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姓故事:两碗馄饨

2021-11-1 22: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15| 评论: 16

#生活有温度#



“怎样返来这么晚!”妈妈生气地问。我连眼皮也没抬,换好拖鞋径直往寝室走。

“死丫头!你耳朵聋了?为什么返来这么晚?!”她一把揪住我往自己跟前拽。“在路边跟同学聊了几句,耽搁了!”我没好气地回答。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你都高二了,怎样还叫人这么不费心呢!……”妈妈排山倒海的“口水弹”,炸得我心乱如麻。不想再理她,我用沉默来匹敌。

用力一甩胳膊我摆脱她的手,走回自己屋,“写作业了!”我使出了杀手锏。公然,此话一出,她像收到了噤声令,立即停止了絮聒,“妈去给你烧排骨!”她罕有的温柔再现,说完,转身去厨房了。

想起上午英课后,刘嘉伟又来借我的英语课堂笔记,我俩按例聊了一阵儿关于英语进修的窍门,课间很多同学在进修,我俩不谋而合抬高声音,挨得有些近。

晚自习后,死党李倩告诉我班里有风言风语正静静传,说我和刘嘉伟在谈恋爱。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探出谎言的始作俑者是每次月考第一的周浩宇,此次月考我排第二,与他仅差一分。

我和李倩一路走,一路分析周浩宇的意图,分歧以为是我几乎超越他这个“千年老一”,因而,他给我制点“乱麻”干扰,用以分我心。得出这个结论,我和李倩商量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还不失我“小淑女”范儿的好方式。这样,理所固然回家就晚了。
想到明天实施“报复”计划,我恍如看到了周浩宇的狼狈样子,不由笑出了声,手中的笔不由自立在草稿纸上写下了“周浩宇”三个字,暗自自得明天的“好戏”。



“死丫头!你干什么?”妈妈居然悄无声息地站在身旁,瞪眼看着我草底稿上刚写的“周浩宇”三个字,劈手就夺了曩昔。

“你写人家男生名字都能笑作声,啊?还说什么写作业?一天心机往哪儿放!”妈妈三言两语地指责我,她越说越生气。

“妈,您干嘛啊?怎样就不相信我呢?我碰到点儿事想自己处理不可吗!”我高声吼起来。

“什么事儿非得瞒着妈?你这状态就是早恋!”妈妈继续她的臆想。

“早恋又怎样了?我自己的事儿……”话还没说完,“啪”妈妈重重的一巴掌已经甩在了我脸上。

捂着火烧火燎热辣疼痛的面颊,我落空了明智,愤慨地嚷起来:“你简直就是疯子!”,用力搡开她,跑出寝室,冲出了家门。

里面细雨淅淅沥沥,雨水和着我脸上澎湃而出横流的泪水,万般委屈一齐涌上心头。

爸爸义无返顾地和一个年轻女人姘居后,妈妈脾性变坏了,畴前的温柔娴静不复存在,急躁敏感取而代之。

她将全数的精神倾注到我身上,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生活,事无巨细地领会我的学刁。我进修、生活中的一丝风吹草动,她城市草木皆兵如临大敌般提早“点醒”我。
爸爸不回家以后,她曾尝试去找工作,无学历无履历不再年轻的她在无数次碰鼻以后偃旗息鼓了。

她似乎接管了爸爸的变节,在我眼前不哭不闹不怨,安静得没有一丝波涛。将爸爸每月打来的米饭钱一丝不苟地着用。

我晓得她的痛楚,看到她的变化,在进修上,我不想让她费心,一向勤恳尽力,只是成就始终盘桓于班级二、三名,这成了她心中的梗。
她越来越频仍的絮聒,越来越繁重的压力,使我身心俱疲,不胜负荷。我更喜好呆在黉舍,在那边可以心无旁骛地进修,毫无压力地与教员同学交换。



回家面临妈妈,我心中自是五味杂陈。她憔悴苍白的面庞,我疼爱不足,而力不敷;逐日她为我劳累的营养餐,我感动不已,却分管不了;听着她的千叮万嘱,我大白只要做到最好,她才会展颜。

只是,从高一路,我从未考过第一,这成了她的芥蒂。

明天,这是我第一次如此顶撞她,骂她,自己心里悲痛而难熬。

不知不觉,踱到了小区四周的夜市。细雨停了,夜市里人来人往,热烈非凡。

忽然间,肚子咕噜噜叫起来,一阵饥俄向我袭来,秋夜清凉的风也有备无患地吹来,我不住地打寒战。

两旁林林总总的吃食勾人味蕾。“姑娘,来碗馄饨吧?”见我犹豫未定地左顾右盼,卖馄饨的阿姨号召我。

其他小吃摊上都坐了很多人,阿姨摊上空无一人,这正是我需要的,我不想让他人看出我的难过与狼狈。

“就来一碗馄饨吧!”说着我挑了个角落坐下,垂头不语。

纷歧会儿,一大碗热火朝天的馄饨就端上来了。碗里的紫菜与葱花放得分外多,香气氤氲入鼻,我火烧眉毛拿起勺子大口大口吃起来。她的馄饨个大皮薄馅儿多,很是美味。“慢点儿吃,不够再给你下。”阿姨说着笑咪咪地坐在一边儿看我吃。我委曲挤出一丝笑,继续狼吞虎咽。

我连续吃了两碗,肚子饱了,身上暖了,心里也好受些了。预备付钱才发现,竟身无分文,手机也没拿。写作业时脱了校服外衣,上身的毛衣没口袋,裤兜里一无一切。

我为难地垂头坐着,不晓得怎样开谈锋好。

“姑娘是没带钱吧?没关系,啥时辰途经再给。”阿姨照旧笑着说。

“阿姨您人真好,感谢!您怎样看出来我没带钱?”我受惊地问。

“喏,你红肿着眼睛,脚上还穿着拖鞋就出来了,是和家里人负气了吧,气头上谁会装钱再出门呢?”阿姨指着我的拖鞋回答道。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的委屈挟着眼中的泪水再次滚落。

她停动手里的活,坐到我旁边,用手轻抚我的后背抚慰着我。擦干眼泪,我将爸爸的出轨无情及妈妈的变化和她对我近乎疯狂的监管,严厉的苛责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她重新至尾恬静耐心地听完,好一阵儿沉默。

“阿姨,我妈要像您这样温柔耐心,多好!”我欷歔不已。
“姑娘,看得出来,你善良懂戴德。我只给了你两碗馄饨,几句抚慰的话,你就如此信赖戴德我。你妈妈从小把你养到大,十几年如一日,餐餐给你做饭,为你费心,你能否是更该信赖戴德她呢?”她的话让我心里一震。





爸爸在外市工作,鲜少回家。记亿中,几多个我发热的三更,一睁眼,都是妈妈在身旁衣不解带地陪护。初二那年我摔断了胳膊,她为了买上新颖牛骨头,五点多就去市场排队等待……一幕幕画面如电影在脑中回放。
“姑娘,”阿姨将我的手放进她的掌心,徐徐道:“你妈妈现在落空了你爸爸的爱,心里一定很疾苦,却不能告诉你,怕对你有影响,她只能单独咽下,积在心中。时候久了,就积成了你看到的现在急躁敏感的妈妈。她把一切的爱都给了你,试试看,你也多给她些爱,多给她些信赖了解,也许你们的关系不会是现在这样呢?”

阿姨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是啊,我对妈不也是不耐心,嫌她烦琐吗?有事从反面她说,以为只要勤奋进修就对得起她。我未尝走进过她的心去了解她?

想到这儿,我大白了,预备谢过阿姨回家。

“小玉,小玉!”妈妈手里拿着伞,一边走一边观望,一边喊我,风撩起她混乱的发丝,我鼻子一酸,再也不由得,扑了进来。

“死丫头,你跑这儿来了,害我找了几条街……”妈妈又絮罗唆叨起来。我畴前没有仔谛听,本来妈妈的烦琐如此动听,里面裹着满满的爱。

我决心与妈妈来一次促膝长谈,让我的自力与她的爱不再“干戈相见”,让我的爱能永久地走进她的心里。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任嘉伦/张钧甯《不说再见》缉毒警察卧底与缉毒警花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5:35 , Processed in 0.133767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