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 调(官方传奇)

2021-11-13 16: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57| 评论: 0

晚清时,闽南沿海有个叫马浮沉的官员,因治理水灾和抵抗倭寇有功,官升一品,并被调至都城任职。

马浮沉什么都好,学问深、才能强,惟有一个弱点,就是故乡口音太重,闽南话外地人听起来如同天书,原本他在闽南生活了几十年没什么题目,可一到了都城,口音就酿成了大题目。

别看马浮沉在闽南有头有脸、呼风唤雨,但到了皇城根下,他就什么也不是了。这里的一品大员、皇亲贵族成灾,各皇亲大员之间明争冷战也很剧烈,马浮沉论智商、论资历都排不上号。

幸亏天子重视人材平衡,各省都要提拔一些业绩突出的人材充实朝廷,他们领会各地情况,便于给天子出谋献策治理国家。

马浮沉带着发妻刘氏来到都城上任,半个月也没见到天子。半个月后,天子上朝,想见见新上任的官员,其他各省的新任官员大方陈词、侃侃而谈,天子听了很是喜好。到了马浮沉这里,他憋红了脸也大方鼓动了一番,可是他那浓厚的故乡口音,听得人目瞪口呆、云里雾里,天子及大臣们愣是十个词没听懂一个词。

马浮沉浑然不觉,还在那边口沫横飞、载歌载舞,天子不知所云实在听不下去了,挥挥衣袖:“本日廷见就到这吧,各自跪安吧。”

第一次见天子就碰了一鼻子灰,马浮沉都不知自己错在那里了,同寅们公开里都耻笑他。新到的一品大员力图上游撮合关系,中堂肃顺是他们凑趣的重要工具。

马浮沉也不甘落后,刚出大殿,他就挤开人群冲到肃顺跟前,说:“中堂大人,鄙人马浮沉久仰了,何时到寒舍请您品味山荆亲身下厨的闽南小菜。”

肃顺看着马浮沉啼笑皆非,由于他只听大白他说的“马浮沉”,其他的一句没听懂,可又不能说没听懂,不知若何接话才好。

一四川来的道台压着舌头用普通话说道:“马大人,您能不能说得慢些?我们听不懂。”

马浮沉自己不会说,但听得懂普通话,他辩论自己措辞并不快,并继续缠着肃顺套近乎,他自顾自叽叽呱呱,听得旁人头晕脑涨,肃顺逃也似的躲开了他。



由于浓厚的方言,马浮沉几近没法与人交换,他本是个开畅话多的人,一肚子的话只能在家里与老妻刘氏聊聊,刘氏与马浮沉青梅竹马,自小一路长大,都城高低也只要他们两人能说措辞了,下人是新招的北京当地人,只能凭仆人的手势和领悟伺候他们。

谁愿结交一个哑吧官员?马浮沉比哑吧还不如,最少哑吧还比力恬静,马浮沉措辞让人听不懂,恰恰还像出笼的小鸟一样特爱说,一开口就吵得人头晕。渐渐地,谁见了他都躲,马浮沉被萧瑟出了宦海,天子不喜好他,同寅不待见他,但马浮沉之前的功勋还在,又没有犯错误,便被扔到一边置之不理,俸禄照拿。

肃顺大人六十大寿,请了几近一切在京官员,惟独没请马浮沉,由于他不想找个乱叫的鸟来熬煎耳朵。

半年后,马浮沉总算有了个故乡的贴心人,他本来的同寅范成也被召进都城,范成年轻才四十出头,精神兴旺、聪明绝顶,他来都城首先拜见马浮沉,两人边饮边聊,马浮沉说:“都城是旗人的全国,我们是外乡人总被人排挤,你要混出头可不轻易。”

范成一拍胸膛:“豪杰不问出处,况且我是从富庶之乡来的有功之臣,定能在都城站稳脚跟。”

范成可与马浮沉分歧,他勤恳勤学,深厚交换的重要,他首先要过的就是说话关,他与都城官员侃侃而谈,马浮沉跟在屁股前面只要听的分,归正他插话进去,招来的也是白眼。

年末岁初,每个官员都要述政绩,范成苦学了半年,口音硬是把故乡味去除了泰半,还能用京电影与人对话。中堂肃顺很喜好,跟他交换了好几个往返。

轮到马浮沉了,他提起一口气正预备颁发演说,肃顺皱皱眉:“今儿先听下一位吧,马大人稍安。”恍似一根针刺在充沛气的气囊上,马浮沉差点摔一跤,范成怜悯无法地看着他。

范成决议提点提点马浮沉。事后,他到马家小坐,他奉告马浮沉在都城不受待见的缘由,就是他的故乡话。范成说:“想要吃得开,就要学皇上喜好听、同寅听得懂的话,这是官调,您不会官调,何以在宦海安身?”

马浮沉叹息道:“我也晓得要学会官调,我自生下来就在闽南,说梦呓都是这个味,我一把年数了,你让我改了说话不如而已我的官。”

放弃母语简直很不轻易,范成只能替马浮沉惋惜了,他不会官语,仕途步履维艰。



马浮沉顶个闲职,有大把的时候顽耍,与夫人相聚,倒也过得舒服。此日,府里招进一位叫阿喜的下人,阿喜与其他下人分歧,他对奴才的意义很快就能心照不宣,刘氏就让他在近前伺候。

此时,英法联军械烧圆明园、四方叛党起事,天子躲到热河一病之下驾崩了。留守都城的马浮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与刘氏经常为国家命运浩叹短叹,更加西太后与顾命大臣之间的权利斗争焦心,只惋惜,早被人忘记的马浮沉只要叹息的分。

此日,马浮沉去找范成话家常,偌大都城也只要这位同乡能听懂他的话了,下人回报范大人不在。第二天马浮沉再去,范成还是不在。马浮沉回去跟刘氏说:“范成成天在忙什么?比来朝廷一定有变,范兄弟谨慎引火上身。”

接着,马浮沉不由得满腔的怨气,埋怨朝廷败北、军队乏力,感慨百姓流浪失所,他说到动情处,将桌上的水杯也拍到了地上,旁边伺候的阿喜稀里糊涂地看着他。

几天后,阿喜忽然失落了,马浮沉懒得理睬他的去向。现在民气惶惑、身逢浊世,他自己也不晓得自己的命运会若何。

闲得发霉的马浮沉总算有了事做,河北近郊的饥民闹事,朝廷官员谁也不想去,就派马浮沉去了,范成不解,他问中堂大人:“马浮沉措辞没人能听懂,去抚慰饥民靠谱吗?”

肃扎眼珠一转:“本中堂自有事理,马大人本是强人,不能闲在家里白吃国家俸禄。”实在老奸巨猾的肃顺有他的诡计,他固然晓得马浮沉无人能听懂的天书不但处理不了题目,还会让饥民肝火更盛,他就是想把工作闹大,好强逼西太后放权。

马浮沉硬着头皮来到近郊,公然他不知所云的叽叽呱呱,让饥民们加倍愤怒,锄头、石头砸了过来,侍卫们拥着马浮沉一败涂地,半路上却被一队手执刀斧的强人所劫,看贼人的旗帜,他们都是白莲教的。不胜一击的清军很快溃退,马浮沉被俘。

被关在柴房的马浮沉哀叹:自己没死在倭寇手上,却死在同胞手里,真是冤枉。

柴房门被人鞭策,马浮沉听到有人说:“马浮沉是个好官,他憎恨朝廷、关爱百姓,只是他三代官宦才会给清狗卖力……”听声音,怎样那末耳熟呢?像失落的阿喜。

这小我公然是阿喜,他给马浮沉松了绑,把他给放了,并用正宗的闽南话说:“你也算生不逢时,你和夫人说的至心话我都听到了,你走吧。”

这时马浮沉才大白,阿喜是白莲教的人,他被安插到马府本是做细作的,没探问到有用情况,却将马浮沉用闽南话与夫人忧心朝廷昏庸、国破家亡的话听的明大白白。

马浮沉暗吸口冷气,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故乡话无人能懂,却不意阿喜也是同乡,幸亏他是白莲教的,若他是朝廷派来监视的,他说了那些漫骂朝廷的心里话,岂不是要遭殃?



马浮沉捡了条命跑回了都城。不几天风景,朝廷已人事大变,西太后策动政变,结合六王爷,整理了肃顺等顾命大臣,肃顺一党遭到了连累,与他走得近的范成也在列。

范成被放逐分开都城时,马浮沉亲身相送,两个故人相对洒泪。大家间的浮浮沉沉那个能料?马浮沉之前不招人待见,现在虽然继续不招人待见,但也没有招祸上身。

押送的兵士看在马浮沉是一品大员的分儿上,也没有为难他们。两人正在话别,前面来了一队饥民掠取路边饭庄的食品,店家伙计亮出菜刀,一场流血抵触在所难免。

马浮沉冲上前高声喊道:“大师别闹别抢,要填饱肚子也要保住人命。店家把食品都拿出来给这些不幸人吧,我来付账!”

范成惊呆了,马浮沉这几句话正是北方普通话,虽不标准,但完万能让人听懂。饥民和店家获得抚慰,马浮沉出了几块银子稳定了场面,饥民和店家都对他感激不已。

“马大人,您的话……您不是不会说官调吗?”范成问道。

马浮沉自幼念书习文、进修儒家,哪能不懂中国笔墨的书面正音?他长叹一声:“言多必失、祸发齿牙。让人听不懂的也许才是最好的官调,您今后会大白的。”

不用今后,范成现在已然大白,惋惜为时已晚。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故事:儿媳进门半年肚子没动静,婆婆翻她床铺,发现致不孕的原因(下)

下一篇:没有了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24 , Processed in 0.139587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