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日故事:51号兵站 上

2022-1-18 14: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233| 评论: 0



故事发生在1943年的上海。一个阴森的夜晚,日寇发现了我新四军设在上海地下的51号兵站,出动多量宪兵特务,前往搜捕。凄厉可骇的警笛声,响彻了上海郊区的夜空。
51号兵站的工作职员,已得知仇敌搜捕的消息,早已把物资转移了。当叛徒程路带着日寇闯进来时,除了桌椅板凳一无所获。仇敌扑空以后,对军用物资控制得更严了。此日,我地下党的带领人老杨和老高,在研讨若何把军队急需的物资买全,赶紧运进来。老杨对当前工作做了指示以后,决议向按照地发一封电报。
此日,苏中按照地我新四军某部正在开反清乡斗争的军事会议。忽然,秘密员送来一份电报。司令员看后递给政委说: “设在上海的51号兵站被仇敌破坏了,这批反清乡斗争需要的物资,光靠老杨他们,生怕有困难,得派人去取。”兵站物资没有查获,日寇宪兵队情报处长龟田异常气恼,号令特务头子马浮根一定要消灭地下兵站,物资绝不让共产党运走。
马浮根和巡防团团长黄元龙夙有冲突,他想乘隙把手插进巡防团去,因而对龟田说: “物资出口一定要经过吴淞,况且黄团长手下有很多人被共军俘虏过,很遗憾,我们不能干涉!”他们正群情时,黄元龙闯进来向龟田说,他已经把吴淞口封锁得水泄欠亨,就是一根洋钉,共产党也休想经过他的防区运进来。马浮根用藐视的眼光看了看他说: “共产党的俘虏政策,不成不防啊!”
实在,龟田对黄元龙也存有戒心,他说: “为了我们日中亲善,团连系作,我想增强吴淞情报组帮助黄团长工作。”黄元龙意想到这是马浮根搞的鬼,龟田对自己并不安心,可是他不能不暗示接待。黄元龙走后,马浮根又零丁把叛徒程路找来,要他去吴淞巡防团观察那边被新四军俘虏过的兵士的行动。
跋扈跋扈的黄元龙从情报处返来憋得一肚子气,一股脑儿宣泄在曩昔被新四军俘虏过的兵士身上。黄元龙的外甥朱副官,也是被俘放返来的,他面临被打的兵士,心里有些不忍,便说: “舅舅,这不是个法子。再说被俘虏的也不但我们巡防团几小我。”黄元龙让他少管闲事。
夜晚,被打的几个兵士都在兵士葛海生家生气地群情不休。一个说: “他妈的,当俘虏没挨打,返来倒挨顿打。”头上包着绷带的葛海生说: “那位陈指导员真好,他听我说家有老有少,生活困难,发给我路费,放我回家。”他们越群情越生气,也就越感应新四军是为国为民的军队。当他们研讨要带枪个人投靠新四军时,葛老迈爷轻手轻脚进来,对儿子葛海生说: “外边有人偷听!”
叛徒程路正在窗外偷听,葛海生静静走到程路背后,朝他头上就是一棒,只见这个叛徒晃了一晃便一头栽倒在地。此日早晨,在碧蓝的海面上出现一艘四桅大海船。船头站着一位贩子样子的英俊青年。他就是新四军派来运取军用物资的梁洪。梁洪的货船靠近吴淞口,巡防团上来要检查。梁洪不慌不忙拿出来一封“黄元龙亲收”的信。伪军看后赶紧说: “本来是我们团长的客人,对不起,请请请!”
梁洪登上码头,就把信递给了巡防团。黄元龙一看是住在新四军的空中的老太爷范金生写来的,不由一怔。范金生是下水兵商上层人物中很著名誉的封建帮会的长者,黄元龙就是他的徒弟,而且是靠范金生的牌子走私发的财。
黄元龙看完信,非常为难:不接待北边来的梁洪怕获咎老太爷,接待了又怕龟田生疑。后来决议不正面访问,预备叫大丰渔行出头。大丰渔行是黄元龙开设的。账房师长老宋,就是我党地下工作者。此日早晨,老杨来找他,说按照地派来一位梁洪同道以范金生的徒弟小老迈的身份来到黄元龙这里,让他顿时想法跟梁洪接上关系。
老宋想尽快跟梁洪接上头,便立即来到巡防团。他一进黄元龙的客厅就说: “团长,货又涨了,小老迈那船生油来的时辰每担是两千块,现在已涨到三千块啦!”黄元龙一听有益可图,忙说: “照两千块,全数买进!”
老宋说买卖成交前要找小老迈核对一下数目。黄元龙不愿让小老迈来巡防团,就让他自己去大东旅社二O八号找他。老宋一听悄悄兴奋,这正合他的情意。老宋得知梁洪住处后,顿时用电话跟梁洪联系上了,约定十点在旅社碰头。程路的死,马浮根还没搞出眉目来。小特务进来报告说: “早上从北边来了一只货船,船主是张老板,没有经过检查,就进了吴淞口,说是黄元龙的小老迈!”龟田一听非常思疑。
龟田用诘责的口气说:“兵站的物资你查获了吗?”新四军能不要这批物资吗?这批物资又非从吴淞出口不成,他吩咐马浮根去查一查这个小老迈,又号令敌苏中情报组观察一下这个小老迈。



因而马浮根来到了大东旅社。梁洪吊水返来,见有两小我在他的房间门外,他以为是老宋来接关系,正要上前问话,一想时候差池;又见那两小我鬼头鬼脑,立即警戒起来。马浮根走后,小特务就在沙发上坐下。梁洪一看还有非常钟老宋就来了,决议引开仇敌,因而风雅地返回他的房门口喊道: “茶房,请你开门。”
转身走出房间,对茶房说,要进来买点工具。梁洪走出大门,小特务也跟出来了。梁洪故意向后一看,然后来到一条可通的弄堂口的小摊上买烟。小特务见回头看他,顿时躲在电线杆前面。过了一会儿,小特务探头一看,梁洪早不见了。他仓促向前追逐。十点整,老宋来到二O八号,推门一看,梁洪正在等着他。
老宋领梁洪去见老杨和吴明,他们碰头后都非常兴奋。梁洪首先说明军队首长派他来上海的目标,是想尽快翻开吴淞的这个缺口,将物资运进来。老宋报告了黄元龙不愿访问梁洪,说他怕马浮根找岔子。老杨分析了仇敌的内部情况后,指示梁洪说: “你最好顿时去见黄元龙,扩大仇敌的冲突,操纵仇敌的冲突展开工作!”
此日早晨,黄元龙刚起床,朱副官进来说小老迈来了,要见团长。黄元龙怕招来是非,对峙不见。朱副官说: “人家来上海一趟,你连面都不见,未来见了老太爷可怎样交接呢?”朱副官正在劝说黄元龙,忽然,梁洪闯了进来劈脸就说: “小弟来向年老告别!”黄元龙一见梁洪,非常为难,一时手足无措。朱副官忙先容说: “这就是张老板。”
梁洪说: “我来时老太爷说老年老是课本气的人,现在小弟来到上海,年老连面都不见,兄弟告别!”黄元龙忙诠释说不是不课本气,是日本人对北边来的人很留意,怕和新四军有什么关系。梁洪被让到里间坐下后,哈哈大笑说他是贩子,只知发家。黄元龙这时似乎消除思疑,起头探问范金生的现状。梁洪顿时转守为攻地说:“老太爷常惦念你,说你寄人篱下,凡事不成大意!”
梁洪立即把话题转到马浮根身上,在他们之间点起一把火,说他刚登上码头马浮根就派人监视他。黄元龙一听,对马浮根异常嫉恨: “他妈的,一点友谊不讲。”梁洪必进一步说: “年老,处境这么难,我还是走吧!”黄元龙这时不但不让梁洪走,还方法他去见见上海帮会的名流金老头子,并说早晨宴客给他拉场子,把马浮根也找来,见碰头。
此日早晨,大隆运酒楼正厅摆着两桌酒席,梁洪、黄元龙、金老头子和一些客人坐在一旁闲谈,等待客人。构造上让吴明化装成商号的大老板,在另一桌陪着两个百姓党高级军官吃酒,预备识趣行事,辅佐梁洪。马浮根来到酒楼,黄元龙忙向梁洪做了先容。马浮根悄悄对黄元龙说: “龟田处长对这个小老迈有点思疑,我们得稳重点,我得盘问盘问!”
马浮根与梁洪酬酢以后,他问梁洪来上海是搭车还是坐船。梁洪晓得这是盘问他了,便说“坐船”。他又接着问:船上共有几块板?钉有几多颗?梁洪对答如流。马浮根不愿放松,又问: “我记得范老太爷在五年前不关了山门了吗?”梁洪说: “前年小弟上香堂,老太爷发了很多请柬,可是南方的人由于交通未便,都没有去。”金老头子一旁证实,说实有其事。马浮根见梁洪答得头头是道,虽然相信梁洪是个帮会小老迈,可还是思疑他此次来上海的目标。他正要盘问苏中新四军的情况,吴明感觉情况差池,便拉着两个百姓党的军官来得救。
金老头子熟悉他们,急忙先容。吴明忙发起说: “我预祝我们官商合作顺遂,向列位再敬一杯。”散席今后,吴明和梁洪悄悄来找老杨研讨下一步的工作。一进门老杨就把仇敌到苏中去观察小老迈身份的事告诉他了,并说,造迫击炮用的无缝钢管已经买到了。
梁洪临走时老杨指示他,要操纵小老迈的身份捉住黄元龙,同时,对他的手下要停止争取工作。只要这样,物资才有能够从吴淞运进来。已被提升为吴淞要塞司令部的副司令了,并让梁洪抓紧时候,赶紧买货,趁这个机遇,可以多赚几个。
老杨和老吴得知黄元龙被提升为副司令,吴淞情报组也撤了,立即看破了仇敌的诡计。老杨说: “他们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把物资送到吴淞自投罗网。我们并不那末傻,不外我们要将计就计,争取自动!”马浮根这个日寇忠厚地喽啰,还没能顿时了解他的奴才提升黄元龙当副司令和撤走吴淞情报组的意义。他说:“吴淞万一有什么过失,皇军很难控制。



龟田领马浮根来到海关办公室,从这里用千里镜可以清楚地看见码头。马浮根这才恍然大悟。
欲知后事若何且看下回分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长城抗战:救国壮举 永载史册

下一篇:微党史|伏击日寇——临川民众抗日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6:36 , Processed in 0.257366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