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23|回复: 0

花火崩盘记:资金盘何以成为信仰 |链捕手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91

积分

准会员

Rank: 1

积分
91
发表于 2020-12-31 07: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火崩盘记:资金盘何以成为信仰 |链捕手-1.jpg

近年来,借助区块链、虚拟货币而生的资金盘项目层出不穷。数月前,链捕手曾分析了依托于以太坊而生的Forsaga资金盘,此篇文章则聚焦于另一个在国内声势颇大的资金盘项目花火交易所,试图揭开花火早前起势以及如今崩盘背后的故事。

作者|王大树

「你知道花火是资金盘吗?」

「知道,玩的人都知道,大家都在赌而已。」玩家张铖(化名)告诉链捕手,花火对他而言只是赚钱的工具,一场游戏而已。

张铖在2018年加入币圈并成为炒币大军中的一员,过去他的大部分交易都以亏钱告终,唯独披着区块链外衣的资金盘项目花火让他得以大赚一笔。在他眼中,花火就是资金盘里的「比特币」,是信仰的代名词。

然而不巧的是,号称「盘圈比特币」的花火在今年11月29日崩盘了,该交易所几乎所有资金盘币种都大跌80%以上。



一、崩盘前后



花火是披着区块链金融外衣的资金盘项目之一,张铖至今还保留着数月前花火开大会时的视频:会场中央的LED大屏上播放着「花火绽放,定义未来」的口号,现场近100人,他们都是所谓的信仰者,一边挥舞刚认领的推广任务书,一边站起来和着音乐齐唱「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这些参与者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职业,他们大多衣着光鲜,看上去生活丰腴,在这里他们有个共同的身份就是花火布道者(领导人)。


花火崩盘记:资金盘何以成为信仰 |链捕手-2.jpg

花火给这些布道者提供了金条大奖、旅游以及定期发工资等福利待遇。在激励与教育并行下,花火的注册会员数突破了20万,平台币HDU的价格也从1元左右涨到最高180多元,翻了至少180 倍,这些数据令绝大多数交易所都相形见绌。

其实,花火交易所与常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类似,用户除了可以交易花火平台币HDU外,还可以交易其他资金盘项目发行的代币。而官方主要负责推广的就是平台币HDU,HDU发行量为10亿枚,首期母币发行1000万枚,剩余的9.9亿枚分五个阶段发行。

截止崩盘前,市场上流通的HDU达到3000万枚左右,按照初始最高单价26美元每枚计算,市值大概在7.8亿美金左右。而HDU持有者主要通过持币收益和推广收益两种方式获利,官方采用了复杂算法来确保项目的持续运转。

所谓持币收益就是「静态持币」收益,目的是利用长期投资带来的增值效应来吸引投资者。所谓推广注册收益就是用户在花火平台购买平台币HDU,并激活形成推广链接关系即可成为推广者,推广者也是持币者,可享双重收益,该机制的目的在于通过裂变的方式吸纳更多人和资金。

这些套路与常规的资金盘模式并无不同,唯一的差异在于领导人(超级布道者)的推广能力,这将决定资金盘能做多大。在经常玩资金盘的陈达飞(化名)眼中,花火相较于其他资金盘最大的优势就是领导人培训做得不错,同时将目标市场从东南沿海一带扩展到内地,裂变的范围更大。

这种推广上的地域拓展策略与早前《经济知识》杂志在报道《疯狂的资金盘》一文中提出的观点十分吻合。该报道指出,资金盘多分布在经济发达的省份,这些地区科技、金融氛围浓厚,人们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而且中产阶级群体庞大,有一定的投资能力。

特别是沿海省份有着大量中小企业主,他们虽有资金实力,但企业受经济发展大环境影响,发展遭遇瓶颈,股市房市又持续疲软,他们需要为资金寻找出路,因此,很多资金盘将总部设在北京和沿海省份。

而花火就是总部盘踞在深圳一带的资金盘项目之一。

老玩家陈达飞告诉链捕手,花火势头最猛的时候上了10余个币种,其中多数为资金盘代币 ,而这些代币可以理解为承包制,每个项目由单独的团队进行负责,并且要求设有线下办公接待地点。上币方需要购买HDU作为上币费,但上币之后,市场需要项目方自己去推 广。在10余个币种当中,张铖投资的NEU从单价1元左右涨到38元,涨幅30余倍。

而花火交易区的其他币也大多达成数十倍的涨幅,如此收益情况在股市很少见,花火凭借这样的财富效应定义了自己在投资眼中的地位。张铖这样的参与者甚至将花火认定为盘圈的「比特币」。

他之所以对花火有如此高的评价,在于资金盘非常善于利用社会热点、新政策以及经济趋势做文章。比如借助比特币热潮的珍宝币、暗黑币等,再比如利用分布式存储、新基建概念的CAI矿机,以及早期的互联网金融与O2O模式的租宝、聚宝金融等。

不过,盘圈「比特币」并没有一直延续辉煌,自11月起,花火上的所有币开始有下跌现象,直到11月27日,张铖才发现提不了币,但此时止损已晚。

「我是第一次玩盘子,最早在花火交易所买了4万元的NEU,后来赚了四十多万,翻了至少十倍,太惊人了。」张铖告诉链捕手,他在资金盘上的部分盈利后来炒币亏掉了些,为了弥补这些亏损,他又投了花火嫁接的另一个交易所银河交易平台的一个币—UBT/RFB/FGO等,不幸的是这次复投赶上崩盘,钱打了水漂。



二、雷达币的第二条命



此前,张铖一直认为花火这种机制根本不存在崩盘的可能,因为带他入行的人曾说,花火为了持久地激励推广人,推出了动态等级与奖励机制 ,以推广者处于一劳永逸状态,缺乏推广动力。

「死可以,但我总得知道是怎么死的。」 张铖四处打听崩盘的细节,朋友告诉他,最近警方在严打资金盘乱象,Plustoken落网了,不少资金盘都相继暴雷了。 不久前,奇点的技术人员也被抓了,因为奇点和花火的技术是一家公司做的,都是连带效应。

这些对于老玩家陈达飞而言都在预料之中,他告诉链捕手,一旦资金盘项目开始疯狂开大会,代币价格突然拉高或大幅下跌,投资者就需要小心,有可能是崩盘前兆。「花火要么跑路,要么被抓,崩盘是早晚的结局,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奇点出事儿以后,花火高层都陆续出海了。」

陈达飞透露,花火的老板李明星出身于雷达团队,花火交易所的系统与奇点交易所均是出自深圳镭闪科技,镭闪科技成员也是脱胎于早期的雷达团队,目前该公司已经停止运营。

不仅如此,不久前就有自媒体指出,鉴于市场趋近于饱和,雷达币创始团队可操作空间变小,为了继续吸金,才推出了如今的花火。在一定程度上,花火是雷达的第二次生命,它成功在于复制了雷达币的模式,同时站在雷达前期获利的成绩上给了花火参与者一个理由,一波嵌套式操作,吸引了不少早前退出雷达币的部分推广团队。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雷达币钱包的开屏广告还曾明目张胆地为花火交易所做导流。

雷达币对于混迹于盘圈的人来讲并不陌生,它又名Radar,代币为VBC,据百度知道介绍,这是一个成立于2014年的互联网金融工具(同等于互联网银行),可以帮助用户简单、快捷、低成本地进行支付、转账和全球货币的自由兑换。

该介绍还指出雷达币(VBC)与比特币一样,是由美国雷达实验室推出的代码开源的真正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同属区块链技术,是雷达实验室和「中国央企大唐电信」合作推出的开元通宝交易平台。

但实际上,雷达币很早就被国家定性为一种新的货币传销骗局,贩卖和宣传都属于违法行为。陈达飞告诉链捕手,熟悉雷达币的人都知道这种模式不会崩盘,一方面参与者都有极强的信仰,另一方面它可以自如地更换躯壳,犹如不死的百足之虫

链捕手查询发现,雷达币并不是第一代盘,它还有个前身—Vpal,简称V宝,早在2014年就被媒体曝光涉嫌传销,而V宝向雷达的转化就如同雷达向花火的过渡一样,都是换着法售卖传销币,本质均为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的实质就是将后一轮投资者的投资作为投资收益支付给前一轮的投资者,以此类推,使得卷入的人和资金越来越多,理论上庞氏骗局可以一轮一轮地无限滚动,但实际操作中,投资者的和资金是有限的,当投资者的资金和资金难以为继时,骗局就会骤然崩塌。

目前,花火已经处于无法提币状态一月有余,但尚未出现大规模的维权事件。张铖告诉链捕手,虽然至少有80%以上的投资者处于亏钱状态,但花火共识很强,财富效应也很强,大部分投资者仍然对花火存在信仰。目前,场外交易群里有不少人还在疯狂收花火账号里的USDT。



三、为什么资金盘会成为信仰?



「大量出花火U,价格谈到你满意,需要的来。」是一个场外交易群中本周内频频刷屏的广告,有趣的是自11月29日花火传出崩盘消息后,场外交易群中上演了从大量收花火USDT到大量出花火USDT的场面,这种反差对应的是HDU持有者对花火能够恢复的预期在减弱。「他们还寄希望认为花火能好,在抄底,但兄弟提醒你,别跟着趟雷,年底风声紧,还是不要参与了。」张铖的朋友劝告他。

链捕手在该交易群里观察了几天后发现,交易群里虽然收货、卖货的广告不断,但一直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在与一名收花火U的买家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自己只是中介,真正的买方是那些对花火这些雷达币系列的资金盘有信仰的大爷大妈。


花火崩盘记:资金盘何以成为信仰 |链捕手-3.jpg

该中介还透露,交易群里的消息真假参半,大部分人都是托,几乎没什么人真的在收货。「实话跟你说,我也就赚个零花钱,就那些老头老太太在赌,他们以前玩雷达币赚了不少钱,他们懂花火的模式,也信这个盘子,不在乎拿点钱出来收低价的筹码。」这位中介表示现在花火U的价格是1.35元人民币,较崩盘前的价格已跌去了90%,接下来只会越来越低,那些所谓信仰者到最后一定会血亏。

这位中介口中的信仰者具有一个共性—贪婪。

这些大爷大妈之所以信仰雷达币,根本原因在于过去曾在雷达币上获取过高收益。雷达币在2015年开始上线,币价最高涨到过580元每枚,涨幅更甚于花火的百倍之数,就算不赚推广收益,只赚持币生币的静态收益就比银行给的利息高。

「玩资金盘和炒币一样,炒币你也得先考察一下它的团队行不行,市场推广的实力强不强,共识够不够,能不能吸引资本进来,这些都确定下来,再赌这个币啥时爆发,资金盘也是如此,只要共识足够强,什么都能实现,比如花火的HDU在有些商家都是可以消费的,币圈有几个币能做到?」张铖说在币圈大部分都是网友,很虚幻,但在盘圈,经常举办线下大会,不仅加强信仰还能认识更多人。

像张铖这样的投资者不在少数,《经济知识》杂志此前盘点资金盘受害者典型案例中就提及过。

2015年,投资者麦穗在朋友怂恿下投资了名为百川币的项目,经过一个多月的试水,就小赚一笔。麦穗说,这种模式颠覆了她以往对投资理财的认知,尝到甜头后,麦穗开始重仓百川币,然而投资不到两月,团队内部传出百川币公司被查、高管被拘的消息。

此后,百川币的投资者迅速分成了两派:坚守派和维权派。坚守派认为这是竞争对手的阴谋,渡过困难期百川币将继续发展;维权派则认为百川币是骗局和传销,呼吁大家联合起来维权。

麦穗选择了坚守派,他幻想百川币能继续发展,她则有希望全部收回本金。然而,这种幻想最终在法院判决书宣布百川币团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万元后破灭。

而张铖的想法与麦穗类似,他们都明知道资金盘是骗局,却还怀揣着投机和侥幸心理。不管是花火还是雷达,亦或是文中的参与者,他们都是被利益驱动贪欲的人,这也是人性的永恒弱点。

回到场外交易群里,收花火U的广告仍然在刷屏不止。 「今天出货吗?好好考虑下吧 ,再拖下去可能真的没价了。」 在询问中介几个问题后,链捕手记者此后数天仍然能频频收到中介的交易催促。

不过,现在张铖与身边的多名玩家早已退出场 外交易群,并下载了一个新的交易所APP,「据说是花火的新 壳 」。



参考资料:《疯狂的资金盘》—-经济知识期刊2016年第9期

原文链接 : https://www.chainbs.com/article/20581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同路人 ( 湘ICP备190118941号-1 )

GMT+8, 2021-8-2 11:11 , Processed in 0.089292 second(s), 3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