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治典故十则

2021-8-16 23: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8592| 评论: 0

1、审杀人贼
这是北宋张咏 在益州做州官时发生的一个故事。一天,负责治安值勤的官差发现有个僧人鬼头鬼脑,来历不明,便把这个僧人捉住并报告张咏。

张咏仔细观察了好大一会,随后在这人带的僧人度牒上批道:“审判这个杀人贼。”顿时停止询问,使人惊奇的是,这人底子不是什么僧人。本来是一个百姓,与一位僧人同业,路上这人把僧人杀掉,然后把官府发给僧人的戒牒以及僧人的衣物据为己有,而且自己剃度冒充僧人。

张咏的手下都很是惊奇地问张咏怎样这样臆则屡中,张咏说:“实在也没有什么奇异的,我见他头上有世俗百姓系头巾的痕迹,所以这么推想。”

典故链接:

《涑水记闻》:张咏知益州时,有僧去处不明,有司执之以张咏。咏熟视,判其牒曰:“勘杀人贼。”既而案问,果一民也。与僧同业,于道中杀僧,取其祠部戒牒、三衣,因自披剃为僧。

僚属问咏何以知之?咏曰:“吾见其额上犹有系巾痕也。”

2、曹彬缓刑

北宋初年有一个侍中叫曹彬,对人仁爱而多饶恕,平常绝不会轻率判人死刑。他在任徐州知府的时辰,有个仕宦犯了罪,他经过审理,判决一年后对罪犯履行杖刑。大师对他缓刑的做法不了解。曹彬说:“我听说这人刚娶了媳妇,假如立即对其履行杖刑,此女的公婆就必定以为这个媳妇不吉祥而厌恶她,一天到晚打骂熬煎她,使她没法保存下去。这就是我判缓刑的原因啊。同时我还要依法处事,不能对他赦宥。”大师顿生敬意,曹彬斟酌题目真是细致深远呀。

[典故出处]曹彬缓刑

原文(摘自《 水记闻》:曹侍中彬为人仁爱多恕,平昔固未尝妄斩人。尝知徐州,有吏犯罪,既备案,逾年然后杖之。人皆不晓其意。彬曰:“吾闻这人新娶妇,若杖之,相互舅姑必以妇为晦气而恶之,旦夕笞骂,使其不能自存。吾故缓其事而法亦不赦也。”其意图如此。

3、羊皮

这是李惠在雍州当刺史的时辰发生的一个故事。

一天,有一个担盐的人和一个挑柴的人走到了一块。他们走累了,就放下重任坐在同一块树荫下休息纳凉。二人临走的时辰,为了一张羊皮争论起来,都说这是自己挑工具时用的衬垫。

二人争论到刺史府衙,李惠叫两小我都先进来,然后对着乡镇的主管说:“来呀,拿这张羊皮拷问,看能否找出它的仆人?”他的部属都以为这是在恶作剧,没有一小我搭腔。李惠吩咐人将这张羊皮铺在席子上,然后用木棍敲打,发现席子上散落了一些盐屑。李惠笑道:“羊皮说失究竟真相了。”便传唤争论二人进堂旁观。挑柴的人一看便吓得跪倒在地,向李惠伏首认罪。

典故链接:

《折狱龟鉴》:李惠为雍州刺史,人有负盐负薪者,同释重任息于树阴。二人将行,争一羊皮,各言藉背之物。惠遣争者出,顾州纲纪曰:“以此羊皮拷知主乎?”郡下以为戏言,咸无应者。惠使人置羊皮席上,以杖击之,见少盐屑,曰:“得实在矣。”使争者视之,负薪者乃伏而就罪。

4、廷尉罚金

有一次,华文帝外出途经中渭桥。车驾正在过桥时,忽然,有一小我从桥下跑出来,致使拉銮驾的马受惊。文帝愤怒,号令随从把这小我捉住,交给那时的最高司法机关廷尉衙门处置。那时任廷尉之职的张释之顿时对这小我停止询问。这人辩解道:“我是当地人,刚到桥边,听到制止通行的开道声,躲闪不及,只好藏在桥下。停了老半天,以为皇上已经曩昔了,便走了出来,不意正撞见銮驾,我脑子一懵,撒腿就跑,没想就惊了銮驾。”据此,张释之依照那时的法令停止了判决。然后向文帝报告说:“这人违反清道律令,应当对他处以罚金。”文帝听了盛怒道:“这人惊了我的马,多亏我的马性情温顺,假如是其他的马,还不把我摔伤呀?而廷尉你居然只判处他罚金!”张释之答道:“法令是全国共有的呀,天子和全国臣民要配合遵照。明天假如要重判,就会失期于全国。假如那时皇上使人就地把这小我打死也就算了。现在既然交给廷尉衙门,这里是全国的公允地点呀。倘使有失轻重,全国皆为效仿,全国百姓就会莫衷一是啊!请陛下明察!”过了好大一会文帝才说:“廷尉你做的对。”

[典故出处]廷尉罚金

原文(摘自《史记.张释之列传》):上行出中渭桥。有一人从桥下走出,乘舆马惊。因而使骑捕,属之廷尉。释之治问。曰:“县来人,闻跸,匿桥下。久之,以为行已过,即出,见乘舆车骑,即走耳。”廷尉奏当:“一人犯跸,当罚金。”文帝怒,曰:“这人亲惊吾马,吾马赖温和,令他马,固不败伤我乎?而廷尉乃当之罚金!”释之曰:“法者,天子所与全国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与民也。且方当时,上使立诛之,则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全国之平也,一倾,而全国用法皆为轻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很久,上曰:“廷尉当是也。”

5、慎小

魏国吴起在治理西河的时辰,想让他的政令取信于民,便在一天早晨让人在城外南门四周立了一个石头柱子,并在城中帖了通告:“明天谁能将南门之外的石柱推倒,录用谁为长医生。”到了第二天,从早上一向到薄暮,没有一个去推石柱的人。人们都相互说道:“这必定不是真的。”就在这时,有一小我说:“让我去试试,就是得不到赏赐又有何妨?”这人推倒石柱后就来见吴起,吴起亲身出来迎见,并录用这报酬长医生。当天早晨吴起又还是使人立柱子,贴通告。这一次城中的人力图上游,夜里就守在城门口,等着第二天来推石柱。后来,吴起将石柱永久立在城外,不再让人来推,以示推行政令的决心。今后今后啊,公众都晓得吴起措辞算数,赏罚清楚。

典故链接:

《吕氏年龄.慎小》:吴起治西河,欲谕其信于民,夜日置表于南门之外,令于邑中曰:“明日有人能偾南门之表面者,仕长医生。”明日,日晏矣,莫有偾表者。民相谓曰:“此必不信。”有一人曰:“试往偾表,不得赏而已,何妨?”往偾表,来谒吴起。吴起自见而出,仕之长医生。夜日又复立表,又令于邑中如前。邑人守门争表。表加植,不得所赏。自是以后,民信吴起之赏罚。

6、一心秉公法律 死又有何惜

这个故事发生在隋文帝当天子的时辰。有一天上朝的时辰,刑部侍郎辛亶穿了一件鲜红色的裤子,按那时的风尚,以为穿红色的裤子可以使自己不竭升官。隋文帝以为这是一种巫术,足以蛊惑民气,对此很是憎恨,便号令都官侍郎赵绰将辛亶杀掉。

赵绰说:“按律律例定,不能将辛亶正法,我不敢也不能顺从你的号令。”隋文帝听了盛怒道:“赵绰,你怜惜辛亶,违背号令,自己却要掉脑壳,你就不为自己想一想,舍得去死啊。”边说边号令左仆射高熲把赵绰拉进来斩了。赵绰说:“陛下宁可杀我,不成杀辛亶。”到了朝堂前行刑的地方,赵绰被剥去衣服,等待斩刑。这时隋文帝又差人问赵绰说:“你究竟是若何看待和斟酌这件事的?”赵绰回答道:“一心秉公法律,死又有何惜。”隋文帝听了一脸的下不来台,一甩袖子到后宫去了。过了好大一会,隋文帝才让人把赵绰给放了。到了第二天,隋文帝专门向赵绰叩谢,并对他停止慰问鼓励,赏赐绢帛三百段。

相关链接:《隋书.赵绰传》(节选):

刑部侍郎辛亶,尝衣绯裈,俗云利于官。上以为厌蛊,将斩之。

绰曰:“据法不应死,臣不敢奉诏。”上怒甚,谓绰曰:“卿惜辛亶,而不自惜也。”命左仆射高熲将绰斩之,绰曰:“陛下宁可杀臣,不成杀辛亶。”至朝堂,解衣当斩,上使人谓绰曰:“竟何如?”对曰:“法律一心,不敢惜死。”上拂衣而入。很久乃释之。

明日,谢绰,劳勉之,赐物三百段。

7、李崇断子

后魏李崇在扬州当刺史的时辰呀,有一个叫苟泰的人,家里三岁的儿子丧失了。苟泰便四周寻觅,后来在一个叫郭奉伯的家里发现了这个孩子。苟想要回孩子,郭不给,都说孩子是自己的。二人发生争论,闹到官府, 而且各自都有街坊邻里为他们做证。郡县仕宦没法作出定夺,便将案子呈给了李崇。

李崇接到案子后并没有审问,而是先将两个当事人与这个孩子分隔关起来,几天后派一位手下告诉两个当事人说:“你们争的儿子已经得急病死了,你们可以到里面哭一哭子!”苟泰立即号啕大哭,欣喜若狂。郭只是哀叹而已,却没有一点悲痛的脸色。李崇看罢,立即命令将孩子交给其实在的父亲苟泰。

典故链接:

《折狱龟鉴》(节摘):后魏李崇为扬州刺史,部民苟泰有子三岁失之,后见在郭奉伯家。各言己子,并有邻证,郡县不能决。崇乃令二父与儿各异禁数日,忽遣吏谓曰:“儿已暴死,可出举哀。”泰闻之,悲不自胜。奉伯嗟叹而已,殊无痛意。随以儿还泰。

8、邓廷桢为死囚雪冤

邓廷桢精通政务,长于治理地方,素有“神明”的美誉。他在西安当知府的时辰,在汉中军营里有一个叫郑魁的士卒,由于审出在馒头里下砒霜毒死他人而被定成极刑。有卖砒霜的人、卖馒头的人以及死者邻人家的妇女为案子佐证,郑魁的罪行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邓廷桢仔细审阅了卷宗,对案子发生了思疑。他静静地把卖馒头 的人传唤到跟前,问到:“你一天能卖几多个馒头?”这人回答:“二、三百个。”又问:“均匀每小我能买你几个馒头?”回答:“三、四 个吧。”邓说:“这 就是说你天天要与百十个顾客打道?”这人说:“是这样的。”再问:“此日天都有百十号人,天永日久该有几多人,你都能记着他们的边幅、名字以及什么时辰到你这来买过馒头么?”答:“不能。”这时,邓廷桢忽然问道:“那你为什么恰恰晓得郑魁在什么时候到你这来买过馒头?”这人听了惊骇地抬起头,手足无措。经再三诘问,这人终究说出了工作的原委:“我确切不清楚这事。那天,县衙里有官差来对我说:‘官府正在审问一个杀人犯,这人已认罪伏诛,只是缺少一个卖馒头的人做证,你为何不出来办这件事?’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接下来又询问了死者邻人家的妇女,该女称也是受官差指使作的证。只要卖砒霜的人说的是真的。

本来呀,死者生前与郑魁吵过架,闹过冲突,而这人实在的死因是得了狂犬病,临死的时辰嘴还是青色的,与中毒的症状完全分歧啊。实在郑魁买砒霜仅仅是为了毒老鼠。

就这样,一路冤案获得了昭雪。

典故链接:《国朝先闲事略》(节选):

(邓廷桢)尤精于吏治,有神明称。其守西安也,有汉中营卒郑魁坐置砒馍中杀人论死。卖砒者、卖馍者及邻妇为之左验者皆具,狱成。

公疑之,乃密呼卖馍者前,曰:“汝卖馍日多少枚?”曰:“二、三百。”“一人约卖多少?”曰:“三、四枚。”“但是汝日阅百余人矣?”曰:“然。”“百余人外形、名姓、日月,汝皆识之耶?”曰:“不能。”曰:“但是汝何以独识郑魁以某日买汝馍也?”其人惊诧。固问之,曰:“我不知也。县役来告曰:‘官讯杀人者,已服矣,惟少一卖馍者,尔盍为之证。’”讯邻妇,言为役所使如前言;惟卖砒者为真。盖死者尝与郑魁有违言,以疯犬死,其唇青;而魁买砒实以毒鼠也。

9、唐太宗放人

有一年春季,唐太宗李世民在查阅犯罪档案时发现了一桩希奇的案子。据檀卷记录,有一个叫刘恭的人,他的脖子上长有一个自然的“胜”字,这人自己也炫耀说“我胜过全国一切的人啊。”怙恃仕宦以为这是犯上的大罪而把他关进了牢狱。太宗感慨地说:“倘使上天放置让他做天子,我又怎样能阻止得了呢;假如没有天命,就是他一身都长满了‘胜’字又有什么波折呢!”因而立即命令将刘恭开释。

相关链接:

《资治通鉴》(接选):三月,己酉,上录系囚。有刘恭者,颈有“胜”文,自云:“当胜全国。”坐是系狱。上曰:“若天将兴之,非朕所能除;若无天命,‘胜’文作甚!”乃释之。

10、不私素交

濮州刺史庞相寿由于犯了受贿罪被免职了官职。庞便陈说自己已经在秦王府当过幕僚。唐太宗晓得了这件事很是怜悯,预备让其官复原职。大臣魏征便向太宗进谏道:“昔时秦王的内行下,全国有很多呀,假如都像庞这样,生怕会让全国正直的民气寒。”太宗听了兴奋地采用了魏征的定见。告诉庞相寿说:“曩昔我身为秦王,是一府之主;明天我身在皇位,是全国之主啊,不能零丁照顾内行下。连魏大人都这样秉公法律,我又怎样能违反原则以秉公情呢!”唐太宗便赏赐给庞相寿一些布疋丝帛让其回家。庞含泪而去。

[典故出处]不私素交

原文(摘自《资治通鉴》):濮州刺史庞相寿坐受贿解任。自陈尝在秦王幕府。上怜之,欲听还旧任。魏征谏曰:“秦王左右,中外甚多,恐人皆恃恩私,足使为善者惧。”上怅然纳之。谓相寿曰:“我昔为秦王,乃一府之主;今居大位,乃四海之主,不得独私故人。大臣所执如是,朕何敢违!”赐帛遣之。相寿流涕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小学生我身边的法律小故事征文范文篇二

下一篇:法律界的十个经典小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1 )

GMT+8, 2022-5-24 17:36 , Processed in 0.23799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