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宦海现形记(二) 狗儿夫人

2022-1-21 21: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58| 评论: 0



导语:自上期《宦海现形记(一) 谁敢打我的狗儿,我工分就不记给他》文章公布后,激发读者激烈爱好,有人来电要看“续集”。今再撰拙文“宦海现形记”(二),以飨读者。







话说昔时,历史倒溯30年,到了民国中期。那时,沿海某县有位乡绅名唤础人屈,虽非“名流”,却素性豪放,为人急公近义,加上技艺高强、很有才学,是以遭到当地群众的恭敬。这年,县府特地保举础人屈加入县参议会。能凭仗才学、为民参议,础人屈虽几多推托,但心中很是欣喜。

但是,他是兴奋的太早了!

本来,这县府中有一委员名唤简人氏,手中把握着部分大权,与础人屈之前有过节,“今以睢眦之恨,乃成嫌隙”。虽无大的冤仇,但简人氏为人刻薄,猖狂跋扈,拍马溜须,官儿不大,声调却娇,在心中对础人屈窃笑道:哈哈,无品小人,还想当“官”儿,看你明天落在我的手里。我让你议员当不成,还要让你无安身之地!!

因而,在简人氏的强力干与和阻止下,础人屈毕竟是没当上议员,心中愤愤不服,怨恨越发;而简人氏不单成功报复了础人屈,让他没当上议员,还操纵手中的权利将议员名额卖人,赚了外快,一举两得,一时风光无两!而且,简人氏还在盘算着要若何进一步统治础人屈,让础人屈有家难居,灰头土脸,庄严尽失!

到了这个境界,础人屈已无路可走;唯一的门路就是上山当匪贼。临上山的那天早晨,天寒地冻、风高夜黑。都是在当地混的人,础人屈对简人氏也是很是熟悉,不单晓得其家庭住址,而且还晓得其有一个标致女儿名唤小阿娇。为了报复简人氏,当晚础人屈偷偷潜入简人氏家,预备将简人氏的女儿掳上山,当压寨夫人。

无巧不成书。当晚简人氏恰幸亏外与人寒暄应酬,海吃烂喝,觥筹交织,推杯换盏,耳热眼红,吹嘘拉稀,以为老子全国第一,事后还与情人幽会,只残剩女儿小阿娇在家里内室。当小阿娇听到有人潜入的声音,三更三更的,晓得来者不善,赶紧应用起其母亲教她的变身法——合拢双掌、口中念念有声——遂酿成一只温顺心爱的小母狗。刚刚变完,础人屈就进入内室,却发现没有人,只要一只眼睛水汪汪的小母狗。天性偏心动物的他遂将小母狗带上,骑上马一路狂奔,到了位于深山老林的一个山寨。经偏激拼,础人屈将名唤狗鳖的寨主击毙。众喽啰皆卧伏在地,拜英勇的础人屈为山大王。



对于础人屈来说,这是他人生的一场剧变,而时候却不跨越24小时,在不到一天的时候内发生。

当一切安置下来,础人屈躺在赛主狗鳖另不足温的大床上,体验着当山大王的荣光与自豪。不外在他的心里,似乎缺少了什么!?对了,就是缺少了一种暖和,一种自个夫人娇儿热炕头的暖和。不幸啊,已经自傲满满、意气风发的础人屈受人坑害、离妻别子,现在潜藏在深山老林当匪贼;此时现在,幸亏有简人氏家的小母狗温顺地卧倒在床前。础人屈抚摩着小母狗,心中不免感慨:光阴啊,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定;人生啊,就是这么戏剧滑稽!!

但是,接下来眼前的一幕,让起头杀人或是想救死扶伤的础人屈,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就是——

简人氏家的小母狗忽然又酿成了人,一个年轻美貌、风情万种、温柔非常的少女。础人屈定睛一看,差点喊作声来,这——这——,这,这不就是简人氏的宝贝女儿吗?!

是的,床前的美少女,简直就是简人氏的宝贝女儿小阿娇。

本来,简人氏教女儿的变身法——从人酿成狗的神通,尽管用24小时;一旦跨越24小时,就会重现真相,从狗又酿成人。








础人屈又惊又喜,赶紧将小母狗,哦,不,是小阿娇!搂入怀中,千吻万摸,躲入现在已属于他自己的广大床铺,终究度上属于他的恬静、安好的良夜!

闲话少说,时光一晃八年。础人屈凭仗他的精神、魅力和品格,成为名副实在的山大王;而八年时候,小阿娇已经为础人屈生了八个儿子,仿佛是一个山寨夫人。望着这一串的孩儿,础人屈心中排山倒海,五味杂陈,经常对着小喽啰感慨道:这真是权利的结晶啊!!并向小喽啰谈起自己不幸的身世,以及小阿娇不幸的身世。说到动情处,七尺男儿不免声泪俱下,也对简人氏怒目切齿,恨不得噬其肉,啃其骨。众喽啰加倍怜悯础人屈,怨恨世道不公,天理不彰,从而加倍拥护础人屈,誓死效忠。

固然,小阿娇也被众强盗亲热地称号为“狗儿夫人”。

这八年间,小阿娇仅在山寨受内奸加害的危险时辰变身过两次。固然,她也教过她的几个小兔崽子变身过,只是孩子们应用变身法时有点不熟练。








话说到了民国又一年,政府统治败北不胜,倭寇入侵,生民涂炭。军政府为了转移视野,抚慰民心,决议拿匪贼开刀。因而,山大王础人屈成为第一个被剿灭的工具。

政府官军采纳里应外合的法子,不多久就攻下了础人屈的山寨。擒贼先擒王,官军将础人屈一家拘系,用绳索拴着朝山下县府走去,托付法办,似乎在赶一群拙笨的鸭子。没想到,到了中途中,础人屈虔诚的匪贼徒弟们出乎意料,忽然攻击,舍命相救,将础人屈劫走。官兵只好将础人屈的妻儿快赶慢赶,带到县府问罪。

此时,简人氏仍在县府任职。当其看见女儿被捕,还带着一堆的孩儿,大惊失容,又羞又恨,却晓得女儿极刑难逃,也救不了骨血,只悄悄垂泪。

行刑的那一天,不幸的小阿娇带着她的八个孩儿,跪在草坪上。情急之际,小阿娇又用起变身术,只是已经人老珠黄,酿成一只口水流淌、描述肮脏的母狗;而她的孩儿们,由于功夫不够,就酿成一只只灰不溜秋的臭鼬,甚是可笑。

而行刑官看见人酿成狗和鼬,晓得小阿娇故技重演,不容分说,将之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今后今后,“狗儿夫人”的故事在官方普遍传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故事:儿媳进门半年肚子没动静,婆婆翻她床铺,发现致不孕的原因(下)

下一篇:故事:官场短篇:局长的怪病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7:43 , Processed in 0.244971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