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政绩卓越 文学成就突出 千古名臣范仲淹的传奇人生

2021-11-15 22: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46| 评论: 4

在中国现代历史上,范仲淹台甫鼎鼎。他平生不单政绩卓越,而且文学成就突出。他提倡的“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思惟和仁人志士节操,对后代影响深远。范仲淹生不在洛阳,死后却葬在伊川万安山下。范仲淹的平生一世和死后的墓园有很多传闻和故事。
2021年11月14日,星期天,阳光温暖,王光辉、金正新、李孝我们四人前往万安山下范园拜谒这位千古名贤。设身处地,敬佩之情油但是生,感动之余,浮想联翩,没有来由不写篇文章。鉴于范仲淹的履历、墓园传奇故事多多,每篇文章字数限制的要求,将有持续数篇,敬请关注!



左起 王光辉 金正新 李孝
在中国,凡是读过书的人都应当晓得历史名篇《岳阳楼记》。《岳阳楼记》是北宋文学家范仲淹应好友巴陵郡太守滕子京之请,于北宋庆历六年(1046年)玄月十五日为重建岳阳楼所写。《岳阳楼记》全文共分六段,三百六十八字,文章经过对洞庭湖的侧面描写陪衬岳阳楼。其中的名句“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成为千古名句,广为歌颂!
滕子京何许人也?他是北宋庆历年间的岳州知府。滕子京的著名度原本不高,但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记》,却让他“流芳百世”!《岳阳楼记》开篇写道: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乃重建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古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据此,似乎可以对滕子京为报酬官有一个大致的评定:首先,滕子京是一位能臣廉吏。否则,怎样能够只用了一年的时候,就使得巴陵郡“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呢?其次,还是位风雅文士。其根据即是,他重建岳阳楼,要“刻唐贤古人诗赋于其上”,很著名楼搭台、文化唱戏的味道。同时,想必他与大文学家范仲淹友谊不错,能请得动这位文坛大腕作文以记之。但是,究竟能够并非如此!
滕子京因何谪守巴陵郡?据北宋另一位文学家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的记录,滕子京原为泾州知府,“用公使钱无度”,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滥用公款”,因而被人告发。当朝廷派人来观察的时辰,他又烧毁账簿,形成证据不敷,因此没法科罪,得以侥幸漏网,朝廷只好把他贬到岳州(巴陵郡)为官,有留用观察以观后效的意义。
就此说来,滕子京的“谪守”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滕子京本应吸收经验,好自为之。但他并没有改过改过,而是在重建岳阳楼的进程中,又故技重演,“近得万缗(一千文),置库于厅侧自掌之,不设主典案籍”,只是经过设小我金库的手段运作。如此一来,滕子京这位“能臣廉吏”的实在脸孔也就昭然若揭了!滕子京是个值得品味的人物,和一般的官员相比,他自有其高明之处。其“成功经历”是善搞“形象工程”。被贬官到岳州后,要想尽快出政绩,必须找准冲破口,搞一两个有影响力的大工程。毫无疑问,重建岳阳楼就成为首选。由于在中国历史上,宋代是文化最为繁华的朝代之一,宋代的天子个个都是文化高手。这类形象工程上马完工,政治上可得本钱,经济上可得实惠,可谓一举两得!作为一个官员,滕子京操纵的是人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有文化成就的人就是文雅之士,文雅之士即为君子,而“君子不言利”,则是家喻户晓的工作。因而,在重建的岳阳楼上,要刻很多“唐贤古人诗赋于其上”,以充门面。
别的,据一些史料记录,滕子京平常也好赋首诗、填词,水平虽不咋样,但仿佛已是文雅之士,可跻身于“君子”之列了。藤子京还长于借助“名流效应”。范仲淹是那时政坛上的清官、文坛上的名将,很著名誉。让他来“作文以记之”,一句“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其发生的社会效应就足以让自己建立起杰出的从政形象。若非与范仲淹同时代的司马光以史家的松散态度抖搂出滕子京的底细,随着《岳阳楼记》的广为传播,对滕子京这位岳阳楼的重建者,谁能不钦慕有加呢!



范仲淹墓园及塑像
客观地讲,滕子京重建岳阳楼实在是一件“利在今世、功在千秋”的大好事。原本,他的名字是可以和岳阳楼一路流芳百世的。但题目标关键是要看他的动机。按滕子京的一向作为来看,他此举的初衷应当不会是为了“宏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而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固然,不能说这些行动对当地经济社会的成长绝对没有裨益。滕子京是被私行动用官钱而被贬的,范仲淹正是借作记之机,蕴藉劝戒他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试图以自己“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的济世情怀和悲观精神传染老友!
《岳阳楼记》超越了纯真写山水楼观的狭境,将自然界的晦明变化、风雨阴晴和“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连系起来写,从而将全文的重心放到了纵议理想方面,扩大和进步了文章的境界。千百年来,在中国文化界传播有一句话:不读《出师表》不知作甚忠;不读《陈情表》,不知作甚孝。忠孝是封建道德标准。随着历史进入现代社会,这两《表》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削弱,出格是《陈情表》,已不为人知。但有一个希奇的现象,一样发生于封建时代的《岳阳楼记》却丝毫没有因历史的变迁而被萧瑟、淘汰,相反,它如同一棵千年古槐,历经光阴的沧桑,愈显其兴旺的生命力。北宋以后,历经南宋、元、明、清、民国等六代的更迭,社会形状已有多变。但它穿云破雾,耐久弥新。以一文之力能抗六代之易、三世之变,以传统的笔墨,能表达一种跨越时空的思惟,高低千年,唯此一文!岳阳楼是古今名楼,范仲淹的《岳阳楼》更是让岳阳楼千古传名。



岳阳楼
拜谒范公墓园,难免有很多感触,接下来聊聊范公。范仲淹(989年10月1日-1052年6月19日 ),字希文。本籍邠州。他是北宋期间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教育家 。范仲淹的先祖是唐代宰相范履冰,世居邠州。其高祖范隋,唐懿宗时渡江南下,任丽水县丞,时逢华夏兵乱,遂假寓吴县(今苏州市)。五代时,曾祖和祖父均仕吴越,父亲范墉晚年亦在吴越为官。北宋开国后,范墉跟随吴越王钱俶归降大宋,任武宁军节度掌书记。
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范仲淹出在这样的一个官宦家庭。淳化元年(990年),父亲范墉因病卒于任所,母亲谢氏贫苦无依,只得抱着两岁的范仲淹,再醮淄州长隐士白文翰,范仲淹也改从其姓,取名朱说(yu)。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范仲淹得知门第,伤感不已,决然告别母亲,前往应天府(今河南商丘)肄业,投师戚同文门下。数年寒窗生活后,范仲淹博通儒家典范的要义,胸有大方兼济全国的理想。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范仲淹以“朱说”之名,登蔡齐榜,中乙科第九十七名,由“寒儒”成为进士,被任为广德军司理从军,掌管讼狱、案件事件,官居九品。鉴于已有朝廷俸禄,范仲淹便把母亲接来服侍。天禧元年(1017年),范仲淹以治狱廉平、朴直不阿,升为文林郎、任集庆军节度推官,便归宗复姓,规复范仲淹之名。天禧五年(1021年),范仲淹调任泰州西溪盐仓监,负责监视淮盐贮运及转销。西溪接近黄海之滨,唐时李承构筑的旧海堤因年久失修,多处溃决,浪潮倒灌、卤水充溢,沉没良田、损坏盐灶,群众磨难深重。因而范仲淹上书江淮漕运张纶,痛陈海堤利害,倡议沿海筑堤,重建捍海堰。
天圣三年(1024年),张纶奏明代廷,仁宗调范仲淹为兴化县令,周全负责修堰工程。天圣四年(1026年)八月,母亲谢氏病逝,范仲淹去官守丧,工程由张纶主持完成。天圣五年(1027年),范仲淹为母守丧,居应天府。时晏殊为南京留守(治今商丘)、知应天府,闻范仲淹有才名,就约请他到府学任职,执掌应天书院教席。范仲淹主持教务时代,勤恳督学、以身示教、创导时势政论,每当议论全国大事,辄奋掉臂身、大方陈词,那时士医生改正世风、严以律己、崇尚道德的节操,即由范仲淹提倡起头,书院学风亦为之涣然一新,范仲淹声誉日隆。
天圣六年(1028年),范仲淹向朝廷上疏万言的《上执政书》,奏请鼎新吏治,裁汰冗员,抚慰将帅。宰相王曾对万言书极为赞美,时晏殊在枢府,王曾便死力选举范仲淹,晏殊遂面圣陈说范仲淹既往政绩。十仲春,仁宗征召范仲淹入京,任为秘阁校理,负责皇家图书典籍的订正和整理。天圣七年(1029年),仁宗十九岁,章献太后(宋真宗章献皇后)仍然主持朝政。冬至,仁宗预备率领百官在会庆殿为太后祝寿。范仲淹以为这一做法混淆了家礼与国礼,就上疏仁宗说:“天子有事奉亲长之道,但没有为臣之礼;假如要尽孝心,于内宫里手人礼节即可,若与百官朝拜太后,有损皇上严肃”,谏言仁宗放弃朝拜事件。上疏奏报内廷,没有获得回答。范仲淹又上书太后,请求还政仁宗。奏书入宫,再次杳无音信。晏殊得知范仲淹上疏,大惊失容,批评他过于轻率,不但有碍自己的仕途,还会扳连举荐之人。范仲淹力排众议,并回写一封长信(《上资政晏侍郎书》),详述自己做法的缘由,申明自己的政治态度:“奉养皇上当危言危行,绝不逊言逊行、恭维阿谀,有益于朝廷社稷之事,一定秉公婉言,虽有杀身之祸也在所不惜。”
天圣八年(1030年),范仲淹请求离京为官,被任为河中府通判;次年,调任陈州通判。范仲淹虽“处江湖之远”,不改忧国忧民本质,在此时代,他也屡次上疏议政。朝廷欲兴修太一宫和鸿福院,范仲淹以为“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倡议歇工;在吏治方面,范仲淹针主张削减郡县,精简仕宦,并屡次上书陈说中心间接降敕授官的风险,以为“不是承平治世的政策”;又倡议朝廷不成免职职田,以为“仕宦衣食不敷,廉者复浊,何以致化”。范仲淹的这些上疏虽未被朝廷采用,但其一片忠心感动了仁宗。
明道二年(1033年),太后驾崩,仁宗亲政,召范仲淹入京,拜为右司谏。时群臣多议太后垂帘时为政之失,范仲淹却以为太后虽秉政多年,但亦有养护仁宗之功,倡议朝廷粉饰太后过失,玉成其美德。仁宗采用,诏令朝廷内外不得私行群情太后之事。仁宗因刘太后新亡,欲立杨太妃(宋真宗章惠皇后)为皇太后,介入军国大事。范仲淹以为频立太后,有天子不能亲政之嫌。仁宗采用,免除太后册名,但称呼不改。昔时七月,全国大旱,蝗灾舒展,江淮和京东一带灾情特别严重。为了安宁民心,范仲淹奏请朝廷派人观察灾情,仁宗不予理睬。范仲淹便诘责仁宗:“假如宫中停食半日,陛下理当若何?”仁宗翻然觉悟,派范仲淹抚慰哀鸿。范仲淹应诏赈灾,开仓济民,并将哀鸿果腹的野草带回朝廷,以警示六宫贵戚戒除骄奢之风。
明道二年(1033年)冬,郭皇后误伤仁宗,宰相吕夷简因与皇后有隙,遂协同内侍阎文应、范讽等人,力主废后。消息传出,群臣群情纷纷,都以为废后分歧适,范仲淹也向天子进言。因吕夷简事前令有司不得接管台谏章疏,疏入内廷,不得奏。范仲淹遂率中丞孔道辅、侍御史蒋堂、段少连等十余人跪伏垂拱殿外,请求召见,仁宗不见,派吕夷简出来诠释。范仲淹等与之当庭辩说,吕夷简目瞪口呆,无以为对。第二天,范仲淹与众人商议,筹算早朝以后,将百官留下,再次与宰相谏争。一行人刚走到待漏院,朝廷诏书下达,外放范仲淹为睦州知州,孔道辅等人也或贬或罚,无一幸免。河阳签判富弼上书仁宗,倡议诏还范仲淹入京,以开言路,未得批复。景祐元年(1034年),范仲淹调任苏州知州,辟所居南园之地,兴修郡学。时苏州发生水灾,范仲淹号令公众疏通五条河渠,兴修水利,扶引太湖水流入大海。次年,因治水有功,范仲淹被调回京师,判国子监,很快又转升为吏部员外郎、权知开封府。范仲淹在都城大力整理权要机构,剔除弊政,开封府“肃然称治”,时称“朝廷无忧有范君,京师无事有希文”。
景祐三年(1036年),范仲淹因不满宰相吕夷简独霸朝政,扶植翅膀,任用心腹,向仁宗天子进献《百官图》,对宰相用人制度提出尖锐批评,劝说天子制定制度、亲身把握仕宦升迁之事。吕夷简不甘逞强,反讥范仲淹陈腐,诽谤范仲淹“越职言事、勾结朋党、离间君臣”。范仲淹便连上四章,论斥吕夷简狡猾,因言辞剧烈,遂被免除,改知饶州。侍御史韩渎阿谀奉承,列写范仲淹同党的姓名,奏请仁宗执政廷张榜公示。范吕之争,连累甚广。秘书丞余靖上书请求点窜诏命;太子中允尹洙上疏自讼和范仲淹是师友关系,愿一路降官贬黜;馆阁订正欧阳修责备高若讷身为谏官,对范仲淹被贬之事一言不发,蔡襄亦作《四贤一不肖》诗,进犯高若讷,皆连累遭贬。朝臣害怕宰相势力,莫敢置言。范仲淹被贬出京,竟无人敢送别,只要独龙图阁直学士李紘、集贤校理王质出郊饯行。
景祐四年(1037年),吕夷简被免除宰相之职,士医生们接连不竭地替范仲淹分说,双方相互回嘴,朋党争辩四起。仁宗诏宰相张士逊问计,下诏制止互结朋党。因范仲淹屡次因谏被贬谪,梅尧臣作文《灵乌赋》力劝范仲淹少措辞、少管闲事、自己清闲就行。范仲淹回作《灵乌赋》,夸大自己“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尽显为民请命的凛然大节!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精心整理】上古神话故事60篇!记得收藏讲给孩子们听!

下一篇:国学经典故事120个(上)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02 , Processed in 0.175690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