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丞相千金选妃入宫,日日想逃走,皇上挽留“当我皇后好吗”

2021-11-18 18: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711| 评论: 0



本故事已由作者:一世卿长安,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旗下关联账号“天天读点故事”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侵权必究。
1
司徒静静又火了。
继都城第一女斗(zhuang)士(shi)以后,司徒静静厚积薄发,终究在皇上的选妃大会上又火了一把,不但一举夺得头筹,甚至还冲动得跌落湖中,一时候成为都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那个不知,丞相家的巨细姐司徒静静,生平有三大爱好,逛茶室、听话本、爱(guan)助(xian)人(shi)。说到这最初一项,可让都城百姓几家欢乐几家愁。
不晓得能否是巨细姐话本听多了,行走……都城间,一向自诩江湖做派,路见不服就要拔刀互助。可是这巨细姐不管那里不服,都要拔刀,好展现她所谓的江湖气概,闹得都城经常是鸡飞狗走,人仰马翻。由此,都城第一女斗士名号也就名誉地落在了她头上。
不外司徒静静本人对此名号是甚为不满的,怎样说她也是为保护都城正义而拔刀互助吧,怎样就被说成好斗了呢?不外她历来以江湖人的心胸抚慰自己,也就反面他们计较了,可是比来关于她的传闻却是让她忍无可忍——
“都城的百姓都说,司徒巨细姐暗恋皇上多年,此次选妃大会本就因要甄选出贤能淑德有内在的人选而给每人立了纱屏,皇上只看才艺不看脸。但是那个不知司徒蜜斯剑舞全国第一,此次选妃却反其道而行之,恰恰弹了一首不三不四的《凤求凰》,还惹得皇上龙心大悦,成为此次大会唯一被选上的人,大师都说,司徒蜜斯为了当上皇妃,不择手段......”
“停!不要再说了!”
司徒静静伸手打断眼前太监说的话,她怕再听下去就要吐血了。
明显是她跟天子约定好她弹首《凤求凰》,他就会意不选她了,这样也不会引发她爹猜疑,她也能逃离家里的魔爪开高兴心去闯荡江湖。
谁晓得景秦这小子居然敢反悔!害她被领上去接旨的时辰还被人使坏绊了一脚,间接跌进湖中!
醒来就酿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看着镜中这张朱唇皓齿、人畜无害的脸,不是景秦还能是谁?
她不大白她不外是呛了几口水,怎样醒来就酿成景秦了?惊得她差点把屋顶都掀了。
不外现在她已经从起头的惊慌失措,到现在颐指气使地使唤天子身旁最亲近的太监了:“小顺子,阿谁景……静静怎样还不来?传小我要那末久,他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她说得理所固然,小顺子却听得提心吊胆,这皇上……什么时辰对司徒家的巨细姐用过这类语气了?他瞧了瞧皇上的脸色,心里忐忑万分,一时候不知若何作答。
幸亏这时,人终究到了,小顺子如蒙大赦,赶紧回道:“皇上,来了来了。”
司徒静静这会儿见到来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眼珠子一瞪,叫喊道:“哎哎哎,你怎样走路的?还像不像个姑外家了。”
景秦停下来,垂头看了看自己,再昂首瞧她,忽然“扑哧”一声,两手一摆,笑着问一旁的小顺子,“小顺子,你看若何?”
“这……”小顺子有些游移。
“无妨,说吧。”
小顺子瞧了瞧司徒蜜斯本日额外温顺的脸,大胆道:“巨细姐本日……收敛很多。”
景秦瞧了瞧劈面的人,继续笑眯眯问道:“那皇上呢?”
小顺子继续细声细气地回道:“却是英气很多。”
“你!好你个小顺子!”
小顺子被忽然急躁的皇上吓了一跳,赶紧跪下来认错,“皇上息怒!”
“行啦,你下去吧。”
小顺子昂首一脸感激地看着司徒巨细姐,感觉平常都要避着的人现在亲热很多,赶紧磕头退下了。
司徒静静瞪了眼他,正要出气,却对上自己的脸,一会儿气也撒不出来,只能古里古怪地开口,“哼哼,司徒巨细姐现在真利害呀。”
景秦见人一走,立马换了张脸色,粘上去挽着她袖子奉迎道:“静静,别生气嘛,刚刚不外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做的什么样子……”她话还没说完,便拨开他的手,退一步高低端详他,青筋隐约暴起,“你给我穿的什么裙子?要去选美吗?”
没想到景秦还娇羞地看了她一眼,在她眼前转了一个圈,甜甜道:“由于,静静穿着都雅呀。”
他这说得却是让她老脸一红,但还是硬着脖子道:“这不合适我的气质。”
“哎呀静静,别成天就想着打打杀杀闯天涯,你看现在不是挺标致的吗?”
“标致是标致……”她咕哝了几句,忽然猛地昂首看他,手指颤抖地指着他,“你……你怎样换的衣服?!”
这下景秦更是羞涩了,低着头脸蛋红红,“还能怎样换,固然是丫鬟给换的,不外……该看的也都看了……”
“景、秦!我要剁了你!”
景秦赶紧拦住她,“静静!别冲动,归正……我们都这样了,我也算是你的人了,我也不介意你看我的……”
“谁要看你的!”她一口打断他,目露凶光地瞪着他。
“不看就不看嘛……”他一脸委屈的样子。
“别用我的脸做这类脸色!”她反应极大地跳开,她的脸怎样能出现这类脸色!
“为什么?”他继续委屈巴巴的。
“行走江湖怎样能是这副样子呢?这不合适我侠女风采!”
更要命的是,一看到他这副脸色,她就想到原本该出现在他脸上的那种不幸兮兮的样子,她就抑制不住地心软。
想到这儿,她咬紧牙关,继续瞪着他道:“还有,我跟你的账还没有算!你个骗子!昨天为什么要选我?”
2
景秦一听,不由瑟缩了下,脸色变得更不幸了,“那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皇叔非要我选,我也没有法子……”
她一怔,是了,景秦还有个皇叔,一个权倾朝野的皇叔。
景秦在很小的时辰就继了位,他的父王母后早已不在人世,只剩一个皇叔辅佐他即位。只是这么多年,景秦看起来还是个稚嫩纯真的少年,他的皇叔就一向以这个来由控制着他,把皇权牢牢抓在手里。
那天,也是恰好还有另一小我也弹了《凤求凰》,这位摄政王便出头明里私下逼着他选她们两个,他的心机,昭然若揭。
不外是想再安插一个他的人到后宫,方便更好地控制他,只是没想到她还弹了同一首,教他也分辨不出谁是他的人,就只能逼他一同送入宫内。
“答应你的事我不想反悔,可是又不敢违逆皇叔,只好退而求其次,想选一位,明面上应了皇叔,公开里也放你走。”
“那你还选错!”
“那还不是由于,静静你的琴弹得太好了嘛。”
“那是固然,我的琴一向……你什么意义?你说我之前的琴弹得太烂才选错的?”
景秦嘲笑了下,脸色忽然严厉地看着她,“静静,我错了,士别三日,我该当另眼相看才对。”
“你!”司徒静静气得想挠他脸,“就由于你,我前面才被人绊到水里去的!”
“我也随着跳下去了呀。”
“你都不会水还瞎跳什么?”
“我这不是焦急嘛……”
“那你跳下去也没用啊!对了,你能否是还在水里偷亲我?”
景秦脸一会儿就红了,吞吞吐吐道:“怎、怎样叫偷亲?我、我是在救你,在给你渡、渡气,对,渡气!”
司徒静静瞧着他那严重的样儿,也懒得跟他计较,大手一挥,英气道:“算了,看你这么重情谊的份上,我就反面你计较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说着她脸色就垮了下来,“我可是要去闯荡江湖的人,怎样能困在这里困到死呢!”
她没留意到,景秦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不外转眼间便又是一副不幸兮兮的样子,他谨慎翼翼地看她,“静静,你看,我们现在这副样子,你也不能跑进来,不如先顺应各自的生活,等我们换返来后,我再想法子让你进来。”
“如果一辈子换不返来呢?”她的脸还是皱巴巴的。
“不会的。”他杂色道,“我会让你换返来的。”
“那现在我们怎样办?”
“唔……我还要过几日才能入宫,我趁这几日在宫外公开里找找看有没有高人,你就先在宫里对付几日。”
“哼,你就在宫外清闲快乐,我就得在这宫里给你整理烂摊子。”
景秦一听,立即摆出一副乖得不得了的样子:“静静,你安心,你就在宫里开高兴心地玩,剩下的我来整理。”
她“哼哼”了两声,没答话,转身朝隔邻的御书房走去。
走了几步回头见他还愣在原地,不耐心地喊他,“还愣着干嘛?还不外来跟我说说你平常的日程,想让我丢脸吗?”
“诶?哎!好嘞。”他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笑得像朵花一样,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因而,以后的日子里,在景秦和家里的姐妹们亲亲热热地嗑瓜子聊天时,司徒静静就在满朝文武的大殿上安恬静静地……打瞌睡。
“皇上?”
“啊?”她被喊得一个激灵,蓦地惊醒,抬起睡意蒙眬的眼,问一旁的小顺子,“退朝了吗?”
小顺子汗涔涔地看着比来越发倦怠的皇上,不大白这皇上忽然是怎样了。之前就算是不能亲政,也是勤勤恳恳地上朝批奏,哪像比来这样越发地……
他抬眼看了下座下的摄政王,不敢多想,谨慎翼翼地回道:“禀皇上,刚刚丞相发起,贺林焱贺将军回京复命已久,边陲之事仍需贺将军亲身回去向置才好。”
司徒静静一怔,本来林焱哥哥……返来一段时候了啊。
之前她就听说他返来了,可是一向都没机遇面他。
想昔时,她和贺林焱还有景秦三人一路上的国子监,不但一路上学,还一路习武,贺林焱长他们几岁,总是分外照顾他们。
可是她从小就好动,耐不住死板的进修生活,总是撺掇他们逃学进来玩。景秦小她几个月,玩性也大,经常随着她进来走街串巷,玩得不亦乐乎。但贺林焱究竟年长,每次总是老老实实在国子监里做作业,还给他们打保护,三人的默契也在这些打打闹闹的光阴中渐渐构成。
后来,终究练就一身好技艺的贺林焱就去上场杀敌了,打了一场又一场的败仗返来,名震全国,只剩她和景秦两个只要三脚猫功夫的学渣还在瑟瑟发抖。
而关于她对江湖的向往,有一半也是来历于贺林焱。那时的他也还是个热血少年,给她讲过很多关于江湖上的奇闻轶事,引得她赞叹连连,今后向往的种子就扎在了她心里。她想总有一天,她会离开家里的控制,奔向她向往中的天下。
3
“皇上?”
她回过神来,望向殿上的一众大臣,正要开口,却被忽然站出来的摄政王打断了:“皇上,臣以为,贺将军镇守边陲多年,战功赫赫,为我朝立下无数汗马功绩。这才刚回京未几,又被遣回边境,恐会惹来非议。”
他这话一出,在场大部分的朝臣都纷纷颔首称是,只要她爹之内的少部分人还不骄不躁地站在那边,拱手应道:“镇守边陲乃将军职责地点,理应回去固守本职,又何来非议?”
她犹豫了下,她实在也很想林焱哥哥能留在都城,可是他爹这么说也一定有他的事理。这么多年他历来对皇家竭尽心机忠心不贰,否则也不会一向想让她入宫。
反而这时辰摄政王提出让他留在都城却不能不让人生疑,按理说贺林焱手掌泰半兵权,他应当恨不得他立马回去才对,怎样会还想要他留下来?
她想了想还是让景秦来决议吧,因而抬手正想说容后再议,谁知前面的摄政王忽然朝她跪了下去:“皇上,贺家满门忠将,这样做,岂不是令忠心耿耿的一班老臣寒心,还请皇上三思!”
他说完,前面一大片朝臣也都跪了下来,纷纷应道:“请皇上三思!”
司徒静静看着眼前跪着的一众大臣,心里油但是生一阵怒意,他这是在堂而皇之地逼她?
这摄政王,已经只手遮天到这境界了吗?
景秦……之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虽然一向晓得实权都在这个摄政王手上,可是他在她眼前总是一副没心没肺又听话懂事的样子,历来没有想过……他竟过得如此艰难,连一个决建都没法左右。
一瞬间,她的心里竟不知什么滋味。
下朝的时辰,她还有些晃神,神思模糊地走向御书房,心里还想着景秦的事,却不知一昂首,就看到他已经端规矩正地立在御书房前了。
他脸上还是一派的天真烂缦,看到她时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她走到他眼前,皱眉道:“成天都往这里跑,我姑外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嘻嘻,归正我是你的人了,早晚都要进来的,一时半会也不碍事。”他还是喜笑容开地随着她一同走进去。
她瞪了他一眼,可是看着他的笑脸又发不出火来,“晓得里面都怎样说我吗?倾慕皇上多年,选妃大会上不择手段,现在成功上位又天天来纠缠生怕你反悔……”
景秦眯着眼睛听着她说的话,脸色偷着乐又生怕她看到,赶紧道:“别听他们瞎扯,我们自己晓得就好,来,我来陪你看折子。”
“什么叫陪我看?原本就是你看。”
“是是是,我看我看,您歇着哈。”
她看着他仍然笑呵呵的脸,想起刚刚的际遇,心里不觉一阵难熬,干脆走到一旁不再理他。
景秦似是留意到了她脸色不太对,走曩昔低声问她,“怎样了?”
她摇点头,只跟他说了明天朝堂上提的事。
没想到他却是挺安静的,低着头,烛光映着他的眼,让她想起他的睫毛该是比她还长的,每次垂头的时辰看着他瓷白的脸和扇子似的睫毛总给她一种懦弱的错觉。
“就依照皇叔的意义吧。”
她看着他不怒不悲的脸,心里像是被什么拧着一样。
“可是我爹……”
“丞相的意义我大白。”他打断了她,朝她笑了笑,“但现在只能先随皇叔的意吧。”
看着他有些苍白的笑,她心里一阵翻滚,不由脱口而出地唤道,“小秦秦……”
这是她之前给他安的小名,那是他们还在国子监的时辰,她仗着比他大几个月就总是不分尊卑地这样喊他,只是后来再也没喊过了。
没想到他听到后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她看着明显是自己的眼,可是不晓得为什么却让她感觉,这一双眼是由于他,落满了星光,熠熠生辉。
他拖着她的手欣喜道:“你很久没有这么唤我了,静静……再叫一次好欠好?”
他的眼神湿漉漉的,脸色像极了之前跟她撒娇时,那种乖得不得了的大型萌犬的样子。
她有些艰难地抽回自己的手,脸色只管表示一般,“赶紧看你的折子去吧……”
“哦。”他失落地松开手,像只大狗一样耷拉着脑壳没精打采的。
“……小秦秦。”
她憋笑着说完下半句,就看到他瞬间抬起了头,眉眼都活泼了起来,喜不自禁地应道,“哎,好。”
随后屁颠屁颠地看折子去了。
“对了,你明天在家怎样样?”
她随口问了一句,却见他正要提笔的手一顿,抬眼望向她,有些沉默。
4
司徒静静等了好久不见他答话,忽然意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冷淡了起来,“怎样?我娘他们为难你了?”
“没、没有。”他赶紧摆手,“就是严厉了点……”
“你就别遮掩了。”她瞥了他一眼,“说吧,她是让你背《女戒》还是《内训》了?还是要考你什么?哦是了,我终究要入宫了,府里的人该是要更刻薄地练习你了吧?族里的其他人有没有给你使绊子?”
他们家属世代都为皇族效力,皇室的每一任皇后,几近都是从他们家属中挑选而出的。坊间传播,他们司徒家的女儿,都是要被培育为后的。
所以自打她诞生起,就负担着为后的重任,做什么都要以此为标准,比寻凡人家要严苛无数。任何一点小错城市被放大无数倍,更况且他们家属她这一代不但她一个女儿,所以她娘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把什么手段都用在她身上。
她从小就是在这类压力中长大的,也许是她天生叛逆,压制到极致便再也不愿屈就,不愿意过他人放置的人生。所以日日游荡在茶室集市上,做梦都想去传闻中潇洒安闲的江湖。
景秦怔怔地看着她相当安静的脸,然后低声问她,“你之前,都是这么过的吗?”
她没答他,只是微微嗤笑一番,“你也不用理他们,想干嘛就干嘛,归正我之前也是这么……”
她话还没说完,景秦就像一只小狮子一样冲过来撞进她怀里。
她垂头看着他,明显是她自己那副娇小的身子,却还是把她箍得牢牢的。
她心里像是也被什么重重地撞了一样,暖和而有力。
他就那样抱着她,什么话都没说。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小顺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两人材堪堪惊醒。
“皇上,贺将军求见。”
他脸色红红地松开手,还有些欠美意义地拧过甚去。
司徒静静清咳了声,返回龙椅何处坐好,然后才开口,“宣。”
随后便见贺林焱进来了,“臣,贺林焱,叩见皇上。”
好久未见林焱哥哥,乍一下给她行那末大礼,她还有些不习惯,“快起来,快起来。”
贺林焱闻言起家,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另一小我,眼里不由带笑,“司徒妹妹也在啊,很久不见了。”
司徒静静还等着景秦帮她来个老友重逢的戏码,谁想到他却忽然一改之前的笑脸,只是冷淡地朝贺林焱点颔首。
搞得贺林焱愣了片刻,才失笑道,“没想到好久未见,妹妹却是与我陌生很多。”
这下景秦连回都懒得回了,恍如对他的话暗示附和。
“没陌生,没陌生。”她急得瞪了他好几眼,却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只好自己作声诠释道,“她这是在害臊呢,过段时候就好,过段时候就好,呵呵。”
“我没害臊,就是纯洁跟这人不熟。”没想到这时辰景秦却开口了,还硬生生地把她的台阶搬走。
她一个眼刀飞曩昔,他这是用她的身份在干嘛?破坏她和林焱哥哥的关系吗?随后还是笑呵呵地对着贺林焱,“呵呵,她太久没见你了,在闹脾性呢。”
“我没在闹脾性。”
嘿,跟她杠上了能否是?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叫贺林焱打断了,“无妨,本日也不是来叙旧的,这旧今后再叙也无碍。”
“那是?”
贺林焱看了一眼景秦,欲言又止,“这……”
她立即会意,“没关系,景……静静是自家人,但说无妨。”
贺林焱眼底几分惊讶一闪而过,随后还是开了口,“臣此次前来,是为之前与皇上商讨之事而来。”
“什么……”
“之前商讨的事,就按计划行事,若有什么变故,全权交于你负责。”
她还没问出口什么事,就被一旁的景秦打断了,她看着贺林焱惊讶的眼,最初还是硬着头皮道,“对,就按……静静说的办。”
贺林焱看着何处忽然气场全开的景秦,有些摸不着脑筋,不外最初还是拱手道:“是,臣定不负皇上所托。”
“好,我相信你。”她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臣告退。”贺林焱有些不顺应忽然对他这么和蔼的皇上,平常不说笑脸了,连空话都不多一句。
“哎,等等,静静也要回去了,你们一路吧,顺道送送她。”
“谁说我要回去了!”
司徒静静有些不大白景秦怎样忽然这么抵牾贺林焱,只当他心情欠好,因而还是很和蔼地对贺林焱说,“那我送送你。”
说着就走到了他眼前。
“我也去!”
谁知景秦忽然又冲了过来,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狮子,生怕他人抢走他的玩具。
她看着他的样子,不晓得为什么,忽然感觉这只炸了毛的小狮子,还挺心爱的。
5
司徒家的巨细姐正式入宫确当天,就被皇上赐了贵妃,随后便召开了一个茶花宴,宴请群臣女眷,朝臣皆可加入。
司徒静静原本就不喜好这类争奇斗艳的宴会,原本不想去的,可是景秦跟她说有好戏看,她想了想还是赏脸去瞧瞧,看看他到底布下了什么好戏。
没想到刚来就看到了一个眼生的人,嘿,这不是当日跟她一路弹《凤求凰》后来还把她绊下水的阿谁太傅之女吗?
她看了看也在场的摄政王,眯了眯眼。啧,她这人历来有仇必报,这么好的一个机遇,哪有不报的事理。
不知能否是那老狐狸的授意,这女的还恰好坐在离她较近的地方,她转了转眼珠子还在想着计谋,这厢景秦就向她倡议了助攻,只见他端起了一杯花茶,朝那女的假笑道:“这位妹妹即是当日和本宫弹同一首曲的吧?真是有缘,来,本宫这第一杯花茶,就先让你试试。”
说着把手中的茶递了曩昔,太傅女将信将疑地伸手来接,却不意景秦手一转,还滚烫的茶水就尽数洒在她衣襟上,还烫得她手上一片红。
“哦,欠美意义,手滑。”
看着景秦惊惶失措的样子,她顿时眼就红了,柔柔弱弱地看向在这边看好戏的司徒静静,还诡计向她起诉。
“哎哟,这衣服都湿了。”司徒静静笑眯眯地接过刀,脸色非常温柔,“来,让静贵妃带你下去换一身吧。”
“皇上……”她立即表示出一副惧怕的样子。
“来,妹妹,走吧。”景秦也笑得跟个小狐狸一样。
“唉,朕也乏了,随你们一道吧。”
众人还搞不清楚这一出是怎样回事,就见三人已经走到湖边了。
司徒静静趁她还在跟景秦措辞的空档,间接一脚把她踹下了湖里。
两人在湖边看她挣扎了片刻,才慢吞吞地作声,“哎呀,有人落水了。”
这边的摄政王看着他们俩的所作所为,不由捏紧了手中的茶杯,这是给他下马威了啊!
何处的司徒静静倒没什么发觉,兴奋得差点就拍手喝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简直不要太爽哈哈哈哈!
她乐得宴会上不由多喝了些酒,最初还是醉醺醺地被扶回了养心殿。
越日便传出了天半夜夜歌乐荒淫过活的消息。
“我就喝了点酒,怎样就被传成那样了?”司徒静静有些气恼地在殿里踱步。
“有人想传就让他传咯,静静你玩得高兴就好。”景秦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怎样一点都不焦急?那可是你的名声。”
“没关系,归正都是和静静你…….”
“你还说!你干嘛住到这里来?我脸还要不要了?”
“哎呀,总要做个样子嘛,归正我们这样,什么也做不了呀。”
“我不管,今晚你就给我回自己寝宫去。”
“那不可。”谁晓得他忽然一脸认真,“这几天我都得在这里,你呢,也别上朝了。”
“什么?”她一脸惊奇,“为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开高兴心地玩就行了。”
“哼,这宫里有什么好玩,成天不是这些太监就是宫女。”她叉手,一脸不屑。
“嘿嘿,静静可以跟我玩呀。”他笑得一脸甜蜜。
“你干嘛?找打能否是!”
因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司徒静静都无所作为地处处蹦跶,直到一天夜里。
里面不晓得传来了什么声响,把她吵醒了,“里面怎样那末吵?”
“你别动,我去看看。”身旁的景秦立即起家进来了。
她揉揉双眼,也随着下去了。
刚到门外,就听到小顺子惊慌的声音,“欠好了!摄政王反了!他带着贺将军的军队杀进了太和殿!”
“什么?”她一会儿惊醒了,“林焱哥哥怎样会......”
“你怎样出来了?”景秦皱眉看着她,“快进去吧,这边我来处置。”
“你处置什么?他们的方针是我!”
“所以你更要庇护好自己!”
“可是……我不相信林焱哥哥会造反……”
他皱眉看着她担忧的脸,叹了口气道:“先辈去再说。”
两人正要进去,却见一个小太监慌忙来报,“皇上!摄政王已被礼服,是贺将军亲身拿下的!”
司徒静静一脸茫然地看着景秦,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谁知他手一摆,唇边勾起一抹笑,“走吧,去太和殿瞧瞧,这造反的皇叔。”
6
司徒静静来到太和殿的时辰,还是一脸懵的。
只见这摄政王已承受伏,现在正脸孔狰狞地对着她,恶语相向,“真是好一出连环计啊,小小年数就这样阴狠狠毒,我还真小瞧了我这皇侄。”
她看着他愤激的脸,还没想好怎样答,就见旁边的景秦先一步站了出来,“摄政王带兵谋反,欲图篡位,罪不成赦,押入天牢,择日问斩!”
“哈哈哈哈,枉我算计了一辈子,最初却栽在了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你安心,我就算死了,也会拉你垫背的!”
他话音刚落,她身旁的一个小太监忽然拔了旁边侍卫的刀,朝她挥了过来。
她吓得就地愣在了原地。
幸亏一旁的景秦也反应实时地抽刀而来,两三下便礼服了那太监。
景秦这小子……什么时辰武功这么好了?不是跟她一样三脚猫的功夫吗?
“怎样样?有没有被吓到?”他将人交给侍卫后便跑回她眼前焦急地询问。
“没……”
她话还没说完,只见他瞳孔忽然放大,脸色煞白地忽然抱住她,一个转身。
“哧——”
刀剑入肉的声音。
她睁大着眼睛,看到他的前面,不知什么时辰挣开了约束的摄政王,满脸鲜血地提着刀。
下一瞬,便被贺林焱一刀毙了命。
司徒静静摸着景秦的后背,一股股温热的血划过她的手掌,她惊骇地望着景秦倒下去的身影,凄厉的啼声响彻全部皇宫。
养心殿内。
“你说你逞什么能啊?自以为很帅吗?我这后背如果留疤了怎样办?”
“我这不是……怕你疼……”景秦委屈巴巴地,躺在床上还不忘抚慰她,“静静你安心,我会用最好的生肌膏,不会留疤的。”
她哼哼了两声,“托你的福,现在全部都城都晓得我为爱献身拼命护驾,感动了不知几多都城老百姓。”
谁知他听完还略显羞涩地一笑,“静静你受爱戴就好,我不介意做你背后的汉子。”
“嘿,得了廉价还卖乖是吧?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工作我都从林焱哥哥那边听说了,难怪我说之前你怎样就让我那末纵容,敢情是做给那老狐狸看的,好让他师出著名,还让林焱去冒充投诚,好跟你来个里应外合,真是高明啊!”
“静静,你这样夸我会欠美意义的。”他说完还稍微忸怩地冲她一笑。
“你脸皮怎样那末厚!”她瞪了他一眼,“说,你从什么时辰起头经营的?你还骗我几多?还有什么是我不晓得的?”
“没……没有什么了……”他瞧着她生气的脸,缩了缩脖子,喏喏了几句,然后忽然就起头喊疼,“诶哟,我伤口好疼啊静静......”
“叫,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管你。”她叉动手高高在上地看着他。
景秦瞪大了眼睛,还试图挤出几点眼泪来赢得她怜悯,“嘤嘤嘤,静静你怎样能不管我?”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是真的疼啊静静,你帮我看看能否是伤口裂开了?”
她见他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游移地去翻了翻他的后背,发现那边已经晕开了一片血红,“怎样会?我去叫太医!”
“别,静静。”他拉住了她的手,“这类伤口就是轻易这样,你帮我换药就行了。”
“可是……”
“没事的,一会儿就止血了。”他还朝她微微一笑。
因而她便端着药盘来给他换药。
可是在揭下纱布看见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时,她还是不成抑制地红了眼。
许是发觉到她的差池劲,景秦立即转过甚来,在看到她微红的眼眶时,懊恼的神气在眼底一闪而过,“静静,你别哭,其、实在也不是很疼…….”
她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吸了吸鼻子,语气像是指责又像是疼爱,“你怎样就那末感动?你也不想想,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今后怎样办?后半辈子我顶着这个身份该怎样过下去?”
越说越委屈,眼眶都起头蓄满了泪。
景秦一慌,赶紧从床上起来,手忙脚乱地抚慰她,“别、别哭啊静静,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而且我也不会让你一向这样下去的。”
她抬起头,“你找到法子处理了?”
他颔首,“嗯,前些日子在宫外碰到一位高人,一眼就看穿了我,我便请她过几日进宫来看看。”
7
没几日,宫里公然来了一小我。
一身白衣胜雪,瓷肌乌发,红唇冷眸。
只见她微微端详了他们二人,然后便开口问道,“你们当日可有什么事发生?”
“没什么事啊,我就弹了个琴,然后就掉湖里了……”
“什么琴?”
司徒静静顿时瞪大了双眼看向景秦,“你给我的什么琴?”
没想到他也是一怔。
幸亏琴还在宫里,她便吩咐宫女去取来。
琴被摆在桌上,只见那女子伸手悄悄抚着琴面,瞧了没多久,便收了手,神气了然,“一把三尺桐,竟也生了灵识。”
随后便回头问她,“你那时弹了什么曲?”
“《凤求凰》”
她点颔首,然后开口向他们诠释道:“这初生灵识的琴另有些恶劣,而且这《凤求凰》本就是一首求爱的曲,后来又经过某种方式肯定了二位的情意,因而便把你们酿成这样了。”
“什么情意?”
“自然是二位两情相悦的情义。”
女子说完,景秦便喜不自胜地看向司徒静静,还未作声就被她争先开口了,“那叨教姑娘,可有法子解我们眼下这窘境?”
“有是有,可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
“这把琴,我需要带走。”
“好。”
“哎静静,你怎样答应得那末爽利啊?那可是我送给你的啊!”景秦不满地作声,然后又小声嘟囔,“这还是司马相如昔时给卓文君弹的那把呢……”
她压根就不理他,浅笑地看着那女子,“不用管他,你要就虽然拿走。”
女子点颔首,“解法很简单,只需要他再给你弹一次《凤求凰》,然后再按你们当初转换时的方式再试一次,便可以换返来了。”
司徒静静听着听着顿时有点懵,“什么方式?”
“这就要问你们自己了。交换成功后,还请将琴送到离人馆,告别。”
御花园里,春景恰好。
景秦危坐在亭中悠悠然地抚琴,琴音丝丝入耳,乱民气魂。
司徒静静听得有些出神,公然他的琴艺,独一无二也并非浪得浮名。
听得兴起时,她随手便抄了把剑,就在这桃花树下舞了起来。
落英缤纷,美人抚琴,琴音袅袅,卿君剑舞如虹,不外如此。
曲毕,景秦深深地朝她望过来,眼中情义一览无余,他开口,语气里尽是请求,“静静,留在这里当我的皇后好吗?”
丞相千金选妃入宫,日日想逃走,皇上挽留“当我皇后好吗”
“你如果一小我进来了,江湖邪恶,谁来给你挡刀?你如果渴了累了,谁来给你端茶送水暖被窝?你假如真想闯荡江湖,我就在这里给你造一个江湖,怎样称心怎样来。等我们都老了,我就让位跟你去游历山水,你想去哪就去哪,你说好欠好?”
她怔怔地站在那边看着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的一通话,沉默很久。
之前由于家属的关系,她对皇家布满抵牾,所以从不在意他的情意,哪怕她的情意也是一样的,也不愿委屈自己去做笼中鸟。
可是经过这一次身份交换以后,她才发现这宫里真是大得可怕,假如没有他经常进宫来陪她,她都不晓得怎样度过这些日子。所以那些光阴她就一向在想,他究竟是怎样一小我在这里度过那末冗长的日昼夜夜?
不成否认的是,她的心情发生了变化,真正坐到这个位置上才大白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她已经没法子拿之前的眼光去看他了,多看一眼就多疼爱一分,她竟舍不得让他一小我就这样待在宫里孤寂到死。
一想到他倔强又让人疼爱的眼神,她就没法子罢休。
人间也只要他这么一小我会对她这么好了,哪怕是九五之尊却还是宁愿跪倒在她眼前,她也是由于他的纵容才会这样有备无患。
既然实在的江湖她去不了,那便走进他心中的江湖罢,陪他勾魂摄魄一番。
“你今后如勇敢让我受委屈,我就撂挑子走人!”
他眼里迸射出热烈的光芒,“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静静,我景秦这平生,绝不负你。”
说完,他的吻便落了下来,如樱花般美好。
番外
景秦从小就呆在宫里,历来不晓得宫外是什么样子。
自他有记忆起,就是一小我在空荡荡的大屋子里,四周都是太监和宫女,他们概况上都怕他,私底下却对他嗤之以鼻,他们只听皇叔的话,而他,只是皇叔的傀儡。
他不晓得这样在世的意义是什么。
直到司徒静静的出现,成为了他生射中唯一的光。
那时她还不晓得他是皇上,经常带着他逃出宫外去玩。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里面的天下,他永久忘不了那天的阳光有多光辉,她的笑脸有多美。
她不会像旁人那样装腔作势地对他。她一切的糖城市偷偷留一半给他,他一切的祸她也会站出来和他背,她让他第一次感觉,这个天下是如此这般缤纷而又美好的。
她对他那样好,好到他再也不想铺开她的手。他想,他也要对她很好很好才行,好到她再也离不开他。而且,他还要亲手拿回皇权,这样才有才能给她最好的,给她想要的一切。
可是后来,她晓得他的身份今后,就起头冷淡他了,他晓得她的心结地点,所以就起头黏着她。
他用着一向的手法,撒娇卖萌装不幸,就是为了赢得她的怜悯,他晓得的,她一向心软。
可是后来她还是要走,他怎样能够罢休?所以在晓得皇叔的计划以后就让她在选妃大会上弹了同一首曲,偷龙转凤地把她骗进了宫。
以后的一切,都是意外。
可是他又如此感激这个意外,由于这个意外,他才终究晓得她总是肆意的表面下过着怎样的生活,让他更果断了要把她带到自己身旁的信心。
因而他经营多年,终究一举灭掉了皇叔,真正掌权。
他也终究能具有她了,二十多年来终究一偿宿愿。
本日是他们的大婚之日,他终究能向全国百姓公布,她是他的皇后了。
他从宴席上喝得半醉返来,站在门外,想着门里他的皇后穿着凤冠霞帔乖乖等他返来的样子,就不由心潮涌动。
推门而入,却见她背对着他不晓得在干什么。
她闻声声音转过甚来,双脸通红,两颊鼓鼓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些糕屑,像是只偷吃的小仓鼠,煞是心爱。
她口齿不清地冲他喊,“你怎样才来?我都快饿死了!”
他失笑,“好,静静,我来了。”
余生有你,便已足矣。(原题目:《离人馆之凤求凰:三尺桐》)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候看更多出色故事。
(此处已增加小法式,请到本日头条客户端检察)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精心整理】上古神话故事60篇!记得收藏讲给孩子们听!

下一篇: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04 , Processed in 0.354509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