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心秤(传奇故事)

2021-10-30 11: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50| 评论: 4









1.做秤
肃宁知县成荫是花钱买来的这个官儿。上任以后,他就想着法子要把钱捞返来,再着实在实地赚上一笔。他在肃宁空中上转了一圈儿以后,心就拔凉拔凉了。肃宁这地方极是苦寒,百姓们生活困苦,百业凋敝,实在找不到捞钱的门路。他带来的师爷宋风也是个爱财的主儿,脑瓜子活络,鬼点子多。
宋风眨眨小眼睛说:“老爷,这赢利的门路,我已经找好了。”
本来,这几天,宋风也没闲着。成荫是坐着肩舆,差役开道,到县境内遍地去考查风气,领会民情,那做的是官面文章。他则打扮成过路之人,四周走走看看,终究让他看出了门道儿。这肃宁虽是北直隶一个极为普通的小县,以种粮为主,没啥希奇,但却有一样特产,在河间府里著名遐迩,那就是秤。这赢利的文章,也就要从秤上做起了。说到这里,宋风卖上了关子,杜口不说了。
成荫何其聪明,眼珠儿一转,就大白了其中的事理,一拍手,兴奋地说道:“本官大白了!本县做秤的共有几家?把他们家中主事的都给我找来。”
宋风忙着说,做秤的只要一家,就是城中三街上的王家。王门第代做秤,到了现下,主事的名叫王大成,今年五十多岁,却是个犟种,这事儿跟他说,十有八九要吹灯。该怎样办,他还真没想好呢。
成荫一愣,尔后恶狠狠地问道:“他就不怕我的板子吗?人是苦虫,不打不可。走,我们先去探探门路。如若肯听话,咱就给他点长处儿;如果不愿,哼,就别怪我对他不客套了!”他换上便装,叫宋风前面领路,就奔了三街。
他们赶到王家的时辰,王大成正带着徒弟林五烤制木料。这秤杆凡是都是用木棍做成,遇潮则弯,遇干则裂,遇冷而缩,遇热而涨,这些城市影响到称重的精准。做出一杆好秤,就要克服掉这些缺失,那就要看做秤徒弟的技术了。王家这技术已历百年,传到他这辈,那更是炉火纯青。宋风喊过他们来,把成荫先容了。王大成忙着带林五跪倒施礼。成荫假惺惺地把他们扶起来,小声对王大成说,有话要零丁给他说。王大成就引着他们二人来到堂屋里,让林五接着烤制木料。
进了堂屋,关上房门,成荫就从袖袋中取出一锭银子,放到王大成手上,小声说道:“给我做十杆斤五钱(一斤缺五钱)的大秤。”
王大成慌忙跪倒,一迭声地说道:“小民不敢,小民不敢……”
成荫一瞪眼睛,抬高声音,厉声诘责道:“怎样,连本官的话都不听吗?”
王大成连连叩了三个响头,然后抬起头望着成荫,决绝地说道:“做秤做的乃是祖制与良知。莫说是县太爷措辞,就是知府大人、皇上措辞,小民都不敢违了祖制、昧了良知。小民早已在祖师爷跟前发过誓了,如果敢做昧心秤,就要天打五雷轰,死了也要下天堂,万世不得超生。大老爷,请你放太小民吧。”
成荫见他真是犟种一个,顿时怒从心头起,那时就要生机儿。还是宋风冷静,忙着制止了他,小声说道:“大人,莫要焦急,此事件久远斟酌。”成荫强压下火气,一甩袖子,转身出了门,见四下无人,小声对宋风说:“你想个法子,先给他一顿板子,让他试试本官的利害!”
2.抱屈
此日,王大成正带着林五做秤,忽然听到“嘭”的一声响,木门被猛地踢开了,撞到墙上,又反弹返来,再被一脚踢开。他忙着扭头一看,却见孙捕头带着几名差役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忙着直起腰来,赔着笑问道:“孙捕头,什么事啊?”
孙捕头高声说道:“王老板,你摊上讼事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王大成听了,一梗脖子,问道:“我生平不招灾不肇事的,怎样会摊上讼事?你给我说个大白。”
孙捕头却懒得跟他说,一摆手,几个虎狼差役就扑过来,把王大成按倒在地,取过麻绳来五花大绑了,推着就往外走。林五忙着跟出来,静静塞给孙捕头几个大钱,问他究竟是怎样回事。孙捕头收下了大钱,对林五说,王大成惹下麻烦了,他也说不上话,只能在打板子的时辰动手轻些吧。
王大成被推上大堂,这才大白那句话:欲加上罪,何患无辞?
本来是两小我在集市上做买卖时发生了争论,买的嫌卖的给的份量少,卖的不认可给的份量少,两小我吵得不成开交,最初闹到了公堂上,要让大老爷给断个大白。成荫一看,两小我发生争论的根源在于秤上的绳索。本来拴秤砣的绳索断了,卖的人新换了一根绳索,麻绳较粗,便可以推到星子靠前的位置,借以缺少斤两。他就把义务推到做秤的王大成身上,让王大成补偿两家的损失。
王大成梗着脖子果断不认。他拴秤砣用的绳索乃是用鳔胶和麻油泡过的,轻易不会磨断,即使磨断了,也该找他买绳索。自家随意找根绳索拴秤砣,就会出现误差,他不应担责。
成荫恶狠狠地说道:“你是做秤的,早该斟酌到拴秤砣的绳索会磨坏,就该想着法子,让它锲而不舍。现下秤还无缺,绳索却断了,你就该担责。拉下去,重责三十大板!”说罢,他就丢下了水火令签。
差役们得令,马上把王大成拖下去,打了三十大板。幸亏林五行了些益处,孙捕头只让差役们打,并没说要狠狠地打,否则,王大成这条命,就要交代了。打完了板子,王大成已然转动不得了,林五赶紧雇来马车,把王大成拉回家,又请来郎中,给王大成治疗。内服外敷,几近是把王大成泡在了药罐子里。但王大成只是咬紧了牙关,不吐一個字,眼睛只是直勾勾地望着前面发愣。林五急得流下泪来:“徒弟,你可万万要想开些。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是活不下去了。”
到了第三天头儿上,王大成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眼睛里流下混浊的泪水。他轻抚着林五的头说:“孩子,你安心吧,徒弟得活下去。不管碰到了啥事儿,徒弟都得活下去。咱这技术不能丢啊。”林五用力地址着头说:“徒弟你这么想就对了。”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拍门声。他忙着起家去开门,却见宋风正站在门外,笑嘻嘻地望着他。他冷冷地问道:“你来干啥?”宋风说:“商量一下做秤的事。”林五让开了身子,要带着他往里走,宋风却一把拉住了他:“这回我不找你徒弟了,就找你。”林五一愣:“找我?”宋风点了颔首说:“你徒弟那伤,没有三个月好不了。这秤,只能由你来做。县太爷说了,你如果肯做秤,那还而已,你如果不愿,那就跟你徒弟一样的了局。”
林五听了,吓得身子一抖。
那天成荫和宋风来找徒弟做斤五钱的秤,虽是把他支开了,但他感觉新颖,还是凑到门外偷听,成果就听了个完完全全。他也大白,徒弟挨打,就是由于不愿给他们做斤五钱的秤。
宋风看林五被吓住了,但一时还在犹豫,就狞笑着说:“打你徒弟的时辰,那是打的屁股。打你的时辰,我让差役们把你翻过来打。”
林五一听这话,顿时给吓得变了脸色,满身颤抖,颤抖着说:“我家三代单传,还等着给我娶媳妇传宗接代呢。宋大爷,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宋风丢给他二两银子:“做十杆斤五钱的大秤。十天后,我来收货。”林五不敢违拗,只得颔首应了……
3.烧秤
林五回到房里,王大成问他是谁来了,林五不敢说是宋风,只好推说是位客商,做的是大买卖,要定十杆大秤。王大成就说,你也会做秤了,我现在又动不得,那就由你来做吧,但最初要由我验完了活,这才准出咱家的门。林五一口答应。
林五是个心灵手巧的孩子,自打被王大成收为学徒,晓得这是自己这一辈子安身立命的本事,学得也就分外经心。王大成自己没有子嗣,也就把林五当儿子看待,把自己满身的本事都毫无保存地教授给了他。林五早就帮着徒弟打过几多光阴的动手了,每一步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做起来,虽是第一次单独操刀,但也丝绝不害怕。经过六天的经心建造,十杆大秤顺别扭当地做完了。王大成听说大秤做完了,就让他拿给自己看。
林五把大秤拿给徒弟。
王大成接过大秤一看,但见大秤的秤杆笔挺,上面的准星儿也做得很是精美,秤砣和系绳也都做得规行矩步,不带一丝瑕疵。他不觉赞美地址了颔首,说道:“果然是杆好秤,没屈辱了我王家的名声。”忽然,他脸上的浅笑凝固了。他緊盯着秤杆,看了又看,然后就摇了点头说:“究竟是外行,火候还不抵家啊。这木料烤得生了,难保往后稳定形啊。”
林五忙着问道:“徒弟,那该咋办?”
王大成胸有成竹地说:“把炉子端过来,我再烤一烤。”
他身上的伤还是很重,一动就疼得要命,只能在炕上趴着。林五就把炉子搬到炕前。王大成伸手拿过那几杆秤,一股脑全塞进了炉膛里。林五急了,忙着把秤拽出来。但那秤杆已经着了火。林五忙着扔到地上,又是踩又是跺,火是灭了,但杆尾已经被烧焦了,明显是不能用了。他不由愤愤地问王大成:“徒弟,你这是干嘛呀?”
王大成肝火冲冲地诘责他:“你跟我说真话,你这秤准吗?”
林五脸上一白,低下头不措辞了。他这是依照宋风的号令,做的斤五钱的秤,想不到还是被徒弟看出来了。王大成指导着他的鼻子骂道:“林五,你这个不肖的子孙,你怎样在祖师爷像前磕的头?你发的毒誓,就当放屁吗?人发的誓是要成真的,你真想死了下天堂?孩子,这坑人的活儿,不能接啊。人一但昧了良知,那就会丧芥蒂狂,那就是自己把自己送进了天堂啊。”
林五不服气地瞟了他一眼,问道:“徒弟,我如果不听他们的话,不按他们说的做,他们就该把我也打残废了。”
王大成气得满身颤抖,指着林五,想骂,却不晓得该骂啥了。
林五冷静地抱起那些被烧残的秤杆,扔到墙角,又重新选起木料来。
到了第九天头儿上,宋风赶过来收秤,却见林五刚刚选出木料,整成了直棍,还没烤制,不由怒道:“说好了十天交秤,你怎样才起头做?”林五指了指墙边的残秤说:“我早就做好了,徒弟嫌不准,给烧了。我只得重新再做。”
宋风悄悄骂道:“这个老不死的!”他转而又问林五:“你这回再做了,切不成再让他给烧了。你做好了,我间接取走,他看不到,也就没法损坏了。”林五却摇了点头,说秤行有个规矩,一杆秤做好了,只要当家的在上面钉上最初一颗准星,那才叫完活,才能落发。不外,他已经说动徒弟了。这几天再说一说,估量能让徒弟转意转意。宋风怒目切齿地说道:“他再挡着老子的道儿,就别怪老子对他不客套了!”说完,他一跺脚,恨恨地走了。
林五丢动手里的活儿,静静地跟进来……
4.交秤
早晨,林五又熬好了新药,给王大成端曩昔。王大成吹了吹,感受不太烫了,就端起碗来,一口喝干了。他放下药碗,对林五说:“五,你也够累的啦,早点儿回去歇着吧。这些天,都苦了你啦。”林五忙着说道:“徒弟你伤得这么重,连炕都下不了,我走了你咋办?我就在西屋里,有事儿你就叫我。”
林五说完,就去了西屋。西屋原是放杂物的,徒弟被打伤今后,他就把西屋整理出来,姑且搬进去住了。徒弟就住在东屋,那叫上房。中心只隔着一个小小的堂屋,徒弟有啥消息,他都听得见。林五究竟还是个孩子,累了这些天,往炕上一倒,就睡曩昔了。
林五睡得正香,蓦地听到徒弟一声惨叫,他给吓得惊醒过来,展开眼睛,正不知是做梦还是真的,忽然又听到徒弟一声惨叫。他跳起家,跑进东屋,惊问道:“徒弟,你咋啦?”徒弟说:“疼,我疼啊——”林五忙着点亮了油灯,却见徒弟正捂着两眼,疼得在炕上打滚。他忙着按住了徒弟,问他哪儿疼。王大成说他眼睛疼,针扎一般地疼。林五不敢怠慢,慌忙跑去找郎中。
郎中随着林五来了,掰开王大成的两手,翻起眼皮看了看,急问道:“你展开眼睛,看看我是啥样子?”王大成说:“天这么黑,我哪儿看得见?五子,点灯,点灯啊。你不点灯,郎中怎样给我看病啊?”林五忙着说:“我点灯了,徒弟,咱屋里亮着灯呢。”王大成迷惑了:“点着灯?那我咋什么都看不见?黑呀,咋这么黑呀?灯在哪儿呢?让我看看。”
郎中叫过林五,问他早晨给王大成吃的啥药。林五拿过了方剂。郎中看了看,那是他亲手开的方剂,没题目呀。又让林五端过药锅,看看剩下的药渣。林五熬完了药,倒出了药液,药渣还在药锅里,没有倒呢。郎中捏起药渣来看了看,蓦地变色,问林五从那里抓的药,中心能否出了岔子。林五说他还是在冯家生药铺抓的药,出门没多远就被几个混混无赖揪住打了一顿,药包也掉到了地上。后来那几个混混无赖这才说是认错了人,把药包还给他,放他走了。
郎中一拍大腿,痛心地说:“这是中了人家的调包计了!谁会这么心狠手黑,开了这么毒的药,就是要毒瞎他的眼啊!现下毒已入脑,眼已瞎了,仙人也无回天之力啊。我给他开些止疼药,让他少受些痛楚吧。”他开了方剂,长叹一声,转身走了。
林五惊呆了。
王大成就成了瞎子。他趴在炕上,眼睛上蒙着黑布,一动不动,就像一具死尸,不喘息了就能下葬了。他成天就说一句话:“死了得啦。死了得啦。”林五反倒抚慰他说:“徒弟,你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这技术还不抵家,得跟你就教呢。你如果走了,咱王家的技术就断了根儿了,你怎样跟老祖宗交接啊?”
王大成也不晓得听进去没有,反频频复还念道着他那句话:“死了得啦。死了得啦。”
林五晓得,他一个活生生的汉子,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给熬煎成了这不人不鬼的样子,任是仙人也想不开呀,说啥都没用。他也就不再多说了,踏踏实实地做着秤。
七天以后,十杆大秤做好了。林五把秤捧给王大成:“徒弟,大秤做好了。该你点最初一个准星了。”王大成接过秤来,摸着秤杆上的准星,无法地长叹了口气,把秤交还给林五,说道:“就在该点的地方点上吧。我身子残了,眼也瞎了,再也没个谱儿了,这秤,只能交给你做啦。”
林五接过秤,点上了最初一个准星。
后晌,宋风就过来收秤。
他把新秤拿回县衙,交给早已等待的成荫。成荫看到新秤,还是很不安心地问道:“阿谁犟种,还是给我们做出斤五钱的秤来了?”
宋风也有些不安心地说:“我们先试试。”他让厨子背出一袋米,用老秤一称,恰好一百斤,再用新秤一称,还不到九十七斤。两小我看得清清楚楚,马上放下心来,兴奋地笑了。宋风说:“这个老犟种,终究还是低了头。”
5.新秤
十杆新秤得手,成荫就发下通告,起头收粮。
半个月以后,收上来的粮打包运往府里。
宋风带着成荫来到官粮仓,却见几个大囤还是满满的,里面放着刚刚收上来的新小米。成荫自得地问道:“这些都是余下的?”宋风满脸堆笑地说道:“都是余下的,也都是大人的。大人,照着账面儿上的算法儿,理当剩下两万多斤小米。这如果都卖进来,那也是好大一笔银子啊。”
成荫靠近他的耳朵,小声说:“你安心,我优待不了你。赶紧派人进来打探打探,看那里遭了灾,我们这糧食得卖个好代价。”
两小我正在这里算着银子,忽然听到官粮仓外传来几声锣响,接着就是高声呼喊:“知府大人到了,各色人等,寂静——躲避——”
成荫心下一惊,忙着跑到官粮仓门前,却见三班差役开道,前面是八抬大轿,正是河间知府崔大人到了。他忙着跪倒驱逐。宋风也忙着跑过来跪下了。崔大人下了肩舆,一挥手,通判快步过来。崔大人冷冷地道:“你说给成知县听听,他上缴的食粮差了几多!”
通判拿出账本,念道:“肃宁县上缴的食粮,差了两万两千二百五十斤。”崔大人高声诘责道:“成大人,所差之粮,那里去了?你竟敢在上缴的食粮里故弄玄虚、浑水摸鱼,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成荫吓得体似筛糠,颤着声儿地答道:“下官不敢!”
崔大人冷哼一声,命通判进仓去查。通判很快就出来了,禀道:“大人,肃宁官仓中,另有两万斤食粮,当是截留的新粮。另有两千二百五十斤,不知去向。”
崔大人问道:“成知县,你截留的食粮都在仓中,这也就是人赃俱获,还不愿老实交接吗?那两千二百五十斤食粮,那里去了?”
成荫忙道:“大人明察,下官确切不曾截留食粮啊。”
崔大人气得满身颤抖,强压着肝火,问道:“那你仓中这两万斤食粮,又是怎样回事儿?”
成荫只得说了真话,那是他从秤上剥削出来的。崔大人命通判查封了官仓,押着成荫和宋风回府衙审理。
听说县太爷和师爷都被抓了,肃宁县的百姓们沸腾了,纷纷赶到路边旁观。就连王大成,也让徒弟林五扶着赶来看热烈。当囚车走过他们眼前时,林五冲动地说:“徒弟,成知县和宋师爷都被戴着枷关在囚车里呢。”
王大成忽然摘掉蒙着眼睛的黑布,愤慨地往前看去。他公然看到成知县已被脱掉了官服,戴着木枷,押在囚车里。他捡起一块土坷垃,就朝成荫砸曩昔,怒骂着:“得寸进尺的工具,你不得好死!”
成荫看到他,惊得大张着嘴巴。他是想问王大成的眼睛怎样没瞎。但他的声音太小了,被百姓们的怒骂声压住了。
囚车远去了,人群也逐步地散开了。
王大成拉着林五说:“走,咱爷俩下馆子,饮酒庆贺!”林五也兴奋起来。但他还是满肚子的谜团。他迷惑不解地问道:“徒弟,你不装瞎啦?”王大成笑道:“这混账官儿都被抓了,我还用装瞎子吗?不用啦!”本来,那天,王大成烧掉了林五做的斤五钱秤,宋风怒目切齿地走了,林五就感觉他要想坏主张对于徒弟,就静静随着。公然,宋风先到生药铺抓了几包生药,然后就到城东的关帝庙,找到几个混混无赖,让他们想法给林五把药调包。林五晓得了这一节,返来后就把被调包的药放到了一旁,请来了郎中。郎中素与王大成交好,看过调过包的药后,晓得这是宋风开出的毒眼药方,干脆将计就计,让王大成扮成瞎子,那成荫和宋风不以他为威胁,也就不会再害他。他们也想出了置这两个忘八于死地的绝妙法子。
每年大秋以后,河间府都要负责收运各县上缴的食粮,自然要用到大秤。其他各县上缴食粮时,那大秤都是好好的。肃宁上缴得最晚。当肃宁上缴之前,府衙的几杆大秤忽然都坏了。这秤坏得也不蹊跷,由于管秤的就是林五的舅舅。林五把坏秤的秘诀告诉他,他就很爽利地让秤坏了。因而,府衙派人到王家来买大秤。这时,王大成已经让林五做好了几杆大秤,却是斤七五钱的。因而,当做荫扣下了多收的两万斤食粮,把余下的上缴时,在府衙里却是差了两万两千二百五十斤食粮。崔大人不愿背这个黑锅,自然要严查。
成荫和宋风做足了秤上的文章,却那里晓得,正是这秤,要了他们的命。
此日夜里,林五拿着几杆大秤,静静地来到舅外氏。他要用这几杆大秤,换回那些做过手脚的大秤。这些秤是一毫都不差的,那是老王家做的秤啊。他记着徒弟说过的话,这秤,称的不是物件,而是人的心。心正,秤准,这辈子才不会走岔了……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寻迹⑧│青年陈毅在北京:一个文艺男青年决心去革命

下一篇:传奇故事:庄严放粮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50 , Processed in 0.228957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