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歌声与浅笑

2021-11-2 14: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90| 评论: 1



作者:王族

来历:《意林原创版》2021年3月

好几天,都听大师不停地说起巴哈台唱歌的事。

索伦格感慨:“他那里是在唱歌?嘴一张,简直就是用刀子扎人的心嘛,弄得人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细问之下才晓得,巴哈台就唱那样一首歌,而且整首歌只要一句歌词,大意为母亲站在蒙古包前呼唤着儿子归来。我琢磨不出那样会唱出一首什么样的歌,因而便期待能早日听到。固然,最迫切的心情还是想见到巴哈台,我想看看他是怎样一个“弄得人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的人。

想着有关听歌的工作,胯下的马却跑得很快,我们一群人抑制不住迫切似的到了巴哈台的家门口,从概况看,巴哈台无疑是一个普通的牧民,而且粉饰不住双眼中的羞涩,似乎总是想躲到一边去。

吃完饭,喝毕茶,没有任何收场白,巴哈台唱起了那首歌。听到第四句,我就座不住了,巴哈台唱的歌和我听过的哈萨克斯坦的《一句歌》千篇一概——把一句歌词频频地唱,只是在音调上变化,但利害的地方就在这里,正是音调的变化表达出了分歧倾吐。歌词的意义是儿子进来好多天没有返来,母亲站在蒙古包前苦苦期待,唱歌呼唤着儿子:返来吧,儿子。这首歌只要一句歌词,可是经过讴歌者音调的变化,表示出了等、望、急、悲、痛、忧、想、思、恨、呼、哭、忍、盼、寻等具体的场景,让简单的一句歌词,唱出了母亲等儿子不归的各种豪情,表示出母亲分歧的心理,具有分歧的豪情衬着。

巴哈台用歌声不停地变化着“母亲”的心机,随着他的歌声,我感受自己似乎被牵引着走出了屋,像那位母亲一样在向远处远望。

被歌曲征服是一件何等幸运的工作,在如此偏僻之地,歌声在耳际缭绕,便感受空气中满盈

着一种浓浓的味道。从巴哈台家出来后,大师又说起巴哈台唱歌的一件事。

一次,巴哈台和村里人赶着马去沙漠中驮运工具,在中途碰到沙尘暴。新疆人谈沙尘暴色变,说到最利害的沙尘暴便免不了会提发生在托克逊县的一次悲剧。那时一列火车不巧端庄过那边,沙尘暴瞬息间咆哮而来,把火车掀翻离开了铁轨。一位牧羊人亦不巧恰幸亏那一带,他的羊也被沙尘暴卷走,直至事后他才看见羊贴在车箱上。他疾苦地叫了一声,可爱的沙尘暴,把我的羊酿成了相片。

巴哈台那次碰到的沙尘暴不大也不小,他人都躲进了树林或石头前面,实在没地方躲的人便双手捧首,挨着时候等沙尘暴曩昔。但巴哈台却并不躲避,而是牵着马径直向前走去。有人想拦住他,但那人阻止的声音很快便被沙尘暴沉没。很快,咆哮的沙尘暴中传来了巴哈台的歌声,本来他边走边唱歌,似乎歌声可以抵抗沙尘暴,亦可以让他走得更远。一切人都惊呆了,但沙尘暴刮得正紧,谁也无暇欣赏他的歌声。那场沙尘暴刮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停,阳光重新普照,恬静下来的沙漠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人们赶紧寻觅巴哈台,此时的他早已停止唱歌,一人一马已走出很远。

后来,大师又说起巴哈台母亲的故事,一位母亲的形象便在大师的报告中变得清楚起来。巴哈台的母亲小时辰随着爷爷在草原上放羊,她爱唱歌,看着草原上的羊群,心里就会发生讴歌的感动,因而她就开口唱了起来,爷爷听着她的歌声舒心地笑,羊群则把嘴深深地伸进了草丛中。

一天,有几只乌鸦听到她的歌声飞来,围绕着唱歌的她盘旋,过了一会儿,便向着一条小河飞曩昔,落入水中扑棱着同党洗自己的羽毛。河水被它们激起了浪花,她继续唱着歌,并没有在意乌鸦的行为,但未几她便非常惊奇地发现,乌鸦鞭挞着水的节奏完全和着自己的歌声,乌鸦似乎随着她的歌声在洗它们的羽毛。她赞叹乌鸦也是爱美的,刚在心里那样感慨,便不由自立地停住了歌声。歌声一停,乌鸦僵在了那边,她的歌声像是它们身 体里的筋骨,被忽然抽走后便一 动也不能动。少顷后乌鸦似乎才 反应过来,绕着她盘旋几圈后鸣 叫着飞走。

回到村里,她告诉人们,乌鸦会听歌,但人们都不相信,以为她乱说。她反面人们争辩,今后再去那条小河滨时,她仍唱那天唱过的歌,虽然乌鸦们再也没有飞来,但她一向深信乌鸦会听歌。

她唱着歌长大后,像一切适龄的姑娘一样嫁了人,身为一家妇女,她不再去放羊,但她喜好唱歌的性情一向没有改变,忙着家务,她会随口把心里想说的话唱出来。只要唱歌的时辰,她才感觉幸运,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代,脚下是碧绿的草原,头顶是蓝蓝的天。

我们在巴哈台家没有看到他的母亲,一问以后才晓得,她在头几天归天了。听到这个消息,蓦地间感应有一股郁闷的工具堵在了心头,直至早晨回到县城才好受了一些。我满心遗憾地探问她的工作,获得简直切消息是:头几天巴哈台抱病,她又去放了

一次羊。她把羊群赶到山坡上,坐在一块石头上远望远方。当她发现自己看不清远处到底有几座山时,才晓得自己的眼睛花了,她从心里感慨,老了。午时,羊群吃草到了山顶,山顶上的草很好,羊一向都把头低下吃着。忽然,正在专心吃草的羊群发出惊骇的啼声,她扭头一看,有几只狼已经逼到了羊跟前,正与羊对峙着,随时预备打击。羊群已经忙乱,左顾右盼惊骇地叫着。狼紧盯着羊前蹲后立,已做好打击的姿势。她虽然已经双眼昏花,但还是看清了眼前的大势。怎样办?自己年老体衰,底子不是狼的对手。一焦急,她忽然开口唱了起来。她的歌声几近是不假思考的,嘴一张就唱了出来。狼和羊都被她的歌声吸引,扭过甚一路看着她。她不停地唱着,一会儿看看狼,一会儿又看看羊。

狼在她的注视下,似乎忘了要扑向羊撕咬一番。渐渐地,羊发出柔柔的咩咩声,狼眼里的凶光也静静退去。她继续唱着,她不晓得歌声能否能改变明天的遭受,但她就那样唱着歌,似乎已忘记四周的一切,她甚至想起了那次乌鸦洗澡的情形。过了一会儿,狼站起来,发出几声柔柔的啼声走了。羊群一路拥过来蹭她的腿,她停住歌声,这才意想到了什么。少顷,泪水止不住从她双眼中冲涌而出。

几天后,她归天了。

最初一次唱歌,成为她平生中的绝唱。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只要我活着一天,她便不肯委屈我一秒

下一篇:假如你从尼亚加拉瀑布滚下去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28 , Processed in 0.117834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