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历史人物之50个小故事

2021-11-18 19: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74| 评论: 1

1、范仲淹有志于全国
范仲淹二岁的时辰死了父亲。母亲很穷,没有依靠。就再醮到了常山的朱家。(范仲淹)长大今后,晓得了自己的生世,含着眼泪离别母亲,分开去应天府的南都学舍念书。(他)白天、深夜都认真念书。五年中,居然没有已经脱去衣服上床睡觉。偶然夜里感应昏昏欲睡,常常把水浇在脸上。(范仲淹)经常是白天苦读,什么也不吃,直到日头偏西才吃一点工具。就这样,他贯通了六经的大旨,后来又立下了造福全国的志向。他经常自己讲道:“领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
原文:



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靠,再适常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寝息。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常常糜粥不充,日昃始食,遂大通六经之旨,慨然有志于全国。常自诵曰:领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
2、陈蕃愿扫除全国
陈藩十五岁的时辰,已经单独住在一处,庭院以及屋舍非常混乱。他父亲同城的朋友薛勤来造访他,对他说:“小伙子你为什么不整理扫除房间来驱逐客人?”陈藩说:“大丈夫处置工作,该当以扫除全国的好事为己任。不能在意一间屋子的工作。”薛勤以为他有让世道廓清的志向,与众分歧。
原文:
藩年十五,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岁。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藩曰:“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藩曰:“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全国,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
3、班超弃文就武
班超为人有远大的志向,不计较一些小工作。但是在家中孝敬勤谨,过日子经常辛劳劳累,不以劳动为羞辱。他舌粲莲花,粗览了很多历史典籍。公元62年(永平五年),哥哥班固被征召做校书郎,班超和母亲也伴同班罟到了洛阳。由于家庭贫困,班超凡为官府抄书挣钱来养家。他持久抄写,劳苦不胜,有一次,他停下的手中的活儿,扔了笔感慨道:“大丈夫假如没有更好的志向盘算,也应像昭帝期间的傅介子、武帝期间的张骞那样,在异地异乡立下大功,以获得封侯,怎样能持久地在笔、砚之间忙忙碌碌呢?”旁边的人都嘲笑他,班超说:“小子怎样能领会勇士的志向呢!”
原文: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徐令彪之少子也。为人有弘愿,不修细节。然内孝谨,居家常执发愤,不耻劳辱。有口辩,而浏览书传。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诣校书郎,超与母随至洛阳。家贫,常为官佣书以供养。久劳苦,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左右皆笑之。超曰:“小子安知勇士志哉!”
4、宗悫(què)披荆斩棘
宗悫,字元干,是南阳涅阳人。他的叔父宗炳,学问很好但不愿做官。宗悫小的时辰,宗炳问他长大后志向是什么?他回答:“希望驾着大风刮散连绵万里的巨浪。”(宗炳说:“就算你不能豪富大贵,也必定会光宗耀祖。”)有一次宗悫的哥哥宗泌成婚,成婚确当晚就遭到强盗掠夺。那时宗悫才14岁,却自告奋勇与强盗打架,把十几个强盗打得四下崩溃,底子进不了正屋。那时全国承平,有点名望的人都以为习文考取功名是正业。宗炳由于学问高,大师都喜好随着他读儒家典范。而宗悫由于任性而且爱好技艺,是以不被同乡称赞。
原文:
宗悫字元干,南阳涅阳人也。叔父炳高尚不仕。悫年少时,炳问其志。悫曰:“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炳曰:“汝若不富贵,必破我门户。”兄泌娶妻,始入门,夜被劫,悫年十四,挺身与拒贼,十余人皆披散,不得入室。时全国无事,士人并以文艺为业,炳素高节,诸子群从皆勤学,而悫任气好武,故不为乡曲所称。
5、祖逖闻鸡起舞
当初,范阳人祖逖,年轻时就有弘愿向,曾与刘琨一路担任司州的主簿,与刘琨同寝,半夜时听到鸡鸣,他踢醒刘琨,说:“这不是使人厌恶的声音。”就起床舞剑。渡江今后,左丞相司马睿让他担任军咨祭酒。祖逖住在京口,聚集起勇猛强健的勇士,对司马睿说:“晋朝的事变,不是由于君主无道而使臣下怨恨叛乱,而是皇亲宗室之间争取权利,自相残杀,这样就使戎狄之人钻了空子,祸患遍及华夏。现在晋朝的遗民遭到摧残危险后,大师都想着自强奋发,大王您确切可以派遣将领率兵出师,使像我一样的人管辖军队来规复华夏,各地的豪杰好汉,一定会有闻风响应的人!”司马睿一向没有北伐的志向,他听了祖逖的话今后,就录用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仅仅拨给他千人的口粮,三千匹布,不供给兵器,让祖逖自己想法子召募。祖逖率领自己私人的军队共一百多户人家度太长江,在江中敲打着船桨说:“祖逖假如不能使华夏腐败而规复成功,就像大江一样有去无回!”因而到淮阴驻扎,建造熔炉冶炼浇铸兵器,又招募了二千多人然后继续进步。
原文:
范阳祖逖,少有弘愿,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同寝,中夜闻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及渡江,左丞相睿以为军谘祭酒。逖居京口,鸠合骁健,言于睿曰:“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宗室争权,同室操戈,遂使戎狄乘隙,毒流中土。今遗民既遭残贼,人思自奋,大王诚能命将出师,使如逖者统之以复华夏,郡国好汉,必有望风响应者矣!”睿素无北伐之志,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千人廪,布三千匹,不给铠仗,使自召募。逖将其部曲百余家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华夏而复济者,有如大江!”遂屯淮阴,起冶铸兵,募得二千余人尔落后。
6、画家赵广不平
赵广是合肥人,原本是李伯时家里的书童。李伯时作画的时辰就奉养在左右,时候长了就擅长画画了,特别擅长画马,几近和李伯时所作的一样。建炎年间,他落在金兵手里。金兵听说他擅长画画,就让他画掳来的妇人。赵广决然辞让作画,金兵用刀子威胁,没得逞,就将他的右手拇指砍去。而赵广实在是用左手作画的。大势安定今后,赵广只画观音大士。又过了几年,赵广死了,现在有职位的常识份子所藏的李伯时的观音画,大多是赵广的手笔。
原文:
赵广,合肥人。本李伯时家小史,伯时作画,每使侍左右。久之遂善画。尤工画马。几能乱真,建炎中陷贼,贼闻其善画,使图所虏妇人,广决然辞以实不能画,胁以白刃,不从遂断右手拇指遣去,而广生平适用左手。乱定,惟画观音大士而已。又数年,乃死,今士医生所藏伯时观音,多广笔也。
7、苏武牧羊北海上
卫律晓得苏武毕竟不成勒迫投诚,报告了单于。单于越发想要使他投诚,就把苏武软禁起来,放在大地窖里面,不给他喝的吃的。全国雪,苏武卧着嚼雪,同毡毛一路吞下果腹,几天不死。匈奴以为奇异,就把苏武迁移到北海边没有人的地方,让他放牧公羊,说等到公羊生了小羊才得归汉。同时把他的手下及其随从职员常惠等别离安置到此外地方。苏武迁移到北海后,食粮运不到,只能掘取野鼠所蕴藏的野水果实来吃。他拄着汉廷的符节牧羊,睡觉、起来都拿着,以致系在节上的牦牛尾毛全数脱尽。
原文:
律知武终不成胁,白单于。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杖汉节牧羊,卧起筹划,节旄尽落。
8、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陈胜年轻时,已经被雇佣给人耕田种地,有一次,耕作中他忽然停动手来,走到田垄上,懊恼愤恨了好久,对伙伴们说:“如果谁未来富贵了,相互都不要忘记。”伙伴们笑着回声问道:“你是被雇佣来耕田的,那里来的富贵呢?”陈胜叹息道:”唉,燕雀怎能晓得天鹅的志向呢?”
原文:
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慨气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9、项羽言过其实
项籍年少时,念书没有成就,就分开念书去练剑,又无所成。项梁对他很生气。项籍说:“念书,只可以让人记着姓名而已。学剑,又只可以克服一小我,不值得学。要学就要学能克服万万人的常识。”因而项梁起头教项籍进修兵书,项籍很兴奋;可是刚刚晓得了一点儿兵书的大意,又不愿学到底了。
原文:
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敷学。学万人敌。”因而项梁乃教籍兵书,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愿竟学。
10、孔门师徒各言志
颜渊、子路奉养在孔子身旁。孔子对他们说:“何不各自说你们的志向呢?”子路说:“希望可以把车马衣服皮袍等都和朋友一路分享共用,就算这些工具都陈旧了也没有什么遗憾。”颜渊说:“希望不炫耀自己的优点,也不剖明自己的功绩。”子路对孔子说:“愿意听您的志向。”孔子说:“(希望我)能让老人过得安逸,能让一切朋友的信赖,能让年轻的人怀念。”
原文:
颜渊、季路伺。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11、顾炎武孜孜不倦
凡是顾炎武外出观光,都用马、骡子载着书跟从自己。到了险峻的地方,就叫退役的差役打探所到之处的具体情况,偶然发现所到之处的情况和常日里晓得的不符合,就走向市井客店中,翻开书籍核对校正它。偶然间接行走地平展的亨衢上,不值得停下来考查,就在马背上冷静地朗读各类现代典范著作的注解疏证;偶然有什么忘记了,就到客店中翻开书仔细认真地温习。
原文:
凡师长之游,以二马三骡载书自随。所至厄塞,即呼老兵退卒询其盘曲;或与常日所闻分歧,则即坊肆中发书而对勘之。或径行平原大野,无足留意,则于鞍上默诵诸经注疏;偶有忘记,则即坊肆中发书而熟复之。
12、欧阳询琢磨古碑
欧阳询已经在赶路的途中,见到一块古碑,是晋代书法家索靖写的。他驻马观碑,好久才分开。可是没走多远,他又返回碑前,下了马伫立着,仔细观赏。等到累了,就把皮衣铺在地上,坐下来仔细琢磨。又看了好久,他还舍不得分开。因而,他就留宿石碑旁。就这样连续三天,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原文:
欧阳询尝行,见古碑,晋索靖所书。驻马观之,很久而去。数百步复反,下马伫立,及疲,乃布裘坐观,因宿其旁,三日方去。
13、文徵明习字
文徵明贴写《笔墨文》,天天以写十本作为标准,书法就敏捷进步起来。他生平对于写字,历来也不马虎轻率。偶然给人复书,稍微有一点不满足,一定接二连三地改写它,不怕麻烦。是以他的书法越到老年,越发精美美好。
原文:
文徵明临写《千字文》,日以十本为率,书遂猛进。生平于书,未尝轻易,或答人简札,少不妥意,必再三易之不厌,故愈老而愈益精巧。
14、王冕僧寺夜读
王冕是诸暨县人。七八岁时,父亲叫他在田埂上放牛,他偷偷地跑进书院,去听门生念书。听完今后,总是冷静地记着。薄暮回家,他把放牧的牛都忘记了。王冕的父亲盛怒,打了王冕一顿。事后,他还是这样。他的母亲说:“这孩子驰念书这样出神,何不由着他呢?”王冕今后今后就地分开家,寄住在寺庙里。一到夜里,他就悄悄地走出来,坐在佛像的膝盖上,手里拿着书就着佛像前长明灯的灯光朗读,书声琅琅一向读到天亮。佛像多是泥塑的,一个个脸孔狰狞凶暴,使人惧怕。王冕虽是小孩,却神采安然,似乎没有看见似的。安阳的韩性听说,感觉他与众分歧,将他收作门生,(王冕)因而学成了博学多能的儒生。
原文:
王冕者,诸暨人。七八岁时,父命牧牛陇上,窃入学舍,听诸生诵书;听已,辄默记。暮归,忘其牛。父怒挞之。已而复如初。母曰:“儿痴如此,曷不听其所为?”冕因去,依僧寺以居。夜潜出,坐佛膝上,执策映长明灯读之,琅琅达旦。佛像多土偶,狞恶可怖;冕小儿,恬若不见。会稽韩性闻而异之,录为门生,遂为通儒。
15、孙权喻吕蒙念书
当初,孙权对吕蒙说:“您现在担任要职,不成以不进修!”吕蒙以军中事务繁多为捏词辞让了。孙权说:“我难道要您研讨典范成为博士吗?只要您普遍阅读,见识畴前的工作而已,您说事务繁多,那里比得上我呢?我经常念书,自己感觉有很大的收获。”因而吕蒙起头进修。到等鲁肃经过寻阳时,跟吕蒙一道群情军事,很是惊奇地说:“您现在的才华盘算,不再是昔时吴地的阿蒙!”吕蒙说:“念书人离别三日,就应当重新别眼相看。年老为什么这么迟才改变看法呢!”鲁肃因而拜见吕蒙的母亲,与吕蒙结为朋友才告别。
原文:
初,权谓吕蒙曰:“卿今当涂掌事,不成不学!”蒙辞以军中多务。权曰:“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耶?但当浏览,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常念书,自以为大有所益。”蒙乃始就学。及鲁肃过寻阳,与蒙论议,大惊曰:“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蒙曰:“士别三日,即使拭目以待,大兄何见事之晚乎!”肃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16、陆游筑书巢
我的屋子里,有的书堆在木箱上,有的书摆设在前面,有的书放在床上,昂首垂头,四周环视,没有不是书的。我的饮食起居,抱病嗟叹,感应哀痛,忧愁,愤慨,感慨,不曾不与书在一路的。客人不来造访,妻子后代不相见,而起风,下雨,打雷,落冰雹等(天气)变化,也不晓得。偶然想要站起来,但混乱的书围绕着我,似乎积着的枯树枝,偶然到了不能行走(的境界),因而就自己笑自己说:“这不是我说的鸟窝吗?”因而邀宴客人走近看。客人起头不可以进入,已进屋的,也不能出来,因而(客人)也大笑着说:“确切啊,这像鸟窝。”
原文:
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前,或枕籍于床,俯仰四顾不过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病嗟叹,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宾客不至,妻子不觌,而风雨雷雹之变有不知也。间成心欲起,而乱书围之,如积槁枝,或至不得行,则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耶!乃引客就观之。客始不能入,既入又不能出,乃亦大笑曰:信乎,其似巢也!
17、董遇谈“三余”勤读
有个想向董遇请教的人,董遇不愿教,却说:“必须在这之前先读百遍。”意义是:“念书一百遍,它的意义自然显现出来了。”请教的人说:“苦于没时候。”董遇说:“该当用’三余’。”有人问“三余”的意义,董遇说:“冬季是一年的农余时候(可以念书),夜晚是白天的过剩时候(可以念书),下雨的日子一年四时都不足。”
原文:
有人从学者,遇不愿教,而云:“必领先读百遍”。言:“念书百遍,其义自见。”从学者云:“苦渴无日。”遇言:“当以三余。”或问“三余”之意。遇言:“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
18、智永与“退笔冢”
智永住在吴兴永欣寺,多年进修书法,今后有十瓮(缸)写坏的羊毫头,每瓮都有几担(那末重)。来求取墨迹并请写匾额的人多得像闹市,居住的地方的门坎是以被踏出洞穴,因而就用铁皮包裹门坎,人们称之为“铁门坎”。后把笔头埋了,称之为“退笔冢”。
原文:
永公住吴兴永欣寺,历年学书,后有秃笔头十瓮,每瓮皆数石。人来觅书并请题额者如市。所居户限为之穿穴,乃用铁叶裹之。人谓为“铁门限”。后取笔头瘗(yì)之,号为“退笔冢(坟)”。
19、匡衡凿壁借光
匡衡很勤学,但没有烛炬,邻人有烛炬却照不到(他的房间)。匡衡因而就在墙上打了一个洞用来引进烛光,用书映着光来念书。当地有一大户人家叫文不识,家里非常富有,书又很多,匡衡就给他家作雇工,辛劳劳动而不要求报答,仆人感应希奇,就问匡衡,匡衡回答说:“希望可以读遍仆人的书。”仆人感慨,就把书借给他,(匡衡)终究成了大学问家。
原文:
匡衡勤学而烛,邻人有烛而不逮,衡乃穿壁引其光,发书映光而读之。邑人大姓文不识,家富多书,衡乃与其佣作而不求偿。仆人怪问衡,衡曰:“愿得仆人书遍读之。”仆人感慨,资赐与书,遂成大学。
20、张溥与“七录斋”
张溥小时侯喜好进修,所读的书必订婚手抄,抄完了,朗诵一遍,就(把所抄的)烧掉;再抄,象这样六七次才停止。右手握笔的地方,手指和手掌都有了茧。冬季皮肤因受冻而开裂,天天用热水浸好几次。后来命名念书的书房叫“七录”……张溥作诗和写文章很是快。各方来讨取的,(张溥)不用起草,在客人眼前挥笔,顿时就完成,由于这样所以(张溥)的名声在那时很高。
原文:
(张)溥幼嗜学,所念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季手皲,日沃汤数次。后名念书之斋曰“七录”……溥诗文灵敏,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俄顷立就,以故名高一时。
21、晋平公炳烛而学
晋平公问师旷说:“我七十岁了,想进修(音乐),生怕已经晚了。”师旷说:“为什么不扑灭烛炬学呢?”晋平公说:“哪有做臣子却嘲谑他的君王的呢?”师旷说:“瞎眼的我怎样敢嘲谑大王呢?我听说,年轻时喜好进修,似乎初升太阳的阳光;壮年时喜好进修,似乎日中的阳光;老年时喜好进修,似乎扑灭烛炬的亮光。(具有)烛炬的亮光,与摸黑走路比,哪一个更好呢?”平公说:“说得好啊!”
原文: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师旷曰:“何不炳烛乎?”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师旷曰:“盲臣安敢戏君乎?臣闻之:少而勤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勤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勤学,如炳烛之明。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平公曰:“善哉!”
22、高凤专心致志
高凤,字文通,家里把耕田作为职业。妻子曾到地步(劳作),在庭院里晒麦,让高凤看管着鸡。正值全国着暴雨,高凤拿着竹竿朗读经书,没有发觉雨后地上的积水使麦子流走了。妻子返来感应惊奇询问,高凤才觉悟过来。
原文:
高凤,字文通,家以农亩为业。妻常之田,暴麦于庭,令凤护鸡。时天暴雨,凤持竿诵经,不觉潦水流麦。妻还怪问,乃省。
23、叶廷圭与《海录》
我年轻时很是喜好进修,四十多年,不曾铺开书卷,拿着它吃工具嘴里感觉苦涩,倦怠时用它当枕头。士医生家有与众分歧的书,借来的没有不读的,读的没有读完全篇不会停止。经常遗憾没有钱财,不能全数抄写。在那末多书里,分出几十大册,挑选其中有用的亲手抄下来,取名为《海录》。
原文:
余幼嗜学,四十余年未尝释卷,食以饴口,怠以为枕。士医生家有异书,借无不读,读无不终篇尔后止。常恨无资,不能尽传写,间作数十大册,择其可用者手抄之,名曰《海录》。
24、为人大须学问
唐太宗对房玄龄说:“做人很是需要进修与求问。我曩昔由于很多凶敌没有安定,东征西讨,亲身介入军事,没有空暇念书。近来,处处恬静(没有缭乱),人在殿堂,不能亲身拿着书卷,(就)号令他人读给我听。做国君,做臣子及做父做子的事理,政令教化的事理,都在书里。前人说:’不进修,一无所知,处置工作只要懊恼。’不但是说说,回忆年轻时的处事行为,很是感觉差池。”
原文:
(唐)太宗谓房玄龄曰:“为人大须学问。朕往为群凶未定,工具征讨,躬亲戎事,不暇念书。比来四海恬静,身处殿堂,不能自执书卷,使人读而听之。君臣父子,政教之道,共在书内。前人云:’不学,墙面,莅事惟烦。’不徒言也。却思少小时行事,大觉非也。”
25、任末勤学勤记
任末十四岁,进修没有牢固的教员,背着书箱不怕路途悠远,危险困阻。经常说:“人假如不进修,那末凭什么成功呢。”偶然靠在林木下,编白茅为小草屋,削荆条制成笔,刻画树汁作为墨。早晨就在星月下念书,昏暗(的话)就绑麻蒿来自己照亮。看得合适情意,写在他的衣服上,来记着这件事。一同肄业的人非常喜好他的勤学,便用清洁的衣服交换他的脏衣服。(他)不是圣人的话不看。快死时警告说:“人喜好进修,即使死了也似乎在世;不学的人,即即是在世,只不外是行尸走肉而已。”
原文:
任末年十四时,学无常师,负笈不远险阻。每言:“人而不学,则何以成?”或依林木之下,编茅为庵,削荆为笔,刻树汁为墨。夜则映星望月,暗则缕麻蒿以自照。观书有合意者,题其衣裳,以记其事。徒弟悦其勤学,更以净衣易之。非圣人之言不视。临终诫曰:“夫人勤学,虽死犹存;不学者虽存,谓之行尸走肉耳!”
26、王充商店博览
王充少年时死了父亲,故乡人都说他对母亲很孝敬。后来到了都城,在太学进修从业的本事,拜扶风班彪为师。王充爱好普遍,阅读而不拘泥于某些段落和句子。他家穷没有书,经常去逛洛阳街上的书店,看人家所卖的书,看一遍就能背诵,因而(他)普遍地弄通了众多门户的学说。后往返抵故乡,退居在家教书。
原文:
(王)充少孤,乡里称孝。后到京师,受业太学,师事扶风班彪。好博览而不守章句。家贫无书,常游洛阳商店,阅所卖书,一见辄能诵忆,遂博众流百家之言。后归乡里,屏居教授。
27、欧阳修“三上”作文
钱惟演(钱思公)虽然发展在富贵之家,却没有什么嗜好。在西京洛阳的时辰,已经对僚属说:生平惟独爱好念书,坐着读经书、史乘,睡者则读先秦百家著作和各类杂记,入厕的时辰则读小令。所以从未把书放下片刻。谢绛(谢希深)已经说:“和宋公垂一路在史院的时辰,他每次入厕一定带上书,古书之声,响亮响亮,远近都能闻声,勤学竟到了如此境界。”我是以对谢绛说:“我生平所作的文章,多数在’三上’,即顿时、枕上、厕上。由于只要这样才可以好好构想啊。”
原文:
钱思公虽发展富贵,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时尝语僚属言:生平惟好念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瞬息释卷也。谢希深亦言:“宋公垂同在史院,每走厕,必挟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余因谓希深曰:“余生平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顿时、枕上、厕上也。盖惟此尤可以属思尔。”
28、林逋论学问
肄业的人提问,不但要听师长的论说,还一定方法会他们治学的方式;不但方法会方式,还要理论师长所教育的事。这其中,既能向师长就教、又能跟朋友探讨,是肄业的人最实在的工作。这是由于进修是为了进修做人的事理,提问是为了弄清进修中的疑问。作为一小我不能不进修,进修就固然不能不提问。
原文:
学者之问也,不独欲闻其说,又必欲知其方:不独欲知其方,又必欲为其事。而以既问于师,又辩诸友,为那时学者之实务。盖学以学为人也,问以问所学也。既为人则不能不学,既学之则不容不问。
29、欧阳修诲学
(假如)玉不砥砺,(就)不能制成器物;(假如)人不进修,(也就)不会晓得事理。但是玉这类工具,有(它)永久稳定的特征,即使不琢墨建形成器物,但也还是玉,(它的特征)不会遭到损伤。人的赋性,遭到外界事物的影响就会发生变化。(是以,人们假如)不进修,就要落空君子的高尚道德从而酿制品行卑劣的小人,难道不值得沉思吗?
原文: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晓得。然玉之为物,有稳定之常德,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
30、王安石伤方仲永
金溪平民方仲永,世代以耕田为业。仲永长到五岁,不曾熟悉笔、墨、纸、砚,(有一天)忽然放声哭着要这些工具。父亲对此感应惊奇,从邻近人家借来给他,(仲永)立即写了四句诗,而且题上自己的名字。这首诗以供养怙恃、团结同宗族的报酬内容,传送给全乡(的秀才)观赏。今后,指定物品让他作诗,(他能)立即写好,诗的文彩和事理都有值得看的地方。同县的人对他感应惊奇,渐渐地把他的父亲看成宾客一样招待,有的人还花钱求仲永题诗。他的父亲以为这样有益可图,天天拉着仲永四周造访同县的人,不让(他)进修。我听到这件事很久了。明道年间,我随先父回抵故乡,在舅外氏里见到他,(他已经)十二三岁了。让(他)作诗,(写出来的诗已经)不能与畴前的名声相当。又过了七年,(我)从扬州返来,再次到舅外氏,问起方仲永的情况,回答说:“(他已经)才能完全消失,成为普通人了。”
原文: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怙恃,收族为意,传一乡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货币钙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予闻之也久。明道中,从祖先还家,于外氏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外氏,问焉,曰:“泯然众人矣!”
31、李存审出镞教子
李存审身世贫困没有职位,他经常训诫他的孩子们说:“你们的父亲年轻时只带一柄剑分开故乡,四十年了,职位到达将相之高,在这中心经过万死才获得一次保存的险事绝不止一件,剖开骨血从中取出的箭头共有一百多个。”因而,把所取出的箭头拿出给孩子们看,吩咐他们储藏起来,说:“你们这些人都诞生在富贵之家,该当记得你们的父亲昔时起家时就是这样艰难啊。”
原文:
(李)存审出于微贱,常戒诸子曰:“尔父少提一剑去乡里,四十年间,位极将相,其间出万死获平生者非一,破骨出镞者凡百馀。”因授以所出镞,命藏之,曰:“尔曹生于膏梁,当知尔父起家如此也。”
32、受贿者不得归本家
包孝肃公(包拯谥号)包拯在家训中有这样一段话:“后代包家子孙做官的人中,若有犯了受贿财物罪而革职的人,都不答应回归故乡;死了今后,也不答应葬在家属祖坟上。如不继续我的志向,就不是我的子孙后代。”原文共有三十七个字。在家训前面签字时又写道:“希望包珙把上面一段笔墨刻在石块上,把刻石竖立在堂屋东面的墙壁旁,用来晓喻包家后代子孙。”原文又有十四个字。包珙,就是包拯的儿子。
原文:
包孝肃公众训云:“后代子孙仕宦,有犯脏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以后,不得葬于大茔当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共三十七字。其下押字又云:“仰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代。”又十四字。珙者,孝肃之子也。
33、陶母责子退鲊
晋代陶侃年轻时,已经担任监管鱼池官员,他将一些腌鱼送给母亲。母亲封好鱼干交给送来的人,反而写信责备陶侃说:“你当官,把官府的工具送给我,不但没有益处,反而增加我的忧愁啊。”
原文:
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坩鲊饷母。母封鮓付吏,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
34、诸葛亮诫子书
有道德修养的人,是这样停止修养锻炼的,他们以静思检讨来使自己精彩绝伦,以简朴节俭财物来培育自己高尚的道德。不欲壑难填就不能使自己的志向明白果断,不安宁平静就不能实现远大理想而持久刻苦进修。要学得真知必须使身心在安好中研讨探讨,人们的才能是从不竭的进修中堆集起来的;假如不下苦工进修就不能增加与发扬自己的才华;假如没有果断不移的意志就不能使学业成功。纵欲汗漫、悲观怠慢就不能鼓励心志使精神抖擞;冒险轻率、急燥不安就不能陶治性情使节操高尚。假如韶华与光阴虚度,自愿光阴消磨,终极就会像枯枝落叶般一天天衰老下去。这样的人不会为社会所用而有益于社会,只要哀痛地困守在自己的穷家破舍里,到那时再悔也来不及了。
原文:
良人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恬淡无以明志,非安好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漫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35、陆游家训
子弟中锋铓毕露的人最轻易变坏。倘使有这样的人,做父兄的该当引以为忧,而不成以兴奋。一定要经常认真地严加管束,令他们熟读儒家典范和诸子百书,训导他们做人必须宽大、老实、恭敬、谨慎,不要让他们与轻浅薄薄之人交往和相处。这样经过十多年,志向和情味自然养成。要否则,可以忧烦的工作决非一件。我这是给先人避免错误的良言规诫,列位都要谨慎地看待,不要留下后悔的遗恨。
原文:
后生才锐者,最易坏。若有之,父兄当以为忧,不成以为喜也。切须常加简束,令熟读经、子,训以刻薄恭谨,勿令与佻达者游处。如此十许年,志趣自成,否则其可虑之事,盖非一端。吾此言先人之药石也,各须谨之,毋贻后悔。
36、孟母三迁
孟子小时辰,居住的地方离墓地很近,孟子学了些丧葬、痛哭这样的事。母亲想:“这个地方不合适孩子居住。”就分开了,将家搬到街上闹市处,离杀猪宰羊的地方很近,孟子又学了些做买卖和屠杀的工具。母亲又想:“这个地方还是不合适孩子居住。”又将家搬到黉舍旁边。夏历每月初一这一天,官员进入文庙,施礼跪拜,揖让进退,孟子见了,逐一记着。孟母想:“这才是孩子居住的地方。”就在这里假寓下来了。
原文:



孟子幼时,其舍近墓,常嬉为墓间之事,其母曰:“此非吾所以处子也。”遂搬家市旁。孟子又嬉为贾人衒卖之事,母曰:“此又非所以处吾子也。”复徙居学宫之旁;孟子乃嬉为设俎豆揖让进退之事,其母曰:“此可以处吾子矣。”遂居焉。
37、曾子杀猪明不欺
曾子的妻子上街去,他的儿子跟在前面哭着要去。曾子的妻子没有法子,对儿子说:“你回去吧,我从街上返来了杀猪给你吃。”曾子的妻子刚从街上返来,曾子便预备把猪抓来杀了,他的妻子劝止他说:“我只是哄小孩才说要杀猪的,不外是玩笑而已。”曾子说:“小孩不成以哄他玩的。小孩子并不懂事,什么常识都需要从怙恃那边学来,需要怙恃的教导。现在你假如利用他,这就是教导小孩去利用他人。母亲利用小孩,小孩就不会相信他的母亲,这不是用来教育孩子成为君子君子的法子。”说完,曾子便杀了猪给孩子吃。
原文:
曾子之妻之市,其子随之而泣,其母曰:“女还,顾反为女杀彘。”妻适市来,曾子欲捕彘杀之,妻止之曰:“特与婴儿戏耳。”曾子曰:“婴儿非与戏也。婴儿非有知也,待怙恃而学者也,听怙恃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遂烹彘也。
38、子路受教
子路拜见孔子,孔子对子路说:“你有什么爱好?”子路回答说:“我喜好长剑。”孔子说:“我不是问这方面。只是说以你的天赋,再加上进修,怎样会有人遇上呢?”……子路说:“南山有一种竹子,不须揉烤加工就很笔挺,削尖后射进来,能穿透犀牛的厚皮。由此说来,又何须经过进修的进程呢?”孔子说:“假如在箭尾安上羽毛,箭头磨得锋利,箭不是能射得更深更远吗?”子路听后拜谢说:“真是受益很多。”
原文:
子路见孔子,子曰:“汝何好乐?”对曰:“好长剑。”孔子曰:“吾非此之问也。徒谓以子之所能,而加上以学问,岂可及乎?”……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揉自直,斩而射之,通于犀革。以此言之,何学之有?”孔子曰:“括而羽之,镞而砺之,其入不益深乎?”子路拜曰:“敬受教。”
39、孔子因材施教
子路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有父亲和兄长在世,怎样能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呢?”冉有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您说’有父亲和兄长在世’;冉求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您却说’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我不了解您为什么这样,所以冒昧地就教。”孔子说:“冉求平常干事缩手缩脚,所以我激励他勇进;仲由平常好勇过人,所以我让他谦退。”
原文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40、墨子怒责耕柱子
墨子对耕柱子发怒,耕柱子说:“难道我就没有胜过旁人的地方吗?”墨子问:“假如我要上太行山去,用一匹良马或一头牛来驾车,你说我将驱逐那一匹呢?”耕柱子答道:“固然驱逐良马了。”墨子问:“为什么要良马呢?”耕柱子说:“由于良马值得负用来鞭责。”墨子说:“我也以为你是值得鞭责的。”
原文:



子墨子怒耕柱子。耕柱子曰:“我无愈于人乎?”子墨子曰:“我将上大行,驾骥与牛,子将谁驱?”耕柱子曰:“将驱骥也。”子墨子曰:“何以驱骥也?”耕柱子曰:“骥足以责。”子墨子曰:“我亦以子为足以责。”
41、唐太宗赐绢惩顺德
右骁卫上将军长孙顺德接管他人赠予的丝绢,工作被发觉后,唐太宗说:“顺德确切是对国家有益的,我和他配合享有官府仓库的财物,他为什么会贪心到这境界呢?”但还怜惜他有功勋,就不赏罚他,只是还在大殿中当众赠予丝绢几十匹。大理少卿胡演说:“顺德违法接管财物,所犯的罪行不成赦宥,怎样还再送他丝绢?”唐太宗说:“他是有人性的,获得丝绢的欺侮,跨越了接管科罚。假如不晓得忸捏,就如同一只禽兽而已,杀了他又有什么益处呢?”
原文:
右骁卫上将军长孙顺德受人馈绢,事觉,上曰:“顺德果能有益于国家,朕与之共有府库耳,何至贪冒如是乎。”犹惜其有功,不之罪,但于殿庭赐绢数十匹。大理少卿胡演曰:“顺德枉法受财,罪不成赦,何如复赐之绢?”上曰:“彼有人性,得绢之辱,甚于受刑。如不知愧,一禽兽耳,杀之何益?”
(真是高明的太宗!)
42、陈万年教子阿谀
陈万年病了,把儿子陈咸叫到床前。教他念书,教至三更,陈咸瞌睡,头碰到了屏风。陈万年很生气,要拿棍子打他,训斥说:“我口口声声教你,你却睡去,不听我讲,为什么?”陈咸赶快跪下,叩首说:“爹爹的话,我都晓得,大略教儿子对下属要捧臭脚、奉迎啊,如此而已!”陈万年没有再措辞。
原文:
(陈)万年尝病,召咸(陈万年之子)教戒于床下,语至半夜,咸睡,头触屏风。万年盛怒,欲杖之,曰:“乃公教戒汝,汝反睡,不听吾言,何也?”咸叩首谢曰:“具晓所言,大要教咸谄也。”万年乃不复言。
43、钱大昕默坐观弈
我在朋友家里看一棋。一位客人屡次输掉,(我)耻笑他计较失误,总是想替他改放棋子,以为他赶不上自己。过一会儿,客人请求和我下棋,我很是轻视他。刚刚下了几个棋子,客人已经获得自动的情势。棋局快到中盘的时辰,我思考得加倍艰辛,而客人却轻松不足。终局计较双方棋子,客人赢我十三子。我很忸捏,不能说出一句话。今后有人约请我旁观下棋,我成天冷静地坐着看而已。
原文:
予观弈于朋友所,一客数败,嗤其失算,辄欲易置之,以为不逮己也。顷之,客请与予对局,予颇易之。甫下数子,客已先得手。局将半,予思益苦,而客之智另不足。竟局数之,客胜予十三子。予赧甚,不能出一言。后有招予观弈者,整天默坐而已。
44、王荆公旁听文史
王荆公介甫,退居金陵。一天,他头裹一块绢,拄动手杖行走,单独旅游山寺,碰见几小我在那边高谈阔论文史,群情纷纷。王安石坐在他们旁边,没人留意到他。有一个客人渐渐问他说:“你也晓得文书?”王安石含糊地应对。人家再问他姓名,王安石拱拱手回答说:“我姓王,叫安石。”那群人惊慌,忸捏的低着头分开。
原文:
王荆公介甫,退处金陵。一日,幅巾杖屦,独游山寺,遇数客盛谈文史,词辩纷然。公坐其下,人莫之顾。有一人徐问公曰:“亦之书否?”公唯唯而已,复问公何姓,公拱手答曰:“安石姓王。”众人惊慌,惭俯而去。
45、大树将军冯异
冯异为人处事谦虚让步,不自诩。出行与此外将军相遇,就把马车驶开躲避。军队进步停止都有标明旗帜,在各军队中号称最有纪律。每到一个地方停下宿营,其他将军坐在一路会商功绩时,冯异经常单独退避到树下,军队中称他为“大树将军”。等到攻破邯郸,要重新放置各将领使命,每人都有被分派隶属,兵士们都说愿意跟从大树将军。光武帝由于这个而赞美他。
原文:
(冯)异为人谦退不伐,行与诸将重逢,辄引车避道。进止皆有表识,军中号为整洁。每所止舍,诸将升坐论功,异常独屏树下,军中号曰“大树将军”。及破邯郸,乃更部分诸将,各有配隶,军中皆言愿属大树将军,光武以此多之。
46、颜回不迁怒不贰过
颜回二十九岁,头发全白了,过早地死了。孔子哭得非常悲伤,说:“自从我有了颜回,门生们(以颜回为楷模)加倍亲近我。”鲁哀公问(孔子):“(你的)门生中谁是最勤学的?”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最勤学,(他)从不把脾性发到他人的身上,也不重犯一样的毛病。不幸年数悄悄死了,现在没有(像颜回那样勤学的人)了。
原文:
(颜)回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死。孔子哭之恸,曰:“自吾有回,门人益亲。”鲁哀公问:“门生孰为勤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勤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寿死矣,今也则亡。”
47、曾参不受鲁君邑
曾子穿着很陈旧的衣服在耕田,鲁国的国君派人要封送给他一大片地盘,曾子果断不受。那人回去,又再送来,曾子还是不接管。使者说:“这又不是师长你向人要求的,是他人献给你的,你为什么不受?”曾子说:“我听说,接管他人奉送的人就会惧怕获咎奉送者;给了人家工具的人,就会对受工具的人显现骄色。那末,就算国君赏赐我的地盘而差池我显现一点骄色,但我能不是以惧怕获咎他吗?”孔子晓得了这件事,就说:“曾参的话,是足以保全他的节操的。”
原文:
曾子衣敝衣以耕,鲁君使人往致邑焉,曰:“请以此修衣。”曾子不受。反,复往,又不受,使者曰:“师长非求于人,人则献之,奚为不受?”曾子曰:“臣闻之,受人者畏人,予人者骄人;纵子有赐不我骄也,我能勿畏乎?”终不受。孔子闻之曰:“参之言,足以全其节也。”



48、贤妻桓少君
渤海鲍宣的妻子,是桓氏的女儿,字少君。鲍宣已经跟从少君的父亲进修,少君的父亲为他的清贫刻苦而惊奇,是以把女儿嫁给了他。(少君出嫁时)嫁妆陪送得很是丰富,鲍宣不兴奋,就对妻子说:“你生在富朱紫家,习惯穿着标致的衣服和装潢,可是我实在贫困卑贱,不敢担任大礼。”妻子说:“我父亲由于您修养道德,信守约定,所以让我拿着毛巾梳子(服侍您),既然奉养了您,(我)服从您的号令。”鲍宣笑着说:“(你)能这样,这是我的情意了。”少君就全数退回了那些随从梅香打扮金饰,改穿(平民的)短衣裳(汉代贵族的衣服是深衣,就是长衫),与鲍宣一路拉着小车回抵故乡。(她)拜见婆母礼节终了后,就提着水瓮进来吊水,修习为妇之道,乡里的人对她很是称赞。
原文:
勃海鲍宣妻者,桓氏之女也,字少君。宣尝就少君父学,父奇其清贫,故以女妻之,装送资贿甚盛。宣不悦,谓妻曰:“少君生富骄,习美饰,而吾实贫贱,不敢当礼。”妻曰:“大人以师长修德守约,故使贱妾侍执巾栉。即阿谀君子,唯命是从。”宣笑曰:“能如是,是吾志也。”妻乃悉归侍御衣饰,更着短布裳,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拜姑礼毕,提瓮出汲,修行妇道,乡邦称之。
49、魏徵论便宜
唐太宗问魏征说:“观察近来和现代的帝王,有传承帝位十代的,有传承帝位一两代的,也有自己获得全国自己又落空全国的。我经常心胸忧愁的缘由(是),大概惧怕抚慰哺育群众不能获得适当的方式,大概惧怕心中发生自豪懒惰的情感,兴奋愤慨跨越了限度,却不晓得自己(已经跨越限度了),您可以为我说出这个情况,(我)该当把您的话看成原则。”魏征回答说:“爱好愿望兴奋愤慨的情感,圣贤之人和普通人是一样的,圣贤之人可以禁止它,不让它跨越限度,普通人纵容它,(爱好愿望兴奋愤慨的情感)多到落空适当的限度……希望陛下经常能自我禁止,来确保可以善终的美德,那末千秋万世就永久仰赖您了。”
原文:
(唐)太宗问魏徵:“观近古帝王,有传位十代者,有一代两代者,亦怀孕得身失着,朕所以常怀恐忧,或恐抚养生民不得其所,或恐心生骄逸,喜怒过度。然不自知,卿可为朕言之,当以为楷则。”徵对曰:“嗜欲喜怒之情,贤愚皆同。贤者能节之,不使过度,愚者纵之,多至失所。……伏愿陛下常能便宜,以保克终之美,则万代永赖。”
50、吕蒙正不记人过
吕蒙正师长不喜好记着他人对他的犯下的错。当初刚任参知政事的时辰,上朝时,有一个朝廷官员在帘内指着他说:“这样的粗陋之人也可以介入朝政吗?”蒙正伪装没有听到走了曩昔。他的同事很愤慨,让人询问那位官员的姓名,蒙正急忙制止了同事。朝事竣事后,他的同事心中仍然愤愤不服,后悔没有诘问到底。蒙正说:“一旦晓得了他的姓名,那末我毕生不能再忘了他,还不如不晓得。没有查询他的姓名,又有什么损失呢?”那时的人都很佩服他的气量。
原文:
吕蒙正相公不喜记人过。初加入政事,入朝堂,有朝士于帘内指之曰:“是小子亦参政耶?”蒙正佯为不闻而过之。其同列怒,令诘其官姓名,蒙正遽止之。罢朝,同列犹不能平,悔不穷问。蒙正曰:“一知其姓名,则毕生不能复忘,固不如蒙昧也。不问之,何损?”时人服其量。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精心整理】上古神话故事60篇!记得收藏讲给孩子们听!

下一篇:七个经典故事,道尽古代帝王人才管理真髓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4:08 , Processed in 0.420495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