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爸妈故事(老妈自传改版—3更)

2021-11-24 06: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97| 评论: 1

妈妈和很多军属,被集合到迪化二道桥一个像黉舍的地方去进修,那时称为练习班。好多妈妈都带着孩子,我和姐姐也去了,住在一个大宿舍里,是高低两层的大通铺,白天我和姐去一个民族小学上学,午饭在黉舍里吃,晚饭和妈妈她们一路在操场,蹲着围成圆圈吃饭。每次饭前司务长都用一双白银的筷子在馒头里,菜里扎一下,看筷子变稳定色,听大人讲,这是看饭菜里有没有毒,假如银筷子发黑就是有题目了。那时刚束缚未几,百姓党特务经常搞暗杀,纵火,投毒等破坏活动。记得有一次,抬出来刚刚蒸好的热馒头,司务长用银筷子扎进馒头,当他抽出筷子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黑了?饭场上一时压雀无声,伙食班长急忙跑来说:"馒头碱大了"。他抓起一个馒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以示没有题目。司务长不眨眼的盯着他。最初还是打电话叫来有关职员检查监定,肯定没有题目我们大师才吃饭。这一场虚惊把大师都吓坏了。





天天早晨妈妈她们都要进修,会商,开会。熄暗号响事后,吹灭小烛炬,大宿舍里黑黑的,最惧怕的是夜里要解手,我还要从上铺爬下来。有的孩子就叫醒睡在身旁的妈妈,我怎样办?这儿有好多妈妈,又是三更,谁晓得你叫的谁的妈妈?实在憋不住了,我爬在上铺的枕头上叫: “崔秀英我要撒尿”。第二天,那些妈妈们边议论着我,学着我的啼声,一边哈哈大笑。





爸地点的军队是北京军队战车团,完成领会放新疆的使命,起头连续分批回北京了,第一批是缁重兵器和野战军队,第二批是机关后勤,爸爸是第三批或第四批,由于他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且,第四个孩子就要出世。
1950年3月,二十二兵团十万官兵踏着积雪开赴玛纳斯河流域,满身心地投入了新中国,新新疆的扶植。军队到玛纳斯流域后拓荒造田,种食粮,种棉花。
1952年2月1日接到中心群众政府群众反动军事委员会的号令,没有离疆的军队就地个人转业建立生产扶植兵团。起头了屯垦戍边的巨大奇迹。
我记得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季,雪,下的很大,有好多辆带蓬的军用大卡车上面坐 的都是妈妈们和孩子们,我们这辆车上,沿着靠车帮三面都是是各家的妈妈搂抱着自己的孩子,车箱中心,铺开着被子褥子,一个比我大好几岁的女孩躺在里面,我想,她一定比我们都暖和些。
汽车一辆随着一辆行进着,天气太冷了,寒凤砭骨,还下着大雪,虽然车上挂了蓬 布,但砭骨的凉风还是抽暇灌入车箱,,严寒入骨,我一向盯着阿谁被窝中的女孩,恍如多看看她,我也能暖和些!可是,不晓得为什么,那女孩一向都在哭,呜呜的哭声陪伴了我们一路。车队一向在行进中,听大人说,要经过九沟十八坡,路很难走而且危险。渐渐的,天如墨染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又过了很久,车队渐渐的停了下来,下了车,借着地下雪光的映照,我们被领进一间油灯昏暗的屋子里,有人给送来了冒着热气的开水,整整一天了,都像被泡在冰水当中,瑟瑟发抖,看到这腾腾的热气,才感受那冻僵的灵魂被渐渐的叫醒了。稍后,又有人拿来用面袋装着的馒头,这就是明天的晚饭了。这顿饭到现在我都记得,由于那馒头有着浓郁的汽油味。





我的旁白:
在我小的时辰,一碰到不喜好吃的饭菜,就会和爸妈埋怨,发脾性!有几次妈妈就和我讲过这段故事。那时感受不是很深。前几年,我带着孩子,回新疆石河子去探望九十多岁的姥姥,特地去到新疆兵团纪念馆参观,地窝堡,第一井,大食堂等等,纪念馆的摆设比起昔时妈妈吃冻馒头阿谁年月,已经好很多了,可是光看看,都还是我都没法设想的艰辛,真是设想不到,那些兵团战士和家属,是以怎样顽强的意志,挺过了她们那段青翠光阴!
昔时一来刚束缚,没有条件建大食堂,又要照顾那末多的军属,条件之艰辛,是生活在现在的人,没法设想的!二来,蹲着吃饭,将胃挤压着,可以有饱腹感,会少吃一些。
别的,妈妈经常说起,阿谁时辰,几近很少吃到热热的大馒头,伙食班蒸出来的宣腾腾的大馒头,都要先放凉,冬季甚至要冻一冻,然后才会发给大师吃,也是让人有饱腹感,少吃点。
不外,比起束缚前吃不饱,穿不暖,连白面都少少见的日子,而且是军队免费供给给大师的食品,已经出格满足,恍如生活在阿谁期间的天堂了!真是人没有受不了的罪,只要享不了的福啊!





妈妈的教育还是有用的,那今后,我真的很少挑食了!



一部手机在家轻松创业无业绩压力轻松月入上万扫码进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母亲的灶台(亲情故事)

下一篇:外婆的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1-11-30 05:01 , Processed in 0.113419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