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母亲的故事——卢世雄

2021-10-14 02: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48| 评论: 0

1、 给儿孙起名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在父亲一辈之前,对按名取字出格重视,平辈人一字贯串,念书者还有表字。如父亲辈,名字中都有“雨”字头,表字中都带“天”。我们这一代的名字,儿子都是“世”字辈,女儿都是“香”字辈,如桂香、秋香、月香、芳香等。我的小妹生于1956年,母亲兴奋地说:“今后我的后代齐全了,就取名叫全香吧”,但到满月后父亲却改成“明香”,由于妹妹生在腐败节那天,而且“明”比“全”更高雅一些,母亲听了怅然服从。年老的儿子生在1963年,满月时父亲取名为“广华”,意为“广我中华”,但母亲听后以为不妥,由于三叔的女儿们都以“华”为名,就避忌之,所以将长孙的名字改成“广虹”,父亲怅然从之。后来有了孙女,母亲就说爷爷辈的名字是“雨”字头,雨露泽润花卉茂盛,年老由此遭到启发,将这辈女孩的名字都取为“草”字头,如雨菁、雨蓓、蓓葳、蓓蓉、蓓轩等。从给儿孙起名这件小事上反应出母亲的文化本质。
2、 凭吊中山陵
母亲生在民国初年,上学念书时从《国文》《修身》课文中熟悉孙中山的巨大功勋和高尚品格,特别对《总理遗言》熟颂到老。在历史人物中佩服北海牧羊不辱汉节的苏武,高唱《满江红》勇敢抗金的岳飞,为反动壮烈牺牲的“鉴湖女侠”秋瑾等,但最佩服的还是孙中山和周总理。一九七五年春季,在年老伴随下母亲到上海探望二哥,后又转到内蒙古锡林浩特探望大姐。在上海时代,母亲在年老伴随下特地到南京拜谒中山陵,中山陵有近四百级台阶,母亲以非常崇敬的心情一台台攀缘而上,在陵园大殿深鞠三躬,还环抱四周朗诵了她晚年读过的《开国方略》。那天母亲的情感分外高亢,站在陵园大殿前的平台上远望苍茫的雪松林海,小声默念《总理遗言》,久久不愿分开。下山后又站在“三民主义”牌楼前瞻仰很久。她对年老说,明天是这平生中最难忘的一天,我居然能亲临这个地方表达对中山师长的敬佩之意。
以后,母亲在年老、二哥伴随下到杭州西湖一游,到断桥、苏堤、六和塔欣赏美景。在上海到过城隍庙、豫园、嘉定文庙、南京路和外滩。在转赴内蒙途中,仓促勾留北京一天,到过天安门广场。从北京乘飞机到锡林浩特,亲临“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光。母亲平生数次到过兰州,但走出省外只要这一次,实属不易,年老也为此次陪伴母亲出行而感应籍慰。
3、 步行回外家
我们故乡距河州城有四十五华里。一九五三年外祖母归天前,非论多忙,每年冬季母亲总要回河州城探视外祖母一次。在地盘鼎新前回外家,一般都是骑马而行,土改后家中的牲口被分走,回外家不能不步行。母亲是小脚,步行四十五华里要走一天,那时门路坎坷不服,冬季结冰泛水,很欠好走。有次母亲天不亮就动身,还背一了些工具,累了坐在路边的地坎上休息,饿了吃一点干馍,但口干了只能忍受。有一次走到七里屯(在今陆军第七医院四周),眼看太阳快要下山,口干得直冒火,忽然发现路边有人卖“芽面包(黑果子)”,就上前买了一角钱的一小堆,共有十颗,母亲一会儿就吃下去了七颗,顿时感受滋润快畅,站起来一股作气走到外祖母家。后来母亲常说,这平生中吃过的果子最可口的就是七里屯的那七颗“芽面包”。
4、关心“长工”
尚英福父子是我家几十年的老“长工”。虽然是长工,但在品德和生活上与我们一家的老小没有什么分歧。尚英福的父亲我们叫“尚爷”,父辈们叫“老尚爸”,土改前几十年吃住在我们家,耕田、喂牲口、磨面、赶骡、劈柴忙个不闲。后来年数大了,几番劝他老人家回去都不愿走,还叫来自己的儿子英福帮工,我们这辈称为“英福爸爸”。地盘鼎新中父子两人都被力退回家,但父子两人仍然不时返来住几天,奶奶和母亲怕他人说我家还利用长工,不让他们干活并力劝尽快回去,但他俩总是不愿,说吃住在我家比自己家里舒服些。母亲恭敬老尚爷,关心尚英福,只管给他们多带些食粮、衣物,父亲也不时给点零花钱。他们家的日子过的很困难,在六、七十年月出格缺吃缺穿,每年轻黄不接时髦英福总要到我家诉说难辛,希冀获得帮助。母亲明知我家也缺吃,但总不愿让他空着回去,食粮严重时给几碗面,把我们的旧衣物也拆洗好让他带走。到八十年月,我们家的粮本上结余的面粉都送给他度荒月,尚英福年轻时抱过我的几个哥哥,母亲特地让哥哥们出门回家时一定要给尚英福买一份礼物送给他。有好几次我在自行车上驮着面粉到车站送他搭车,他每次都是流泪分开,说我没有法子只能找你母亲了,她疼肠我们,就是有一口饭也要给我吃,从不厌弃。
后来,我翻检父亲手记,发现老尚爷的棺材板是父亲送的柏木,每年有几次救济,五元、十元不等的记录。
5、 母亲的尕姨娘
外祖母姊妹四人诞生在双城麻烦农家。大姨奶有一个儿子,但家境一向欠好。三姨奶在民国十七年出城挖野菜时被乱兵砍杀。尕姨奶在新集秦家庄,有一个女儿出嫁到外村,家中只要两位老人,孤苦零丁,到六、七十岁还在白手起家劳动而生。母亲对她的尕姨娘分外悬念,每年要去看一、二次。姨爷和姨奶奶也出格疼爱我们,只要我们去,就不惮年老体衰、耳背眼花,爬到灶台给我们烙馍做饭。母亲说,她见了姨奶奶就像见了外奶一样亲热贴心,给姨奶奶洗洗脚、洗洗头,补补衣服。母亲每次从姨奶奶那儿返来心情就要繁重好几天,对自己的无法暗示歉疚。
6、 母亲和表伯母
在农村时,母亲和同住一村的贺家表伯母(我们称之为姑舅阿妈)关系最好。贺家是我二姑奶奶家,家境较差,贺姑爷读了很多书,写得一笔好字,但终生未得志,也不愿处置劳事劳动。贺表伯很聪明,但对家事不甚极力,百口生存由姑奶奶和表伯母辛劳筹划。表伯母很勤劳,性情正直,会接生,我们兄妹都是由贺伯母接生的。贺伯母经常帮助母亲纳鞋底,她纳的鞋底精密平实,给母亲以极大的帮助。我们家有事都请她来帮手,从不辞让,所得的回报不过就是几升食粮而已。在极左线路流行时,很多人视我们家为嫌异而趋避之,惟有贺伯母与母亲情同姐妹不离不弃。母亲归天后,我们兄弟姐妹几人去探望她,她直抒己见地批评我们:你们没有照顾好你们的阿娘,七十一岁年数不算大,有什么病还治欠好?我们感应愧汗怍人。
7、 母亲的外家
母亲的外家是北塬车家坪晏家。外祖父兄弟四人,我的外祖父行三。
大外祖父晚年就居住到河州城内,懂医道,人称“晏师长”,生有三男三女。长男晏靖海,字恭南,是一位有爱国精神的常识份子,曾加入“青年军”出征陕南,后在民国临夏县政府任职,束缚临夏时为庇护县府档案立有功勋。束缚 后在专署干部黉舍任教员,后因“青年军”题目被打成历史反反动,下放农村劳动,在文革中受尽屈辱而死。恭南舅有六男一女,为晏瑛(英祥)、树德、晏佩(七五)、黑蛋、晏珑(全生)、高生、春花。仲男晏国海,前半生为教师,在城南女校、开国小学当教员,1962年下放回车家坪劳动。国海舅有一子五女,为云娥(尕娥)、月娥、春娥、秀娥、晏琳(吉生)、凤娥。因四外公无子,由国海舅继嗣。叔男朝海,曾在永靖县法院工作,1962年被下放回车家坪劳动,无嗣。大外公的女儿三人,别离适陈氏、赵氏、范氏,陈家大姨的丈夫民国期间在北京、绥远干事,大约在1920年月病殁,大姨闻丧后殉节。赵家原住和政罗家集,赵家姨娘的后代为赵惠英、赵仰生。范家在南园大范家,范家姨娘的后代为范正(清禄)、仲禄、金花、南娃、之哥。
二外公很早搬家兰州柏树巷,有一子一女。儿子为晏青山,曾是兰州炼油厂工人,因公殉职。青山舅的后代为晏维(兰州七中教师)、玉琢、黑子、小妹。女儿适张氏,张家姨夫是工程师,张家姨娘的大女儿叫吴涵、曾任省广播电视大学办公室主任,是离休干部,小女儿张×,在西安工作。
三外公即母亲的父亲,1920年月殁于新疆,生一男一女。男为晏文泉(字百川),身段魁梧,性情朴直,1930年月阵亡于陇南。百川舅有二子,长为晏树功(妙永),曾在甘肃、宁夏公安部合作作,在康乐县公安局离休;仲为晏恕(松玉),曾在甘南民贸公司、省外贸公司工作,是篮球骁将。
四外公平生务农,女儿适北塬穆家,后代为穆永寿、穆永清(永吉,临夏中学教师)、穆永禄、穆永隆、穆永虎、穆金花。
母亲叔伯兄妹11人,亲如手足不分亲疏,我们依年龄巨细称百川为大舅,青山为二舅,恭南为三舅,国海为四舅,朝海为小舅。后因大舅、二舅归天早,便称恭南为大舅,国海为二舅,朝海为小舅。其中国海、朝海舅为母亲弟弟。母亲六姊妹依年龄顺序,别离为大姨(陈家)、二姨(穆家)、三姨(张家)、四姨(赵家)、五姨(范家),母亲最小。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每年都要到列位舅舅和姨外家中走一次,列位舅舅和姨娘对母亲分外亲热。数次到兰州,住在晏恕表兄家,与舅母亲如姐妹,乘便也到柏树巷探望二舅母和张家姨娘,她们虽然久居兰州,但对母亲的亲热和关心仍然稠密非常。
血浓于水,愿我们的下一代永久记着奶奶的外家诸亲。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母亲的灶台(亲情故事)

下一篇:藏起母亲的秘密(亲情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0-19 06:36 , Processed in 0.137619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