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现代志怪故事(鬼妻,杨大洪,钱流,聊斋志异三则)

2021-8-16 22: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8662| 评论: 2

鬼妻

泰安人聂鹏云和妻子豪情很好。妻子抱病死后,他成天悲痛,掉了魂似的。

一天早晨,他正在屋里闷坐着,妻子忽然推门进来了。他受惊地问:“你怎样来了?”妻子笑着说:“我已成了鬼,被你深切的悼念感动,请求陰问主管答应,来跟你临时相会。”聂欢乐很是,拉着妻子上床 睡觉,感觉与她生前并无两样。今后昼夜来往,转眼一年多,聂也不提再娶妻子。族中弟兄怕他断了后,私下劝他再娶。聂服从了,聘了一个良家女子。但他怕鬼妻不兴奋,保着密。未几,到了迎亲的日子,鬼妻晓得了这事,责备他说:“我由于郎君讲夫妻情谊,才冒着在陰间受惩罚的风险来与你相会;谁知你不苦守信誉,情谊深厚本来就是这样的吗?”聂说这是族人的意义。鬼妻总是不兴奋,没跟他亲热就走了。聂感觉他不幸,可是实现了再娶的筹算,也觉快慰。

新婚之夜,佳耦都睡下后,鬼妻忽然来了,从床 上用巴掌扇新媳妇并痛骂:“你怎样敢占我的床 !”新媳妇起家和她撕打。聂吓得光着身子蹲在床 上,一个也不敢庇护。一会儿,鸡叫天亮,鬼才去了。

新媳妇思疑聂的妻子并没有死,责备丈夫骗了自己,想上吊自杀。聂对她讲了缘由,新媳妇才信是鬼。入夜鬼就来,新媳妇吓得躲开;鬼也不再与聂同床 ,只用指甲掐他的肉,再就是对着烛炬气地用眼瞪他,也不说什么。聂愁得不可。邻村有人会驱鬼术,削桃木橛子楔在她坟的四角上,才不闹鬼了。

杨大洪

杨涟,字大洪,是湖北应隐士。他在没有做官之前,就很著名望,自命非凡。有一次科试考完以后,听到报劣等的人来了,那时他正吃着饭,嘴里还含着一口,就急忙跑进来问道:“有姓杨的吗?”来人回答说:“没有。”杨大洪没精打彩,一口饭咽下去,到了胸膈那边搁住了。因而构成了病块,噎阻得很疾苦。大师劝他去省府加入录遗考试;他忧愁没有用度,大师给他凑了十两银子,才委曲上了路。

夜里,梦见一小我对他说:“前面的路上有人能把你的病治好,要苦苦请求他。”临走时赠给他一首诗,其中有“江 边柳下三弄笛,抛向江 中莫叹息”两句。到了第二天,杨大洪在留宿的地方,看见一个羽士坐在柳树下面,便上前叩拜,请求羽士给他治病。羽士笑着说:“你找错人了!我哪能会治病呢?为你吹三首曲子倒可以。”说着取出笛子,吹了起来。杨大洪忽然想起梦中的情形,就越发向羽士请求,而且把身上所带的银子都恭敬地递给他。羽士接过来就扔到江 里去了。由于银子来得不轻易,杨大洪心里感应很惋惜。羽士说:“看样子你是有点疼爱,没关系,银子就在江 边,你自己去捡返来吧。”杨大洪走到江 边一看,银子公然在那边。心中加倍感应希奇,称号他是仙人。羽士随意用手一指,说道:“我不是仙人,那地方有个仙人来了。”杨大洪回头看时,羽士用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头颈,说:“你太庸俗了!”杨大洪受了意外一击,嘴唇立即张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接着吐出一块工具,落到地上发出吧嗒的响声。他弯下腰翻开它一看,本来是他咽下去的那口饭,血丝包皮着;他顿觉伤痛似乎去掉了。回头再看阿谁羽士,已经不见踪影了。

钱流

沂水县刘宗玉说:他的家丁杜和,偶然在园子里发现一个地偏向外淌货币,像流水一样,深浅、巨细有二三尺多。杜和看到后又惊又喜,两只手满满地抓了两把,又俯身趴在钱流上面。未几起来一看,货币已经没有了,唯鲁攥在手里的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志异之——《香玉》

下一篇:聊斋故事:蛇怨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6:46 , Processed in 0.158280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