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妙联丢官(官方传奇)

2021-11-13 08: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18| 评论: 0

咸丰年间,海州有一衙役,略通文墨,三十几岁,仍在布政手下当差。这人姓孙,名恩科,官欲很强,做梦都想在府内谋个一官半职。而布政这个部分,属于衙门里的虚设机构,除了海上丝绸在此地登陆,可收取为数不多的官税外,终年没有什么工作可做。孙恩科又属于布政里头的小三子,看似成天忙忙碌碌的,尽做些不长脸面的事,居然毗连触到知府大人的机遇都不多。
                一日,孙恩科听说新来的知州蔡大人的夫人喜食乡下的野荠菜,当地人土称过寒菜。望文生义,此种野菜,发展在冬季,很稀少。孙恩科为奉迎新来的州官,天天带着妻子,顶着凛凛的北风,到乡下寻觅那种野菜,并于晚间,与夫人一道,如同饭后散步一样,途经知州大人的家门口,顺便将篮中的野菜,递与蔡大人家中。
                如此数次,颇得蔡夫人的喜好,两家人由最初的碰头时点颔首,到孙恩科成了知州大人家中的常客,也不外就是两三个月的时候。
                再说那孙恩科,天生就是个做奴才的料,他每次到蔡大人家里去,眼尖手快,见仆人们煮茶、扫地、洗衣、喂鸟,他都抢着做帮手。很快,孙恩科成了蔡大人的心腹。
                碰巧,那年秋天,海州盐政主管犯事,被上面革职查究了。空下的"肥缺",一时候成了衙门内巨细官员的"抢手山芋"。
                孙恩科捉住机会,选在一天晚饭后,给蔡大人捧茶时,提出这个题目。
                蔡大人沉默片刻,心想:眼前这个孙恩科干事却是勤谨,对奴才也虔诚,只惋惜他胸无点墨,怎样能胜任盐政一职呢,蔡大人对付了一句,说:"这差使,需要一定的学问,今后再说吧!"
                一向长于鉴貌辨色的孙恩科,看出了蔡大人嫌他没有文化,"扑通"一下跪在蔡大人脚下,苦苦请求说,昔时雍正天子升引家奴李卫做两江总督时,李卫一样是大字不识几个,可他凭着对雍正天子的一片忠心,不是还是把江浙两地治理得国泰民安吗?
                弦外之音,他孙恩科对蔡大人是万般虔诚的,一旦升引他出任海州盐政一职,他会像昔时李卫孝敬雍正爷一样,孝敬蔡大人。蔡大人轻捋着胡须,自然兴奋!特别是想到孙恩科这几年对他的孝敬,确切值得相信。
                再说盐政一职,虽然隶属海州府管辖,可此职,可大可小,上可通都城,下与苏北沿海各州县的盐政司、盐务所都有关系,若将此职务放给他人做,有朝一日,对方的同党硬了,也许就不听他蔡大人盘弄了。爽性,送小我情,就让孙恩科出任盐政主管。但有一条,让这样一个胸无点墨的人,担任如此重任,其手下必须配有几个帮手。因而,蔡大人把孙恩科叫到跟前,告诉他:"州府里,等缺的秀才、贡生中,你可挑选一二,留在身旁帮你。"
                孙恩科大白蔡大人的苦心,可蔡大人没推测,孙恩科此时提出了教政主管赵千秋家的女儿秋棠儿。
                阿谁小女子,自小在教政大人赵千秋的调教下,琴棋字画,样样精通。
                孙恩科不知从哪一天起,看上秋棠儿娇优美丽。此时,自己升迁了,居然想借知州蔡大人的金口,收那小女子为妾。蔡大人笑笑,说:"好你个孙恩科,艳福不浅呐!"
                但蔡大人并不否决孙恩科那样做,缘由是教政大人赵千秋为争得盐政主管一职,也曾向知州蔡大人送了大额的银票。现在,虽然没有让他赵千秋担任盐政一职,可让他未来的半子出任,也算是肥水没流外人田。
                接下来,虽然在说合秋棠儿嫁给孙恩科的工作上,知州佳耦俩如同为自家儿子选亲一样,颇费了一番口舌,终极,赵千秋还是碍于知州大人的人情,将女儿许配给孙恩科了。
                可谁又推测,阿谁孙恩科在衙门里苦熬了数年,上任之初,如同麻雀钻入谷仓,野狼落入羊群,大举贪财贪色。有贿必纳,见美男必动心机。闲来无事,便大举敲诈当地盐商的竹杠。前后不到两三年的功夫,孙恩科便在苏北淮海地域有了他小我的绸庄、银号、药堂、酒店,先前的盐政大人,一会儿成了盐百万。
                此时,有人向皇上告了孙恩科的御状。刑部接此奏本后,一看是处治地方上的一个小盐政,没有轰动诸位大臣,只派来一位叫郑裕彪的翰林,出任钦差,查究此案。
                这个郑裕彪,考取功名后,窝在刑部多年不被重用,可谓囊空如洗。此番让他到苏北盐区来查"盐案",总算拣到一个"肥差"。这人听说孙恩科在当地被称为"盐百万",心中暗想,若将此案妥帖了结,没准还能发上一笔横财。郑大人传来孙恩科问事时,神志怡然,先怔唬他:"有人向圣上呈递奏章,告你的御状,经御批,已列入要案。"
                孙恩科一听,吓得额头冒汗,"扑通"跪在郑大人跟前,磕头如捣蒜,连呼:"冤枉!郑大人,下官实在是冤枉呀!"
        郑大人看孙恩科那副束手待毙的狼狈样子,轻捋着山羊胡子,卖着官腔,说:"好啦,此案可大可小,你起来吧。"
                孙恩科跪在地上不敢起,他颤颤惊惊地问郑大人,此案大办,可大到什么水平?小办,又能小到那里?
                郑大人一脸严厉地址着孙恩科的脑门子,说:"大则,可以杀头,小则,可以烟灰云散。"
                孙恩科一听钦差话中有话,赖皮狗一样,往郑大人跟前爬了两步,苦苦地请求郑大人,为他指路。
                郑大人看左右有"线人",欠好明说他想要银子,推托旅途劳顿,本日不谈公务,起家要到院子里走走。
                孙恩科尾随厥后,一路想获得郑大人的膏泽。可走到院中小花园处,郑大人忽然被前面树丛间一张大大的蜘蛛网所拦住。霎时候,这位八斗之才的翰林,忽而诗性大发,指着前面的蜘蛛网,高声吟道:
                蜘蛛结网,运丝漫天舞臂(蔽)。
                这类以"打哑谜"的手法,吐露龌龊情意,是大清宦海文人们习用的手法。只惋惜,眼前这位孙恩科是个欠亨文墨的蠢家伙,虽然他也大白对方有帮助他的意义,可此时现在,他却张口结舌,好半天,也对不上郑大人的"蜘蛛结网"。
                郑大人轻"嗯"了一声,以为他孙恩科不亮相,就是不想感激他的大恩盛德,脸上顿时暴露了不兴奋的神志。
                孙恩科呢,一看钦差大人不兴奋,照实向郑大人亮出老底,说他才学粗浅,一时答不上来。但孙恩科暗示:郑大人诗中的意义,他已经大白了,请郑大人脱期几日,他一定想出下联来。
                郑大人想,也罢!只要你孙恩科大白我的意义,对差池的,也就无所谓了。你能把大额的银票塞进我的腰包,足也!
                当晚,孙恩科备下银票,叫来小妾秋棠儿,为他想出下联。秋棠儿拿过"蜘蛛结网,运丝漫天舞臂"的上联,小声读了两遍,忽而,豁然开畅,提笔在纸上写了下联:
        壳螂滚开,遇屎遍地摊脏(赃)。
                孙恩科一听,击掌称好!随将银票和那绝妙的下联放在一路,去拜见钦差郑大人。郑大人得了银票,并没有诘问下联。可阿谁孙恩科为显现自己的才能,居然指着装银票的封套,说:"郑大人,你让我想的下联,下官写在前面了!"
                "噢!"郑大人一个"噢"咽回去半截,忽而大发雷霆,就地将手中的银票摔到孙恩科的脸上,骂道:"混账,我热情救你,你却如此唾骂我?来人呀,给我拿下!"
                原本是私下里买卖,一会儿喊来左右衙役们,上来就把孙恩科拿下了。地上的银票,与那两句联语,也随之公布于众了。
                被按在地上的孙恩科,顿时屎尿都屙在裤裆里了,他苦苦辩论:"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呀,我孙恩科可是一片至心呀!小人若有唾骂大人之意,天打五雷轰!"
                郑大人训斥道:"你把大人看成什么人了,嗯?你说你不是唾骂本官,为何把我这个堂堂的御史,比方成壳螂遇屎,又唾骂我遍地摊脏(赃),难道你想让我和你随波逐流不成?"
                孙恩科道出真相,说他本人实属干才,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压根儿就没有作诗对联的才能。并说那下联,是他的小妾秋棠儿画蛇添足。
                郑大人冷静思考了一番,那对得如此奇妙,骂得如此到位,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一定是眼前这位赃官,太得寸进尺,连他自己的家人都看不下去了。钦差大人随即命令将孙恩科押下,重办!
                事后,也就是郑大人办完此案,想回都城的时辰,见到了那位才女秋棠儿,问她为作甚孙恩科出此下联?秋棠儿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心迹,她告诉钦差大人:一则是盐政一职,原本该由她的父亲赵千秋担任,只由于孙恩科会投机谋求,溜须拍马,让他占了上风,并逼迫她秋棠儿给他为妾,她与父亲始终没有咽下这口恶气;再者,孙恩科担任盐政以来,小人得志,受贿腐化,无恶不作,为大清的官员丢尽了脸面。她一个弱女子,之所以拼命出此下联,就是要为大清的宦海,除此隐患。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故事:儿媳进门半年肚子没动静,婆婆翻她床铺,发现致不孕的原因(下)

下一篇:义和当铺(民间传奇)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27 , Processed in 0.143657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