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官传奇故事·于成龙》——廉吏第一

2021-12-31 21: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410| 评论: 0



康熙十九年,于成龙被朝廷提升为直隶巡抚。明代称京师地域为直隶,永乐初年建都北京后,就把直隶北京的地域称为北直隶,所以,清代初年有南北直隶之分,南直隶是指明天的江苏、安徽一带;北直隶就是现在的北京、天津、河北、河南一带。于成龙就职北直隶巡抚的时辰,直隶不设总督,这样,于成龙现实上就成了都城直隶的军政一把手。

于成龙一到畿辅直隶,连夜就去造访前任直隶巡抚金世德。那金世德也是一位清官,由于年龄已高,不再担任巡抚之职,正筹算告老还乡。当他听下人报告说新任巡抚亲身前来造访,就赶紧出门驱逐。一见于成龙的面,金世德就拱手道: “新任巡抚大人亲身前来贵寓,实在不敢当呐。”

“那里,那里,金大人过谦了。这是朝廷的委任书,请金大人过目。”于成龙一边回礼,一边将委任书递到金世德手中。

金世德接过委任书,看着上面的字,嘴里不由念道:“于—成—龙?”

看到金世德脸上暴露惊奇的神采,于成龙刚要进一步措辞,金世德已经意想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争先道:“请于大人不要误解,老汉只是希奇怎样会有第二个叫于成龙的?有所冒昧,还请于大人多多包容。”

“哦,难道还有第二个于成龙?这样的话,金大人可得好好辨别,万万别弄出个李鬼来呀。固然本人可以证实自己是实在的于成龙,绝非冒充,哈哈哈。”于成龙恶作剧道。

“固然,固然。”金世德连连颔首,赶快诠释道,“确是偶合,直隶也有一位跟大人同名同姓的官。”

“那真是太巧了。”于成龙猎奇地问,“那位于成龙现在何处?”

“客岁,他被调任通州(今北京市通县)知州,是位旗人。说起他,可还有很多的故事哪。大人若有爱好,先辈屋喝杯茶,待老汉具体给您说说。”

两人进得屋里坐定,家丁端来了茶水,于成龙呷了一口,听金世德说另一个于成龙的事。

“说起来,老汉跟那于成龙还真有缘分呐。那是十几年前,旗人于成龙在滦州(今河北滦县)当知州,由于私行开释犯人,被朝廷降职处罚。此事在当地引发极大反应,百姓联名上书为他示威,朝廷就派我前往查实。到那后,我普遍观察,发现这于成龙在当地办了好多利于百姓的实事,深得百姓的爱戴。老汉就照实上奏朝廷,未几朝廷就让他官复原职。后来,这于成龙又因抓捕盗贼误期而再次遭到朝廷的降职处罚,又是老汉获得报告,说是无缘无故。老汉经过核实,确是如此,便再次亲身上疏皇上,终究使他得以留任。”

“金大人既然如此欣赏,看来那位旗人于成龙必定是非同一般啊。”

“是的。不瞒于大人说,现在大清的官员虽说数以万计,可真正能做到为官廉洁,事事替朝廷着想,替百姓分忧的实在不多。像那于成龙能做到秉公处事,为民请命,获得百姓拥戴,实在不易,老汉也不外是顺应民意而已。”

“听金大人的这番先容,有机遇我还真想会会这位受百姓相信的于成龙。”

于成龙被清廷破格提升,当上了直隶巡抚。因那时直隶不设总督,由巡抚兼任,一切军事、吏治和刑狱等等事务,均加在了于成龙的身上,使得他比之前更加忙碌。可是,二十年的为官生活使于成龙意想到,身为“治官之官”,应当把整肃吏治放在首位。所以,于成龙一上任,就发出了清查庸吏的檄文,责令部属敏捷将赃官贪吏、昏庸官员的情况揭报上来,期待处置。檄文一发,公然有很多县府将材料报了上来。于成龙认真仔细地查阅每一份材料,并对一些重要的檀卷亲身停止检查、核对。

那天,于成龙按照保定巡道告发的线索,来到当地微服私访。时代他获得报告,说保定同知钱均正在妓院拈花惹草。于成龙盛怒之下,带着一行人来到妓院,就地将正在花天酒地厮混的钱均逮个正着。于成龙让手下把钱均押到了直隶巡抚衙门,随即开堂审理。

于成龙严肃地坐在公堂上,手拍惊堂木,高声宣道:“把监犯钱均带上堂来!”

这钱均自恃为官多年,且朝廷中有报酬自己摆脱,甩开身旁的衙吏,奴颜婢膝地走进堂来。

“把你的姓名向本堂报来。”于成龙命令道。

“下官叫钱均,保定的同知,叩见巡抚于大人。”钱均神气自若地答道。

“同知钱均,本官问你能否知罪?”

“回巡抚大人的话,下官只知有错,不知罪从何来?请大人昭示。”

于成龙一拍惊堂木,杂色道:“你身为朝廷命官,一府同知,居然收支风月场所,眠花宿柳,丑态百出,还不知有罪?”

钱均脸上暴露不以为然的神采,狡辩道:“于大人,下官只是偶一为之,偶然为之,况且此事只属小我生活小节,没这么严重吧。”

“钱均,你这是在强词夺理!”于成龙厉声道,“为官者,当以朝廷律法自律,大清律法明文规定,为官者不得眠花宿柳,你明知故犯,还以小我小节狡辩,岂不是罪上加罪?”

钱均这才大白,眼前的巡抚大人可不比一般仕宦,自己如此胡搅蛮缠,必定要吃亏。因而他立即变了副样子,厚着颜面回答道:“于大人,您的所言很是实时,下官实在是一时糊涂,请于大人看鄙人官为官十余年来,不说功绩也有苦劳的分上,通融一回,给下官一个知错就改的机遇。”

“钱均啊钱均,不是本官不给你机遇,实在是你已不成救药,无可救药了。”于成龙指着钱均说:“事已至此你还以为自己有错而没有罪,还居然在本巡抚公堂上与本官谈买卖,如此昏官留得何用?”于成龙再次拍响惊堂木,喝道: “来人,给我摘去钱均的顶戴花翎,赶出巡抚衙门。”

经过于成龙半年多的严厉整治,直隶的高低官员获得了一次周全的考查和清算,官风正了很多,百姓们无不为之拍手称好。可是,于成龙的铁面无情和严酷整理,也获咎了很多谋私利的官员,特别是那些遭到惩罚的仕宦,更是怀恨在心,挖空心机地伺机报复,因而就在于成龙回家探亲的路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自从于成龙44岁离家出外做官,二十余年来他不着边沿地四周奔走,时代没回过一次家。现在在直隶做官,离山西故乡非常近了,浓浓的忖量之情不觉油但是生,他向朝廷提出了回家探亲的要求,成果很快就获得了核准。

那天,于成龙兴冲冲地与家丁一路,乘着马车向故乡进发。但是刚进入山西地界,一阵混乱的马蹄声从前面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喊啼声。于成龙叫家丁停下马车,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马车刚停下,一群官兵便围了上来,说是要检查。

家丁冲着领头的官说:“你们好大的胆,晓得是谁在车上吗?是直隶巡抚于大人。还不快下马存候?”

那领头的官并没下马,盛气凛人地答道: “刚刚接到上面的号令,不管是谁,进入山西地界,一概都得检查!”

“你……”,家丁还想跟他论理,于成龙掀开门帘,走下马车,制止了家丁。他向那领头的官招招手:“查吧,你们虽然检查。”

那些从戎的看见马车上有好多坛子,相互指手划脚,以为发现了什么宝贝。那领头的官更是自得,让从戎的将坛子统统搬下马车,然后一个个往外倒出坛子里的工具。这一倒可让这些人受惊不小,那坛子里装的竟满是土壤。

望着官兵们惊奇的脸色,于成龙不由哈哈大笑:“让诸位受累了不是?不外对本官而言,这些土壤可确是宝贝啊,是本官二十年来收集的珍贵藏品啊。”本来,于成龙自为官以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到一地,就装上一坛当地的土壤保存起来,等今后告老回籍时带回故乡,留作纪念。此次回家探亲,他决议先带一部分,没成想却被那些想找他茬的人,当做了他从各地搜索来的珠宝。

那领头的官见搜不到什么,只得领着那群兵士悻悻地走了。

于成龙他们继续驱车赶路,没几个时辰就抵家了。俗语说,背井离乡,荣归故乡。干成龙从知县一路高升至直隶巡抚,此次回籍本是非常光荣的事,但他却并没有那份心情,特别是当他看到结发妻子已是满头鹤发,一脸皱纹时,心里更是惭愧不已。

第二天一早,他掉臂妻子要他休息一天再去上坟的劝止,执意顿时就去上坟。他说:“我虽是在外为朝廷干事,但继母归天未能亲身为她送行,实在是有违孝道。本日既已回家,理领先上坟去看看她老人家,也算是填补未尽的孝道啊。”说完,于成龙领着妻儿,上坟去祭奠继母。

于成龙回家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们都来道喜。此日,妻子的弟弟前来造访,呈上厚礼后,就要求于成龙给他儿子在都城里谋个职位。于成龙听完,寻思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我身为朝廷官员,虽手中握有一定的权利,但那不是用来谋私利的工具,所以还望亲戚们体谅。至于你儿子想在仕途上有所成长,这不是好事,但要靠自己的奋发尽力。倘使依靠秉公来做官,这类官生怕不会是社稷、百姓所需要的。我们作怙恃的更应当身先士卒,关心后代的健康长大,万万不成给他们的前程抹上污点。”

就这样,于成龙一次又一次地压服了请他处事的亲戚朋友,拒收了他们的礼物,很多原预备来讨情的人就此也闻讯却步了。

转眼十多天曩昔了,于成龙筹算分开。妻子劝他再多住些日子,好不轻易返来一次,今后还不晓得什么时辰再碰头。但于成龙惦念着公务,急着要回府,妻子无法,只得和他惜别。谁成想,这竟是他们俩的最初一面了。


康熙二十年三月二十四日,康熙帝召于成龙进京,在紫禁城亲身访问。康熙说:“朕闻爱卿为人廉洁,秉公处事,深得百姓爱戴。今特宣爱卿进宮相见,以示朕对爱卿之支持。”

于成龙磕头道:“皇上英明,臣身为大清之命官,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康熙赞道:“说得好。为政之道当识大致,一小我做一两件善事并不希奇,难的是为官久长,廉持之以恒,这才是真正宝贵的,希望爱卿能以此自勉。”

“皇上圣言,为臣一定铭刻在心。”

康熙随即转过话题,问道:“爱卿二十多年来,天南地北,各地为官,成就斐然,朕想听听你对仕宦的治理有何看法?”

“回皇上的话,臣以为为官者动机有两种,一是以社稷为重,以百姓为本的官,这类官不能保证他们一辈子不出错,但关键是他们不会由于谋私而出错、甚至犯罪。他们会对自己所犯的错实时改正、实时填补,这类官是好官、清官,是社稷、百姓所需要的官,皇上应大力扶植,委以重任。”

康熙又问:“那末第二种呢?”

“以官谋私,受贿腐化的赃官,这些报酬到达自己的目标,常常不择手段,无恶不作。这类官是极危险的,一则侵害百姓,二则风险社稷。对这类官,皇上一定要严加整治,不成迁就。”

康熙感慨道:“自古以来,任何一个朝代总是清官少,赃官多,若何发现扶植清官,是朕一向懊恼的事。这些年来,朕几近每年都要对各地的官员停止考查,嘉奖卓异,惩办赃官,以扬正气。但还是有很多昏官、赃官出现,从逆的、急躁的、疲软的、不谨的、才力有未逮的,等等,都还很多。朕故意想更换,却苦于没有更好的官员顶上来。爱卿能否向朕保举几位清官?”

于成龙思考了片刻,说道:“以臣之见,湖北的谢锡衮、何如玉、罗京等都是清官。”

一周以后,康熙帝再次将于成龙召进紫禁城。一碰头,康熙就说:“上次爱卿给朕保举的几位清官,朕已经派人下去考查了。但近来江宁府正缺一位官员,爱卿能否还能向朕举荐一位清官呢?”

于成龙垂头寻思了一会,说道:“为臣确有一人可保举给皇上。”

康熙问道:“何人?”

“于成龙。”

“于爱卿,你是在跟朕恶作剧吧。”康熙笑着说。

于成龙立即说:“岂敢,皇上。臣是认真的。这人姓名与臣完全一样,不外他是旗人,现任通州知州。前任直隶巡抚金世德非常重视他,屡次向臣说起过他。客岁,臣也曾亲身考查过,确是位可贵的清官。”

康熙说:“既然于爱卿也如此推重,朕马上下旨,调旗人于成龙去江宁府任知府。”事后证实,于成龙的保举是完全正确的。五年以后,这位旗人于成龙由于官廉洁,业绩卓然,被康熙帝提拔为直隶巡抚。十年后又提升为河流总督,负责构筑永定河,在中国治理黄河的历史上留下了出色的一页。

随后,康熙帝把全朝文武官员宣上殿来,当着众臣说道:“于成龙从担任怙恃官员以来, 以廉洁开通著称,深得百姓相信,从知县一向提升至巡抚,为政勤恳、公道行事,自始至终,本质未改。亲戚朋友上门讨情,一概拒绝;部属同寅奉送礼物,全数归还,朕甚嘉之。鉴于于爱卿廉洁平生,家什微薄,朕今特赐白金一千两,御骑良马一匹,以资嘉勉。朕希望众爱卿以于爱卿为楷模,以社稷、百姓为重,廉洁为官,秉公法律,永葆我大清之长盛。”

康熙说得兴起,立即让人取来纸张翰墨,挥毫作诗一首,褒赞于成龙。


康熙二十一年,于成龙再次升任为江西、江南总督。虽然此时他已官至二品,但仍连结着廉洁本质。在去江宁的路上,他只带一位家丁,租了一辆驴车,沿途自己掏钱住堆栈,不住公馆,形同普通百姓。



经过一路奔走后,于成龙终究到达了江宁府(今南京)。江宁的众仕宦已经闻听于成龙要来赴任,早早地出城驱逐,谁曾想于成龙已经单车进入了城中。为了赔礼,他们特地设了宴席,说是要为于成龙接风洗尘,成果被于成龙拒绝了。

第二天,正在里面处事的江宁知府陈严龙仓促赶返来,拜见新来的两江总督。两人坐定后,于成龙便问:“陈大人,本官听说两江地域有个著名的江湖盗贼,常风险百姓,横行乡里,能否是啊?”

陈严龙点颔首,说:“确有此匪,叫鱼壳子。他仗着曾救过皇上的亲外甥喀礼,为非作恶,无恶不作,百姓怨声颇大。”

“那官府为何不出头管呢?”

“难啊……”,陈严龙为难地摇着头。

于成龙沉吟片刻,果断地说:“这样吧,陈大人,你马上张榜通告,以千金悬赏缉捕鱼壳子。本官倒要看看此贼究竟有何本事?”

“于大人,恕下官婉言,此事生怕不会简单,万一上面见怪下来……”

“陈大人这你就不用管了,有事我于成龙会担着。”

“是,于大人,下官这就按您的意义去办。” 实在,适才陈严龙的一番话,是想试探一下于成龙的决心。现在看来这于大人公然分歧凡响,处事果断,闻风而动,而且勇于承当义务。因而,他立即把书吏叫了进来,吩咐他顿时起草通告,张榜公布。

通告一贴出来,江宁百姓一片喝采声。

江宁府有个名捕,叫雷翠亭,与这鱼壳子屡次打交道,无法朝中有人庇护,屡次让鱼壳子逃走。现在看到新来的总督上任第二天就张榜全城,悬赏生擒鱼壳子,便自告奋勇,前来应募。

他找到知府陈严龙说:“下官特来向陈大人请缨,缉捕鱼壳子。”

陈严龙笑道:“真不愧是本府名捕啊,闻风远扬。雷捕官,这下你可大显神通了,由总督大人替我等撑腰,你尽可安心大胆地干了。”

“陈大人存候心,下官一定能把盗寇鱼壳子缉捕归案。”雷翠亭拍着胸脯,开朗地答道。

陈大人见雷翠亭信心实足的样子,心里异常兴奋,就对他说:“雷捕官,你这就回去,作好行动的预备。”

“是,陈大人。”雷翠亭转身走出了府衙。

但是,未等雷翠亭起头行动,鱼壳子却先动手了。

这个骄横跋扈的伏莽见新总督一上任,就张榜悬赏缉捕他,顿时大发雷霆,决议给于成龙一点色彩看看。当天夜里,他单身一人,潜入江宁府衙,趁衙役一时疏忽,将用来缉捕他的赏金给偷走了。

第二天于成龙获得报告,气得怒喜洋洋。他对前来报告的陈严龙说:“陈大人,此匪气势实在猖狂,你顿时行动,尽快给我把他抓来。”

陈严龙见于成龙并没有指责自己,心里非常感激,赶紧回到府衙找来雷翠亭,安插抓鱼壳子事件。

此日雷翠亭获得情报,说鱼壳子将在城里的翠玉楼酒馆宴请手下,以道贺他独闯府衙,偷盗赏金成功。

这翠玉楼酒馆座落在城的东头,是一家很著名望的酒馆,一层楼的修建依山临湖,闹中取静。鱼壳子为显现威风,特地在翠玉楼包了一个楼面。也许是过于兴奋,此日他的酒喝得出格多。一边喝,一边还推开身旁劝酒的盗徒,摇摆着身子说:“真他妈的,他于成龙想跟我较劲,真是有眼不识什么山来着,哦,对,有眼不识我泰山。”

此时雷翠亭带了几个手下来到了翠玉楼。他吩咐手下分离在酒馆底楼把守,自己化装成乞丐,朝搂上走去。

雷翠亭刚走到二楼,就被一盗徒拦住了。鱼壳子听到吵闹声,问道:“什么事啊?有要饭的,把他带过来吧。”

雷翠亭被盗徒带到鱼壳子跟前。

“老爷,请不幸不幸,给些剩饭吧。”他低着头,伸手向鱼壳子乞求道。

鱼壳子眯缝着醉眼,一时兴起,拔出刀来,从桌上刺起一块肉,送到雷翠亭的嘴边。他本想以此取乐的,不意眼前的乞丐不但没有躲避,却反而张口就咬,毫无惧怕的样子,顿时感应有些可疑。他嘿嘿地阴笑道:“你是于成龙派来抓我的吧?,’

话音刚落,雷翠亭蓦地挺身昂首,刷地从手杖中抽出一把长剑,厉声喝道:“说的正是,本官确是奉于大人之令前来缉捕你等伏莽的,鱼壳子,快快束手待毙吧!”

鱼壳子愣了一下,众伏莽更是手足无措,乱作一团。楼下的衙役闻声楼上响声高文,晓得雷翠亭已与伏莽交起手来了,全冲了上来。一时候,翠玉楼里刀剑棍棒,孤芳自赏。

很快,雷翠亭他们将这伙犯警暴徒打得死的死、伤的伤,余下的大都被抓了起来,其中就有鱼壳子。这家伙还不买账,大呼道:“你们怎样抓我的,还得怎样给我送出来。”

雷翠亭懒得和他多说,将他们押回府衙,关入大牢,随后向陈严龙报告了工作的经过。陈严龙非常兴奋,说要在于大人眼前替他请功。由于当天已近深夜,陈严龙怕影响于大人休息,没顿时把这喜讯告诉给于成龙。

第二天一早,陈严龙刚要去报告于成龙,忽然手下前来传递,说是皇上的外甥喀礼要见他。还没等他进来,那喀礼已率了一帮人,气势汹汹闯进门来。喀礼张口就要陈严龙把鱼壳子交给他。

“不可。”陈严龙严厉地回答,“鱼壳子乃朝廷通缉的要犯,除了总督于大人,任何人都不能将他带走。”

“什么?”喀礼大呼道:“鱼壳子是我的拯救仇人,明天我一定要把他带走。”

陈严龙仍不答应,喀礼便向那帮人一挥手,他们蜂拥而上,竟将知府陈严龙给打死了。

此事被报到于成龙那边,于成龙大为大怒,立即命令将喀礼等人抓了起来,随后他在总督府堂亲身审理此案,最初将没法无天的喀礼推出斩了,同时也将助纣为虐的鱼壳子清闲法外。

消息传出,江宁高低的百姓们无不兴高采烈,拍手称快。

处置完鱼壳子一案后,于成龙又亲身起草公布了《兴利除弊约》,其中开列了私派、行贿、放债等十五款积弊,责令一切官员,自约公布之日起,将所列积弊尽行痛革。又制定了以“勤抚恤、慎科罚、绝行贿、杜私派、严征收、崇节俭”为内容的《新民官自省六戒》,作为怙恃官员的行为原则。

于成龙身先士卒,严袼遵照这些原则,不但在平常公务中如此,就是在平常生活中也是如此。在任总督时代,他从不吃鱼肉等荤菜,只吃青菜,大概咸菜,以致老百姓背后都管他叫“于青菜”。

碰到歉岁,于成龙就把米、糠和在一路煮粥吃,把省下来的钱救济哀鸿。他还频频教导部属要节俭廉洁。凡到他贵寓作客的,都和他一样吃粥。

在于成龙的言传身教下,江宁的官员一改昔日的奢侈习惯,不再宴客送礼,行贿受贿,连端午节都不相互送粽子,廉洁风尚蔚然成风。但也有一些赃官是以却怀恨在心,他们四周散布谎言,企图谗谄于成龙。副都御马世济来江宁观察,听信了这些诽语,回京后便弹劾于成龙,朝廷吏部预备以年老退职之名让于成龙离职。幸亏这事让康熙帝晓得了,成果于成龙继续获得留任。

康熙二十三年,由于积劳成疾,于成龙病故在江宁居处中。由于他身旁没有亲人,就由总督衙门为他料理后事。当人们清算他的遗物时,惊奇地发现,他的寝室里只留有一件袍子、一双靴子、几斗米、几碗食盐和豆豉、三两银子、两千文铜钱。这就是一位总督大人的全数财富。

于成龙病逝的消息传开后,江宁百姓无不悲痛万分。为悼念这位使人尊重的怙恃官,江宁百姓自觉构造罢市数日,很多人家自绘于成龙的画像,将它挂在自己的屋里停止祭奠。

于成龙的妻儿也来到了江宁府。看到江宁的百姓纷纷解囊捐钱埋葬于成龙,他的妻子很是感动,但她婉言回绝了大师的美意:“我家官人在世时髦不要一文钱财,现现在他既已归天, 为妻的怎可再破坏他的声誉,接管不是他的钱财呢?”

康熙帝得知于成龙病逝任上的凶讯后,很是哀痛,他下旨赐银一千两加以抚恤,并亲手誊写“高行精炼”匾额,还赐谥“清端”。

依照于成龙身前的遗言,家人将他的尸体归葬于山西故乡。但在江宁、苏州、黄州等地,百姓为怀念这位廉洁平生的仕宦,都为他设立祠堂。二十年后,当康熙帝下江南梭巡,看到江南百姓照旧在怀念于成龙时,由衷地赞叹道: “于成龙乃全国廉史第一也。”

(本文整理自陈星煜主编,陈鸣、英若所著<清官传奇故事·于成龙>,感激原作者,若有讹夺,敬请体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寻迹⑧│青年陈毅在北京:一个文艺男青年决心去革命

下一篇:中国首善曹德旺的传奇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7:56 , Processed in 0.347695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