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酒鬼与山妖

2021-12-16 20: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58| 评论: 17

长白县的薛恭是个酒鬼,甚是喜好饮酒,他人去地里劳作都是带着水,累了,喝点水解解渴。而他却是每次至地里劳作,城市带着酒葫芦,渴了,就喝口酒,总是酒不离身,逐日都酒气熏天的。





她的妻儿总是劝他少饮酒,对身子骨欠好,可他不闻不问,仍然我行我素。
他的家境清贫,一年到头,只要过年过节才能吃上肉,家里只要有一点钱,都被他用来买酒喝。
妻儿由于缺少营养,面黄肌瘦,骨瘦如豺,让人看着不幸。
有一天,儿子闹着要吃肉,薛恭却无钱买肉。
此时已是冬季,天寒地冻的,快过年了,可他家连过年的钱都没有。
他由于没钱了,总是逐日只喝一点酒,本就心烦,儿子又闹着吃肉,遂气急废弛的训斥他一顿。
儿子受了委屈,哭着找母亲抱怨。
薛恭的妻子看着酒气熏天的他,又看看面黄肌瘦儿子,怒从心来,大胆说了薛恭几句。





薛恭原本就心烦,听着妻子的絮聒,更是愤怒,起家进来。
此时,里面白茫茫的,北风砭骨,他叹口气,又缩着脖子返来,坐在屋里生闷气。
过了会,妻儿先睡下了,他看着熟睡中儿子稚气未脱的脸,心里很是难过。
看到墙边已经落了灰尘的夹子,忽然心血来潮,那是他的一个朋友送的,听说这架子能捉到山鸡野兔啥的。
此时是冬季,山鸡在雪里必定跑不快,何不捉几只山鸡打打牙祭。
既让儿子解解馋,自己也有了下酒席。
他忽然兴奋起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直到拂晓时,方睡曩昔。
早上醒来,吃完饭,他便带着夹子和诱饵去了山上。
大山里积雪很深,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大雪里走着。
过了会,找个地方,把夹子和诱饵放好,便离去了。
薄暮时分,他满怀希望去了山上一看,却是事与愿违。
别说夹到山鸡,就是山鸡的毛都没有一根,四周连个野兽的脚印都没有。
他叹口气,没精打采的分开了。
由于心情欠好,他早晨饭都没有吃,只是畅饮几口老酒,便躺下了。
痴心妄想的一夜未眠,第二天午时,不宁愿的他又上山去检察。
没想到,居然夹到一只很大的山鸡,那山鸡看到他,有力的悲鸣着,似乎在乞求他放过自己。
薛恭兴奋的满脸通红,忙把山鸡拿下来,一路上狂奔下山,由于太冲动,他跌倒几次。
一进门,就举着山鸡大吵大嚷。
妻儿目击,又惊又喜,儿子拍着小手,兴奋的蹦跳着道有肉吃了。
早晨,妻子把山鸡煮好,一家人吃着香喷喷的山鸡肉,很是舒服,这顿饭吃的出格香。
尔后,薛恭经常去山高低夹子捕山鸡,偶然辰命运好捕捉到,偶然辰命运欠好,捕捉不到。
这个冬季,就由于几只山鸡,一家人材度过难关,吃点荤腥。
有一天,薛恭去外村吃酒席,由于贪酒,又多喝了几杯,有了醉意。
直到薄暮时分,方依依不舍,摇摇摆晃的分开。
此时,里面下起了鹅毛大雪,北风瑟瑟,大地白茫茫。
他穿着薄弱,夹紧衣服,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过了会,来到大山下,翻过此山,再走会,他就抵家了。
他攀缘上山路,由于路滑,他谨慎翼翼的走着,可身子不由自立的摇摆着。
几次跌倒,他都吃力的爬起来,继续前行。
过了会,天越来越冷,北风怒号着,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一样生疼。
他愤怒的骂着这鬼天气,很是渴望顿时回到暖和的家里。
过了会,酒劲上来了,他又冷又累,忽的倒在山路上,昏迷曩昔。
待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屋的床上,屋里热火朝天的,很是暖和。
心里很是惊奇,自己这是在那里呢?
他模糊记得,自己昨晚走山路,由于太冷,冻的昏迷曩昔了。
正当他发愣时,一个穿着灿艳多彩,身子矮小,很是俊美,却长着尖嘴的怪异“男人”至前,为他端来一碗热汤。
看到他醒了,欣喜的向里面喊道:“客人醒了!”
他话音刚落,一个“妇人”和几个“孩子”过来,惊奇的看着薛恭。
让人惊奇的是,那“妇人”居然穿着褐色衣衫,容貌平淡,也是长着尖尖的嘴,和她的丈夫很是不般配。薛恭目击心里一惊,看着它们诡异常子,暗想自己难道碰到山妖了,心里甚是惊慌不安,瞬间,冷汗淋淋。
他正想着,那一家“人”热情的围拢上来,对他嘘寒问暖,那“男人”把热汤给他喂下去。
他只感觉此汤甜美可口,喝完汤,居然睡曩昔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冻醒,目击此景,顿时惊诧住。
只见自己身在山中,身上盖着一些干草,旁边的树丛里有个夺目标巢穴,巢穴边,有几只小山鸡正在巢穴边散步着。
想起昨晚的情形,再看看身上盖着的干草,他忽然大白了。
那一家“人”并不是什么山妖!而是这些山鸡所变,这些山鸡已经成精了。
要不是它们昨晚救了自己,自己怕是已经冻死在这大山里了。
忽然心里一热,眼睛湿润了。
想起自己之前所作,心里感慨万千,遂轻手轻脚的起来,静静分开了这里。
回抵家里,妻子红着眼睛翻开门,本来,妻子由于担忧他,一夜未眠。
听罢经过大惊,很是感动,想不到,这小小的生灵,居然也晓得帮助他人。
尔后,薛恭不再上山捉山鸡,而且还戒了酒,变得很是辛劳能干。
除了在地里劳作,余暇时候,还会去大户人家做长工,日子渐渐好起来。
一家人过着平平平淡,相亲相爱的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蛤蟆精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6:16 , Processed in 0.18628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