跟我来。





匡离不晓得她又要干什么,但他晓得张氏一向谨慎,不能获得她的信赖,二人决不能相认。匡离在前面走了不远,就晓得张氏要干什么了。公然,张氏带着匡离来到山顶,下面即是万丈绝壁。匡离恐高,在间隔崖边还有十几步远时,他就已经双膝发软迈不动步了。

张氏这才相信,询问匡离为何边幅大变?匡离只能撒谎说受了很重的伤,规复以后形象发生了变化。

张氏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一时无从回嘴,只好接管了匡离。早晨一家四口人终究团圆在一处。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多月,张氏一向留心观察匡离,从措辞方式到干事气概,从脾性天性到思维性情,确是匡离无疑。

这时到了七月份,匡离说去造访一个朋友,往返需要一个月。张氏问是什么朋友,姓甚名谁,匡离一概答不上来,但走得很是果断,张氏不由狐疑又起。
这一日门前来了一个化缘的僧人,张氏刚出来答话,僧人一见她便皱眉口宣佛号,道:女檀越身有鬼气,必经常与鬼魂相伴。见张氏苍茫的摇点头,僧人又问:家里有什么变态之事吗?张氏将匡离之事说了一遍,僧人拍掌道:这就对了,这,乃是生魂祭炼之术,阴邪得很啊。僧人告诉张氏,匡离已死,鬼魂被妖人操纵,成为其修炼魔法的工具,三年以后不但不会生还,还会完全沦为厉鬼并受那妖人的驱使。





张氏忙问:大师,怎样才能救他?僧人道:三年以后,我自会来助你成为生魂,届时将能看到你丈夫的生魂,我教你一法,使他的灵魂免被妖人拘走。可是,那僧人话锋一转,续道:你若成为生魂,便不轻易回不来了,你可愿意吗?

张氏绝不犹豫地址了颔首,那僧人又口宣佛号大踏步走了。

转眼三年之期已到,那僧人公然如约而至。当晚匡离没在房内,不知去了那里。而张氏则躺在床上,僧人则在一旁做法。张氏只感觉身子越来越轻,飘飘悠悠似要飞起一般,回头一看,居然看到自己的身材仍然躺在床上。

那僧人笑道:你只需等你丈夫的生魂返来,按我说的办就行了。张氏点颔首,那僧人起家走了。等了一会儿,匡离从里面跑返来,很是兴奋,见张氏躺在床上,便坐在床边摇摆她的手臂,口中小声说:娘子,你醒一醒。

飘在空中的张氏没有看到匡离的生魂,心中生出疑问,怎样跟僧人说的纷歧样?匡离此时已发觉差池劲,用手一试鼻息,张氏公然已经死去了。他抱起张氏的脑壳痛哭起来,却忽然发现张氏的右耳前面多了一颗痣。

那老道和僧人此时正站在虚空当中,望着匡离面露笑脸,只听老道对僧人说道:痴情之人本就难找,你这主张公然不错,这一对生魂将一向为你我所用了。言罢,二人哈哈大笑。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父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7:01 , Processed in 0.128074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