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妹妹(百姓故事)

2021-11-1 19: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21| 评论: 0



这个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那天放工升井后,李永春头一个冲进澡塘,三下五除二,把那身黑色的“行头"一卸,“扑通”跳进混堂,双眼一闭。瞬息间,满身的疲乏与劳顿都恍如被这热水泡化了。嘿,真愉快,真美气!
这时,刚进来的“猴头”从水底静静伸过手来,捉住李永春的双脚蓦地一拽,李永春跌了个四脚朝天。“啊噗,啊噗”,他傻乎乎地站起来,一边吐着口中的脏水,一边连声诘问:“是谁?是谁?”
“猴头”装出一副端庄面孔,朝一个正在往脸上打番笕沫的胖子指指:“是他。”
“龟孙,本来是你!”李永春跳曩昔,二话不说把胖子悄悄一提,胖子立即杀猪般大呼起来:“冤枉啊,彼苍大老爷,冤枉啊!”喊声未落,已被扔进劈面池里。
顿时,笑声、咳嗽声、撩水声、对骂声组成了一曲“乐音交响乐”,在水气迷漫的澡塘屋顶回......
忽然,门“砰”地推开了,风风火火闯进一小我来。“乐音交响乐”嘎但是止。来人是与李永春同宿舍的“小不点”。小不点奥秘地招招手:“喂,‘傻大个’,你出来一下!”
“甚事?就在这里说吧。”
“我娘?我哪来的娘啊!”
“咳,傻瓜,没娘你从那里来的?”“不不,我是说.....”
“你不用说了,快跟我回家去吧。不可是有娘,还来了一个妹妹哩,哈哈!”
“呸,你骗人。
“骗你我是小狗子!”
这一下,李永春如入五里迷雾懵了。妹妹?郦来的妹妹?妈妈一辈子只生了他们弟兄三人,临死落下一块芥蒂。见了人家的闺女,总爱拉着摸啊瞅啊:“唉,我要能有这么个闺女,少活十年也愿意啊!”没想到闺女始终没有盼来,妈妈却过早分开了人世。现在倒好,忽然间娘也来了,妹妹也有了,难道咄咄怪事!
“噢——会不会是她?” 李永春摸摸脑壳,心头不由一亮:对,一定是她!
半月前,他意外地收到一份一百元钱的汇单,一封信。信中说: “……那次邂近相遇,蒙你热情帮助,回家后,我都告诉了爹娘。爹说,你真是个好小伙子,娘也说,抽暇儿该去看看人家,也好当面暗示感激……由于俺这里穷,钱还迟了,请谅解。俺觉着,应当倍加珍重的并不是金钱,而是那种急难当中人与人之间的纯真的友谊。为此,虽然我们只见过一面,可你那忠诚质朴的身影并不陌生,俺有一种希奇的感受,似乎我们畴前曾在那里见过似的,但俺确切只出过一次门呀!在那里呢?也许是在梦里!人有梦真好,梦里总能碰到很多美好的工具,而且醒来,美好的工具却又变得那末逼远,那末虚幻而迷茫,唉.....亲爱的年老哥,你如不厌弃,收俺做你的妹妹吧。俺娘只生了俺一个,有个年老哥也是俺心存已久的愿望啊!”
当初读罢信,李永春不外一笑置之。信上的话,不过说说而已,工作曩昔也就曩昔了嘛,何须画蛇添足。谁料人家抓着棒槌穿线,认真(针)地来了。怎样办?李永春急得团团乱转,连话都说晦气索了。
“小不点,....你快回去就说我....说我不在了。”
小不点眯眼逐一笑:“好,我回去就说你说你不在了。”
“不不,我的意义.....归正你比我有法子。你....”


“哼,算了吧傻大个,你可真够意义!人家大老远跑来看你,你却连面都不见就打发人家走,像什么话!别忘了现在可是讲文化规矩的时辰啊!”
“那....…”
“那什么,还不快去好好洗一洗,打扮一下,乖乖给我回去!我去买些酒席,预备招待客人,总不能让人家前脚走,后脚就骂咱矿工吝啬呀!”
小不点说完,一溜烟似地跑了。李永春怔在那边。
提起他们二人,大师无不啧啧称奇。别看他们而目分歧,性情悬殊,却恰恰像用万能胶粘到一块,好告捷过亲兄弟。李永春高,小不点矮。小不点的矮衬得李永春愈高,李永春的高衬得小不点愈矮。二人站到一路,很有几分说相声的舞台结果。
在为人处事上,李永春缺了个心眼,小不点脑壳瓜灵活。“小不点动动嘴,李永春跑断腿”,李永春是小不点的壳儿,小不点是李永春的魂儿。李永春离了小不点,简直就不知若何拾手举足了。李永春迷迷瞪瞪,记不清是怎样洗罢脸,怎样穿好衣服,又怎样走回宿舍来的。
透过玻璃窗,他看见自己的 床上斜倚着一位老太太,一位矜重秀丽的姑娘坐在写字台前人神地看书,唇下有一粒“美人痣”。哦,公然是她!
李永春心慌意乱地正要推门,又蓦地停住了。进去今后该说什么?怎样说?若何称号?这些亟待处理的题目一齐涌来。且慢,还是等小不点返来再进去吧。他又迷迷盹盹往回返,无意间脑壳被碰了一下,昂首一看,本来是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五个大字:知青小吃部。
蓦地,一年前那次相逢又清楚地出现在眼前。
那天,落日拖着疲惫的脚步仓促向西坠去,血一般的朝霞把半边天空染得通红,正是天天矿区风景最为动听的时辰。街上人来车往,拥堵很是。卖花生瓜籽、水果大枣的小贩们焦虑地号召着顾客卖夜消的,则四方八板地支开摊子,不时悠然地唤上一声:“清真片汤儿嘞,五毛一碗!”“豆乳油条嘞,又香又甜!”这声音脆生生,甜滋滋,热呼乎,使人听得直咽口水。李永春放工回家,经不住这类激烈的引诱, 一头钻进一家“知青酒店”
酒足饭饱以后,他摇摇摆晃向宿舍走去。夜渐渐深了,繁星与路灯争相闪灼。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铺开我,铺开我!”接着,便有一位披头散发的姑娘,从一道寂静的斜巷飞奔而出,后边追着两个流里流气的家伙。
李永春见状,不慌不忙将身子斜靠在墙上,一条腿伸曩昔蹬住劈面的墙。那两个家伙一看这架势,晓得碰到高手,不敢自讨苦吃,悻悻地退了回去。李永春自得地哈哈大笑起来,稍等片刻,不见消息,也便若无其事地继续打道回府。
“嚓嚓嚓”,死后有脚步声。姑娘追上来了,怯怯地唤了一声:“年老。”
李永春暗自可笑,心中不由 骂道:“扯淡,谁是你的年老!”可是口里却说道:“快回家吧,别在陌头闲转游啦。街上的嘎渣鬼很多,姑外家碰上不服安。”
“.....不去家了。”
“为什么?”
“家太远……”
“再远也是家 ,准得回去呀!否则,再碰上好人怎样办?像适才……”
没有回答,只要嘤嘤的抽泣。李永春惊诧地扭回头来:“姑娘,你究竟是怎样啦?”
因而姑娘对他哭诉了自己的遗遇:本来她是河北人,今全国午,就在适才那条街上,把卖花生赚下的五十元全数丢了,实期望有好心人拾到了会来这里还她。哪知好心人没盼到,反而碰上了几个地痞,差点儿出了事。现在囊空如洗,孤身一人,无亲可投,有家难奔,好不愁人!
“年老,俺该怎样办呢?”说着,又揪心地哭起来。
“这,这,”李永春心里可作开难了。怎样办呢?管吧,对方是位姑娘,偌大矿区,要找个女宿舍还真不轻易。把她安置在那里呢?引回宿舍去吧,深更三更,一男一女,明天让那班弟兄们晓得了,那名声,跳进黄河洗不清。放手不管吧,岂能漠不关心?唉,难,难,难啊!
李永春的心机一阵比一阵乱。
姑娘的哭声一声比一声高。
小不点不在跟前,连个讨主张的地方都没有,李永春真犯了大愁。
思来想去一咬牙,一拍腿,转转身去说:"好,别哭啦!你先跟我吃点饭去,然后我给你凑点盘缠,送你坐车回家,你看行不可?”
姑娘听了,如获珍宝。感激得不知若何是好,双膝 一软便跪了下去。
李永春竟没有发觉,迈开大步朝前走,姑娘赶紧追了上去。
他把她带到小吃摊上,买了十个馅饼,两碗蛋汤,姑娘也没客套,狼吞虎咽吃了快要一半。
李永春起头满身高低乱摸起来,把一切的口袋翻了个底儿朝天。钱包、工作证、废纸烂屑摊了一桌,全数产业加起来有零有整七元八角五分。连车票钱都不够呢,他对那姑娘说:“我进来一下,你就在这里等我。记着,哪儿也别去。”说完,飞速而去。
李永春来到八号楼房106宿舍,起头手拍脚踢地叫门:“喂,猴头。开门开门!”
“谁呀?”声音懒洋洋的。
“是我,李永春。”
“啥事?”
“借给我一百元钱!”
“深更三更,乞贷干什么呀?”
“你别管,拿钱就是!”
“你不说,我不开门。”
告诉他吗?这小子那张臭嘴,还不给你嚷翻了天。不可,不可,李永春犹豫了片刻,猴头还以为他走了,静静拉开一条门缝,李永春乘隙夺门而入,一把捉住猴头的手用劲儿一捏:“借不借?”
猴头疼得眼中流着生泪,连连答应道:“借借借!”
李永春接过钱来, 随手抄过猴头的自行车:“哥们,车子骑走了,明天归还。”说完,一蹁腿如飞而去。
李永春将姑娘送到火车站,为她买了一张车票,把剩下的钱统统给她塞进包里。车就要开了,姑娘含情眽眽地说:“年老,留个姓名吧。”
“干什么?”李永春不悦地瞪了她
姑娘改变脸,暗自吐了下舌头。实在,李永春的名字她偷偷瞟了眼工作证已经记着了。现在问不过是确证 一下而已, 未料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倒使她对李永春的品德愈发尊重了.....
李永春将口气放缓和些,吩咐她道:“今后出门做买卖,要找个熟人做伴。一个姑外家再莫满天下乱跑了。”她连连点着头走上车去,车徐徐地启动,姑娘脑壳探出窗外,笑着,脸上却闪烁着冲动的泪光。
她走了 。
但是,她又来了。
李永春在这里呆呆地想心机,却急坏了小不点。
小不点采办妥工具,回去不见“傻大个”,他赶紧往澡塘奔,澡塘里扑了个空。从澡塘里出来,他就像叫魂儿般喊上了:“傻大个——李永春逐一”直喊得喉破嗓哑,谁料他却在这里躲安闲哩。
小不点像抓俘虏般押着李永春往宿舍走。一边生气地数落他:“唉,你呀,一米八的个子算白长!人家好心美意来看看你,又不是山君,又不会吃人,你躲起来干什么?我如果有这么个妹妹,哼,磕头烧香还来不及哩!”
来到宿舍门外,小不点猛地把李永春推动去,又顿时关了门。
听到门响,床上的老太太,地下的姑娘同时扭过甚来,李永春只觉满身的血液都涌到脸上,火一般发热。
老太太用慈爱的、布满经历的眼光,仔细地端详着他,重新上看到脚下,从脚下又看到头上。然后咧开缺了门牙的嘴巴,满足地笑了。“是他?”她回头向女儿问道,“你说的那人就是他?”
女儿悄悄点颔首。她向前走了两步,对他先容道:“这是俺娘。”
“大娘,您来啦?”
“来啦来啦,俺早就想来啦。只是手头不敷裕,今年收获好俺....”大娘解开负担,把带来的核桃、花生、黑枣,大把大把往李永春手中塞,“现在趁农闲,俺卖了点农产物,顺便来看看你。哦,孩子,那一次可多亏了你呀!俺常和你大伯说,什么时辰能来一次,这总算来了。往后呀,常走动着点,也算多了一门亲戚.....”
大娘的健谈打破了屋里的为难,李永春变得自然些了。他起头把小不点采购返来的工具摆在桌上。嗬,这顿晚饭还真够丰厚:午饭肉,五香鱼,生日蛋糕,白葡萄酒,烟是双喜牌的,还有奶糖。鬼家伙,什么意义?丢下我一个,自己躲开了,真不够朋友!
“大娘,您随意吃点吧。”
“哎,哎,都来吃,都来吃。
这时,屋外忽然想起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与喊嘁喳喳的群情声:
“快来看——妹妹,大个子的妹妹!”
“在那里?在那里?”
“写字台旁的椅子上坐着哩。”
"呀,一颗夜明珠!”
“不,像只美丽的凤凰!”
“凤凰?你见过凤凰?”
“明天这不见着啦!”
“嘻嘻嘻,哈哈哈!”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没脸货!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一个嘛!”这是小不点的声音。
大娘笑得合不拢嘴,腾地跳下地,抓了些花生核桃:“孩子们,都来吃点呀!”门一开,“嗡”地一声,鬼影儿都不见了。
“妹妹找哥泪花流,
不见哥哥心忧愁,
哥哥呀,你在妹妹心里.....”
远处传来歌声,怪声怪调的,是“猴头”在唱。李永春怕姑娘闻声生气,心慌意乱地扭回头去看,只见她背转身子,正偷偷地笑呢.....
一股暖流涌上李永 春心头一哦,妹妹,我有了妹妹,一个飞来的妹妹。



作者:刘道存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任嘉伦/张钧甯《不说再见》缉毒警察卧底与缉毒警花的故事

下一篇:百姓故事:黑心店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31 , Processed in 0.160375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