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制故事:失落(下)

2021-11-4 06: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66| 评论: 6



陈卫东瞥了一眼阿根说:“怎样能够失落?小钱去南方挣大钱去了,他失事了,欠了他人一大笔钱,你们是来追债的吧?”
老郭点颔首:“我们得找到他。你晓得他去那里了吗?”
“去南方了。”
“南方那末大,他没说去什么地方吗?深圳?广州?”老郭一说出口就后悔了,深圳、广州说了也即是没说。
“没有说去深圳,也没说去广州,他只是说去南方。他问我借了两百元路费。”
“前面还有联系吗?”老钱头问陈卫东借了钱应当有联系,老郭想。
“没有联系,他打过一次电话给我。”
“什么时辰的事?”老郭赶紧问。打电话还不是联系?
陈卫东一时也记不清了,说很久了,能够是客岁,也能够是前年。
“那他打的什么电话?”
“家里的电话。”
“说什么了?”
“他说他到了南方了,感谢我借给他二百元钱,等返来时一定还钱,还要请我饮酒,后来就没联系了。”



老郭要了陈卫店主里的电话号码,去了电信局。电信局的人说,只能查到比来六个月的通话记录。打出来一看,通话记录很少,就几条,也都是本县的,一查是陈卫东女儿的手机号,底子没有外地的号码。
唯一的一条线索断了。回家的路上,老郭对阿根说:“老钱头真的失落了。去外地找人不现实,也不成能。登个寻人启事吧?”阿根哭丧着脸说:“我听你的。”
老郭在法院系统网上公布了个寻人消息,要阿根等等看。老郭说,失落的人就像空气,他无处不在,你似乎能感遭到他,但就是看不见他,摸不着他。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
消息公布一周后,还真有了消息。跟老郭联系的人是南方一个县的法院工作职员,说他们正处置了一路案子,阿谁钱成功已经死了。



老郭和阿根赶到那边,证实确切是老钱头,身份证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钱成功的名字,躺在承平间里的也是他,阿根不成能不熟悉他。他是在工地上被一块砖头砸中后流血过量,在医院里死的。
何处的领班说,我是看他不幸才收留的他。当初他找到我,说他能刻苦,做什么都行,他欠了他人一大笔债要还,还拿出了调解协议书给我看。我感觉帮他是在做善事,就收留了他,哪晓得是害了我自己。失事后,我们实时把他送到医院急救,还是没能急救过来。
阿根拿回了自己的钱,其中一部分是老钱头的人为,另一些是工地补偿给老钱头的钱。



在火车上,老郭叹了一口气,说:“老钱头历来没有失落过啊!”
阿根说:“我只想要回我的钱,我这趟没白来。”
老郭说:“对,还有陈卫东的二百元钱。”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小学生我身边的法律小故事征文范文篇二

下一篇:法制故事:失踪(上)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26 , Processed in 0.096012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