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青未了」李满|抗日名将王铭章的故事

2022-1-18 13: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69| 评论: 0

李满|抗日名将王铭章的故事

文/李满

“你们快去同仇敌拼吧,不要管我,我死在这里很愉快!”

这句话,是抗日战争期间的“川军代表”王铭章牺牲前留下的最初一句话。

王铭章口中的“这里”,无疑是抗日疆场,那末,与“这里”相对的“那边”又是那里?王铭章这里“这里很愉快”里,隐藏了他太多的情感,而这个情感,无疑直指“那边”!

要解开的这个题目标答案现实并不难,由于早在上抗日疆场前夜,即1937年9月12日,他于四川德阳驻地誓师时,就曾对着将士们说过,他说:“要用热血报国的具体行动,来赎回他二十年来介入内战风险群众的罪愆。”

王铭章这句话里的“内战”,无疑就是他死前没有说出的“那边”。作为血性的四川汉子,他早已厌倦了内战,所以,当蒋介石提出“攘外必先安内”战略时,他心里对这个战略尽是厌恶之情。

王铭章感觉:日本正侵犯中国,中华男儿当以保家卫国为己任,其他的都该当放下。所以,当他终究等来抗日的机遇时,他心里比谁都兴奋,而这一次,他和他的122师也已做好了誓死报国的预备。

出川抗日时,四川老百姓给他们送来一面大锦旗,上面写着:“天府子弟,抗日报国”。那日,对着这面旌旗,王铭章曾大方鼓动地对将士们说:

“我们出川是为了国家的生死、民族的生死去战役。我们下定了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决心,不把日本鬼子赶出国门,决不生还。”



对着将士们喊完话后,王铭章又回到新都家中和夫人、后代们话别。四川的抗日情感最为高涨,所以,他的夫人、后代虽舍不得他,但他们都为他自豪。王铭章看到夫人和孩子们看向他的眼神里尽是爱崇和不舍,他因而深情地对他们说:

“我出川的目标是打败侵犯者,收复失地,我已做了充实预备。我走后,你们要自相残杀,后代要听话,好好念书。”

离家抗日仅仅半年后,徐州会战前夜的1938年3月,王铭章和122师受命驻守滕县。滕县是日军打击徐州的必经之路,第五战区司令主座李宗仁命令:让他不管若何也要守住滕县、拖住日军,只要如此,才可以为徐州会战争取时候。

王铭章接到使命后便晓得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使命,由于他所率122师的兵器装备远远落后于日军,他们一个团只要四挺重机枪,4门迫击炮。而日军则不但有飞机、大炮、装甲车等先辈兵器,日军的人数也是王铭章所率军队人数的数倍。

李宗仁固然晓得王铭章他们不成能守住滕县,他的本意是让他们拖住日军期待精锐军队汤恩伯的援军。

3月14日起头,日本精锐军队第十军团对滕县倡议无数次猛攻后,王铭章他们期待的汤恩伯援军迟迟未到。王铭章和将士们只得一面死守,一面拼命增强防御工事。

见王铭章等搏命抵抗,日军策动了加倍狠恶的进犯,他们出动了20余架飞机在县城上空轰炸。誓守滕县的王铭章对城中军队说:作为甲士,要“受命不辱,临危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平”。

在王铭章等的搏命抵抗下,中国守军严防死守,仇敌猛攻两天两夜,损失了大量将士,竟也没能冲破滕县。



抗日战争期间的滕县

而此时,王铭章的军队已经死伤泰半,余下的也多已负伤。因晓得他们已经不成能守住,他不得已再次向孙震请求支援。孙震给他们的答复照旧是:死守,期待汤恩伯团体得救。孙震在电报中告诉他们:“汤部的先头军队昨日已光临城,厥后续军队亦正连续赶到。”

接到电报后,王铭章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师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保卫战延续到17日清晨时,敌我双方的伤亡都已相当惨重,滕县城下尸横遍野。

日军焦急了,他们进入中国疆场以来,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固执的苦守,天快亮时,他们再次集结炮兵、装甲车等重型兵器,集合火力猛攻城墙。眼看滕县已经守不住了,孙震许诺的援军则迟迟不见踪影。



汤恩伯

此时的王铭章眼里尽是红血丝,他看着所剩无几的负伤将士,心似在滴血。四天的血战中,他们已击毙了2000多日军,可此时,他们照旧没有等到一个援军。失望的王铭章给兵团代主座孙震发了最初一份电报,电报内容是:“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17日下午,本已负伤的王铭章身中数弹后壮烈牺牲。牺牲前,他对着前来救治他的兵士说了文开首的那句:“你们快去同仇敌拼吧,不要管我,我死在这里很愉快!”

这句话,也成了他留给这个天下的绝笔。

王铭章牺牲后,滕县城内不幸落入日军之手的川军,全数以相互扔炸弹的方式自杀殉国。此次战争中,唯一少少部分将士(一说两三百)突围。

滕县保卫战虽然以惨败了结,但它却有着非凡的意义:它冲击了日本人的猖狂气势,也为接下来台儿庄的大捷争取了贵重时候。

李宗仁后来曾在回忆中感慨:

“如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川军以寡敌众,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台儿庄大捷

王铭章牺牲后,得知消息的百姓党魁首蒋介石悲痛万分。他立即号令军长孙震:“想法派员到滕县将王师长铭章忠骸运出”。

那时的日军并不晓得王铭章师长在战役中牺牲,所以清算现场时,他们并没有在意他的尸体。若非是以,孙震所派去的卫兵李绍焜一定能在当地人王宜恭的帮助下,顺遂在一处“半掩半露的一堆四具尸身群中”,发现王铭章遗骸。

之所以将王铭章的尸体称作“遗骸”,是由于当他的尸体被找到时,间隔他牺牲已经曩昔9天,他的尸体已经起头腐臭。

由于不能确认该遗骸能否为师长王铭章,李绍焜和王宜恭将该遗骸先移至东北门外美国基督教会墓地暂存。临走前,他们将遗骸上的一颗“金扣子”取了下来。

而王铭章的尸体之所以难以识别,除了由于其尸体已高度腐臭外,还由于当日他牺牲后,他的随从副官李少坤特地将他的随身证件、腕表等取下收藏,他这样做,自然是为了不让敌军发现他的尸体。

金扣子被交到孙震手下王文振手中后,他立即红着眼说:“这就是王铭章军长的”。



王铭章的报丧

3月28日,即王铭章牺牲整整11天后,王铭章的尸体才终究被从滕县运到了沛县。众人发现,此时王铭章的脸孔已经完全没法识别了。随后,主座部派来的人,经过其身上穿着的灰布面料皮大衣、棉马裤、毛袜、布鞋等确认:这正是王铭章的尸体。

王铭章的尸体被确认后,全国都堕入了悲痛当中。

王铭章尸体被输送到徐州后,第五战区司令主座李宗仁亲身前往守灵。当他看到王铭章的戎服上满是血迹、腹中肠子和土壤“血肉模糊”成一团时,不由泪流不止。

李宗仁立即使脱下自己的上将礼服,让兵士们给王铭章换上了。



李宗仁

为了尽快让王铭章入殓,李宗仁亲身前往了徐州最大的棺材铺:为豪杰买棺材。李宗仁身着戎服到达棺材铺时,他的眼睛红肿着。棺材铺老板听闻他要买最好、最贵的棺材后,似乎瞬间便大白了棺材的仆人是谁,因而他忙颔首道:

“您要买最贵的棺材?我早听说王铭章将军血战殉国的消息了。报纸上天天刊登消息呀!鄙人也是中国人,焉有不爱国之理?您随小的来。”

李宗仁随着老板到了最初一间仓库后,只见大架子上供着一尊大棺材,棺材上写着:“棺中之王”。见李宗仁一向盯着这四个金字,老板忙先容说:

“我祖祖辈辈传承做棺材,从明代景帝朱祁钰天子时代至今。这个棺材是楠木制成,原本筹算给明代、清代天子利用,可是未用朱漆,所以保存至今……”



王铭章

李宗仁一边听着,一边继续盯着棺材上的四个金字,他似乎在寻思着什么。就在此时,老板的声音再次响起,他道:

“王当中棺!这不是给王铭章将军预备的吗?历经数百年,难道列祖列宗有先见之明,为我国抗战英烈备下如此豪壮之物?”

听到这儿,李宗仁起头高声频频读着棺材巨匾上面的4个大字。“王当中棺”,“王当中棺”……

李宗仁肯定:这口棺材,是最合适装殓抗日将军王铭章的一副。因而,他转身预备和老板谈代价。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问价格,老板却直点头。李宗仁正希奇时,老板开口了,他说:

“王铭章将军能在枪林弹雨当中批示国军将士与日寇血战、为国赴死,我愿献出此棺木略表寸衷,是理所固然,您号令官兵马上抬走,抚慰英灵乃我祖辈之志愿!”

听到这儿后,李宗仁牢牢握住了棺材老板的手,他想说什么,可由于梗咽,他终极只吐出了“义士”二字。没人晓得棺材铺老板姓甚名谁,但他当日的义举,让无数后众人,特别川人记着了。



川军

王铭章的尸体被装殓在这口宝贵棺材后,李宗仁的心里才稍舒了一口气。

5月9日,王铭章的灵柩被运抵武汉大智门车站,闻讯而来的万余武汉百姓前往迎灵。那天的天气灰蒙蒙的,老天似乎也在为豪杰悼念。

随后,百姓政府在武汉汉口(汉口出格市党部)为王铭章举行了公祭仪式和悲悼会,全国各战区、各军政机关和群众团体,均致送了挽联和挽词等。



王铭章

中共中心带领人毛泽东、吴玉章、董必武等人送了:“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反动甲士本质;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的挽联。新四军将领叶挺、项英挽以“民族之光”。

蒋介石除了追授王铭章为上将外,还亲身为他题写了3块牌匾,它们别离是:“民族名誉”“死重泰山”和“烈比睢阳”。

武汉公祭仪式竣事后,川军将领王铭章灵柩被运回四川故乡。

回故乡的路上,王铭章灵柩所经之处,鞭炮声不停于耳,沿街的机关、单元、商铺、住户均高悬王铭章遗像,设祭台,以香果、鲜花祭悼忠魂。

一路上,全国公众都在迎送他,当王铭章灵柩到达民生公司码头时,码头驱逐王铭章灵柩的有300多个单元共7万余人,中共中心委员会代表吴玉章、八路军代表罗炳辉也在其中。

其排场之悲壮动人,实属罕有。

王铭章的灵柩到达故乡四川新都县后,其排场更是惊人。当日,新都县各界人士举行了盛大的迎灵仪式。

早已听闻丈夫尸体被运回的夫人叶亚华,不愿接管丈夫已经牺牲的究竟,检视血衣,看到尸体所穿破毛袜是她亲手所修理的、口内镶填的金牙也和丈夫生前一样后,她才终究接管究竟,并扶棺大哭。



叶亚华

王铭章的遗骸被运回新都县后,被埋葬在了专祠墓园。1943年1月1日,各界大众在成都少城公园(今群众公园)及新都王铭章墓园,举行了王铭章铜像开幕及公葬仪式。

王铭章牺牲后,共留下了三子一女,其中,宗子霸道鸿、次子霸道义和女儿霸道洁为原配周华裕所生;三子霸道纲为二夫人叶亚华所生。

宗子霸道鸿后来和原百姓党将领汪云翔长女汪慧仙结婚,并生下了王铭章长孙王德明。50年月时,霸道鸿成为了四川南屏县的一位教师,70年月回到成都后离世。

次子霸道义长大进程历经过诸多磨难,他后来假寓在了湖北蒲圻市,并曾任蒲圻市(赤壁市)政协常委。

相比两个兄弟,王铭章女儿霸道洁的人生明显加倍普通,她成婚后生育了刘从远、刘恒志、刘娅玲三个后代,其女儿刘娅玲曾担任过湖北赤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王铭章的三子霸道纲是王铭章四个后代中最小的一位,他也是王铭章与叶亚华唯一的孩子,王铭章牺牲时,他年仅11岁。

50年月时,霸道纲随母亲前往澳门探亲,后又随母前往台湾。

到台湾后,母亲叶亚华担任了空军文学课程的教官,军衔是准尉。也许是由于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原因,霸道纲对世俗的婚恋全无爱好,后来他毕生未娶,只一心向佛,持久在台北新北寺生活的他,还给自己取了法号:恺因。

2005年,霸道纲与年近百岁的母亲叶亚华落叶归根,并假寓在了四川成都。



叶亚华与家人在王铭章墓前

2015年3月17日,王铭章牺牲77年数念日当天,年已89岁的霸道纲特地前往成都会新都区新桂湖公园,在亲人扶持下走到父亲墓地前后,他深鞠了三个躬后喃喃对父亲道:

“我又来看您了,您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你可满足?”



霸道纲祭奠父亲

直到父亲牺牲几十年后,霸道纲照旧没法忘记父亲牺牲后的各种,他经常对人说:“我父亲戎服上有七个弹眼,七个啊!”

对于霸道纲而言,惟有明天中国的繁华,方能抚慰父亲的亡灵。

最初,祈愿:本日的乱世,能如王铭章一样的英烈们所愿!

编辑:马学民

壹点号青未了菏泽创作基地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利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法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支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长城抗战:救国壮举 永载史册

下一篇:抗日故事:51号兵站 上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6:31 , Processed in 0.32045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